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27章 一声姥姥,秦临要来(二三更)

第527章 一声姥姥,秦临要来(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韩启山昏迷不醒,韩慎自然是要守在医院的。

    时青栀和秦远琛则一起回江家别墅。

    江小弟看着凭空冒出的两位老人,大眼眨巴,满是疑惑。

    “沉星?”时青栀笑着朝他招招手。

    江小弟下意识朝江扶月看了一眼,见后者点头,他才哒哒哒跑过去。

    时青栀挑眉,余光若有所思地扫过江扶月。

    “沉星今年多大啦?”老太太笑容慈祥。

    “13岁。”

    “读几年级?”

    “初一。”

    “听说你吃过很多美食?”

    江小弟笑起来,眼尾弯弯:“都是爸爸做的。”

    时青栀朝秦远琛伸出手,后者将一个精美的小方盒搁到她掌心,她又弯下腰,顺势递到江小弟面前。

    “喜欢甜食吗?”

    “嗯嗯!”小家伙眼睛都亮了。

    “呐。”

    江小弟转头去看韩韵如,见她同意,才接过来:“谢谢奶奶。”

    “不对,你该喊我姥姥。”

    江小弟:“?”

    韩韵如摸摸儿子的头,温声道:“这是外婆,北方叫姥姥。”

    “那姥姥是妈妈的妈妈?”

    “嗯。”

    江小弟立马改口:“谢谢姥姥。”

    “真乖。”

    江达进门之后,就去收拾客房了。

    打扫完,又削了个果盘端去客厅,“妈,秦叔叔,房间都收拾好了,如果想休息的话,可以去躺会儿。”

    时青栀:“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

    老太太到底年纪大了,跟韩韵如说了会儿话就开始犯困。

    秦远琛劝道:“去歇会儿吧。”

    “小如……”老太太有些紧张,握着韩韵如的手不放。

    生怕自己这一睡,再醒过来就见不到她了。

    “妈,我就在这儿,不走。”

    老太太这才放心去休息。

    傍晚,韩慎过来。

    江达开的门,他对这位大舅哥还是很客气的:“老爷子没事了吧?”

    “没有大碍,但还是要住院观察几天。妈呢?”

    “在休息。”

    韩慎换了鞋,进到客厅,韩韵如正拿着计算器盘账。

    大大小小的账簿堆满茶几,听到脚步声,抬头朝他看来:“哥。”

    韩慎心头一暖:“在忙?”

    “不算忙,两个店的账积了好久,有时间就盘一盘。”

    “那我们去阳台说会儿话?”

    韩韵如微顿:“……好。”

    两人去到阳台。

    “哥,你想说什么?”

    “当年季月兰来找你的时候,有没有带其他人?”

    “当时来化妆间的,只有她一个。不过她说季欣欣和爸在外面。”

    韩慎:“爸当时在礼堂,我就陪在旁边,根本不可能去见季欣欣。”

    “你的意思是,季月兰骗我?故意引我去花园?”

    “这个可能性很大。”

    韩韵如皱眉。

    韩慎:“你应该也想到了,倘若季月兰是故意的,那么花园里必有后招!”

    “小如,你仔细回想一下,当时去到花园,有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吗?”

    韩韵如沉吟片刻,摇头:“没有。哥,你在怀疑什么?”

    “你失踪之后,我和爸爸派人调查过,无论是酒店,还是礼堂当天的监控录像都没有问题。”

    但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你的安保有专人负责,酒店外面更是加强戒备,既有咱们家的保镖,也有秦家的,对方再厉害,也不可能把你从这些人眼皮底下带走。”

    “如果没有立刻带走呢?”

    韩慎一愣:“什么意思?”

    “我昏迷期间曾听到过酒店房门刷卡的声音,还有味道,也是酒店专用的香氛。”

    “所以,我被打晕之后,应该在酒店某个房间停留过至少两天以上。”

    “该死!”韩慎低咒。

    当初,他和老爷子第一时间搜查的就是酒店,却并无所获,最终决定撤走人手,时间刚好就是两天!

    “哥,你在调查当年的事?”

    “嗯,我怀疑绑匪是季月兰安排的。”

    “她有这个本事吗?”韩韵如恢复记忆之后,也这样怀疑过。

    可季月兰要人脉没人脉,要权势没权势,要钱更没钱,她拿什么打动绑匪?

    韩慎:“季月兰的确没这个本事,但不排除其他人有。”

    “你是说……有人帮她?”

    “只有这种可能。”

    而在帝都,敢对韩家人下手,还下手成功的,左右不过那么几家。

    “小如,我答应你,一定查清当年的真相,让那些害你的人都付出代价!”

    兄妹俩谈完,回到客厅,江达已经把饭做好,老太太和秦远琛也从房间出来。

    江扶月坐在沙发上,接了韩韵如的工作,继续盘账。

    她翻页动作极快,根本不用计算器就直接填汇总数字。

    突然,“这里还要扣除运输成本。”

    不知何时老太太已经站到她身旁,将所有步骤看在眼里。

    一边惊讶于她的心算速度,一边又颇觉自豪。

    不愧是她的外孙女。

    江扶月倒回去看了一眼:“不要紧,放到最后和营业成本一起扣除。”

    老太太:“不会忘记吗?”

    江扶月摇头:“不会。”

    说到这里,正好进行到最后成本扣除项。

    时青栀见她不仅扣除了运输成本,还有其他几项,应该是前面就累积下来的。

    老太太恍然:“倒是我多虑了。平时学习成绩很好吧?”

    不等江扶月开口,江小弟挨过来:“姐姐全校第一!而且每次都考满分哦!”

    时青栀眼前一亮。

    “跟你姥姥年轻时一样厉害啊。”秦远琛走过来,笑着感慨。

    江小弟:“姥姥也考满分吗?”

    秦远琛摸摸他的头:“当然,整个学校再也没有比她分数更高的了!”

    “秦爷爷,这个叫遗传吗?”

    “嗯……”秦远琛故作深沉地想了想,“应该是吧。”

    “那我也能遗传到吗?”江小弟目露期盼。

    “当然可以。不过光靠遗传还不够,要努力。姐姐也努力了,才能每次都考满分。”

    “这样啊……”江小弟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嗯,真乖。”

    江扶月嘴角一抽,小屁孩儿就是好骗。

    不过说到遗传,虽然她现在的样子得益于前世的积累,但也和原主自身的天赋和资质密不可分。

    毕竟,再优质的泉水,如果没有足够的容器来盛装,也只能外溢流散。

    在进入一中之前,原主的成绩可不差。

    而且江达和韩韵如从没管过她学习上的事,也没有钱给她报各种各样的补习班。

    原主能够凭实力考上一中,再有铅球项目的加分,妥妥进了实验班。

    这样看来,多多少少还是有一定遗传上的影响。

    江达从饭厅转到客厅,招呼大家:“吃饭了。”

    老太太和秦远琛上座。

    江达和韩韵如外加江扶月坐在左手边,韩慎带着江小弟坐右手边。

    一顿饭吃得温馨自在,老太太更是对江达的手艺赞不绝口:“这道咕咾肉怎么做的?又鲜又嫩,芡汁也相当入味儿。”

    丈母娘发问,江达立即说了处理方法,提到做菜,他整个人从里到外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魅力。

    韩韵如越看,眼里笑容越深。

    老太太余光扫过女儿,莫名欣慰。

    她跟韩启山不同,女婿的出身、家世、地位、权势、财富等等,在她看来都不如一个好的品行与性格重要。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要爱小如,会尊重、理解、包容。

    目前看来,江达就做得很好。

    爱一个人嘴上不说,也是可以从眼睛里看出来的。

    江达看小如的时候,瞳孔在发光呢!

    秦远琛见状,压低嗓音,问她:“现在总该放心了吧?”

    时青栀点头,“我在想,小如这飘零的半生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要说幸,那她本该是韩家大小姐,出身优渥,天之娇女。

    可要说不幸,她跳江求生,得以活命,还遇到江达这个憨厚老实的男人,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

    秦远琛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不幸中的万幸。”

    老太太也释怀了:“我只盼小如后半辈子能够喜乐无忧。”

    “会的。只是……”

    “怎么了?”

    秦远琛眼底闪过凝重,沉沉一叹:“秦临要来。”

    ------题外话------

    三千字。

    大家应该知道秦临是谁吧?

    十二点还有一更,三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