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320章 他的格局,金牌第一(一更)

第320章 他的格局,金牌第一(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突然抬眼,看向谢定渊——

    “其实我不认为P一定等于NP。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计算机科学家和数学家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试图证明等式成立。”

    这个想法,已经不能用“大胆”来形容,它甚至有些疯狂。

    就像一个人突然跳出来说:我觉得牛顿力学有问题。

    这样的做法俨然站到主流对立面,吃力不讨好。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谢定渊问她,江扶月却三缄其口、不肯明说的重要原因。

    但现在她改主意了。

    在见过这个男人对科研的认真与专业之后,她突然很好奇,面对学术悖论,他会持什么态度。

    说实话,江扶月不是太乐观。

    虽然两人接触时间很短,但不难发现谢定渊是个非常自主、有想法的人。

    骨子里的高傲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专断独行”,而这样的人大多固执,他们对既定事物的看法很难被改变。

    这也是为什么科学家,尤其是那些学术地位高、成就不俗的科学家,往往给人一种脾气古怪、不好相处的刻板印象。

    但事实上,谢定渊的反应比江扶月想象中平静得多,甚至在听完这样一种近乎“异端”的想法后,他连一丝外露的惊讶都没有。

    “倘若P不等于NP,那就意味着不能用自动化的方法解决所有问题。”他如此说道。

    江扶月点头,目光灼灼,不错过对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那一刻女孩儿眼里的专注,又一次令男人心跳加速。

    然而出口的声音却依然保持着平静与自持:“那也没关系,”他说,“知道哪些工具不好用也有助于人们找到更好用的工具,不是吗?”

    江扶月惊讶于他的眼界与格局。

    一个人能接受同类,可赞一句心胸宽广;但若能同时包容异类,那他的志向必定不在方寸之间。

    上帝会管蚂蚁打架吗?

    不会。

    因为他的高度决定了他只能放眼天下——看的是大地苍生,观的是人间百态。

    蚂蚁算什么?

    打不打架又有什么要紧?

    谢定渊:“为什么这样看我?”

    江扶月倏地回过神,唇畔漾开浅笑:“突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我能知道吗?”

    她摇头:“不能。”

    “……哦。”听起来有点闷闷的。

    谢定渊:“倘若你要证明P不等于NP,就要证明不存在能解决某些NP问题的算法,甚至包括那些未被发现的算法。但实际上,你很难去证明不可能做成某件事,尽管这在逻辑上并非不可能[1]。”

    江扶月:“既然并非不可能,那就说明存在这种可能,不是吗?”

    而科学研究的魅力正在于此。

    毕竟,当爱因斯坦说牛顿力学存在问题,只适用于低速运动的时候,相对论也就诞生了。

    谢定渊点头,看她的眼神欣赏中涌动着别样情绪,粒粒光辉闪动。

    “最后一个问题,”江扶月迎上他的视线,清澈通明,仿佛能照见一切,“你既然赞同我的想法,又看过我的思路,还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发散,那为什么不自己证明?”

    谢定渊从第一句话,到后面每一句,都在试图引导她去解决这个问题。

    “为什么?”江扶月再次追问。

    男人没有直接回答,只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

    心理学家以数学家为研究对象做了一个实验。

    他把数学家关在一个小木屋里,地上放了一些引火物、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桶水。

    然后心理学家点燃了地上的引火物。

    数学家提起桌上的水桶把火扑灭了。

    接着,心理学家再次进行实验。还是把数学家关在那个有桌子、水桶和引火物的小屋里,但这次,水桶是放在地上的,靠近那堆引火物,然后心理学家又放了火。

    谢定渊:“你猜这个数学家会怎么做?”

    江扶月挑眉:“灭火?”

    男人摇头:“数学家提起水桶把它放到桌子上,然后就等着。心理学家和同事们好容易才把他从即将烧塌的小木屋里救出来,气急败坏问道:为什么不像上次那样把火扑灭?!”

    江扶月也在想为什么。

    谢定渊停顿两秒,笑道:“数学家说:我已把问题归约到一个之前解决过的情形。”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月姐姐——”

    是繁叶和高兆明、黄晖三人过来了。

    谢定渊深深看了她一眼:“我已经把PNP问题归约到解决过的范畴,所以不会再动手。但对你来说,我想,它应该还是新鲜而具有吸引力的。”

    “最后,恭喜你满分夺冠。希望不久的将来,还有更好的消息传出。”

    说完,转身离开。

    江扶月站在原地,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什么叫“我已经归约到解决过的范畴”、“对你来说还很新鲜”?

    这是嘲笑她没他快?

    江扶月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傲气与碾压。

    你等着!

    “咦?那个是出题人先生吗?”繁叶望着谢定渊离开的方向,小声嘀咕。

    黄晖点点头:“很像。”

    高兆明也跟着附和。

    不过三人也没深究,此刻还沉浸在知晓成绩的兴奋中,眼角眉梢溢满欢喜之色。

    繁叶:“月姐姐,我们华夏队真的很厉害,是不是?”

    一副求表扬的小模样。

    “是啊,”江扶月没忍住,轻轻掐了掐她的脸,“你很厉害。”

    “嘿嘿……一丢丢啦,虽然比不上你,但我已经超满足!”

    要知道,在此之前,多浮岛上从未有人参加过任何一门学科竞赛,更别说拿到国际大奖。

    高兆明笑她:“脸皮还挺厚。”

    “咳!”黄晖重咳一声,提醒他管好嘴巴,对女孩子友好一点。

    繁叶轻哼,下巴微扬:“再厚也没你厚。”

    这倒是事实,因为高兆明胖嘛!

    为了庆祝全员拿奖,晚上江扶月请客,去酒店的付费餐厅吃牛排。

    三人坚持AA,结果江扶月一句:“谁是队长?”

    直接把人问歇菜了:“……你。”

    “那就听我的。”

    “哦。”

    牛排是正宗菲力牛排,前菜,正餐,饭后甜点,一应俱全。

    味道不用说,跟自助餐区那些一堆堆量产的食物,完全没得比。

    吃饱喝足,时间还早,四人结伴打了一辆出租,前往市中心。

    没错,又到了买特产的时候。

    套娃自然人手一个,高兆明嫌少,又倒回去拿了两个:“嘿嘿……给两个小表妹带的,差点忘了……”

    来E国怎么能不买伏特加?

    由于重量原因,江扶月只买了两瓶。

    她记得江达是要喝酒的。

    但没有瘾,偶尔小酌,有时还会带上韩韵如一起喝。

    也算夫妻间难得的浪漫与情调。

    天刚擦黑,该买的东西买齐,四人打车回酒店。

    一夜好眠。

    第二天清晨,科斯的阳光驱散整夜的寒冷,大地重回光明。

    上午九点,颁奖典礼在大学礼堂举行。

    江扶月作为满分第一名,率先上台,亲手从谢定渊手上接过捧花与金牌。

    “第二次了。”他说。

    第一次是国内物理竞赛颁奖典礼上,那时这人可高傲得不行,往人面前走过去,不带眼角看一下那种。

    如果有尾巴,那一定是翘到天上的。

    这会儿嘛,倒是顺眼不少。可能因为……他俩现在算熟人了?

    江扶月:“谢教授既当得了物竞座上宾,也出得了信息竞赛压轴题,还真是全能。”

    谢定渊:“我会的还有很多。”一本正经。

    江扶月:“……”

    “当然,”他又补充,“你也不差。”

    “……哦。”面无表情。

    她是不是还要谢谢夸奖?

    谢定渊:“?”我又说错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