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436章 真香警告,为她改变(一更)

第436章 真香警告,为她改变(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邢——”

    “啊?”

    谢定渊示意门口:“找你的。”

    是之前帮忙下单的服务员,站在外面缩头缩脑:“邢哥,又来了几桌,后厨忙不过来了……”

    意思是,让他赶紧回去。

    老邢没办法,只能依依不舍地走了。

    他还没跟小姑娘聊尽兴呢……

    “要不加个微信?”

    谢定渊眼皮一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江扶月点了点头:“好啊。”

    “诶!下回来叔给你打折啊!”老邢赶紧扫一扫。

    加上好友,江扶月点击通过,他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出门前似乎想起老同学还在,赶紧笑呵呵补了句:“老谢,你慢慢吃哈~不够再加!我亲自送过来!”

    谢定渊:“……”还来?!

    这时,锅里香菜丸子也浮起来了,时间刚好。

    “你要吗?”江扶月用漏勺捞了两颗,准备给他。

    谢定渊闷声回道:“我自己来。”

    仔细分辨,有几分赌气的意味。

    可惜,江扶月毫无所觉,哦了声,放自己碗里头。

    谢定渊:“?”她为什么不问我第二遍?

    “嗯,味道真不错,比上一盘更新鲜,应该是才捏的。”她咬了一口,点头评价道。

    谢定渊嘴角微抿,心里好像更闷了。

    吃到最后,菜基本没怎么剩,只汤面上还飘了几颗香菜丸子,江扶月觉得可惜,但她又实在吃不下。

    眼珠一转,问谢定渊:“你要吗?”

    男人眼前骤亮,这回他不说自己来了,乖乖把碗推过去,江扶月从善如流,捞起丸子放进他碗里。

    谢定渊咬了一口:嗯,真香。

    ……

    吃完,谢定渊去结账。

    出了店门,天已经黑透,夜风送来几许凉意。

    “阿嚏——”江扶月揉揉鼻子。

    下一秒,暖意覆上后背,男人将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肩头。

    手却没挨半分,而后自觉退开。

    所以,当江扶月转头看他的时候,男人已经在半步远的距离站定。

    没有任何逾矩,气氛也不显暧昧。

    正因如此,她才坦然地选择接受,毕竟,这风吹着真挺冷,“谢谢啊。”

    “不客气。”斯文有礼,绅士得很。

    可这一幕落到匆匆追出来的老邢眼里,他整个人都傻了,胖胖的脸上一片呆滞,其震撼程度无异于兜头淋了盆沸腾的火锅汤底。

    当年的爱情铁憨憨如今也会给女孩子披衣服了?

    瞧瞧那淡定的模样,理智又从容,可背在身后、不断拈动的小手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咳!老谢,你等等——”

    一男一女同时回头,灯火映照下,一个英俊淡漠,一个美丽出尘,竟说不出的契合般配。

    老邢一瞬恍惚。

    接着笑呵呵上前,把手里几张红票票拍到谢定渊手上:“拿着,这顿我请,答应人家小姑娘的,微信都加了,不能食言。”

    谢定渊听了前半句还想把钱塞回给他,但听完后面,脸色一黑,不给了。

    让你大方!

    老邢斜着眼,好似看穿他的想法,故意对江扶月说:“以后常来,叔请你。”

    然后又转头看谢定渊,似笑非笑,意味深长:“你也是,常带大侄女来啊,门儿给你敞着呢!”

    谢定渊:“……”想把他毒哑。

    “走了。”冷着脸,表情欠奉。

    江扶月说了声再见,抬步跟上。

    老邢站在原地,目送两人走远,笑得那叫一个如沐春风,我心荡漾,嘴里还哼哼着走调的小曲儿。

    站在门口的服务员听了一耳朵,唱的是:“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连拥抱都没有勇气……”

    啧!

    去停车场的路上,两人并肩而行,沐浴着满街灯火,她披着他的外套,他余光看着她的侧脸。

    两相寂静,却并不尴尬。

    “……火锅好吃吗?”谢定渊问。

    “好吃。但你好像不太喜欢?”江扶月转头看他。

    “其实还可以。”

    他想说:跟你一起,可以。

    遥中一箭的沈谦南:“?”终究是错付了。

    江扶月挑眉:“但刚才老邢说你从来不进火锅店?”

    男人头皮一紧:“……那是以前,现在不这样。”

    “哦。”

    说话间,两人到了停车场,老张已经等在驾驶位上。

    谢定渊拉开后座车门,让江扶月先上去,自己才躬身入内。

    一路稳行,江扶月昏昏欲睡,两人没再说话。

    老张通过反光镜偷瞄,可惜,没看出什么名堂,只在视线扫过女孩儿身上那件西装外套时,隐约跳动着几分亮芒。

    半小时后,黑色奔驰驶入御天华府。

    “……到了。”

    江扶月把外套还给他,“谢谢。”

    接着,推门下车。

    突然——

    “明天早上还是一起?”

    江扶月回头,只见降下的车窗内,男人英俊的面庞沐浴在灯光里,淡化了冷漠,平添几许暖色。

    此刻,漆黑的瞳孔望着她,里面像有光。

    江扶月想了想:“你方便吗?”

    谢定渊点头:“方便。”

    “好。”

    “明天见。”

    ……

    是夜,江扶月看完两篇论文,早早躺下。

    临睡前,她在脑海里把明天要做的事计划好,精确到上午完成什么,下午继续哪项。

    如果可以,她还想让计划更紧凑一些。

    但老白的速度明显跟不上,她是下游,每一步都必须以老白提供的数据为参照。

    上游水流太慢,她也只能放缓行船速度。

    如果换成谢定渊就好了,江扶月想,他肯定跟得上……

    而跟得上的那人此刻正坐在书房里,手边是摊开的文件,可他目光却不在上面,而是单手支头,放空一般望向前方。

    可前方一片空茫,什么都没有。

    衣服上还残留着火锅味,在幽冷凄清的夜里,愈发浓郁呛鼻。

    按他以前的习惯,一进门就该换下来,全套丢进洗衣篮里,但今天他却不想这么干。

    好像留住了味道,就能留住感觉。

    那种……和她走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说,中间还隔着安全距离,也不自觉心跳噗通的感觉。

    近三十年的人生里,这样的体验陌生又新奇,还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吸引他不断去探究挖掘。

    谢定渊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

    不喜欢的火锅突然就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排斥和异性走得太近的毛病似乎也不治而愈,但对象仅限江扶月。

    曾经看不顺眼的女孩儿如今哪哪儿都好,令他不自觉瞩目。

    这晚,谢定渊在《江扶月疑惑行为观察记录》中写道——

    “因为她,我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但这种感觉不坏。”

    “她比任何研究课题都有趣。”

    “要不要再建一个《自身疑惑行为观察记录》?”

    ……

    第二天江扶月吃过早餐,准备出门。

    江小弟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拎上自己的小书包,哒哒哒跟上,一把牵住江扶月的手:“我跟姐姐一起走。”

    韩韵如趁姐弟俩穿鞋的时候,一人塞了一瓶热牛奶,江扶月是小号装,江沉星则是特大号。

    “路上喝。”

    店里请了钟点工,她现在可以晚两个小时过去,正好给孩子做早餐。

    姐弟俩出了门,没走两步,熟悉的奔驰停在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男人英俊的脸。

    谢定渊看了眼双手抱着奶罐的江小弟,同时,江小弟也在打量他。

    嗯……这个叔叔他见过的。

    之前脸很臭,现在不臭了,还挺帅,就是不太爱笑,让人不敢靠近。

    察觉到他的目光,江小弟忍不住挨近姐姐身旁。

    江扶月摸摸他的头,对谢定渊道:“你先走吧,我送他出去等校车。”

    谢定渊打开车门:“上来。”

    江扶月:“?”

    “先送他,再一起去实验室。”

    好像……也行。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月姐:我在睡觉。

    老谢:我在想她。

    有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