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19章 正式认亲,韩家千金(二三更)

第519章 正式认亲,韩家千金(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托虎奔查的那两人,第二天就有了消息。

    “月月,你手机在响。”韩韵如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她手伤了,今天就没去店里。

    江扶月转身出了饭厅,手上还端着半杯没喝完的牛奶,走过去,捞起手机——

    “喂。”

    “月姐,查到了,那两人帝都来的,昨天才到临淮。具体资料已经发到你邮箱。”

    “好。”结束通话,江扶月仰头喝完剩下的牛奶,转身上楼。

    打开电脑,登陆邮箱,显示五分钟前有一封新邮件,她点开……

    此时,坐在客厅,正翻看烘焙教程的韩韵如突然听到门铃声。

    她以为是江达,因为这人早上出门前说店里得空就悄悄溜回来,这还不到十点,溜得也太早了些……

    韩韵如有些无奈,“老公,你不可以……”

    话没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她有些怔愣地看着门外一老一少两个男人。

    韩启山张了张嘴,一声“小如”又轻又软,好像声音再大点都会吓到她。

    倘若仔细分辨,那里面还带着几分忐忑与颤抖。

    韩慎也不受控制地叫了声:“妹妹……”

    韩韵如抿唇,有些陌生的目光扫过父子俩:“对不起,你们找谁?”

    韩启山瞳孔一缩,老眼湿润,隐有悲恸暗涌。

    韩慎要好点,却也不免身形微跄。

    虽然父子俩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到了这一刻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曾经那么亲近的人,如今却对面不识。

    韩慎吐出一口浊气,清明的眸子望向她。

    “小如,”男人声音温柔,他说:“我是哥哥。”

    韩启山有些急切地接话:“我是爸爸,你还记得吗?”

    在两人期待的注视下,韩韵如先是愕然,而后缓缓摇头,浓密的睫毛轻颤着:“对不起……”

    “不要紧,”韩慎摆手,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相信我们吗?”

    韩韵如半敛着眸,嘴角抿得很紧,没有说话。

    韩启山眼里闪过失望。

    这时,江扶月匆匆自楼上下来:“妈,有件事我想跟你——”

    然后她看见了门外的父子俩,彼时,她手中还拿着两人以及韩家的调查资料。

    啧。

    在江扶月的提醒下,韩韵如这才想起让韩启山和韩慎进来说话。

    韩慎不动声色打量室内,装修精致,空间敞亮,心里兀自松了口气。

    看来妹妹过得很不错。

    韩启山也在环顾四望,不过感觉却和儿子截然相反。

    家具不够高档,装修风格华丽有余,个性不足,还有那本反扣在茶几上的烘焙书,怎么小如还要进厨房吗?

    “请坐,喝水还是喝茶?“韩韵如问。

    “水就可以了。”

    韩韵如进到厨房,江扶月毫不避讳地打量二人。

    韩启山动了动唇:“……是月月吧?”

    “您好。”她微微点头。

    “诶,我是姥爷!你们这边是叫姥爷吧?还是叫外公?”

    江扶月既没说姥爷,也没喊外公,只道:“都可以。”

    老爷子眼神一黯。

    韩慎叹气,一把年纪了,还想诓人小姑娘喊他。

    不过小丫头很聪明,不动声色避开,还能堵得老爷子哑口无言。

    “月月你好,如果你妈妈愿意承认我们,那你该喊我一声舅舅。”

    他加了前提。

    江扶月这才正眼打量起眼前的中年男人,五官俊朗,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正气。

    对上她的目光也不闪不避。

    “你跟你妈妈很像。”

    韩慎其实更像韩启山,但眉眼里还是依稀能够找到与韩韵如的相似之处。

    “我是亲生的,当然像了。”

    男人低笑,直到韩韵如端着水杯从厨房出来,才堪堪止住。

    “喝点水吧。”

    “诶!”韩启山接过来,立马喝了一口,感觉女儿倒的水比蜂蜜还甜。

    韩慎就:“……”倒也不必如此。

    韩韵如在两人的注视下,坐到对面沙发上,沉默一瞬,“我……”

    韩启山立马坐直。

    韩慎也不由正色。

    她扫过两人,抿了抿唇:“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没关系。”

    “不要紧。”

    父子俩同时开口。

    韩韵如一愣。

    江扶月也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

    “过去的事忘记就忘记了,我们重新认识好吗?”韩慎看着妹妹,仿佛要将一生温柔用尽,语气里都透着小心翼翼。

    他说,“我是大哥,叫韩慎,你还有个二哥叫韩恪,三哥叫韩恒。”

    老爷子坐不住了,疯狂给儿子使眼色:我呢?还有我!还有我!

    韩慎嘴角一抽:“这是爸爸。”

    “我叫韩启山。”老爷子乖觉补充。

    韩韵如看了韩慎一眼,目光扫过老爷子的时候仅轻轻一掠,便错开了去。

    两人只当她一时之间无法适应。

    江扶月却若有所思。

    “小如,都是爸爸的错,才让你一个人无依无靠在外漂泊二十多年,我……对不起你。”老爷子目光沉痛,老眼泛红。

    “爸……”韩慎心里不是滋味,刚想说什么,却见老爷子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言。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过去的二十年无法回头,我也不求赎清这一身罪孽,只求在有生之年能够弥补一二。”

    韩韵如低垂着眼,没说话。

    韩启山姿态放得更低:“小如,爸爸知道错了,你愿意跟我回帝都吗?你还是韩家唯一的女儿,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和你三个哥哥都无条件支持。”当然也包括离婚!

    在韩启山看来,若非女儿失忆,是绝对不可能嫁给江达这种人的,她委屈了二十多年,如今终于可以挣脱牢笼,他一定把她当成掌上明珠,不叫任何人欺负了去!

    韩慎没想到老爷子居然这么急,连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迫不及待想对小如的人生指手画脚。

    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果然——

    “抱歉,您真的确定我是您女儿吗?”

    韩启山:“当然!绝对不会错!”

    不管相貌年纪,还是失踪的时间都完全吻合,甚至根本不用做亲子鉴定,只一眼那种骨子里涌动的血脉亲缘就骗不了人。

    “就算我是,但我并不愿意去帝都。”

    老爷子愣住:“……为什么?你不希望我们一家团圆吗?”

    韩韵如:“我的家在临淮。”

    “可……”

    “爸!”韩慎赶紧打断,“小如有她的打算,您别添乱。”

    “这怎么能叫添乱呢?我是……”i

    门铃声响起,打断了老爷子接下来的话。

    江扶月起身去开。

    “月月,你妈呢?她没做事吧?你可把她看好了,手上伤口沾不得水……”江达一边换鞋,一边把带回来的菜放下,嘴上吧哒个不停。

    突然,他目光一顿,定在多出来的那双男士皮鞋上:“家里来客人了?”

    江扶月点头。

    “谁啊?又是邻居吗?”

    江达之前试新菜,家里人都吃腻了,连吴前也被养胖了十斤,最后实在没人捧场,他干脆叫了几个邻居来吃。

    从此,邻居变朋友,朋友变粉丝。

    偶尔也会来家里串串门,咳……主要还是为了吃江达做的菜。

    但这回……

    江扶月摇头:“不是邻居。”

    “那是谁?”江达一边问,一边提着菜往客厅走。

    下一秒,脚步顿住。

    只见沙发上坐着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见他进来,老人稳如泰山,年轻一点的站起来,朝他伸出手:“你好,我是韩慎。”

    江达对于这样精英式的握手礼有些不太习惯,表情愣愣,一时无措。

    便听老爷子轻哼一声,似是不满。

    江达赶紧握上对方递来的手:“抱歉,我不太习惯……”

    “没关系。”韩慎温和一笑。

    江达皱眉:“我们是不是见过?你看上去有点面熟。”

    “昨天在医院,问诊室外。”

    “哦——原来是你啊!”

    可……这人怎么到家里来了?江达忍不住想。

    ------题外话------

    昨天二三更一起,三千字。

    今天一更在十二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