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438章 傲慢偏见,脱掉衣服(三更)

第438章 傲慢偏见,脱掉衣服(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一番互动落在其他几人眼中,除了难以置信,就只剩目瞪口呆。

    谢教授先揽了人家姑娘没错吧?

    手是横在腰上,人是抱进怀里,目光是跟目光胶着在一起,也没错吧?

    老金:“有情况。”

    “铁树啊,你开花了吗?”

    “我觉得是冰山抽芽了。”

    谢定渊一记轻飘飘的眼神过去,众人纷纷闭嘴。

    江扶月换下实验袍,脖子有点酸,她扭了两下才舒缓过来。

    谢定渊换完衣服,站在走廊等她,手指无意识拈动,好像在怀念某种触感。

    “好了。”

    他转身,面不改色:“走吧。”

    两人一起去食堂,中途还在讨论模型和数据,对于那一揽一抱,绝口不提。

    江扶月只当意外,并未过心。

    至于另一个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可能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吃过饭,两人回到实验室。

    谢定渊:“外面的休息室可以睡午觉。”

    江扶月摆手:“不用了,我不困。”

    她要把上午得出的分析结果导入复推模型,再检验一遍。

    谢定渊:“我帮你。”

    说着,在另一台电脑前坐下,开始用江扶月的方法导入分析结果。

    这个模型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为图简便,里面很多功能键的命名并不完善,大多都用单个字母代替,比如“Delete”删除,她为了方便只用了字数“D”表示。

    反正,自己看得懂就行,至于其他人,那就不在她负责范围内了。

    但谢定渊只看她操作了一遍,就能完全掌握所有功能,并且当场上手操作,江扶月对他的学习天赋又有了新认识。

    而谢定渊呢?

    用过江扶月开发的模型,眼睁睁看着二十分钟的复验过程被缩短至几秒,内心震撼可想而知。

    两人现在的状态就是:明面较劲,暗中钦佩。

    江扶月心说,他傲慢也不是没有理由。

    谢定渊却想,偏见让曾经的他像个傻X。

    下午,睡醒一觉的老白脸色重新红润起来,眼下的青黑也消失不见。

    他重新回到岗位,却发现没出的两百多组数据,如今只剩三十多组。

    “我的妈!”他吓了一大跳,怀疑自己还没睡醒。

    老金:“别叫了,没眼花,也没做梦。”

    老白:“那这些数据怎么回事?!”

    “上午谢教授和江扶月一个出数据,一个导模型,你追我赶,拔河比赛似的出了一百多组,接下来你可轻松喽!”

    “一、一百多组?”老白狂咽口水,“真的假的?”

    “不信自己看啊!”

    “喏——江扶月连分析报告都弄出来了,哦,这些结果数据她还复验了一遍。”

    老白:“……”妈的!这一个两个都不是人!

    “他们呢?”

    老金朝里面指了指。

    “在实验室?”

    “嗯。”

    老白一默。

    能进实验室,本身就是对一个学者研究能力的认可。

    只是没想到江扶月会这么快,来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有这样的资格。

    想当初他们这些人里最快也是半年之后才开始接触实验室里的东西。

    果然,货比货得扔,人比人要死。

    江扶月的能力有目共睹,没有谁觉得谢定渊是在开后门。

    老金笑他:“死得不冤吧?”

    老白磨牙:“冤是不冤,但不服也是真的不服。”

    那么年轻的女孩儿,高中还没毕业,就把他们远远甩在了身后,未来将是何等惊才绝艳?

    到底意难平啊!

    ……

    江扶月跟着谢定渊穿过五道门互锁门,终于进入核心实验区。

    两人都穿着防护服,经过两次喷淋消毒。

    核心区里配有生物安全柜、超低温冰箱、离心机、电热细胞培养柜、显微镜和实验台、小型动物实验室等。

    生物安全柜顶上有一个直径0.5米左右的粗管子,直接通到房顶,它处于负压状态,一些主要操作都需要在柜中进行。

    江扶月没有靠近,只停留在远处观察。

    “BSL-4?”

    BSL是指Biosafety Level,即生物安全等级,等级越高,意味着防护级别越强。

    而4是最高级。

    谢定渊摇头:“按照严格的评价标准,这里勉强算3。”

    江扶月挑眉:“可保护等级,看上去远不止3。”

    “小心点总没错。”

    这倒是。

    两人在里面待了近两个钟头,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江扶月才在男人的催促下依依不舍地离开。

    按照程序,他们应该先消毒,再进入缓冲间,在缓冲间才能除去外层防护服。

    可江扶月在经过互锁门的时候,门把刮破了她身上的防护服,但她还没经过消毒,很可能携带了核心实验区的病菌。

    谢定渊面色微变。

    江扶月深吸口气,还算镇定,站在原地没动。

    谢定渊:“我现在带你进入喷淋消毒区,但防护服破了,你里面的衣服也不能再穿……”

    江扶月知道他想说什么,没有时间别扭和矫情,她当机立断——

    “那一会儿麻烦你帮我脱掉。”

    不只是脱掉防护服,而是脱掉……全部。

    ------题外话------

    三更,两千字。

    虽然不能让鹅子和女鹅亲亲,但是能安排个光光也不错。

    这章重新定义了“傲慢和偏见”~也是男女主对彼此改观的重要转折~

    对于天才来说,爱情只会生长在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土壤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