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278章 以语结友,叫嚣挑衅(一更)

第278章 以语结友,叫嚣挑衅(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但F洲友人们却目露惊喜——

    “啊!你会讲我们的话!”

    江扶月先向众人问好,然后委婉提醒他们可以小点声。

    很快,车厢就安静下来。

    霍繁锦讷讷转头,傻不愣登盯着江扶月:“你……你在说啥?”

    林书墨:“阿拉伯语。”

    他虽然不会说也听不懂,但分辨能力还是有的。

    凌轩却摇了摇头:“不止。除了阿拉伯语,应该还有闪-含语系中其他一种或两种。”

    江扶月挑眉,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霍繁锦两眼发懵:“什么叫闪-含语系?”

    凌轩:“Semito-Hamiticlanguages,全称闪米特-含米特语系,又叫亚非语系,是分布于西亚和北非的一个主要语系,里面有375种语言,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豪萨语和阿姆哈拉语等主要语言。使用人口近2亿。”

    霍繁锦咂咂嘴:不好意思,听都没听过。

    “那刚才队长说的有哪些?”

    凌轩两手一摊:“我也只听出阿拉伯语。”

    “还有希伯来语、阿拉米语、马耳他语和阿姆哈拉语。”秦立斌扶了扶眼镜,终于不再打电话了。

    方灿阳:“秦老师,这些语言你都会吗?”

    秦立斌咳嗽一声:“……不会。”

    “那您怎么知道?”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这些都是闪米特语,保留有强势塞音q,以前研究过一段时间。”

    所以,连秦教授这个Q大公认最具语言天赋的物理学者也不会的东西,江扶月张口就来?

    此时此刻,方灿阳心里只有两个字:牛逼。

    霍繁锦咽了咽口水:“队长,还有什么语言是你不会的吗?”

    江扶月嘴角一抽:“全球使用的语言有五千六百多种,我不会的多了去。”

    “那你刚才说的那些……”

    “只是F洲庞大的语言体系里微不足道的几种。”

    “啊?F洲还有其他语言体系吗?”

    “当然,F洲有四种语系,闪-含语系只是其中一种,剩下的分别是科伊桑语系、尼日尔-刚果语系和尼罗-撒哈拉语系……”

    剩下的车程就在江扶月的科普声中安然度过。

    “到了!”

    下车后,几个F洲小伙伴主动上前给了江扶月大大的拥抱。

    霍繁锦拽了拽方灿阳衣袖:“他们在说什么?”

    “不知道。”

    “你问一下旁边那谁啊,笨。”

    方灿阳哦了声,转头问林书墨。

    林书墨又问秦立斌。

    后者沉吟一瞬:“对方好像在表达感谢……”

    霍繁锦:“谢什么?”江扶月有帮过他们吗?

    秦立斌:“谢谢她对F洲文化的尊重,并且邀请她去F洲做客。”

    “队长答应了吗?”

    “说有空就去。”

    “哦。”霍繁锦点头,羡慕地朝那个方向看了眼。

    如果她也能会这么多种语言就好了,接着,又开始好奇江扶月脑子是怎么长的。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人?

    她吃过仙丹吗?

    敲!

    下午三点,各国队伍陆续到齐,分十个个小组十条路线进行参观,每组大约有20个国家代表队,百来号人。

    乍一看,浩浩荡荡。

    “嘿,朋友,又见面啦!”是刚才同车的F洲小伙伴。

    他们又被分到一起。

    霍繁锦挤到最前面,看完分组结果难掩失望。

    方灿阳:“你怎么了?”

    “没……为什么不安排我们和D国队伍一起啊?”

    “D国是东道国,分组都是他们在安排,肯定更愿意和欧美国家代表队接触。你看,我们这一组大多都是亚非国家,只有一个F国被分过来了。”

    三点半,参观正式开始。

    方灿阳化身拍照狂魔,全程举着手机,恨不得把每个角落都拍进去。

    林书墨和凌轩没多大兴趣,毕竟以前来过,看什么都已经不新鲜了。

    霍繁锦东张西望,心思明显不在景物上,只对找人情有独钟。

    倒是严振峰和秦立斌更像真正来参观的游客,仔细听讲解,彼此互换为对方拍照留影。

    至于江扶月……

    原本她在处理刘尽忠发来的几份紧急邮件,中途江小弟视频打过来——

    “姐姐!原来你那边真的是白天啊?”江小弟一脸惊奇。

    他现在正躺在被窝里,开了盏床头灯,有几分微弱的光亮散发,但窗外还是一片漆黑。

    “大半夜不睡觉偷偷玩手机?”江扶月挑眉。

    “不是的!我起来上厕所,醒了,睡不着。”

    “那……我带你线上参观一下D国的空中花园和露天博物馆?”

    “好呀好呀!”江小弟高兴得两眼扑闪,双颊粉透透的。

    接下来江扶月就举着手机,切换成后置摄像头,戴上耳机,一边走一边为江小弟讲解。

    “这个叫矢车菊,是D国国花,象征着日耳曼民族优秀的品格。传说普鲁士皇帝威廉一世的母亲路易斯王后,在一次内战中被迫离开柏林。逃难途中,车子坏了,她和两个孩子停在路边等待的时候,发现路边盛开着蓝色矢车菊……”

    女孩儿的声音清泠淡然,却娓娓动听,像夏天的风、秋天的露,令人心旷神怡。

    江小弟听得出神,不时咂咂嘴,一脸满足。

    突然镜头一晃,画面几经颠倒,发出哐的一声,掉到地上。

    “姐姐?”江小弟顿时紧张起来,“你怎么了?”

    五秒之后,那头才传来江扶月的声音:“没事。”

    她把手机捡起来,“今天的参观到此结束,你该睡觉了。”

    “好吧……”江小弟虽然遗憾,但还是听话地挂断,“姐姐早点回来,我会想你的。”

    江扶月收好手机,转身,看着眼前身材魁梧、金发耀眼的男孩儿,面无表情。

    艾德蒙讪讪搓着双手,那什么……

    他只是想拍拍她肩膀叫她,没想到把人手机都吓掉了。

    “Sorry,我不知道你在打电话。”他耸耸肩,只是嘴角的笑怎么看都不像在道歉。

    江扶月错身要走。

    “喂——你等等——”他追上来,挡在前面。

    江扶月抬眼,目光漆黑冷凉。

    艾德蒙仿佛被扔进冰水里,手脚都凉飕飕。

    他想,原来是个高冷美人。

    “你为什么说话?”

    江扶月给了他一个“你不配”的眼神。

    艾德蒙摩挲着下巴,笑了,然后用发音奇怪的中文说道:“怕我认出你是华夏人吗?”

    他都打听清楚了,这女孩儿就是华夏队伍里的,据说实力很强。

    江扶月:“让开。”她用的是中文。

    字正腔圆。

    “噢,你终于肯说话了!你的发音是那么优美,音质是那般清脆,你就像夜晚的月亮,虽然很冷,但也很美……”年轻的男孩儿开始自以为帅气地高唱赞歌。

    仿佛在吟诵一首英文诗,动作夸张,情绪饱满。

    江扶月嘴角抽搐:“有事吗?”

    “噢,美丽的公主,你打断了我的表白……”

    “你到底想做什么?”耐心告罄,一字一顿。

    艾德蒙收起笑容,也结束了他所谓的“表白吟唱”。

    “那天在餐厅,你是故意的吗?”他问,“故意乱说,借此避免与我交谈。”

    江扶月:“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是,那你很不礼貌;如果不是,请给我一个解释。”

    “不礼貌?”江扶月勾唇,“我们华夏有一句古话,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一笔只到?换市壁神?”艾德蒙怪腔怪调地重复一遍,“什么意思?”

    “自行领会。”说完,大步离开。

    “喂!”艾德蒙对着她背影大喊,“你不会又是乱说骗我吧?!”

    江扶月头也不回。

    男孩儿继续:“听说你物理很厉害,有我厉害吗?!我一定会拿到金牌——”

    回应他的是女孩儿于拐角处消失不见的身影。

    艾德蒙突然气闷,他还不知道中文里有句话叫——

    一拳打在棉花上。

    “一笔只到?换市壁神?”他拿出手机,点开翻译AP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