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383章 凌总跟来,又将掉马(一更)

第383章 凌总跟来,又将掉马(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凌轻舟:“我没你那么不要脸。”

    易寒升闻言,笑呵呵,竟也不恼。

    若是搁在以前,只怕这人会不管不顾当场开嚷,回喷他一个狗血淋头。

    易寒升的嘴一向厉害,这点凌轻舟深有体会。

    可眼下,等了半天没见他给点反应,祖安总裁秒变锯嘴葫芦,关键这人还笑得别有深意。

    凌轻舟突然觉得后颈泛凉,头皮发麻。

    好像他有什么倚仗……

    接下来两个钟头,因易寒升单方面不接招,两人相安无事。

    轮到凌轻舟上台演讲,易寒升居然还笑眯眯坐在下头给他鼓掌?

    这一幕不知落到多少老板眼里。

    两家要合作了?

    可等到易寒升上台,凌轻舟坐在下面全程冷脸,别说鼓掌了,直接拿出手机来看,连个眼神都没给。

    众人恍然——

    哦,原来不是合作。

    难道易总又找到什么新方法气凌总?

    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峰会结束后,还有一场商务酒会。

    凌轻舟携娇妻出席,瞬间成为全场焦点。

    周沁跟在男人身边,浅笑盈盈,以得体的姿态、不俗的谈吐,为自家老公赚足颜面。

    反观易寒升,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倒贴上去的女人不少,可都被他无情拒绝。

    好不容易找个清净的地方,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气,却听一声冷笑——

    “怎么不把新欢带出来?”

    是凌轻舟。

    他老婆没跟着,就是他一个人。

    易寒升扯松领带,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儿:“关你屁事!”

    “的确与我无关,不过这些年你的虚伪面目总算绷不住了,也好。”

    “我?虚伪?你是不是有病?”易寒升只觉莫名其妙。

    凌轻舟:“你不配为她守着。”我也不配。

    言罢,转身离开。

    易寒升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顿时表情怪异,为她……守着?

    突然,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原本惺忪迷离的醉眼陡然清明——

    “喂,是我。你在哪?我让司机过去接你……不忙,我这边尽快脱身……你要过来?行,那我们碰面之后正好一起走。”

    易寒升结束通话,又给司机打过去:“老黄,你到一中去接个人。”

    “接了,刚把少爷送到医院,他去看同学。”

    “不是易辞。”

    那头老黄一愣,不接少爷,那接谁?

    “江扶月。”

    老黄不认识江扶月,易寒升让他停在路边,她看到车牌自然会上车。

    交代完,易寒升拍拍脸,深吸口气,试图让自己更清醒,然后朝洗手间大步走去。

    嗯,是得收拾一下,不能就这么醉醺醺地见他。

    中途,他叫住一名酒店的侍者:“有没有那什么……口气清新剂?”

    “有,请问您要喷的,还是嚼的?”

    易寒升一顿:“哪种效果好?”

    “都好,只是嚼的更香。”

    “行,那就嚼的!”

    等他收拾完,出了酒店,没等几分钟老黄就载着江扶月到了。

    后座车窗降下,露出江扶月那张年轻漂亮还带点学生气的脸。

    易寒升两眼放光,只觉浑身滚烫得厉害。

    心说:都怪那酒,劲儿也太大了。

    老黄准备下车给他开车门,被易寒升抬手阻止。

    他自己坐上去,就在江扶月另一边。

    “走吧。”

    老黄点头,发动引擎驶离。

    殊不知这一幕恰好落在后一辆车内某人的眼中。

    凌轻舟沉声:“跟上去。”

    司机依言。

    刚才在酒会上,易寒升接电话的时候,他听见了。

    一中……江扶月……

    这个名字曾多次出现在儿子口中,易寒升的新欢吗?

    他倒要看看这两个人究竟在搞什么鬼!

    下午易寒升反常的表现令他心生警惕,加之先前就收到消息,说这人费尽心思在查一个女学生,如今看来,只怕不是“金主和小三儿”那么简单。

    敏锐的嗅觉告诉凌轻舟,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

    莱斯莱斯宽敞的车厢内,易寒升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她:“喝点?”

    江扶月抬手接过,喝了一口:“谢谢。”

    “出什么事了吗?”

    江扶月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不愧是给自己当过助理的人。

    “想跟你谈笔生意,有没有兴趣?”

    易寒升眼前一亮:“当然。”

    很快,车停在一处茶楼前。

    易寒升朝老黄吩咐了两句,便与江扶月一同入内。

    老黄将车开去对面停车场,这时一辆宾利过来,停在先前劳斯莱斯的位置上。

    凌轻舟朝茶楼大门看了眼,大晚上一男一女不约酒店,约在茶楼?

    有意思!

    他哼笑一声,推门下车:“就近找一个停车场等我。”

    司机欲言又止:“可……太太还在酒会上,需不需要我……”先开车把她送回去?

    凌轻舟:“不用管她。”

    司机点头,不敢反驳,只是心下不免哂然:太太那么好的人,可惜嫁了个不知道疼她的老公。

    茶楼包间。

    地方是易寒升挑的,江扶月没有置疑它的隐蔽性。

    两人面对面坐下,中间放着泡茶的一系列工具。

    易寒升直接上手,整套动作行云流水,颇具美感,直到两人面前的杯子都注满浅绿的茶汤,江扶月喝过一口,点头:“很香。”

    “比当年如何?”他问。

    “有过之无不及。”

    易寒升高兴地笑出来,“那就好,那就好……”

    江扶月不知道的是,已经二十年没人有资格喝他泡的茶了。

    她是这些年来,第一个。

    言归正传,“你刚才说生意?什么生意?”

    江扶月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推到他面前:“看看。”

    易寒升略带疑惑地翻开,很快,他的脸色便逐渐凝重起来。

    “这是……”

    “从我出事那一刻起,楼氏近三十年的发展规划,其中前二十年已经陆续实现,接下来是第二十一年。”

    江扶月坐在位子上,根本不用看,便熟练地翻到其中一页,指尖落在其中某处,轻轻点了点。

    那声音就像扣在易寒升心尖上。

    闷闷发沉。

    只见上面写着——征购临淮青铜街方圆地皮,建高档住宅小区,以此作为楼氏地产进军临淮第一步。

    青铜街……那可是临淮最脏最乱的地方,但地价也最低!

    易寒升倒抽一口凉气:“谁做的规划?!还真敢想!”

    江扶月:“我。”

    “咳咳……”男人被呛到,双颊泛红,“你说什么?”

    江扶月:“我做的。被害之前,我把楼氏未来五十年的路都规划好了,只来得及写下前三十年的。”

    也幸好只有三十年,倘若补足后面二十年,楼氏的发展远不止现在这个水平。

    说来讽刺,楼明心抢了她的位子,却还在用她留下的东西,不嫌膈应吗?

    易寒升咽了咽口水:“真的假的?”

    江扶月轻笑,抱臂环胸:“不然你以为这份东西从哪里来的?”

    是她凭着记忆,默写出来的!

    易寒升兀自咋舌,这上面前二十年的规划内容不仅对整个房地产市场,乃至全国经济形势都做出了准确预判,还根据预测,给出相应的应对措施,每一条都精准踩住了时代经济的命脉,难怪楼氏在失去楼明月之后,还能稳中有进。

    原来是靠这个东西!

    可惜,也仅仅只是“稳中有进”了,并没有发挥这份战略规划的最大作用,这跟执行者本身的能力有关。

    楼明心差了可不止一星半点,她拿来的自信和勇气篡位?

    思及此,易寒升嗤笑出声。

    “你想怎么做?”他问江扶月。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突然朝两边滑开,两人同时回头——

    只见凌轻舟站在门外,表情既愤慨又激动,眸中水光一闪而逝,压抑着狂喜与悲恸,复杂至极。

    “是你吗?”他颤抖着嗓音,定定朝江扶月望去。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二三更明天上午哈~具体时间看评论区通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