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36章 夜访萧山,我能帮你(二更)

第536章 夜访萧山,我能帮你(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今天赢了你一台学习机,突然发现里面的教学课程非常有意思,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机会和主讲人当面探讨?”

    “是你?”萧山皱眉,“抱歉,时间太晚,有什么事白天说。”

    言罢,正当挂断。

    那头悠悠开口:“有些事,我觉得不一定适合白天谈。夜晚就很好,一切都被藏在黑暗里,悄悄的,静静的,无声无息。”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知道我的地址?”

    “我说了,想和您当面探讨。至于地址……并不难查。”

    最后一句话令萧山心里陡然一沉。

    “……好,我出来。”

    小平房的木门从里面拉开,萧山坐在轮椅上,看着街边停靠的黑色奔驰,暗自咬牙。

    江扶月见状,朝刘尽忠微微颔首。

    后者下车,“萧先生,你好。我家小姐想请你上车说话,不知道方不方便?”

    萧山冷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方便或不方便有什么区别吗?”

    刘尽忠:“如果你不愿意上车,小姐愿意下来和你谈。”

    “行,让她下来吧,我一个坐轮椅的,不好挪地儿。”

    刘尽忠微微颔首,态度极好:“我知道了。”

    很快,江扶月下车,走到男人面前。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天然的居高临下。

    萧山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为什么会邀请他去车里,至少两人都能坐下,目光齐平。

    倒是有心了……

    思及此,他面色稍缓:“找我什么事?”

    “萧教授课讲得很好,无论是中学不等式,还是大学微积分,思路简单,方法明了。学生应该会很喜欢您这样的老师吧?”

    好像她来真的只是为了和他探讨课程。

    萧山眼中闪过疑惑。

    嘴角一紧:“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江扶月莞尔:“光鲜亮丽的大学教授和落魄潦倒的小摊贩,萧教授都体验过了,不知作何感想?”

    男人瞳孔骤缩:“你调查我?!”

    江扶月没有否认。

    “呵——”他冷笑一声,“你们这样的人仗着特权,把普通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是不是很得意?”

    江扶月抓住关键词:“我们?”

    “都一样,”男人突然平静下来,只是眼中神色冷漠到极点,“一丘之貉。”

    “所以,当年你被控故意伤害罪,这里面确实有内情,对吗?”

    “有如何?没有又如何?我不知道你是谁,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不管你打什么主意,都不可能成功。”

    他一脸无所谓。

    像个摔坏的陶罐,反正已经破了,不介意更碎。

    江扶月抬手,轻轻扶住他的轮椅,“你大可不必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敌意,说不定我能帮你呢?”

    “帮我?”萧山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也真的笑了出来。

    只是笑着笑着,他眼里又涌现出悲怆的神色。

    喃喃道:“谁也帮不了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江扶月是平静的。

    没有同理心,纯粹局外人的那种平静。

    萧山一愣,木然转眼,对上女孩儿清泠的目光:“……为什么帮我?”

    对方平静的态度让他下意识放松警惕,是的,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

    感同身受是个伪命题,他也不需要什么狗屁同理心。

    怜悯和同情对他来说无异于施舍,与其如此,还不如等价交换。

    江扶月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萧教授不会不懂。”

    他收起外露的情绪,月光下,有种深渊悬崖的平静:“你连我有什么困难都不知道,就大言不惭说要帮我,还想跟我谈条件,不合适吧?”

    这是试探,也是考验。

    倘若江扶月连他面临的困境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能说明能力有限,帮不上忙。

    “你沦落到今天,不就是因为五年前那场牢狱之灾吗?让我猜猜看,你一定是惹到了不能惹的人,所以被陷害……也不一定是陷害,因为你确实动手了。”

    萧山不为所动,眼里流露嘲讽:“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吗?”

    这时,刘尽忠下车,拿来江扶月的手机。

    “小姐,是帝都的电话。”

    江扶月记得号码,牛睿的。

    她接过手机,划开接听键,放到耳边,看了坐在轮椅上的萧山一眼。

    他不是要看她有多大能耐吗?

    这不就来了?

    “喂……”

    牛睿:“查到了,这事儿……有点曲折,你得慢慢听我说……”

    通话持续了整整五分钟。

    期间,萧山目不斜视。

    江扶月的眼神却越来越微妙,尤其当牛睿提到楼家和楼明心的时候。

    原本以为只是有点儿意思,现在好像变得更有意思了。

    牛睿:“……大概就是这样。几份关键性的资料已经发到你手机上,注意查收。”

    结束通话,江扶月立马点开,几眼扫完,她似乎变得非常愉悦。

    “萧教授,原本我以为你只是想重新站起来,赢回鲜花和掌声,重返学校与课堂,继续你的教育事业和研究计划。若干年后,你可能成为华夏最杰出的数学家,毕竟,你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份恒心。”

    萧山轻嗤。

    “但我发现我错了,或者说,不全对。”

    江扶月拍拍轮椅的推杆,“除了这些,我猜你最想做的,应该是——血债血偿吧?”

    男人勾唇:“这位小姐……”

    江扶月立马补充:“我姓江。”

    “江小姐,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就像你说的,五年前故意伤人的是我,就算血债血偿,也该受害者找我报复吧?”

    “你伤人,是因为对方伤了你的人。确切来讲,是你女朋友,也是萧小亮的亲生母亲。”

    男人陡然抬眼,戾气上涌,却又在瞬间归于平静。

    “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

    江扶月摇头:“我从来不做没有依据的猜测。周青萍……”

    这个名字一出口,萧山浑身骤僵,哑声低斥:“闭嘴!”

    周青萍和萧山是B大同学,两人感情很好。

    本科毕业之后,萧山因为成绩优秀保送研究生,继续读书。

    而周青萍则在帝都一所重点中学任教,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工作强度非常大,升学压力更是压得她喘不过气。

    小两口在外面租了房子同居,计划萧山研二的时候就去领证。

    头一年,两人忙得脚不沾地,但彼此包容,相互理解,感情反倒越来越好。

    第二年双方生活都步入正轨,萧山论文入选SCI,且一投就是三篇,轰动全校,直博妥了。

    周青萍在中学的工作也慢慢得心应手,并且有了一定积蓄。

    两人约定秋天就去登记领证。

    却没想到周青萍在一次家访中,被学生的亲戚侵犯。

    对方还有权有势,威胁她不准报案,否则杀她全家。

    彼时,周青萍已经怀孕了,萧山的孩子。

    她出身书香门第,性格温柔腼腆,从小到大周围的善意总比恶意多,一路顺风顺水长大,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搅进权贵阶层的肮脏漩涡里。

    但她又是勇敢的。

    信仰和道德的底线都在告诉她,不能纵容犯罪。

    倘若她迫于强权,妥协了,那以后是不是会有更多女孩儿受到这样的伤害?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她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却可以成为第一个站出来,让施暴者付出代价的人!

    周青萍打算报警。

    在此之前,她流着泪,但语气平静地把一切告诉了萧山。

    萧山气愤,心疼,自责。

    最终平静地将她揽进怀里,支持她的决定。

    第二天,两人一起去了警局……

    ------题外话------

    二更,三千字。

    三更十一点左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