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360章 钟少入院,搅乱旖旎(二三更)

第360章 钟少入院,搅乱旖旎(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

    由于肤色过于苍白,能够清楚看到皮下青色的血管。

    视线顺着手臂一路往上,男生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也映入眼帘,而最引人注目的却是那头板寸。

    郁家泽!

    江扶月看向来人的同时,手上动作却没停。

    她径直拉开书包,从里面取出水杯:“谢谢,不过我有。”

    郁家泽没什么情绪地收回水。

    他旁边站着郁凯欣,见状,脸上漾开甜甜的微笑:“江同学,原来你会打篮球啊?好厉害!我以为只有男生才喜欢。”

    江扶月没应,自顾自仰头喝水。

    郁凯欣眼里涌出几分委屈,但很快就被掩盖在笑意之下。

    “你的杯子好好看,在哪里买的?”

    “……超市。”

    “哪个超市?远不远呀?我也想买一个。”

    江扶月:“忘了。”

    郁凯欣:“……”

    而易辞和钟子昂早在郁家泽递水过来的时候,便眼神不善,警戒全开。

    “你谁啊?”

    两人和江扶月不在一个班,所以并不知道来了新同学。

    “郁家泽。”

    易辞:“没听过。”

    钟子昂:“毫无印象。”

    “我和哥哥是这学期刚转来的。”郁凯欣在一旁小声开口。

    “哦。”反应平平。

    “以后,水就不用递了。”钟子昂说。

    “要递也要选对人。”易辞补充。

    郁家泽冷笑,本就硬朗的面部线条非但没有就此缓和,反而更添凛冽:“关你们屁事?”

    就是这句话开启了一场厮杀。

    三个男生在球场上摩擦碰撞,火药味越来越浓。

    看得出来郁家泽有点底子,无论身体力量,还是灵活程度都不比另外两人差。

    甚至他更有战略性,打法也相对较野。

    即便易辞和钟子昂联手,也还是无可避免让他进了两球。

    江扶月眉眼微动,这是——

    街头篮球!

    “我哥很厉害吧?”郁凯欣甜甜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江扶月却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女孩儿皱眉,小声嘟哝:“你好高冷哦。”

    依旧没有得到回复。

    场上,郁家泽运球越过两人,就在起跳准备投篮的时候,被易辞跃起打掉。

    砰——

    篮球落地,弹起几声重响。

    郁家泽冷冷回头,易辞不甘示弱,目光相撞间,矛盾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钟子昂抢过球,预备上篮。

    两人同时去堵,易辞往左发动攻击,郁家泽向右起跳拦截。

    伴随着一声闷哼,钟子昂摔倒在地,抱住右腿浑身抽搐。

    江扶月面色微变。

    易辞懵了。

    郁家泽也愣住。

    “傻站着干什么?!打急救电话!”江扶月一声吼,易辞立马去翻手机。

    二十分钟后,救护车驶入校门。

    钟子昂被送进医院。

    得到消息的谢定渊第一时间赶来,男人头发有些乱,西装裤上多了几缕褶皱。

    “你是病人家属?”

    “嗯,我是他舅舅。”

    “骨裂,不算严重,需要小夹板固定,这一个月就不要下地走路了。”

    “好。”

    除了意外发生瞬间,惊痛来得措不及防,后面就不怎么痛了,所以钟子昂一直都是清醒的。

    这会儿正听从医嘱,躺在病床上,右小腿被夹板固定不能动,左腿却抖啊抖。

    “……少爷我生命力顽强,信不信最多二十天就康复了?”

    江扶月没理他,站在床头,继续翻看病例。

    “易辞和郁家泽呢?你看看,这两个人多没良心?害我摔断了腿,连句道歉都没有。你以后一定不要跟他们走太近,会吃亏的!”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江扶月啪嗒一声合上病历本,“生龙活虎,看来确实没什么大问题。”

    钟子昂眼珠一转,“哎哟……突然觉得好痛,是不是麻药过了?”

    江扶月皱眉:“哪里痛?”

    “膝盖,还有脚踝。”

    他也没说假话,确实很痛,只不过刚才忍着没叫唤而已。

    “我看看……”江扶月走近,“膝盖有擦伤,脚踝也肿了,但都已经上过药,你忍一忍。”

    “可是真的好痛啊!”钟子昂眉毛眼睛差点皱到一块儿。

    江扶月:“我去叫医生。”

    “等等!”

    “?”

    “其、其实痛也不打紧,还是可以忍受的,只不过好痒啊,我自己又挠不到,急死了都……”

    江扶月:“哪里痒?”

    “就脚背往上,靠近脚踝的位置……”

    话还没说话,就感觉一阵温柔的触感贴上皮肤,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颤抖。

    钟子昂傻了。

    他没想到江扶月居然真的会帮他挠痒痒。

    “你……”口水狂咽,喉结乱滚。

    “是不是这里?”指甲停在一处,她抬头问道。

    “……”

    “钟子昂。”

    “啊?!哦,还、还要再上面点……”

    “这里?”

    “往左。”

    江扶月:“这里?”

    “再左边一点……对对对,就是这里!”

    江扶月开始替他挠痒。

    指甲每刮一下,钟子昂的心脏就忍不住收缩半寸,噗通噗通,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

    她还问:“力道够不够?需不需要换地方?”

    那一刻,钟子昂暗想:人间极乐也不过如此吧?

    以前只觉得江扶月聪明、优秀、犀利,现在又觉得她兼顾温柔、体贴、细心。

    总之,哪哪儿都美。

    “月月,你真好~”

    江扶月动作一顿。

    “怎么不挠了?我、还痒痒着呢!真的!”

    就在这时,病房门突然从外面推开,身形挺拔的男人走进来,倏地目光一顿,落在女孩儿伸出来的那只手上。

    五指修长,白若霜雪,但此刻却放在钟子昂脚腕处,指腹贴着皮肤,温度交融。

    谢定渊眸色骤凛,冷斥出声:“胡闹!”

    也不知道是在说钟子昂打球摔了腿,还是讽刺江扶月光天化日动手动脚。

    “舅,你怎么来了?”钟子昂讷讷。

    “我不来?你想谁来?钟云益?还是谢云藻?”

    “……”

    甥舅俩说话的时候,江扶月便淡定地收回手,退回床脚的位置。

    “我出去一下,你们聊。”

    言罢,抬步离开。

    钟子昂目光追随着女孩儿远去的背影,那恋恋不舍的模样看得谢定渊一股无名火起。

    “舅舅,你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啊?”

    男人不动声色:“怎么,打扰你的好事了?”

    “当然!我刚才可是正享受神仙级的待遇,结果你一来,没了。”

    “哦?什么神仙级待遇?”

    “嘿嘿……”钟子昂一脸回味地傻笑。

    谢定渊:“……”拳头正在逐渐变硬。

    “就是她帮我挠痒痒啊,原来女孩子的手真的又滑又软,像棉花一样,太舒服了。”

    “!”这是什么虎狼发言?!叉出去!

    “舅舅,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住院的是我,又不是你……”

    “闭嘴!”

    钟子昂:“?”他说错什么了吗?

    江扶月去洗了手,发微信给易辞,问他在哪。

    易辞回了条:【就来】

    然后没动静了。

    她回到病房,既然谢定渊已经来了,那她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

    “你要走啊?”钟子昂噌一下坐直,扯到伤处,疼得他龇牙咧嘴。

    江扶月点头:“嗯,该回家了。明天易辞会帮你跟老师请假,到时可能会打电话找家长核实。”

    “那……你还会来看我吗?”少年期期艾艾。

    “应该会,我和易辞轮流给你送作业。”

    “……”

    谢定渊把他按回去,躺下:“少废话,多休息。”

    然后转向江扶月,“我送你。”

    女孩儿摆手:“不用了。”

    可谢定渊已经站起来,习惯性整理西装外套,力求一丝不苟:“走吧。”

    江扶月:“……”

    拒了个寂寞。

    ------题外话------

    三千字,两更一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