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16章 设局入瓮,当场撕破(一更)

第516章 设局入瓮,当场撕破(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达和韩韵如到的时候,杨金秋来开的门,笑意盈盈:“大哥大嫂来啦!”

    江达皱眉。

    韩韵如也不由心惊。

    因为面前这个女人脸色苍白,双眼红肿,笑起来完全没有和气温柔的模样,反而隐隐透着一丝癫狂。

    和印象中那个端庄大方的“杨老师”判若两人。

    “弟妹,你……没事吧?”

    “大嫂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事呀?进来吧。”说着,从鞋柜里取出鞋套,递给两人。

    韩韵如和江达对视一眼,默默接过。

    刚进门,夫妻二人便脚下一顿,只见客厅桌椅倾倒,沙发歪斜,满地玻璃碎渣,东西摔得到处都是,一片狼藉,仿佛入室盗窃现场。

    “这……”

    “大嫂别见怪,心情不好,一时没控制住脾气。”

    “你人没事吧?”

    杨金秋看她那副假装善良、悲天悯人的样子就觉得恶心,尖锐地怪笑两声:“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韩韵如觉得这人语气和神态都非常不对劲,她点了点头,说:“没事就好。”

    然后,不动声色退靠到江达身旁。

    察觉到媳妇儿此刻的紧张,江达索性把她的手握进掌心,无声安抚。

    韩韵如心下一定。

    江达:“弟妹,老二呢?你让老二出来,我跟他谈谈。”

    杨金秋勾唇,眼神似讥似嘲。

    谈谈?

    江华最讨厌的人恐怕就是他了吧?

    “弟妹?”

    “大哥,江华还没回来,你恐怕要等等才行。”

    “没回来?!”江达一愕。

    韩韵如也不由惊讶:“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还发生了争执吗?”

    她明明听见有摔东西的声音。

    “哦,我不小心打碎了花瓶,倒让大嫂误会了。”

    “那……”韩韵如小心试探,“你叫我们来是为了?”

    杨金秋莞尔,遍布血丝的眼睛透出兴奋的光:“陪我看场好戏如何?”

    江达和韩韵如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嘘!他回来了,你们先进卧室可以吗?千万别发出声音哦,不然这戏就演不成了。”

    ……

    江华鞋都没脱,直接踩进来,脸色非常不好。

    进到客厅,看见满地狼藉也不意外,“有什么事?”

    “你现在连句寒暄问候的场面话都不肯对我说了吗?哪怕只是敷衍?或者出于礼貌?”女人眼中闪过讽刺。

    江华不耐烦地扯松领带,“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七拐八绕了,你想说什么直接点,不用整这些虚的。”

    “好,那我就直说了,我想离婚。”

    江华挑眉,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你确定?”

    “是。”杨金秋不放过男人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可惜,除了淡淡的意外,更多的是解脱,他甚至还悄悄松了口气,没有半点对她的愧疚和对这个家的不舍。

    江华点头:“行,那离吧。”

    即便早有准备,当亲眼看见这个男人的无情与冷血,杨金秋还是无可避免地心头剧痛。

    可能,他早就在等自己这句话了。

    很好……

    女人眼中最后一抹温度褪去,那就别怪她心狠!

    “江华,能说说原因吗?为什么在外面养女人?又为什么要跟我离婚?”

    “逢场作戏罢了。另外,婚是你要离的,别甩锅给我。”

    “呵……好一个逢场作戏!你逢哪门子场?作哪一出戏啊?替身梗好玩吗?是不是很刺激?”

    江华眉心骤拧:“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说你借口一大堆,其实是得不到正主,干脆找个冒牌货来代替!她们眼睛很像吧?都是桃花眼呢,水灵灵的,看人的时候温柔又多情,仿佛会说话……”

    “闭嘴!”江华冷斥,额上青筋猛跳。

    她为什么会知道?

    谁告诉她的?

    “呀,你慌了吗?我戳到你痛脚了对不对?”杨金秋笑得肆意畅快。

    江华目光骤凛:“我警告你,有些话想清楚再说!”

    “怕什么?现在这个家就只有我和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不就是觊觎大嫂,痛恨大哥吗?”

    “杨金秋——”

    “呀!恼羞成怒了?”

    江华两步冲上去,伸手掐住她脖颈,愤怒烧红了男人双眼,让他看上去宛如厉鬼般恐怖:“谁告诉你的?!”

    “咳咳……还……用得着谁告诉吗?”女人扯着嗓子,像啼血嘶鸣的杜鹃,“虽然你装得很好……但你的眼神、你的注意力都在大嫂身上,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傻子,看不出来吗?!”

    “江华,你可真恶心,这么多年你藏得够深啊!咳咳咳……背地里跟那只狐狸精睡的时候,是不是把她幻想成大嫂啊?肯定很爽吧?”

    江华冷笑,一把将她甩到地上。

    杨金秋大口喘气,呛得双颊涨红。

    “咳咳咳咳……”

    “你知道了又怎样?”男人整了整袖口,不疾不徐,“你能做什么呢?”

    “我要告诉大哥大嫂!”

    “谁信啊?就凭你疯狗乱咬?”

    “江华,到了现在,你居然还理直气壮,一点愧疚都没有?!”

    “愧疚?”他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为什么要愧疚?爱一个人有错吗?如果不是大哥,跟阿如结婚的人就是我!江达凭什么?一个厨子而已,要学历没学历,要长相没长相,更不会赚钱,他有什么资格?!”

    杨金秋嘴角扬起一道诡异的弧度:“江华,你难道看不出来吗?纵使大哥千般不好,你万般的好,大嫂都从来没有把你看在眼里。她爱的只有大哥,而你不过是条可怜虫,爱而不得,只能偷偷摸摸把自己和她的照片剪下来拼在一起,太可悲,也太可怜了哈哈哈……”

    “你动了我的抽屉?!”江华反应过来,目眦欲裂。

    “是啊,不然怎么看到你那样肮脏龌蹉的一面?”

    “贱人——”

    江华揪住她头发,抬手就是两个耳光。

    啪——啪——

    清脆又响亮。

    杨金秋笑声不停:“哈哈哈哈……你继续打啊,让大哥和大嫂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恶心玩意儿!”

    江华眼皮一跳:“你说什么?”

    “我说,”杨金秋一字一顿,笑容灿烂,“大哥和大嫂看着呢!哈哈哈……”

    江华浑身骤僵,下一秒,遽然抬眼。

    ------题外话------

    一更,两千字。

    没有什么比当着韩韵如的面撕破江华的丑陋更能让这个男人发疯了。

    月姐,月姐妈妈,还有月姐妈妈的妈妈,祖孙三代都是白月光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