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42章 诱渣入局,锁他的喉(四更)

第542章 诱渣入局,锁他的喉(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域酒吧。

    大厅音响阵阵,群魔乱舞。

    二楼包间却布置得相当雅趣。

    “看看这是谁来了?”

    门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穿大衣,戴着手套的中年男人,皮鞋锃亮抛光,头发梳得一丝不乱。

    “哎呀!原来是孟先生!稀客,稀客啊——”

    孟知儒一现身,在场所有人纷纷起立。

    做东的那位点头哈腰上前,将他请至主位落座,待他坐定,众人才继续推杯换盏,重新热络起来。

    “孟先生最近在忙什么?好久不见了。”

    孟知儒接过他递来的红酒,摇晃轻醒:“出差。”

    “看来您在海外的事业版图又要扩大了。”

    孟知儒轻笑不说话,但这样的态度俨然默认。

    那人眼珠一转,立马卖乖:“以后还要靠孟先生多多提携才是。”

    “张总客气了。”

    “去——”张总支使一旁的服务生,“叫几个能喝的过来,拣漂亮的挑!”

    很快,服务生就带着一群莺莺燕燕进来。

    乍一看,竟有十几号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选美大赛。

    “老张不厚道啊!孟先生一来,你就叫漂亮姑娘,给咱们安排的尽是些歪瓜裂枣!”

    张总连忙拱手:“这哪能啊?我可一点没厚此薄彼,你们觉得这批好看,没准儿是天域老板看在孟先生的面子上才放过来的,我可不背这么大一口锅!”

    “说到底还是孟先生有面子!”这句话乍一听是恭维,可仔细一咂摸又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味。

    张总:“孟先生,您看哪个比较满意?”

    “怎么,我就只配挑一个?”

    张总故作惶恐:“您这话就见外了,这十几个姑娘您就是全部带走我也绝无二话。”

    孟知儒摆手:“开玩笑的。”

    他目光淡淡一扫,随手指了倒数第二位:“就她吧,看着顺眼。”

    张总眼里闪过了然。

    他跟孟知儒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人最常见面的场合就是各种酒吧、夜店。

    孟知儒表面看上去斯文白净、彬彬有礼,其实转过身比谁都会玩。

    他挑女人的口味万年不变,就喜欢那种人淡如菊、清秀可人的,漂不漂亮是其次,关键身上得有“书卷气”。

    曾经不少人在背地里笑话他,来夜店找“书卷气”的小姐,这不是在粪坑里摸黄金吗?

    好在,他也不算太挑剔。

    真黄金没有,硬屎包金纸也勉强能够充数。

    果然,今儿挑的这位又是个小家碧玉、清秀乖巧。

    张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给孟先生倒酒?!”

    “……好、好的。”女孩儿怯怯含羞,坐到孟知儒身边的时候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孟知儒镇定地欣赏着女孩儿的慌乱,眸中渐渐流露出满意之色。

    “叫什么名字?”他喝了她倒的酒,随手抬起女孩儿下巴。

    皮肤白皙,鼻梁小巧,不算很惊艳的漂亮,但眉眼温柔,目光如水。

    “我叫丝丝。”

    “哦?思考的思?还是斯文的斯?嗯?”

    “都不是。是丝绸的丝。”

    “难怪这么秀气可人,原来也跟名字取得好有关。”

    女孩儿娇羞低头。

    张总见他满意,也跟着笑起来:“丝丝啊,今晚替我照顾好孟先生,明天少不了你的大红封。”

    “谢谢张老板。”

    “诶,这小嘴儿甜的……”

    酒过三巡,孟知儒抬腕看表,揽着女孩儿从座位上站起来:“时间不早了,各位慢慢玩,我就先走一步。”

    众人几句客套的挽留之后,目送他带着女人离开。

    “切……装什么啊?还时间不早了,自己猴急就猴急,拿我们说什么事儿?”

    “看着斯斯文文,穿得像个大学教授,其实最不讲究的就是他!”

    “人家不打扮成这样,怎么勾得住家里那位的心?”

    “对对对,楼总可不就是被他这张温文儒雅的皮给骗了?否则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个一穷二白的凤凰男?”

    “这才是现实版的飞上枝头,趁年轻傍个富婆,车子房子事业什么都有了,还能在外面寻花问柳。”

    “啧,这年头上门女婿一点自觉都没有,背着老婆在外面乱搞,还理直气壮。”

    “哈哈哈,这是不是可以称之为不守男德?”

    “精辟!”

    “也不知道楼总晓不晓得自己老公是根公用黄瓜?”

    “据说这两口子各玩各的,楼总在外面也养了不少……”

    孟知儒站在包间外,隔着稀开的门缝,把所有不堪入耳的议论听得一清二楚。

    凤凰男……飞上枝头……不守男德……

    他脸色铁青。

    但很快又切换成一副笑脸,低头看向怀里惊惶无措的女孩儿:“乖,告诉我,你听到了什么?”

    女孩儿摇头:“我……什么都没听到……”

    “真懂事。走吧,爷带你好好逍遥去。”

    酒店,套房。

    嘀嗒——

    门锁打开,男人半挟着女人入内,一路纠缠至床上。

    突然,孟知儒起身,站在床边,笑着扯松领带。

    原本温润的面容也逐渐被癫狂的神色覆盖,他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

    柳丝思靠在床在,表面慌乱,实则冷眼看他从床底下抽出一个箱子,打开,取出一根特制皮鞭。

    啧……

    孟知儒语气温柔地告诫:“千万别哭,也别叫,否则你会很惨。”

    “是吗?”柳丝思勾唇。

    他一愣。

    下一秒,只见原本乖巧的女孩儿突然暴起,一把锁住他喉咙。

    “可我觉得你会更惨呢。”还是秀气的眉眼,此刻却半分温柔也无,尽是冷漠。

    “嚯嚯——”男人说不出话,只能发出难听的嘶鸣。

    “你想问我是什么人?”柳丝思轻笑,“当然是陪你过夜的人啊!”

    “嚯嚯——”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就是个凤凰男?”

    男人本就难看的脸色更难看了。

    孟知儒想挣扎,可眼前这个女人的手就像一把铁钳,死死夹住了他喉咙,除了痛苦和难受,他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抗之举。

    当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艰难,他开始凭借本能抓挠女人的手臂。

    可正当他第二次伸手的时候,对方直接一拧一扭,只听咔嚓两声骨头轻响,他两只手臂就像断掉一样,剧痛袭来,无力垂耷在身侧。

    “嚯嚯!嚯——”这次他叫得比前面几次都大声。

    脖颈涨红,青筋暴突。

    柳丝思笑着看他因缺氧翻了几次白眼儿:“喜欢温柔秀气这一挂的啊?”

    “嚯——”

    “刚才拿鞭子是想抽我?”

    “嚯嚯——”

    “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说完,一记手刀劈在男人脖颈处。

    孟知儒浑身一软,像滩烂泥一样倒在地板上。

    柳丝思拿出手机,拨给刘尽忠:“上来819号房,人已经搞定了……放心,我下手不重,一点皮外伤都没有……”

    说着,还用脚踢了踢男人的脸。

    啧。

    斯文败类。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没想到行事这么龌蹉恶心!

    很快,刘尽忠带人赶到。

    孟知儒被装进麻袋拖走。

    柳丝思迅速处理好现场,离开之前,她捡地上的皮鞭,装进箱子里,然后连同箱子里其他东西一并提走。

    ……

    时针指向凌晨零点,萧山还没睡。

    他坐在轮椅上,隔着窗户,凝视这座繁华的城市。

    他和青萍的爱情开始于此。

    而孟知儒带来的噩梦也源于这片恶土。

    他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赴那位江小姐的约,但其实心里并不抱太大希望,真的能将孟知儒怎样。

    那是一棵参天大树,不说连根拔起,连剪除一些枝枝蔓蔓,都难于登天。

    青萍为此付出了生命,他为此失去了爱人、事业、梦想。

    如果一个女孩儿就能轻易将孟知儒扳倒,那也实在太可笑了。

    ------题外话------

    四更,三千字。

    今天是飒爽的丝思妹儿~

    看来跟着月姐学到不少干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