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420章 无限恐吓,奇葩赌注(二更)

第420章 无限恐吓,奇葩赌注(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既然徐老板都开口了,我不奉陪好像说不过去。”

    言罢,低头问柳丝思:“还困吗?”

    后者在她怀里摇头:“好像也没那么困了。”

    “行,那我们就陪徐老板玩玩,只是……怎么个赌法呢?”

    徐尧:“你想怎么赌?”

    “什么都可以?”她玩味一笑。

    “赌注,只要我有;赌法,只要我会。”

    “好!”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男人抬手:“请。”

    双方去到二楼,杜绝了周围看客的打量。

    江扶月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突然脚下一顿,转身俯瞰整个大厅。

    下一秒不由挑眉。

    柳丝思:“怎么了?”

    江扶月轻笑:“这赌场,有点儿意思……”

    如果她没看错,整个大厅呈现出“五鬼运财”的风水布局。

    水为财,属阴。

    五鬼,即指九星中的廉贞星。

    夜牵机教过:坐为山龙,向为水龙,山龙水龙各立一卦,依法行卦,依净阴净阳及三爻卦纳甲原理纳入二十四山,把山龙上廉贞所在之向位,将来水排于巨门位上。阳宅中,使山龙廉贞位开门、窗等气口,使水龙巨门位有水,此即为五鬼运财。

    徐尧见她盯着大厅,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眉心稍蹙:“有什么问题吗?”

    “我在想,徐老板应该很少亲自下场吧?”

    男人沉声:“确实不多。”

    “那这么说我还挺荣幸?”

    “是我唐突。”

    “徐老板对谁都这么客气吗?”

    “……也分人。”

    “那我属于哪类?”

    “……要客气的那类。”

    “那不客气的是哪类?”

    “……到了。”

    双方已至走廊尽头,服务员推开一道棕色木门,正中间挂了一块鎏金铭牌,上面写着:一号贵宾厅。

    徐尧:“二位先进去,我随后就到。”

    “都到门口了,徐老板还要什么准备工作吗?”

    男人眼皮一跳。

    江扶月含笑望去:“该不会沐浴焚香,再拜一拜,祈祷赌神保佑吧?”

    玩笑的语气,状若调侃。

    徐尧眸中一瞬犀利,但很快又被笑意掩盖:“这个办法不错,下次可以试试。”

    说完,大步离开。

    江扶月淡定地收回视线,开始打量起这间赌厅。

    柳丝思眼中闪过疑惑,但什么也没问。

    厅内装修非常有格调,墙壁四周绘有中式风格的壁画,一旁还设酒水吧、茶室等休闲场所。

    而最显眼的,莫过于房间正中那张红木大桌。

    上方天花板垂悬着一盏长环形水晶吊灯,此时正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在红木桌面上投映出袅袅光晕,宛如一条盘旋的银河带,中间堆放着字牌和筹码。

    偌大的厅内除开江扶月和柳丝思,不见半个赌客,只有一个洗牌员微笑而立,站姿标准,像块不动的木头。

    远处墙角还有一个酒水服务员,对墙而立,只有赌局结束时,才能转身上前服务。

    大概五分钟后,徐尧才回来。

    一身黑色西装,不复先前身着大衣时的潇洒随意,眼前的徐尧,从头到脚散发出一种锐不可挡的气势。

    江扶月挑眉,看他的眼神意味深长。

    “看来徐老板正准备尝试我说的方法……”

    沐浴焚香。

    “不然换衣服做什么?”

    男人表情一滞,看她的眼神染上几许试探。

    江扶月根本不接招,错身朝赌桌走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的肩膀撞到徐尧手臂。

    “抱歉。”开口的同时,伸手在男人西装上拍了拍,掸去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徐尧微愣。

    碰一下罢了,他尚未表露出嫌弃,这人倒是自觉得有点过分。

    “请吧——”

    江扶月入座。

    柳丝思乖巧地站到她身后,颇有几分“夫唱妇随”的架势。

    徐尧坐庄。

    只见男人双手张开,随意地撑在桌面上,魅力无处安放:“来者是客,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位尊贵的客人?”

    “我姓江。”

    “江先生,你想怎么赌?”

    “Bluff怎么样?”

    徐尧眸色微暗:“你确定?”

    infinite—bluff,无限恐吓的虚张声势,玩法很简单,7副扑克牌混在一起,每人依次从中抽牌,从第二张牌开始就可以选择加大筹码跟牌,或者认输退出。

    赌局结束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有一方认为自己的牌比对方小,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输掉前面累积的筹码,自动退出。

    另一种是,双方都抽满5张牌后,摊牌比大小。

    7副扑克牌,加起来有几百张,基数巨大,什么记牌、算分都没用,唯一有用的两个因素,一是运气,二是心理素质。

    抽牌之后,玩家可以看自己的牌,但不能看对方的。

    如果想让对方中途认输,那么玩家就必须装作自己的牌很大,通过言语、神态、动作施加压力,恐吓对方,以此击垮对方心理防线,逼迫对方主动退出。

    这才是Bluff精髓和乐趣所在。

    玩家享受的就是这样一个“恐吓对方”和“被对方恐吓”的过程。

    江扶月:“当然。”

    徐尧:“我要提醒你,这个玩法是纯运气赌博,没有任何技术可言。”

    江扶月:“我觉得我今天运气还不错。”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比什么不好非要比运气。

    柳丝思站在一旁,非常不满意对方这个眼神,就像……她们输定了一样。

    徐尧:“对赌注有没有特殊要求?”

    通常赌注都是用钱换来的筹码,但也有例外,比如轮盘赌里有“子弹夺命”的玩法。

    他也只是例行询问,职业病,做就做全套,但真没想过对方会提什么特殊要求。

    但事实上——

    江扶月原本没有,可听对方这么一说,灵感突现:“不如点名自选赌注?”

    顿时,徐尧看她的眼神像看一个疯子,“江先生,你在说笑吗?我只知道你的姓氏,还有你手上这五千万美金,除此之外我对你这个人、拥有什么财产一无所知,让我怎么叫码?”

    江扶月却摆摆手,“你不需要对我有所知,我会在叫码的同时,给出同等交换条件,至于跟不跟,徐老板自己做主。放心,我不会用石头换金矿,若还有顾虑,可以让财产评估师进场。”

    徐尧看她的目光更加意味深长:“……好。”

    点名式自选赌注的刺激就在于,你想从对方手上得到什么,尽管点名,可以是钱,也可以是别的东西,只要他同意跟码。

    十分钟后,财产评估师入场,赌局正式开始!

    洗牌完毕,江扶月和徐尧相对而坐,灯光映照下,抬眼能够清楚看见对方脸上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

    “江先生你先请。”男人抬手,笑容如沐春风。

    江扶月也不客气,依言抽牌,看了眼,背面朝下扣至桌面,脸上没有表露半点端倪。

    徐尧紧跟着抽了一张牌,同样淡定。

    “三千万美金。”她开口叫码。

    柳丝思闻言,从托盘内分出三千万筹码放到桌面正中,眼睛都不带多眨一下。

    咳……

    她其实还是想多眨的,但气势得绷住,那就必然不能露怯。

    徐尧显得很轻松,三千万美金别人看来是巨款,但在他这里,不值一提。

    “选赌注吗?”他问。

    “当然,三千万美金和帮我在A市教训一个人。”

    徐尧并不意外,在对方提出要自选赌注的时候,他就有预感,这人或许另有所图!

    果然,第一次叫码就暴露真实目的了。

    呵!

    评估师显然没想到有一天“三千万美金”和“教训一个人”此二者会被放到一起,让他来评估是否价值相称。

    “这……”完全没法比啊。

    江扶月和徐尧同时看向他。

    评估师捏了把冷汗,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请、请问闲家‘教训一个人’中‘教训’具体指什么?要到什么程度?另外,这个人是谁?什么身份?”

    江扶月眼珠一转:“教训嘛,把人揍一顿就行,至于程度……鼻青脸肿就好。”

    评估师:“?”她在说什么?

    徐尧:“?”我耳朵没问题?

    ------题外话------

    二更,三千字。

    晚上还有三更,猜猜月姐想让徐尧出手把谁揍得鼻青脸肿哈哈哈~

    另外,推荐大家去看鱼上本书《权少请关照》,里面也玩过这个恐吓游戏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