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308章 九爷开窍,看上了她(一更)

第308章 九爷开窍,看上了她(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定渊洗了个冷水澡,却还是挟裹着一身热气而出。

    因为,心躁。

    他朝床上看了眼,下一秒,突然动手把床单扯下来,揉成一团,扔到角落里。

    他居然……

    谢定渊咬牙,像是无法接受自己现在的状态。

    羞耻,赧然,窘迫,种种情绪一齐上涌。

    他索性离开卧室,直奔书房。

    没有开灯的空间显得幽暗冷寂,男人僵硬地坐在办公桌后,任由黑暗将他吞没侵蚀。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媳妇儿跑了……

    沈谦南无意间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再度于耳畔响起。

    而不久前那场荒唐的梦里,他口口声声喊的也是:“媳妇儿……”

    谢定渊知道,他遇到了难题。

    这个问题比解释黑洞本质、探索光电电池最终效率、制造室温下的磁性半导体还难!

    他似乎陷入了学术困境。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他是怎么做的呢?

    对,查资料!

    谢定渊打开电脑,点开常用的学术搜索引擎,正准备输入的时候,突然动作一顿。

    问题来了——用什么关键词?

    不正常心跳?无故脸红?心理性呼吸急促?

    或者……臆想?幻觉?中年青春期躁动?

    他一个一个试了,但得到的结果却都无法解释自己现在这种状态。

    男人坐在电脑前,屏幕的光打在他脸上,能看到因纠结而紧蹙的眉头,以及眼中挥之不去的困惑。

    恍惚中,他又想起方才梦中的场景,是江扶月翻墙进他卧室那次。

    两人倒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张被子,她贴在他身上,呼吸近在咫尺……

    四目相对,他从女孩儿漆黑的瞳孔里看到自己因忍耐而扭曲的表情。

    然后,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崩溃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谢定渊赶紧打住,不敢再往下深想,那些细节,实在……

    太过羞耻。

    他搜索关键词“做梦”,很快,相关论文跳出来,他点开其中一篇名为《做梦的认知神经理论及机制》。

    ……已有的研究表明,做梦是特定脑区(颞-顶-枕联合区、前额叶和边缘系统)的功能,这些脑区的激活可能解释了做梦时感知觉、意识和情绪方面的认知特点。[1]

    所以,做梦是特定脑区的激活。

    那特定脑区为什么会被激活?

    Vasopressin——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

    这是谢定渊作为生物学家的第一反应。

    举一反三,苯基乙胺、内啡呔、去甲肾上腺素也瞬间涌进脑海。

    苯基乙胺,简称PEA。是一种神经兴奋剂,让人充满精力、信心和勇气。在其作用下,呼吸和心跳都会加速,并且伴有手心出汗、面色发红等现象,尤其是瞳孔放大。

    很好,自己所有症状都找到答案了,谢定渊轻舒口气。

    但下一秒,他目光忽地一定,落在右下角一排不起眼的小字上——

    “只要你脑中产生足够的PEA,那么爱情也将随之而来。”

    爱情?!

    谢定渊面色大变,像触及什么未知领域,呼吸骤凛,头皮发麻。

    ……

    沈谦南已经睡了。

    却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第一次,他摁掉。

    第二次,他继续摁掉。

    可对方似乎很有毅力,这边一直挂,那头就一直打。

    终于在数不清第几次的时候,沈谦南像头暴怒的狮子,一把抓过手机,吼声震动天花板:“你他妈最好有急事!”

    那头安静无声。

    “不是……你谁啊?打来又不说话?有病?”他拿下手机,看向屏幕,下一秒猛地瞪大眼。

    谢定渊?

    沈谦南不敢相信。

    他怕被眼屎糊住视线,伸手揉了两下,还使劲地眨了眨。

    确实是谢定渊没错,这下他彻底清醒了。

    “……老谢,什么情况?你梦游啊?”

    平时这个点,不是早就睡了吗?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问就是谢定渊这丫连睡觉时间都有强迫症。

    “有个问题。”那头终于开口,音调沉喑,如同包裹在高密度海绵里的铅块。

    沈谦南一愣:“你问。”

    “体内苯基乙胺、内啡呔、去甲肾上腺素、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上升,外表症状血管扩张、血压、心率和血糖含量增高,并伴随窒息感与惊悸感。这说明什么?”

    “草!你嗑药了?!”

    “……不是。”

    “你说的那些症状明明就是嗑药之后的反应,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来!什么时候摄入?量多量少?现在还清醒吗?你……”

    “沈、谦、南!我再说一遍,没有嗑药!”

    他套衣服的动作一顿,重新坐回床上:“那你为什么突然来这一下?你现在这个点打电话给我的行为就像嗑药之后才会有的,understand?”

    “所以我才问你,为什么会这样。”嗓音依旧低沉,但仔细分辨就会发现里面还有一丝茫然。

    沈谦南:“你问我?”

    谢定渊:“嗯。”

    “我一个学物理的,你拿生物学的知识来问我?”

    “有问题?”

    “拜托大哥,你才是这方面的专家啊!”

    谢定渊皱眉,握着手机:“我可以确定这不是生理因素造成。”

    “不是生理因素……那就只有心理因素喽?”

    那头没说话。

    沈谦南来劲了:“生物学范畴我帮不上忙,但心理学可以试试。你刚才说,身体激素上升,还心跳加速,对吧?”

    “嗯。”

    “那你在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种症状?总不能随时随地,长时间保持吧?”

    那头沉吟两秒:“……想一些事情的时候。”

    “什么事?”沈谦南追问。

    “……”

    “不好说?”

    “……”

    “行,我来猜猜看。首先肯定不是学术上的。”

    “……”

    “其次,也不是家里人的。”

    “……”

    “更不存在同事关系、人情往来上的。那就只有……女人!”

    谢定渊眼皮一跳,依旧没有回答。

    可沉默已经说明一切。

    “老谢,你果然有情况!什么心率过快,不就是心如小鹿乱撞,噗通噗通吗?说哪个妖精把你魂儿勾走了?”

    谢定渊:“……”

    “不是,真被勾走了?!”

    “……”

    “草!”沈谦南低咒一声,“可以啊你!背着我悄咪咪就干了件大事!少装死!说话!”

    谢定渊:“……你说,我魂被勾走了,什么意思?”

    “啧,不装死改装傻了是吧?行,非逼我把话说透嚼烂,那你听好了啊!这话的意思就是你丫铁树开花,看上人家姑娘了!一想到她就心跳加速、缺氧窒息,而且你还特别想要那什么人家,知道什么叫一亲芳泽吗?”

    “就这么一拽、一搂、一扑、一吻,关灯拉闸,黑暗中酿酿酱酱,噼里啪啦,吱嘎吱嘎,哼哼唧唧,懂我意思吧?喂?喂?!草……居然挂了?”

    那头,谢定渊早就丢开手机,就像丢开烫手山芋。

    明明没有火,可他全身都像要烧起来。

    沈谦南说,他看上人家姑娘……

    所以,他看上江扶月了?!

    这个认知令他浑身一颤。

    下一秒,男人突然伸手捂住眼睛,黑暗的保护还不够,他在逃避。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月亮已经不在之前的方位。

    他才慢慢垂下手臂,起身,若无其事地整了整睡衣前襟。

    看上了?

    那就看上了吧。

    ……

    却说江扶月这边,丝毫不知自己被某人惦记了整晚,她一觉睡到天亮。

    洗漱,吃早餐,完了去B大与繁叶三人会和。

    今天是出发去E国前的最后一次训练。

    偌大的机房就只有他们四人。

    江扶月出题,三人编程,这几乎成为一种固定模式。

    没有人质疑她的权威,像之前霍繁锦那样公开跳脚的情况在IOI队伍里从来不会发生。

    在繁叶眼里,江扶月是无所不能的阿格塔。

    在黄晖和高兆明看来,这特么就是个无懈可击的天才啊!

    刚结束的IPhO也恰好证明了这点。

    第二天上午九点,四人乘坐飞机,踏上了IOI征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