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10章 互道晚安,开闹事了(二三更)

第510章 互道晚安,开闹事了(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毫无所觉。

    心说:这人酒量真差,喝两碗四喜汤都能醉。

    谢定渊不敢把全身重量压到她身上,暗暗稳了力。

    男人的手缠在女孩儿瘦削的肩头,随着江扶月半身前倾的动作,领口也随之豁开,从谢定渊的角度,刚好可以……

    他咽了咽口水,不同于之前惊鸿一瞥,这次距离更近,看得也……更清晰。

    谢定渊咬牙,觉得自己像个变态,眸中自厌与压抑交缠,最终强迫自己移开目光。

    江扶月把他安置在包间里,去了大厅。

    她要找那个服务员。

    寻找的过程很轻松,因为一出去就看见女人站在收银台,笑盈盈地收钱找零或指挥客人扫码付账。

    “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哦~”

    声音和她的笑容一样甜。

    江扶月叫住曹豆,往那个方向努了努下巴:“新来的?”

    “对啊,上个星期刚招进来,嘴甜,形象好,很适合干收银的活。怎么了?”

    “她是自己来应聘的?”

    曹豆:“不然?咱们这儿可不搞裙带关系,就算熟人介绍也要走面试流程,过了就过了,没过就没过。”

    曹豆以为她抽查自己工作呢,解释得明明白白,就差拍着胸脯说自己铁面无私了。

    “把她简历给我一份。”

    “啊?现在?”

    江扶月:“对,现在。”

    两分钟后,江扶月简历在手,似笑非笑:“林晓雯?”

    曹豆不明所以:“怎么了?”

    “没事,你去忙吧。”

    “……哦。”

    掌握了这人的大概信息,江扶月回包间去看谢定渊。

    “好点了吗?”

    “嗯。”

    “走吧,回家。”

    男人一愣:“之前不是说……”

    “我改主意了。”

    “那……现在走?”

    江扶月:“嗯。你能开车吗?”

    谢定渊:“可以。”

    半小时后,车驶入御天华府,停在江家别墅门前。

    “我走了。”

    “江扶月——”

    女孩儿站定回头,目露询问。

    男人一笑:“晚安。”

    她也跟着勾唇:“晚安。”

    ……

    回到家,江小弟没在,放学之后就被吴前接到公司拍宣传照去了。

    她没开客厅的灯,直接上楼回房间。

    洗完澡换上睡衣,打开电脑。

    刚登录邮箱,就弹出几条收件提示。

    发件人来自同一个——彼得·德鲁克。

    江扶月点开,密密麻麻全是实验资料。她大致看了下,总共三个课题,每个课题都很有研究价值,但无一例外走到一半就进行不下去了,全都卡在实验分析这一步。

    江扶月看得认真,不知不觉就过了十二点。

    直到敲门声传来,她才抽中抽离——

    “月月,睡了吗?”

    “还没有。妈,你进来吧。”

    韩韵如这才推门而入,手里端着杯热牛奶。

    江扶月伸手接过,温度刚好。

    “不要太辛苦,身体最重要。”

    “嗯,我知道。”

    韩韵如摸摸她随手扎起来的马尾,动作又轻又柔:“早点休息。”

    “嗯。”

    “那我出去了。”

    “妈——”

    女人灯下回眸,一双桃花眼盈盈如水:“怎么了?”

    “……您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可以让虎奔帮忙调查,他有人脉。”

    当然不可能是虎奔,如果韩韵如点头,她会直接让牛春花那边去查。

    凭借当年落水时的贴身物品,应该很容易查到。

    至于为什么把虎奔拎出来说事儿,因为江扶月所有心腹中,韩韵如和江达就只认识他跟小六。

    江扶月以为这个问题不会很纠结,因为之前韩韵如就曾流露出想知道身世的意愿。

    但眼下,她却并未一口答应,反而怔忡一瞬,摇了摇头:“……不用了,现在这样就很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江扶月眼底闪过狐疑,但还是尊重韩韵如的选择:“好。”

    临睡前,江扶月冷不丁想起江华那个小三儿,她是进江记之后才和江华搭上线的,还是说……她原本就是江华安插进来的耳目?

    若前者,还好说。

    倘若是后者,她这个二叔其心可诛!

    江扶月既然知道了,就不会允许一个定时炸弹放在江达和韩韵如身边,她打算明天就去把那女的处理了。

    可惜,没等到第二天江扶月去店里,就出事了……

    这天,江记照常营业。

    所有员工七点之前必须就位,开始准备工作。

    林晓雯也不例外。

    闹钟一响,她就懒怠地从被窝里爬出来,穿衣洗漱,一脸怨气。

    她这个情妇当也得太窝囊了。

    人家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逛街,刷卡消费,不然就待在家里伺候男人,胡天胡地。

    整天养尊处优,养得细皮嫩肉。

    再看看自己——

    不仅要当陪酒小姐替江华应酬客户,还要被安排去个什么餐饮店打工?

    虽然江华没有明说要她做什么,但林晓雯知道,那个男人心狠手辣,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

    等她在那家店里待的时间长了,肯定会指使她去做点什么。

    林晓雯巴不得他赶紧提出来,自己做完了好收工。

    她实在忍受不了江记那种嘈杂吵闹、乌烟瘴气的环境,还要对着陌生人迎来送往,脸都给她笑僵了。

    但每个月才只有五万块钱。

    林晓雯觉得,自己该涨价了,但江华这人吧……看上去西装革履、一本正经,但实际上略抠搜。

    七点,她到店里,开始清点钱箱,擦拭柜台。

    这家店看上去不大,要求倒是多,什么台面必须干净无灰尘,结完账之后要说“谢谢光临,欢迎再来”。

    拿腔拿调,简直装怪!

    八点,门口已经开始有人排队,接待区忙不过来,偶尔还要她去帮忙。

    总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林晓雯厌烦透顶。

    就在她转身去帮一位顾客倒茶的时候,突然有个女人冲进来,一把揪住她头发——

    “贱人!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

    变故发生得太快,等曹豆反应过来,林晓雯已经被女人揪着长发掀翻在地,伴随着一阵咒骂和尖叫:“你谁啊?!你居然打我——啊——放手——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杨金秋气红了眼,把人按在地上,开始疯狂抓挠林晓雯的脸。

    “让你年轻,让你风骚,没了这张脸看你还怎么勾引人!”

    林晓雯根本不占优势,突然胸前一空,这疯婆子居然想扒她衣服?!

    “你不是喜欢露肉吗?好啊!那就露给大家看——”

    “你这个不要脸的鸡婆,黑心烂肺的贱货,年纪轻轻学人家当小三儿,就这么缺男人?!找个能给你当爹的,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林晓雯一边反抗挣扎,一边出手还击。她知道这人是谁了,江华家那个黄脸婆!

    看来是那些照片起作用了……

    她一个咬牙,猛地用头朝杨金秋撞去,后者不察,被撞得一个后仰,林晓雯便趁机翻盘,把她按在地上。

    形势瞬间反转,杨金秋成了倒地的那个,林晓雯可比她狠多了,直接用脚去踩杨金秋的脸。

    “我就当小三儿抢你男人了怎么?不服气啊?自己人老珠黄不讨男人欢心,还怪别人年轻漂亮,阿姨,你太可怜了。”

    说一句,踩一下。

    这老女人刚才居然想扒光她?!

    林晓雯暗恨,一脚比一脚用力。

    杨金秋哀嚎痛叫,突然用手抓住她的腿,狠狠一掀,差点把林晓雯推翻,她趁机站起来,披头散发,鼻孔淌血,脸上还留着鞋印子。

    曹豆叫来两个男服务员,这才上前分开两人。

    不是他不想第一时间拉架,而是刚才那种情况,他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处理。

    而且,他刚才跑出去叫人的时候,也顺便给江扶月打了电话。

    江记太火,现在又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发生这种事,大家都掏出手机在拍,最后肯定要传到网上,未免舆论发酵,被竞争对手利用,只能让江扶月来处理。

    “把她们两个带到包间,别放出来丢人现眼,你好好安抚客人,多送点礼品,也不用他们保密,实话实说就行,态度诚恳点。”

    曹豆:“那你呢?”

    江扶月眸中厉光一闪:“我马上到。”

    ------题外话------

    昨天二三更一起,三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