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426章 一拳倒地,不讲武德(二更)

第426章 一拳倒地,不讲武德(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岑淮山坐了一夜高铁,风尘仆仆赶到的时候,就听见门里传出一阵:“哈哈哈哈……”

    老头有点懵。

    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徐家小子啊?

    推门进去,冷不丁看见徐尧张大的嘴——嚯!还真是他发出来的!

    老头更懵了。

    “……岑老!”目光触及来人,徐尧登时噤声,可笑意还残留在眼角眉梢,挥散不去。

    “什么事这么好笑?”老头嘀咕上前,两撇八字胡一翘一翘的。

    “咳!”徐尧轻咳,吩咐手下,“去倒茶。”

    手下离开,还不忘顺手带上门。

    “您老人家请坐。”徐尧赶紧招呼。

    岑淮山也不跟他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还惬意地跷起二郎腿。

    “昨天不是还输钱了吗?今天就笑得这么开心?”

    “对方比我想象中会做人,送来了这个。”徐尧把盒子递过去。

    岑淮山没接,只就着他的手看了眼:“穆罕默德那块玉玺?”

    “嗯。”

    老头沉吟一瞬:“你跟我说说那人什么情况,详细点,昨天电话里也没讲清楚……”

    徐尧直接把监控调出来给他看。

    “……没错!就是拍你那一下把松香和柚叶涂在你身上了。”

    “那依您看这位是什么路数?”

    “不好说。”老头摸了摸胡子,“这样,你把人约出来,我当面见一见。”

    “好。”

    ……

    江扶月接到徐尧电话的时候,正和柳丝思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回临淮。

    “吃饭?”

    “是啊,你送我这么大一份礼,我总得尽一尽地主之谊,表达一下感谢。”

    “时间,地点。”

    ……

    徐尧结束通话,朝岑淮山点点头:“成了。”

    “行,那我先回酒店洗个澡啊,顺便睡一觉。我跟你讲,这个老年人的瞌睡最耽搁不起了balabala……”

    直到把人送出门,目送着走远,徐尧才长舒口气。

    老爷子这叭哒劲儿实在……费耳朵。

    惹不起,惹不起。

    夜幕降临,A市最繁华的永兴街上,霓虹璀璨,灯火辉煌。

    江扶月还是昨天去赌场那身打扮,身长玉立,五官英俊。

    柳丝思则换了条白裙,跟在“男人”身边,像朵文静的清水莲。

    两人刚踏进酒楼前厅,便被早早等候的服务员微笑着带进了一间包房。

    房内空间宽敞,除了吃饭的红木圆桌,还用屏风隔开了茶话区,再往里是洗手间。

    徐尧和一位老人已经端坐主位,见二人进来,老人没动,徐尧则起身请江扶月入座。

    屁股刚挨到椅子,便察觉一道犀利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江扶月轻笑勾唇。

    根本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位老人在打量自己。

    她没理,淡定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老人似乎有些错愕,又有点惊疑,突然出声:“小友觉得这茶如何?”

    江扶月:“还行,解渴。”

    岑淮山嘴角一抽。

    徐尧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员:“上菜。”

    期间,他为双方介绍——

    “这是我一位长辈,姓岑。”

    “这是我新交的一位朋友,姓江。”

    江扶月微微颔首,利落干脆:“岑老。”

    她开始明目张胆打量对方,老人目测六十来岁,身体略有发福,脸盘子很圆,耳垂肥厚,一看就很有福气。

    身上的黑色对襟唐装是国内某定制品牌,价格不菲,头发梳成大背头,油光水滑,且看不到半根银丝,明显定期焗油保养。

    最有特色的还是嘴上那两撇八字胡,可能摸得多了,看上去服帖又顺滑。

    总之,这是个讲究又臭美的老头儿。

    哦,还很喜欢故作犀利地看人。

    岑淮山很想说:老子不是“故作”,是真的犀利啊喂!

    这些年轻人怎么都不信呢……

    敲!

    江扶月在打量老头的同时,老头也在打量“他”。

    男生女相,注定福薄。

    那就更不应该啊……

    这种人怎么可能比徐家小子的运道好?还赢了他几个亿的美金!

    卧槽!几个亿啊!还美金!

    这败家的臭崽子……

    随着一老一小对视时间越来越长,气氛也渐渐趋向尴尬。

    徐尧轻咳一声,叫来服务员:“上菜!”

    这才打破僵局,两人各自收回目光,气氛慢慢回暖。

    不愧是A市最有名的酒楼,味道没得说。

    江扶月也很给面子,每道菜都认真尝了一遍,期间还让服务员给添了一回饭。

    柳丝思也有样学样,她从中午就没吃饭,这会儿大快朵颐,别提多爽了。

    两人吃得贼香,倒让徐尧和岑淮山有点懵。

    “你们不吃?”江扶月抽空问了句。

    “啊?吃,现在就吃……”徐尧立马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离自己最近的咕噜肉。

    半口下去,又酸又甜,男人整张脸都皱巴起来。

    江扶月却只管低头吃自己的,两耳不闻窗外事。

    岑淮山几次想要开口,但孩子吃得太香了,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打断。

    行,那他也吃吧。

    吃着吃着就发现这味道确实不错,难怪对面吃得喷香!

    徐尧一直在等老爷子开口,可等到花儿都谢了,还是没声儿。

    转头一看,好家伙!

    老头儿吃得油口油嘴,还一个劲儿点头。

    那……

    算了,他也吃吧。

    就这样,一场鸿门宴什么“杀机四伏”、“步步惊心”通通没有,只剩“菜香饭软”、“四个饭桶”。

    终于,江扶月吃饱了,扯过餐巾,优雅地擦擦嘴。

    柳丝思也跟着放了筷。

    徐尧见状咽下嘴里的排骨肉,坐直。

    岑淮山咂咂嘴,有些遗憾地看了眼那盘离自己最远的茄汁酿豆腐,“嗝~”

    “……”

    看着面前差点装不下的骨碟,说实话那一刻,徐尧震惊又茫然。

    不是要打听对方来历,摸清对方底细吗?我干了什么?

    我他妈来吃了顿席面?!

    那厢,老爷子却没这个心理负担,吃了就吃了,吃完再干正事也一样嘛!

    “江小友是哪里人啊?”开始了。

    江扶月:“帝都。”

    “哦哦,帝都是个好地方。你做哪行?”

    “懒散惯了,游手好闲,什么都做一点,什么都不精细。”

    老爷子嘴角一抽,真滑!

    “这么说可就谦虚了?你好歹也掌握了一门绝活,不然怎么知道松香和柚叶的妙用呢?”

    来了!

    徐尧头皮绷紧,不放过江扶月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可惜,对方神色未变,平静如常:“什么松香柚叶?您老说的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装!继续装!

    岑淮山心下冷哼,面上却端着笑:“你要是听不懂,那天底下就没人能听懂了。”

    江扶月目露疑惑。

    啧,装得还挺像。

    岑淮山面色骤沉,直接发问:“你师父是谁?出自哪门哪派?能借我布下的‘五鬼运财局’改运,赢了这小子几个亿,想必也不是什么野鸡山门,速速报上大名!”

    江扶月看向徐尧,轻声一叹:“你家长辈怕不是吃了几只醉虾就迷糊了吧?不然怎么净说胡话?赶紧带回去休息,老人家的健康不容忽视,你可长点儿心啊!”

    莫名其妙被一顿教训的徐尧:“?”

    强行喝醉被当成问题老头儿的岑淮山:“?”

    江扶月:“时间不早了,饭也吃过了,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说完,带着柳丝思扬长而去。

    老爷子立马反应过来,抬步要追。

    徐尧把人拉住:“您要干什么?算了,看这架势,肯定问不出来。”

    “我不问,我直接上手试!看她敢不敢接招!”

    说完,一阵风似的冲出去。

    江扶月出了酒楼,刚走到街口,一张烧着的符纸突然从耳边擦过,带着一丝滚烫的温度。

    她立马回身,出拳还击。

    所有动作完全出于本能,根本来不及细想。

    只听砰地一声——

    老头儿倒地,左眼青黑。

    过了几秒,他挣扎着坐起来,两眼控诉地望向江扶月:“年轻人不讲武德!你你你你——耗子尾汁!”

    江扶月:“?”

    ------题外话------

    二更,三千字。

    十二点三更。

    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这两个梗大家不知道的问千度哈~哈哈哈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