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348章 她装大爷,又酷又飒(三四更)

第348章 她装大爷,又酷又飒(三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拉灭灯,顺手关上门。

    当然,也谨慎地擦掉了指纹。

    一边快步走出三柳街,一边拿出手机拨给刘尽忠——

    “柳丝思父母横死家中,你先派人过来暗中盯着现场,至少要拖到明天天亮,期间不要惊动任何人。”

    刘尽忠:“是。”

    “五分钟之内我要知道柳丝思的具体位置。”

    ……

    西郊,一处本该废弃的工厂,此刻正热闹非凡。

    宽敞的平地垒起拳击台,四周围绳坚固。

    场上已经有两名选手开始比赛,欢呼声伴随着啤酒瓶相撞发出的脆响此起彼伏。

    然而,这还只是“开胃菜”,仅作暖场之用,真正刺激的还在后面。

    期间,不断有客人进入仓库,他们都是今天受邀前来参加“赌拳”的贵客,个个身价不菲。

    “请出示邀请函。”五大三粗的保镖拦下眼前这个过分清瘦的“男人”。

    鸭舌帽,牛仔裤,一件宽松的套头衫,双手插兜,嘴里还叼着烟,一看就是街头混混。

    而这类混混便是这家地下黑拳的主要消费对象,先前进去的不少人也都这副打扮,所以并不引人瞩目。

    江扶月抽出裤兜里的手,顺带将一枚木牌递过去,这就是“邀请函”。

    每月拳场都会组织一次大型“赌拳”,只有老顾客,才有资格拿到入场券。

    若无木牌,贸然前来,只会被当成奸细处置。

    “请进——”保镖看完之后,抬手放行。

    江扶月叼着烟,不疾不徐踱步至拳击台旁,没有挤到最前面,而是隔着人群,抬眼观战。

    两位拳击手都是外国人,重量级体型,光着上半身,肚子上全是颤巍巍的的肥肉。

    两人双手仅仅缠着绷带,并没有拳套保护。

    这也是地下黑拳的一个显著特征。

    “需要酒吗?”

    江扶月从托盘上取走一瓶啤酒,顺带放下一百块作为小费。

    侍者眼前一亮,又问:“需要下注吗?”

    “不是还没到下注场?”

    “改规矩了,这次从头到尾都可以下注,越往后,起点金额越大,能下注的人反而更少。”

    江扶月挑眉:“这场一注多少钱?”

    侍者从善如流:“两千。”

    “买五注,蓝方赢。”

    “好嘞!”侍者利索地拿出下注机,接过江扶月递来的银行卡,很快,下注成功。

    侍者:“祝您好运,我也觉得蓝方会赢。”

    言罢,托起酒盘离开,寻找下一个潜在投注者。

    事实证明,江扶月的运气确实不错,没到五分钟,红方就被蓝方一记上勾拳搞定。

    欢呼声与掌声同时响起,蓝方拳手鼻青脸肿地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三分钟后,第二场开赛。

    江扶月仍然站在原地,静静观看。

    刚才那五注,她总共下了一万,按照1:1赔率,净赚一万。

    叮——

    短信进来,是银行通知,提醒入账两万元整。

    江扶月挑了挑眉。

    先前那位侍者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情况,毕竟,一出手就是一百小费,眼都不眨就下五注的客人,很大可能是头肥羊。

    见对方收到入账提醒,侍者便再也忍不住,又一次上前——

    “恭喜客人,赌赢了!”

    江扶月轻嗤,手里夹着烟,帽檐挡着脸,有种深藏不露的高傲和矜贵——

    “这点钱,算什么赢?玩玩罢了。”

    侍者深吸口气,竭力压制住眼中上涌的兴奋,这可能不是“肥羊”,而是“肥牛”!

    “客人这把还下吗?”

    江扶月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地应了句:“那就玩玩吧。”

    侍者:“每注三千,您下多少?”

    江扶月:“二十。”

    嘶……

    果然不是普通玩家,从一万到六万,半点犹豫都没有。

    侍者心下窃喜,看来,今晚钓到大鱼了!

    “买哪方?”

    “还是蓝。”

    这次侍者没有离开,而是陪在一旁,与江扶月一起等待结果。

    期间,他试图搭讪,可惜江扶月只管看拳,连个正眼都没给他。

    侍者非但不恼,脸上笑容反而更大,眼底跳跃的兴奋也愈发按捺不住。

    没错,就是这个脾气!

    土豪玩家基本都是这么目中无人!

    倘若江扶月对他态度温和,他反而要怀疑这人是不是装的。

    能在这种地方工作,游刃有余地赚钱,谁也不傻。

    很快,结果出来,蓝方获胜。

    按这把1:2的赔率,江扶月连本带利进账18万。

    侍者按百分之五抽成,到手九千,这可比他全场送酒捞小费来得轻松容易。

    “先生,还下吗?”

    江扶月又丢了两把,金额在20万到30万之间,一律任性地买蓝方赢。

    侍者:“?”

    “蓝色旺我,怎么,有问题?”

    “没……”给钱的是大爷,您说了算。

    最后还真都是蓝方赢了。

    “您可真是太神了!这把还买蓝方吗?”

    “不了。”

    “行,那红方,下多少?”

    江扶月轻描淡写:“我的意思是,不玩了。”

    “啊?”侍者傻住,“您运气正烫,怎、怎么就不玩了?”

    他眼中生出警惕,莫非赢了钱就想溜?

    这可不是土豪玩家的做派。

    大多假土豪倒是会这么做,可惜,最后都不能完整走出这间仓库。

    江扶月摆摆手:“没意思。”

    “啊?”

    “几十万的小局,也就那样。”

    侍者面色微惊,这是嫌弃赌小了?

    江扶月放了一千块现金在他托盘上,“伺候得不错,赏你了。”

    说完,作势要走。

    “您请留步——”

    江扶月脚下微顿,帽檐遮挡下看不清她具体神色,只嗓音淡得让人心头沁凉:“还有事?”

    “其实您想玩大的,也不是不可以。”侍者咬牙。

    “哦?怎么个玩法?”

    “我们这里可以亲自指定选手上场,赢了,您稳赚,而且还赚得多。当然,输了要赔干全场所有下注的玩家,还可能倒贴。”

    江扶月:“意思是我来坐庄?”

    “您可以这么理解。”

    “那还要你们拳场做什么?”

    侍者微微一笑:“倘若以这种方式,那么拳场就只充当掮客的作用,抽取百分三的费用作为报酬。您,要玩吗?”

    江扶月夹着烟,轻轻摩挲下巴。

    侍者发现,这位先生的手格外修长,骨节匀称,相当好看。

    须臾——

    “听起来不错,那就试试喽。”

    漫不经心,似笑非笑。

    侍者九十度鞠躬,抬手做请,内心的激动险些克制不住:“您随我来——”

    江扶月在对方带领下,穿过拳击台后方,进入了另一间附属小仓库。

    走廊两旁,每两步放置一个铁笼,笼子里关着像牲口一样被挑选的拳击手。

    侍者:“这些您都可以不用看,原本是要送到外面台上去比赛的。”

    江扶月不动声色。

    走廊尽头,是一扇双开木门,推开之后,一名打扮妖冶的女人上前:“阿志?你不好好卖酒,进来做什么?”

    阿志就是那名侍者。

    “薇姐,我给您介绍一位贵客!”

    女人眉心一紧,打量的目光顺势落到江扶月身上。

    江扶月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把玩着烟,鸭舌帽下依然看不清脸。

    五秒后,女人收回视线,招呼阿志:“跟我来一下!”

    阿志上前,女人带他入内,应该是了解具体情况。

    江扶月等在原地。

    半分钟后,第一次抬腕看表。

    又过了半分钟,第二次抬腕,随即转身就走,毫不流连。

    俨然耐心殆尽。

    里面,薇姐透过监控录像,把这人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阿志急了:“看,我没骗你吧?这就是个爷!人家又不是非巴着咱们,纯粹找刺激来的,妥妥一玩咖。再不出去,人就真走了!”

    薇姐这才追上去,淡淡开口:“贵客留步。”

    江扶月脚下不停,背影傲得一匹。

    女人慌了,踩着高跟鞋追上去,堵在她面前,狼狈鞠躬:“我为方才的怠慢向您道歉。”

    江扶月这才正眼看她,冷冷一嗤:“什么玩意儿?”

    爷的派头十足。

    女人咬牙,身体俯得更下去,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真的很抱歉。”

    江扶月这才夹着一百块钱,塞到她领口:“身材不错,赏你的。”

    女人眼中闪过羞愤,但与此同时,疑虑也尽数打消。

    这脾气,这做派,果然是个惹不起的爷。

    谁装得出来?

    阿志也跟上来,连声告罪,“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这些小人物计较。”

    江扶月听了足足两分钟好话,才“勉为其难”被二人迎到里面。

    相比于走廊的杂乱,门后的空间干净整齐,虽然还是摆放着铁笼,但里面的人却个个眼神狠戾、战意浓厚。

    他们身上也没有明显的血迹,衣服干干净净,待遇比外面那些人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薇姐:“这里是我们最棒的拳手,个个都拿过全场MVP,资料在这里,您可以看看。”

    江扶月抬手接过,开始对照资料编号与铁笼编号,像看货物一样打量审视。

    而铁笼里的人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眼神,见到江扶月这番做派一点也不惊讶。

    眼里反而生出浓浓的渴望。

    渴望什么?

    当然是被选中。

    如果有客人坐庄,被选择的拳手赢了,也是可以拿抽成的,百分之五,甚至比拳场的抽成还高!

    突然,江扶月动作一顿,停在其中一页,食指轻点:“女的?”

    薇姐:“这是我们新来的拳手,Sarah,创下了一周挑战获胜场次最多的记录,您可以看看……”

    记录是从六天前开始的,场场赢,没有输过。

    江扶月有种预感,这就是柳丝思!

    “验货。”

    薇姐使了个眼色,一个手下离开,往通道更深处走去。

    “不好意思,这个拳手脾气不太好,容易暴走,需要特殊看押,所以并没有放在外面。”

    “您慧眼识珠,一挑就挑到我们这里最好的。”

    江扶月冷笑,语气乖戾:“急着推销的东西,会让顾客怀疑它的质量。”

    薇姐只能讪讪闭嘴。

    心里对这位的忌惮更添一层。

    究竟是哪来的爷?气势、派头竟这样足?

    很快,手下牵着一根铁链,将人带到。

    江扶月瞳孔微缩,只见柳丝思低垂着头,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她咬紧牙关,下一秒,忍不住冷笑出声:“这就是你口中最好的拳手?!”

    薇姐惊愣,下一秒,就被一只铁钳般冰冷的手掐住喉咙。

    江扶月咬牙切齿:“糊弄我?”

    “咳咳……不……您听我解释……”

    她充耳不闻,手上力道收紧。

    薇姐开始两眼翻白,一干手下和阿志根本不敢上前。

    “真的……咳咳……您信我……她现在看上去虚弱……等……等上了拳击台就会不要命地打……咳咳……真的……”

    江扶月恨不得直接把手里这条脖子拧断,替柳丝思还回去,但时机没到,她强迫理智回笼。

    最终,松了手,将人甩到地上。

    薇姐大口呼吸新鲜空气,一脸惊恐。

    反观江扶月已经气定神闲地坐下,手里还是那支香烟,肆意把玩……

    ------题外话------

    两更一起,四千字,勤快一把,求个月票票~

    这章的月姐,攻气溢出屏幕,有木有?

    演戏第一名,掐脖子第一名,嘻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