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09章 看呆月姐,谢狗装醉(一更)

第509章 看呆月姐,谢狗装醉(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终双方商议决定徐开青和彼得来临淮。

    徐开青结束通话之后,转头就跟老彼得说了。

    “噢!我太期待了!你能先给我看看‘愁’的照片吗?他是不是如想象中那般睿智豁达、绅士英俊?”

    徐开青表情瞬间变得怪异,语焉不详道:“那什么……等你看见本人就知道了。”

    “噢,徐,你在保持神秘吗?就像开瓶器拔开酒塞之前,你永远不会知道它是产自哪个酒庄的佳酿……”

    “能不能好好说话?”

    “上帝作证,我明明很认真地在和你交谈,即使你不那么认真,或者觉得我不那么认真,但事实上,我非常认真,可以理解吗?”

    “……”

    江扶月睡了个午觉,醒来下午四点。

    她起床洗漱,从衣柜里翻了件针织毛衣套上,搭配一条九分牛仔裤,露出白皙的脚踝。

    没化妆,就涂了层隔离,皮肤就好到反光。

    十八岁,青春无敌,比什么保养品都管用。

    四点半江扶月出门,谢定渊的车已经等在别墅外。

    男人没发现她,正低头用手机。

    她走过去,俯身敲了敲车窗,他才看过来。

    只一眼,男人瞳孔紧缩。

    宽敞的针织衫随着女孩儿俯身的动作,领口前倾,不仅可以看见雪白的锁骨,还有锁骨往下那抹柔软……

    谢定渊仿佛烫到一样收回视线。

    可那惊鸿一瞥所见的画面,却流连于脑海中,挥之不去。

    江扶月连敲几下他都不开车门,明明刚才都看见她了……

    继续敲。

    谢定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解了中控锁。

    “你没事吧?”女孩儿躬身坐进来。

    领口又往前倾……

    男人迅速移开目光,这回倒是什么都没看见。

    他松了口气……

    “你很热吗?”江扶月问。

    “……还好。”

    “那为什么满头是汗?”

    “……”

    最终,谢定渊也没想出合适的理由,索性不答。

    江扶月也没有刨根问底的习惯,就此揭过。

    两人出发去江记。

    正门排着长队,一直蜿蜒到地下车库入口,未免像上次那样引起骚动,两人从后门进的。

    不一会儿,其他四人也到了。

    老白不仅洗了头,还刮了胡子,换了干净衣服,这会儿神清气爽。

    老金和丁羽也明显打理过自己,刘关居然穿了条“黑怕”风格的卫衣配破洞牛仔,一顶鸭舌帽盖住半张脸,别说还挺酷。

    没穿实验袍的他们,看上去就跟大街上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至于谢定渊,白色衬衫系到最后一颗,因为不是正式场合,所以没打领带,休闲裤看上去多了几分随意,但仍然掩盖不住他骨子里的板正严肃和一丝不苟。

    江扶月在打量他们,他们也在打量她。

    谢定渊怎么看的且不说,反正这一路他该看的、不该看的……咳……都看得差不多了。

    老白几个却还是第一次见江扶月穿实验袍之外的衣服,那高挑的个头,纤细的小腰,笔直的长腿,简直就是行走的衣架子嘛!

    蓝色针织衫简洁大方,牛仔裤长度刚好,雪白的脚踝露在外面,脚上一双白色板鞋。

    像青春片里走出来的校花!

    老白已然看呆,丁羽拿胳膊肘撞了他几下,这人半点反应都没有。

    “咳咳!”重咳提醒也无效。

    丁羽:“……”虽然真的好看,那你也不能盯着人家一直看啊!

    正当无奈之际,转眼对上谢教授暗沉幽邃的眼神,丁羽一个激灵,干脆在他腿上狠狠揪了一把。

    “嗷!”老白仰头痛叫,“丁羽,有病吧你?”

    丁羽咬牙:“瞧瞧你那点儿出息!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了,没看到谢教授已经黑脸了吗?”

    老白眼神一虚:“我……我就看看嘛……”

    “那你也收敛点!”

    “哦。”

    谢定渊朝江扶月招手:“过来。”

    她都准备挨着刘关了,闻言,又拿上包,走到谢定渊身旁落座。

    男人顿时嘴角上扬,愉悦之色显见。

    曹豆亲自服务,进来询问是否上菜。

    谢定渊点头:“上吧。”

    很快,大大小小的盘子摆满桌面,新颖的菜色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香味更是霸道地钻进每个人鼻孔。

    就连老白也顾不上看江扶月,只一个劲冲着桌上的食物咽口水。

    曹豆:“菜齐了,请慢用。”

    老白抓起筷子迫不及待夹了块排骨,入口软滑,口感酸甜,那股味儿疯狂刺激唾液腺,隐约还有一丝梅子酒香,熏得人要醉不醉。

    “我靠!这是什么排骨?像糖醋,但口感更丰富……”

    “这个汤好鲜,颜色也好看,你尝尝。”

    “还有那边晶莹剔透的,蒜泥白肉吗?但是没蒜啊……”

    大家开始非常认真地吃饭夹菜。

    一时间,除了赞叹惊讶的声音,竟只剩下碗筷碰撞的轻响。

    见吃得差不多了,谢定渊出去买单。

    江扶月在他走后,去了趟洗手间。

    洗完手,转过拐角,迎面走来一个穿营业员制服的女人。

    江扶月略略扫过一眼,便收回视线。

    却又在擦肩而过的时候,脑海里忽然闪过什么,她脚下一顿,倏然回头。

    只见女人窈窕的背影已经往大厅去了。

    这不是江华那个小三吗?!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江记,还作服务员的打扮?

    江扶月立马调转方向,追上去。

    不料在拐角处,迎头撞上结账回来的谢定渊。

    一阵不可忽视的松木香包围全身,她的脸贴在男人胸前,远远望去,仿佛亲密相拥。

    “嘶——”

    谢定渊强行按捺心头涌起的悸动,低头扶住女孩儿双肩。

    触手单薄,轻轻用力就能捏到骨头。

    “撞疼了?”

    江扶月捂着鼻子,眼眶生理性泛红。

    闻言,摆摆手:“没事。”

    “我看看?”

    说着,拿掉她的手,目光专注地望去:“嗯,还好,没被撞歪……”

    江扶月翻了个白眼:“无聊。”

    说完,朝包间走去。

    至于那女的,只要她在江记工作,轻轻松松就能揪出来,不急这一时半刻。

    “喂,我开玩笑的。”谢定渊追上去,“生气了?”

    “嗯,生气了。”

    男人有些无措。

    下一秒,又听她说:“我也是开玩笑的。”

    谢定渊顿时一脸无奈。

    吃完这顿庆功宴,老白几个想去KTV,直接跳过谢定渊,问江扶月要不要一起。

    不是他们有意忽略大boss,而是深知谢定渊不会参加这种活动,这么多年向来如此,索性就不问了。

    江扶月:“不了,你们去吧。”

    几人也没勉强。

    谢定渊悄悄松了口气,嗯,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不去最好。

    他起身:“走吧,回家了。”

    江扶月没动。

    谢定渊:“?”

    “你先回吧,我等打烊了和我爸一起走。”

    谢定渊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最后,闷闷道:“……那我走了。”

    “嗯。”

    江扶月送他到后门,“路上注意安全。”

    男人突然脚下一跄。

    “诶——”江扶月赶紧把他扶住,“你怎么了?”

    谢定渊双颊泛起一缕绯色,看上去就像喝了酒:“头有点晕……”

    “糟了,”江扶月突然想起什么,“你刚才是不是喝了四喜汤?”

    谢定渊:“两碗。”

    呃……

    江扶月:“里面放了酒酿。”

    “等等……好像又开始了……”男人双眸一眯,单手扶额,大有几分摇摇欲坠之势。

    江扶月赶紧用肩膀抵上去,“喂,你还好吗?”

    谢定渊顺势靠到女孩儿肩上。

    一股橙花夹着琥珀的清香骤然袭来,他明明不晕,可这会儿好像真的晕了。

    江扶月想叫老白几个来帮忙,但人已经走得干干净净。

    “你等一下啊,我叫几个服务员过来……”

    “不用,”谢定渊站直,揉了揉太阳穴,“我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也好,你现在不能开车,我扶你去包间?”

    “嗯。”

    江扶月把他的手牵起来,搭在自己肩上。

    谢定渊一愣,耳根迅速漫上薄红。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戏精谢狗上线。

    有二三更

    还有!祝大家圣诞快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