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06章 再次撞见,山药南瓜(一更)

第506章 再次撞见,山药南瓜(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厢,小六苦口婆心,终于将虎奔劝了下来。

    那头,刚走出Queen的江扶月却冷不丁撞见了熟人。

    江华正拥着一个女人从隔壁酒吧出来。

    女人一袭贴身短裙,勾勒出火辣的身材,正是中午在御风厨坊用餐的那位。

    江华可能喝得有点多,双颊微微泛红,眼神也有些迷瞪,领口被扯开,大喇喇敞着。

    另有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作挽留之态:“江总,这才几圈,怎么就要走?咱哥儿几个还没喝够呢!”

    “不了不了……”江华摆手,“我这点酒量可不敢跟邱总您比,还是先走了,免得一会儿丢人。”

    邱总哈哈大笑:“你啊,还是这么谦虚!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你了,华胜那一单还是交给你比较放心,明天让人过来签合同吧。”

    江华当即喜上眉梢:“多谢邱哥!改天一定陪您喝个痛快!”

    “行了行了。”中年男人一挥手,转身进去。

    冷风一吹,江华站直,哪还有半分醉态?

    一双眼睛清醒得很。

    女人娇笑:“恭喜江总,咱们这一笔少说也有三五百万的赚头。”

    江华笑着在她腰上掐了把:“还是你这张嘴甜,把姓邱的哄得团团转。”

    “嘶……您轻点儿……疼呢!”

    江华闻言,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更加用力,两只眼睛折射出幽邃的黑光,暗流汹涌:“说,那老东西碰你哪儿了?”

    女人脸色一白,勉强维持住笑:“我哪能让他碰?好几次都想法子躲过了,倒是你……”她委屈咬唇,泪光闪烁,“我帮你拿下这么大一笔单子,你非但不念我的好,还乱怀疑人……”

    说着,盈盈垂泪,梨花带雨。

    江华一看那双好似被水洗过的桃花眼,立马就心软了。

    他放柔嗓音:“好了,我不过是随口一问,哪就惹来你这么多眼泪跟埋怨?喜欢什么?明天让小张通通给你买回来。”

    女人抽抽搭搭,心下却止不住冷笑。

    随口一问?

    呵……当她听不出来呢?

    一边让她打扮得花枝招展陪客,一边又嫌她被人揩油、不干不净。

    有本事就别让她抛头露面啊!

    可惜,这些话女人也只敢在心里吐槽,表面还得小心逢迎着,该娇的时候娇,该懂事的时候也要适可而止——

    “那说好了啊,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江华十分爽快:“那当然。”

    “但是还不够。”

    “嗯?”

    女人靠到他胸前,媚眼如丝:“今晚你得留下来陪我,不许回家。”

    江华皱眉。

    “这个要求很难吗?你都多久没去我那儿过夜了?怎么,野花闻太久,又觉得家花香了?”

    “瞎说什么?”男人轻斥,“我这段时间都在忙,中间还出了一趟差,哪有空去你那?”

    “今天总该不忙了吧?”女人噘嘴,“我可是帮你拿下那么大一笔单子,这点奖励都不配拥有吗?”

    江华心知她的确功不可没,又对女人这番吃醋拈酸的模样颇为受用,松口道:“行,今天就陪你疯,不到天亮不准睡觉!”

    “呸——老不正经!”

    江华大笑着带她上了车,刚坐进去,车窗都没来得及关就亲上了。

    女人主动,男人享受,接着反客为主。

    江扶月收回视线,轻啧一声。

    没想到她二叔快五十的人了,居然还跟小年轻一样急色。

    一天之内撞到两次,也是神奇。

    “小姐?”刘尽忠询问的目光看过来,意思是问她要不要管。

    江扶月目不斜视,“回家了。”

    柳丝思紧随其后。

    刘尽忠瞥了眼不远处纠缠的二人——为老不尊,不堪入目!

    ……

    江扶月刚进家门,就闻到一股香味。

    江小弟把拖鞋放到她面前。

    江扶月摸摸他的头,换上,目光一个劲儿往厨房飘:“爸在做宵夜?”

    “不是。爸爸还没回来。”

    江扶月往里走,江小弟屁颠屁颠跟在她身后。

    既然不是江达,那就只有……

    “妈,你在做什么?好香啊!”

    韩韵如回头,一张脸粉黛未施,见姐弟俩进来,温柔地笑了笑:“南瓜山药盅。”

    江沉星小狗一样轻嗅,还绕着姐姐和妈妈的腿边打转:“想吃……”

    江扶月也忍不住咂咂嘴,咳,她也有点想。

    韩韵如:“别急,没好呢,还有……两分钟。”

    两分钟后,盖子揭开,一阵白雾之后,锅里出现一个圆滚滚的南瓜。

    韩韵如戴上隔热手套把南瓜捧出来,放到事先准备好的盘子里。

    姐弟俩凑上去,头挨着头。

    韩韵如摘掉手套,用小刀撬开南瓜的盖,露出里面浓稠的山药羹。

    原本的白色夹杂了几丝南瓜的黄,搭配起来赏心悦目。

    韩韵如洗了勺子,递给姐弟俩一人一个。

    等江扶月先挖了一勺送进嘴里之后,江小弟才下手。

    “十几年没做了,味道怎么样?”

    江扶月烫得溜嘴说不出话,只能一边点头,一边朝亲妈竖起大拇指。

    江小弟吃得直哈热气,囫囵道:“……好好吃啊!”

    韩韵如立马笑开,眉眼仿佛浸了水,粼粼闪动着温柔的清波:“慢点吃,又没人抢,一个两个也不怕烫……”

    江扶月吃了几口,剩下的全部交给江小弟。

    结果这家伙不仅把山药吃完,还把整个南瓜都给掏空了。

    嘴上糊了一圈,他也伸出舌头舔得干干净净,颇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样子。

    然后巴巴地抬眼看向韩韵如:“妈妈,还有吗?”

    “家里只有一个南瓜。”

    “……哦。”小脸丧丧。

    江小弟又说:“以前没吃过呢……”

    韩韵如:“这个做起来费事,已经好多年没弄过了。”

    “那姐姐吃过吗?”

    韩韵如算了算时间,以前跟江老太太他们住一起的时候,倒是经常做,后来她和江达搬出来住就没再弄过了。

    “也没有呢。”

    “那以后我和姐姐可以经常吃到吗?”

    “当然可以。”

    江小弟凑过去,撒娇地蹭了蹭韩韵如:“妈妈,你真好……”

    “沉星也乖啊。”她摸着儿子的头,轻轻说。

    稍晚一点,江达也回来了。

    第一件事就是找媳妇儿。

    “月月,你妈回来了吗?”

    “回了。在厨房。”

    江达换了鞋,直奔厨房。

    “这个点还在收拾呢?又给俩孩子做宵夜了?”

    韩韵如轻嗯一声,把洗好的碗沥到架子上:“今天回来得早,沉星说他饿了,正好家里有个南瓜,就随便做了点。”

    江达看了眼垃圾桶里被掏空肚皮只剩一层薄瓤的南瓜,“这还叫随便呢?”

    他嘟囔着:“当初从家里搬出来之后,就没见你再做过,我还没吃呢,倒让臭小子先尝了……”

    韩韵如哭笑不得:“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吃这个吗?怎么还跟儿子较上劲了?”

    “谁说我不喜欢?!”

    “小声点,嚷嚷什么?大晚上的……”

    “咳!我喜欢。”

    韩韵如挑眉:“我记得以前做这道菜都是老二吃得最多,你碰都不碰一下,还以为你不喜欢吃。”

    江达摸摸鼻子:“我那不是忍嘴嘛……”

    他是个好大哥,见弟弟喜欢,他就让一让,没关系。

    可后来,让着让着就成了习惯,别人也慢慢看成了理所当然。

    “好了,你要是喜欢,我下次单独给你做一份。”

    江达:“不给臭小子吃!”

    “少一口一个臭小子,沉星耳朵尖着呢!”

    这时,一颗小脑袋突然从门框后面冒出来:“对,我耳朵尖着呢,爸爸你说话要注意点!”

    江达:“……”

    韩韵如笑得前俯后仰,“活该!”

    “反正你要做给我吃。”

    江小弟:“羞羞羞!爸爸这么大了还要撒娇!”

    “臭小子,你给我走开,信不信我——”

    “略略略!”江小弟吐了吐舌头,哒哒哒跑开。

    “媳妇儿,你儿子欺负我。”

    韩韵如伸手,江达立马弯腰,把头低下来,她摸摸男人硬到扎手的发顶:“行了,跟儿子闹什么?你也好意思啊?”

    江达立马闭嘴,半眯着眼,像条被摸顺毛的大黑狗。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有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