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346章 俩新同学,找柳丝思(一更)

第346章 俩新同学,找柳丝思(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男生很高,穿了件H家限量黑T,鸭舌帽盖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白皙的下颌,胸前一条铂金链子,吊坠是个骷髅头。

    很潮,很拽,一看就很hip hop。

    相较而言,女生就很乖了,周周正正的高马尾,露出光洁的前额,一条白色连衣裙,小腿笔直匀称,此刻面对台下眉眼含笑,清纯大方。

    徐泾:“这学期我们班上来了两个新同学,你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男生没开腔。

    女生看了他一眼,自己先来了:“大家好,我叫郁凯欣,从帝都来的,很高兴能和你们成为同学。这是我哥哥,他不太喜欢说话,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嗓音甜甜,笑容灿烂,还是个小美女,下面瞬间就沸腾了——

    “她好乖呀!”

    “像颗糖。”

    “看上去就很好欺负的样子。”

    “是不是清纯佳人都喜欢穿白色?”

    “帝都教育资源那么好,为什么转到临淮啊?”

    “他们是亲兄妹吗?”

    “……”

    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直到徐泾轻咳一声,示意大家安静,议论声才慢慢平息。

    接下来轮到哥哥自我介绍。

    “郁家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徐泾也有点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安排兄妹俩坐下。

    “这个郁家泽怪有性格的。”

    “那叫傲——看不起咱们呢。”

    “一个把联名收藏款球鞋穿在脚上的男生,傲点也不奇怪。”

    “他怎么一直戴着帽子啊?”

    “装酷呗。”

    “好想看看他长什么样。”

    “一会儿上课就知道了。”

    一中校规明令禁止学生戴帽子上课。

    果然——

    第二遍铃响,徐泾准备上课的时候,就直接让郁家泽把帽子摘下来。

    男生这回没再耍酷,帽子摘掉的瞬间,露出极浅的板寸。

    又硬,又野。

    好多女生倒抽一口凉气,包括万秀彤。

    “江江,新同学好像很有个性诶……”

    江扶月挑眉,目光从手里的试卷移开,转而投向不远处的男生。

    寸头十分显眼,突然,他好像有所察觉,蓦地转头朝江扶月望来。

    后者不闪不躲,停顿两秒,随后淡定地移开目光。

    今天只是报到,徐泾作为班主任,没急着给大家上数学课,而是先激励了众人一番。

    说的话无非就是那些,什么高三了,高考迫在眉睫,没有时间挥霍,大家一定分秒必争balabala……

    晚自习从明天开始,所以,六点就放学了。

    蒋涵和葛梦早在十分钟前就在三班门口东张西望——

    “涵姐,放了放了!”

    两人等江扶月出来,眉眼之间隐约浮现出几分焦躁。

    “月姐——”

    江扶月脚下一顿:“你们怎么来了?”

    三人去到角落。

    蒋涵:“月姐,你知道柳丝思去哪了吗?”

    “柳丝思?”

    葛梦:“她今天没来报到!老师给她家长打电话也没人接,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上回她们招惹了魏三,差点没命,是江扶月及时赶到,才把她们救下来。

    之后风平浪静,魏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别说报复她们了,就是面都没露过。

    蒋涵花了点钱去打听,传回来的消息说魏三已经死翘翘,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之后一段时间柳丝思根本找不到人,若不是每个周固定一通报平安的电话,她和葛梦就差点报警了。

    两人只当柳丝思又找了什么新兼职,殊不知她正在御风旗下的A营受训。

    一个星期前,江扶月从帝都返回临淮,第二天去御风厨坊的时候,刘尽忠汇报说柳丝思要请两天假,出营办事。

    她准了。

    “月姐,你肯定有办法找到她对不读?铁柱说,如果超过三天没来报到,家长那边也不能提供具体原因的话,就视为自动退学。”

    江扶月没应,只说:“我打个电话。”

    然后背过身,走到扶栏前,拨给刘尽忠:“刘叔,柳丝思有没有回去?”

    那头窸窸窣窣,似乎正在确认,“……没有。”

    “离开几天了?”

    “加上今天,总共六天。”

    江扶月眸色微凛:“查查她的住址。”

    “是。”

    刘尽忠办事效率极高,很快一串地址就发到江扶月手机上。

    “走吧。”她回头叫两人。

    蒋涵和葛梦对视一眼,“去哪?”

    “找柳丝思。”

    两人忙不迭跟上。

    ……

    三柳街。

    又被临淮当地人戏称为“三流街”,取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意思,可见其环境恶劣。

    但听说是一回事,真正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蒋涵一脚踩进了一个水坑,水溅得裤腿上到处都是,鞋底还有黏糊糊的东西。

    她抬起来一看,顿时脸色苍白,尖叫出声:“血!有血!”

    葛梦也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刚才走过的地方哪里是水坑,分明是个血坑,里面飘着鳞片之类亮闪闪的东西。

    江扶月皱眉,鼻翼轻动:“这里应该是个卖鱼的摊档,那坑里有鱼内脏……”

    呕!

    蒋涵差点就吐了。

    葛梦也脸色苍白,打量周围的目光秒变警惕。

    “我以前只听说三柳街很乱,但具体怎么个乱法也不知道,现在总算他体会到了,白天也阴森森的。丝思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啊?”

    蒋涵跺掉脚底那些黏不拉几的东西,赶紧绕开两步远,“这里房租便宜。”

    正因为便宜,穷人都在这里扎堆。

    正所谓“穷凶极恶”,不是说穷就一定是坏人,但穷滋生罪恶,这点无法反驳。

    乱也就怎么开始了。

    她们三个从高一开始就成了朋友,但蒋涵和葛梦直到现在才知道柳丝思住哪。

    “以前我问过,但丝思不肯说。”

    想起女孩儿当时沉默低头的样子,以及被问得实在无法逃避而支支吾吾,蒋涵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儿。

    “她怎么不早说,我可以给她安排住处啊!”

    葛梦:“丝思很倔的。你忘了,平时我们请她吃五十块的饭,那个月她肯定会还我们一顿六十块的!”

    然后剩下的时间,就喝粥或者啃面包,还说自己在减肥。

    蒋涵和葛梦当时并未多想,还真以为她减肥来着!

    “草——”蒋涵低咒一声,“怪我,没早点发现。”

    江扶月抬头看天色,又低头看时间:“先上去,尽快在天黑之前离开,入夜后这里不安全。”

    最后一句话令两人浑身发冷,当即跟上去。

    这是一幢老旧的楼房,一层十多个房间,大通走廊,公用厨房和厕所。

    葛梦极力忍耐,但还是没忍住:“天哪!这种房子我只在讲上个世纪年代的电影里看到过。”

    蒋涵越往里走,眉头拧得越紧。

    她这个暑假跟着老头学了不少干货,什么房子租什么价钱,后续如何管理,如何催租,大概都心里有数。

    像这种房子,一个房间往往挤着一家三口,甚至一家四口,可以说完全没有隐私,当然租金是真的便宜,每个月最多三百块钱。

    房东也不怎么管,房子随便造,只要每月租金到账,其余一概不管。

    有些红灯区甚至悄悄设在此处,提供的都是廉价服务,几十块钱就能过一夜,老中青来者不拒。

    江扶月停在一扇木门前,此时夕阳已经落下去半张脸,只剩一半还在散发光亮。

    一半天幕将黑,有种黄昏暗沉的气氛,压抑着死寂。

    喵——

    不知何处传来猫叫。

    蒋涵和葛梦彼此靠近了些,互相壮胆,可脊背仍然泛起凉意。

    就在这时,江扶月敲门了……

    叩叩叩!

    无人回应。

    她抬手准备再敲门,却听吱嘎一声,门自己往里面开了,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二更十二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