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406章 八更

第406章 八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全国联赛结束之后,高三年级也迎来了第一次月考。

    各班班主任都相当重视,连住院大半个月的钟子昂都回来了。

    他的腿已经拆了夹板,可以正常行走。

    江扶月在食堂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跟郁家泽坐在一起吃饭,两人似乎在争论什么,表情都不太好。

    江扶月走过去的时候,郁家泽已经站起来,丢下一句:“……我不会相信你。”

    然后越她,大步离开。

    江扶月挑眉,在钟子昂对面落座:“腿好了?”

    钟子昂见到她一扫郁色,两眼放光:“早好了。如果不是被老孟揪回来考试,我还能在医院多住几天,嘿嘿……”

    江扶月看他一副“我偷懒我快乐”的样子,突然问:“你想去哪所大学?”

    “啊?”这话题是不是跳得太快了?

    钟子昂还是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家里人管他归管他,但似乎从不担心他没有书读。

    “就、我也没想过。”他挠头。

    “可以想想了。”江扶月说。

    钟子昂一愣。

    下午考数学。

    半小时一到,江扶月交卷的声音准时响起,一秒不多,一秒不少,好像已经完成很久,数着时间等到现在。

    还挺委屈她的。

    众人就:“……”无语子。

    现在一中但凡做过监考的老师,不管哪个年级,哪门学科,监考过江扶月还是没监考过她,都知道高三年级有个拿双学科竞赛满分金牌、并且拒绝保送Q大和B大的天才女生,习惯提前交卷。

    久而久之,老师们再也不会大惊小怪,收的时候也无比坦然,不会出现以前那种担心她没做完或者马虎了事进而劝她再检查检查的情况。

    徐泾问她有何感想?

    江扶月:“一回生,二回熟。”

    徐泾:“……”

    第二天上午考理综,下午考英语,江扶月都是提前交卷。

    孟志坚在走廊上碰到她,轻声一叹:“你倒潇洒,就是不知道无形中给了多少学生压力!”

    江扶月:“其实没多少,毕竟跟我一个考场的也就三十来个人。”

    “……”突然无法反驳。

    月考结束就是周六,大家总算可以放松一下。

    之前邹浩打赌输了,要请整个奥数班去KTV,酒水零食全包,终于在这周兑现。

    大包间里,二十多个学生,有男有女。

    邹浩攥紧话筒不放,跟着音乐鬼哭狼嚎。

    “……多么痛的领悟~你是我的全部~”

    “哈哈哈哈!邹浩,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太搞笑了!”

    “可以去当谐星,包红!”

    一曲毕,邹浩终于准备歇了,刚放下话筒就被另一个人拿起来,转手塞给凌轩。

    “校草来一首!”

    这一起哄,气氛瞬间高涨——

    “大伙儿还没听过校草唱歌,有生之年系列,必须来一首!”

    “来一首!”

    “来一首!”

    整个包间都沸腾了。

    凌轩推辞不过,大方站起来,顿时收获一片掌声。

    他点了歌,徐徐扫过众人,含笑开口:“不是专业的,献丑了。”

    “你唱我们就捧场!”

    “录像功能已经准备好了!”

    “星期一拿去卖给咱们年级那些花痴,能赚不少吧?”

    “你掉钱眼儿里去了?”

    “……”

    很快,前奏响起,舒缓悠扬的小调,透着靡靡多情的味道。

    是一首很经典的老歌。

    凌轩望向台下某处,徐徐开口——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

    月亮代表我的心

    ……

    “校草为什么选这首歌啊?”

    “感觉爷爷奶奶那个年代的人才会喜欢。”

    “经典永不过时,知道吗?”

    “我怎么感觉凌校草一直在看月姐啊?”

    “真的假的?别说,还真是那方向……”

    “之前咱们年级就有传言,说凌校草暗恋月姐。”

    “咦?为什么我听到的版本是月姐单恋校草呢?”

    “你那个版本早就过时了,信不信,只要月姐一招手,校草立马变舔狗?”

    “那歌词、眼神儿、腔调,你品,你细品。要说凌校草没动心,打死我都不信!”

    一曲毕,现场掌声雷动。

    凌轩放下话筒朝江扶月走去,后者却突然起身:“去个洗手间。”

    说完,离开包房。

    陈程一愣,里面不是就有厕所吗?

    去洗手间不过是借口,江扶月当然没去。

    她出了KTV大门,站在台阶上透气。

    不一会儿,身后响起脚步声。

    凌轩跟了出来。

    看见女孩儿的背影,他脚下一滞,过了几秒才重新抬步。

    他走到江扶月身边,与之并肩站在一起。

    少年没有转头看她,而是将目光投向远处。

    “我看到了。”他说,“你跟我爸……”

    江扶月恍然,难怪最近这段时间凌轩对她避之不及。

    联赛结束后,奥数停课,两人平时又不在一个班,见面的次数本来就不多。

    好几次在食堂碰到,凌轩都转头离开,避她跟避瘟神一样。

    原来是因为这个……

    凌轩:“你怎么认识我爸的?”

    其实,他更想问你们什么关系。

    但话到嘴边,还是犹豫了。

    他有种预感,如果真问出口,他和江扶月可能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江扶月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有疑惑,可以直接去问凌轻舟,他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凌轩一愣。

    她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便是他父亲的全名,如果不是故意,那就是叫习惯了。

    倘若两人真的存在不正当关系,那首先这个称呼就不合适。

    其次,江扶月在被问到的时候,神态表情都太自然了,没有丝毫慌乱,更别说心虚,甚至还带着隐隐凌厉与硬气。

    无论如何,都不是小三儿或情妇该有的表现。

    凌轩松了口气。

    想起这段时间毫无根据的猜度和纠结,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好,我回去问他。”

    “嗯。”

    少年眸光微动:“其实刚才那首歌……”

    “时间不早了,我有点事想先走,你进去的时候帮我说一声。”

    “……好。”

    凌轩站在原地,目送女孩儿走远,心头一片怅然若失。

    江扶月打算回家,抄近道需要经过一中后门,她准备顺便去店里看看。

    突然一道低吼传来:“还要说多少遍,不是我!”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江扶月脚下一转,朝声源处靠近。

    郁家泽冷笑:“不是你是谁?杀人犯会承认自己是杀人犯吗?”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你给我站住——”

    “郁家泽,我忍你不是怕你,少他妈得寸进尺!”

    “你忍我难道不是因为心虚?”

    钟子昂暴怒:“心虚你妹!”

    最后两个字瞬间引爆郁家泽体内积攒的怒气,两人当场打了起来。

    突然——

    “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江扶月站在五米开外,路灯下,似笑非笑。

    两人皆是一愣。

    钟子昂眼里闪过慌乱,便是这片刻的走神给了郁家泽可趁之机。

    他一个转身借力,直接把钟子昂撂翻。

    砰——

    重物落地,发出闷响,伴随着一声痛呼。

    就在郁家泽准备出拳朝钟子昂脸上招呼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截断了他的攻势。

    倏然抬眼,对上江扶月平静淡漠的目光,他愣住。

    “郁家泽,适可而止。”

    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狠戾的弧度,随后在江扶月的注视下缓缓收手。

    他站直,看向倒在地上的钟子昂,一字一顿:“账还没算完,下次继续。”

    钟子昂低咒一声,好像在骂他“疯子”之类。

    郁家泽转身离开,背影没入夜色中,很快消失不见。

    江扶月踢了踢钟子昂:“你还打算躺多久?不嫌脏?”

    “喂!我现在被人欺负了,你还踹我?!”

    “起来。”

    “不起。”

    江扶月:“……”

    “除非你拉我。”

    “那你还是躺着吧。”她说完,转身便走。

    钟子昂噌一下爬起来,也不要人拉了,拔腿就追:“喂!你这个女人无情得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