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64章 噩梦吓醒,又双满分(二三更)

第564章 噩梦吓醒,又双满分(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舅,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啊?怎么搞的?”

    “……”

    “对了,我妈说帮你预约了市医院的体检,让你尽快抽时间去。还说男人一上年纪,身体就容易出毛病,你还熬夜用脑,更应该注意。”

    “……闭嘴。”谢定渊额上青筋猛跳。

    钟子昂无辜耸肩:“我妈让转达的,还说一个字儿都不能少,必须原封不动说给你听。”

    谢定渊:“……”

    这时,刘妈从厨房出来,打破甥舅之间微妙的气氛:“先生,小少爷,可以吃饭了。”

    谢定渊放下文件,起身朝饭厅走去。

    钟子昂跟在后头,一脸春风得意。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这、这是什么?”

    刘妈:“胡萝卜汁。”

    “不不不,我不要……”钟子昂差点没把头摇成拨浪鼓,“我最讨厌胡萝卜了,刘妈你帮我拿走。”

    “这……”刘妈下意识转头去看谢定渊。

    这汁儿是先生让她备下的,撤走当然也要谢定渊同意。

    后者拒绝——

    “既然你说,上了年纪身体容易出问题,那不如早点开始养生?胡萝卜富含维生素B、C,很适合你。”

    钟子昂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吃其他也能补充维生素,不一定非要喝这个。”

    谢定渊没接话,端起手边的胡萝卜汁,喝了第一口,然后第二口……

    直到杯子见空。

    这下钟子昂知道,自己再怎么躲,也不可能躲得掉了。

    他抓起杯子,两眼狠狠一闭,仰头,咕咚几口下肚。

    因为难以忍受,身体还不自觉打了几个摆子,终于:“喝完了!”

    受刑结束。

    “嗯,”谢定渊云淡风轻,“吃饭。”

    钟子昂一边吃,一边默默反省:最近有得罪老舅吗?

    有吗?有吗?

    没有吧……

    那他为什么搞他?

    ……

    饭后,钟子昂迫不及待要往隔壁跑。

    好不容易才让江扶月给他一个机会,他当然要好好表现,勤刷存在感。

    这个时间正好散步消食,加上两人又住隔壁,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

    “去哪?”谢定渊淡淡开口。

    “就在小区里溜达溜达,我吃太撑了,消消食。”

    “正好,一起。”

    “啊?”

    谢定渊:“怎么,我的意思很难理解?”

    钟子昂:“不、不难……”

    就这样,甥舅俩漫步于小区中,月上枝头,宁谧安详。

    路灯照在两人身上,把影子拉长,头顶是漫天星空,乍一看,还挺有画面感。

    可惜,钟子昂浑身别扭,根本静不下来。

    走一步,回头看两眼。

    再走一步,继续左顾右盼。

    像只躁动的猴子,随时随地抓耳挠腮。

    “那个……舅,你先散着啊,我有点热,回去换件衣服。”

    “站住——”

    钟子昂:“?”

    谢定渊:“心静自然凉。”

    “……哦。”

    过了五分钟。

    “舅,我渴了,回去喝杯水再来找你。”

    “前面那个亭子就是饮用水取用点,里面有干净的环保塑料杯,你可以用。”

    “这、这样啊……这小区整得还挺贴心。”

    又过了十分钟。

    “舅,我觉得我消食消得差不多了,先回去了哈。”

    “刚好我也可以了,一起吧。”

    钟子昂:“?”

    “不走吗?”

    “……走!”磨牙嚯嚯,强行按捺。

    这晚,情窦初开的少年终究还是错过了天时地利,没能见到心爱的姑娘。

    临睡前,钟子昂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荒谬的猜测:老舅他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同一时间,书房,谢定渊坐在办公桌后,面前是摊开的公司文件。

    可他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单手撑着头,失神地望向前方虚空。

    少男少女相对而立,一束花捧在两人中间,风过无声,目光相触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谢定渊脑海里。

    男孩儿意气风发。

    女孩儿年轻美丽。

    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和谐,那么般配,仿佛……天生一对。

    谢定渊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再年轻十岁,与钟子昂同龄,与她站在一处只会更和谐、更相配。

    意识到自己在纠结什么,他猛地醒过神,灯光下,眉心稍紧,眸中流露些许沉思。

    钟子昂都迈出这一步了,那他……是不是也可以做点什么?

    夜色渐深,谢定渊离开书房,回到卧室。

    临睡前他照例读完两篇学术论文,还在空白的地方做了批注。

    关灯躺下,沉沉入眠。

    梦中,他站在一家酒店大门前。

    透明的玻璃门映照出他此刻西装革履的模样。

    打了领结,应该是很正式的场合。

    他穿过旋转门,突然空间开始扭曲变化,酒店大厅变成一处露天草坪。

    鲜花装点,绸带作饰,还有一堆随风招摇的气球。

    这时,婚礼进行曲奏响。

    一对新人从远处走来。

    在欢呼声与掌声中,两人离他越来越近,面容与身形也逐渐清晰。

    竟然是江扶月和钟子昂!

    两人走到他面前,钟子昂牵着女孩儿的手说:“月月,喊舅舅。”

    女孩儿笑靥如花,嗓音清灵:“舅舅——”

    谢定渊被吓醒了。

    噌一下坐起来,抬手一抹,满头大汗。

    第二天是周一,钟子昂要去上课,谢定渊吃过早餐坐在车里等他。

    拉开车门的瞬间,他愣住:“舅,你昨晚又通宵了?”

    黑眼圈不要太明显哟!

    谢定渊沉沉看了他一眼,看得钟子昂一脸莫名,头皮发麻。

    “上车。”

    “……哦。”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

    就这么沉默地开了一路,最终抵达一中门口。

    钟子昂:“那我先走了。”

    说完,飞快下车,好巧不巧,撞上正准备进校门的江扶月。

    钟子昂叫住她:“吃早饭了没?”

    “吃了。”

    “今天公布月考成绩,你是不是又考第一?”

    江扶月想了想,给出一个相对保守的回答:“不出意外的话。”

    钟子昂:“……”

    “你呢?”她突然反问。

    “啊?”

    “你考第几?”

    “这……”学渣开始头皮发麻,“我怎么知道?不好说,不好说……”

    “总有个估计。没有估计,你也可以大胆猜一猜。”

    钟子昂赶紧摆手:“不猜不猜,这猜来猜去多累啊?是不是?”

    江扶月:“……”你高兴就好。

    “诶,等等我,别走这么快嘛!知道你腿长……”

    女孩儿甩着马尾走在前面,男孩儿拽著书包追在后头。

    日光下,青春肆意,活力无限。

    而这一切都被一双眼睛隔着车窗玻璃,尽收其中。

    谢定渊收回视线,平视前方,吩咐司机:“开车。”

    ……

    上午十点,月考红榜张贴出来。

    走廊上挤满了学生,沸反盈天。

    “江扶月又是第一,我居然一点都不意外。”

    “No,No,No,这个满分还是惊到我了,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了。”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忍不住例行一问:江扶月脑子是怎么长的?”

    “你弄清楚了麻烦也告诉我一声,看看我这脑子还有没有改造的可能。”

    “月姐不愧是月姐,又双叒叕满分了。”

    “你当学神是白叫的?”

    “得!今年高考市状元没跑了。”

    “别说市状元,我觉得省状元都跑不脱。”

    “其他科我都不惊讶,就数学,她居然也考满分,变态啊!”

    “数学怎么了?”

    “你们不知道吗?这次全年级数学平均分只有49,创了一中月考数学平均成绩历史新低,教室里一片鬼哭狼嚎。反正我只考了90,刚好及格。”

    “我92!”

    “我73。”

    “我21。那什么,还有比我更低的吗?”

    “有……我7分。”

    众人:“……”

    ------题外话------

    二三更,三千字。

    今晚不更了,明天中午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