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40章 谢狗忽悠,恶整小钟(二更)

第540章 谢狗忽悠,恶整小钟(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姚全名姚庭。

    听上去好像还挺文雅,可他本人又壮又憨,力大无穷。

    他和炎知行在小楼办公室里待了一刻钟。

    等出来的时候,看着外面的日光,两人还有点懵懵然,反应不过来。

    “老炎,咱们这是被高层看中,要提拔的节奏吗?”

    炎知行想了想:“应该没错。”

    “那是不是受训结束之后不用被分配到其他地方了?”

    “理论上是这样。”

    “靠——咱们这是跳过各种考核,直接晋升到集团核心了?”

    炎知行面上闪过一丝凝重,警告他:“别得意得太早,没听见刘叔说明天要跟他一起去帝都办事吗?”

    “办事就办事啊!这有什么?”

    炎知行嘴角一抽:“办事结果的好坏才能决定我们的去留,现在一切还没定,咱们顶多只是得到一个机会。至于抓不抓得住……”

    “哎呀!肯定能抓住的!”

    两人直接被电瓶车送出A营,开始做出发前的准备。

    御天华府,别墅内。

    谢定渊习惯了早起,今天也不例外。

    等他收拾好,踩在七点半出门,才惊觉实验已经结束,江扶月也不再需要他接送。

    男人倒回去,坐在客厅,一时怔忡。

    刘妈从洗衣房出来,冷不丁看到这个点男主人还在家,有些惊讶:“先生今天不出门吗?”

    之前谢定渊七点半准时出门,也不让她准备早餐,还说有人给他带?

    谢定渊闻言,“今天在家。”

    “诶!那您早餐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做。”

    “包子。”

    “好,您稍等。”

    “钟子昂呢?”

    刘妈朝楼上看了眼:“今天周六,应该还在睡。”

    谢定渊上楼叫他。

    钟子昂没有锁门的习惯,一来他懒,二来这个家也没谁会主动进他房间。

    刘妈每次来,都要敲门。

    他让进,她才进。

    至于谢定渊……

    老舅才不稀罕踏足他的狗窝。

    平时躲都躲不及,怎么可能主动来?

    不过今天是例外。

    谁能想到,谢定渊会突发奇想,亲自叫他起床呢?

    辅一推开门,满屋的凌乱就成功让男人皱了皱眉。

    一米八的大床上,被单缩成一团,被子七横八歪。

    钟子昂侧趴着,压了半张脸,嘴角微张,已经在枕头上流了一滩口水。

    谢定渊眉头拧得更紧:“钟子昂,起床吃早饭。”

    “……”毫无反应,口水哗哗。

    谢定渊嘴角一抽:“钟子昂!”

    “……啊?”这下总算有了点动静,可眼睛没睁开,“刘妈,你别吵,今天周六,我要睡懒觉……”

    说着,直接把被子扯上去,将头蒙住。

    谢定渊喊了第三声,事不过三。

    钟子昂突然意识到什么,倏然睁眼,噌一下坐起来,哧溜~

    吸了吸口水。

    谢定渊眉头紧得能夹死蚊子。

    到底忍无可忍,从床头柜上抽了一张纸巾扔到他脸上,按捺住跳疼的眉心:“擦干净!”

    钟子昂手忙脚乱地擦掉口水,一阵讪笑:“老舅,怎么是你啊?你今天不出门吗?!”

    “实验结束了,以后还是我接送你上下学。”

    江扶月也会回学校,说不定还能碰上。

    谢定渊打着小九九。

    钟子昂快哭了,他一本正经地开口:“其实,我一个人就可以,不用人接送。您日理万机,要搞研究,还要管公司,这点小事真的不用您操心了!”

    “你妈让我管着你。”

    “……”无言以对。

    谢定渊:“赶紧起来洗漱,下楼吃早餐。”

    钟子昂蔫了吧唧地掀开被子,双脚落地,突然——

    “老舅,你刚才说实验结束了?!”

    “嗯。你想干什么?”直觉不太好。

    “那这么说江扶月现在有空了?!我才知道她新家就在我们隔壁!我一会儿吃完饭过去找她!”

    谢定渊眸色微沉:“你找她做什么?”

    “玩啊!”

    “……”这下换他无言以对。

    怀揣着即将见到喜欢的女孩儿的小期望,钟子昂起床速度贼快。

    还特地把自己好生捯饬了一下。

    皮夹克配牛仔裤,一双滑板鞋,发型自成一体,从头到脚都写着我很帅。

    对着镜子照了照,确认无误后,下楼吃早餐。

    “早啊,刘妈!”

    “早,小少爷,今天看上去真精神呢!”

    “真的吗?”

    刘妈点头:“真的。”

    “嘿嘿……”他心满意足地去了饭厅,早餐已经摆好。

    老舅正吃着,脸色貌似不太好,隐隐发臭,也不知道就这么一小会儿谁又惹到他了。

    但这并不能影响钟子昂的好心情。

    他嗦完面,擦擦嘴,对着反光的厨房门臭美了一番,准备出门。

    突然,“站住。”

    “……老舅?”

    “周末作业写完了吗?”

    钟子昂如遭雷劈。

    一刻钟后,客厅,茶几上。

    已知双曲线的一个焦点在抛物线y^2=4倍根号7x的准线上,则双曲线的方程为……

    钟子昂笔头都快抠烂了。

    此刻,别说小期待,他就连小呼吸都没了……

    “老舅,我不会。”

    谢定渊坐在沙发上,正看最新一期的SCI期刊论文,听罢,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拿过来,我给你讲。”

    “您这么忙,哪能惊动您老人家?要不我去找江扶月吧?她讲题又快又简单,我一听就懂。”

    “哦?她以前给你讲过题?”

    “当然!还不止一次呢……”说到这里,钟少年傻笑。

    所以,忽略了亲舅骤然冷凝的目光。

    “你们关系不是不好吗?她要搭理你?”

    “这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打是亲骂是爱,爱得不够用脚踹!还有那什么床头打架床尾和……小说里讲了,这叫欢喜冤家发展模式,懂吗?”

    “……”谢定渊不想懂,他现在只想抡拳头。

    钟子昂却开了话匣,收也收不住:“老舅,你不觉得这样很烂漫吗?你想啊,若干年后,我跟江扶月结婚,咱们婚礼上,司仪主持的时候就说,他和她相识于初中,都以为会是一见钟情的剧本,但实际上是征服与被征服、碾压与被碾压的剧情。谁压谁呢?嘿嘿……这个就让亲朋好友们自己猜去吧!”

    “您听听,这美不美?美不美?”钟少已经开始自我陶醉,“现场绝对掌声如雷,口哨乱飞!”

    谢定渊还真想象到了那个画面,随着钟子昂声情并茂的描述越来越详细,详细到最后仿佛要成真了。

    钟子昂:“也不知道将来多少人羡慕我跟她的神仙爱情!说不定会我们标榜为四方城豪门第一恩爱CP,以后我的财产就是江扶月的财产,最后都归我俩的娃……”

    “对了,老舅,以后你随份子可得包个大点的红包!少了我不接的哈!”

    谢定渊咬牙冷笑:“有这么精力白日做梦,不如想想这题该怎么算!”

    钟子昂看了眼手里的数学试卷:“……”

    啊!现实杀我!

    最后,钟子昂还是没能找成江扶月,他这一整天都被亲舅盯着做题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

    他讲的解题方法,钟子昂根本——听、不、懂!

    “老舅,我怀疑你在玩我,但我没证据。”

    谢定渊抬起眼皮,淡淡扫过他:“……这道题用XXX定理。”

    “啥定理?!”

    “XXX。”

    “我们没学过啊!”何止没学过,这尼玛一大串英文不像英文、R语不像R语的东西,他连听都没听过。

    谢定渊:“我可以教你。”

    钟子昂:“……”求放过,给条活路,亲?

    “先用柯西不等式证明……再用……然后……最后……返回第一步……”

    钟子昂悲情地扭头看向落地窗外。

    老天啊!我有罪,你可以让法律制裁我,但是你不能让狗逼老舅来加害我。

    ------题外话------

    二更三千字。

    谢定渊:崽种!你惹到我了。

    钟子昂: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和女神结婚?

    谢定渊:再做一张试卷[微笑]

    钟子昂:?

    谢定渊:然后给我批改。

    钟子昂:卒。

    三更十一点。

    求个月票,今天双倍最后一天,敲敲小碗,要口饭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