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79章 谢狗表白,真香定律(一二更)

第579章 谢狗表白,真香定律(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是。”谢定渊听见自己还算镇定的嗓音。

    他无数次设想过这样的场景,如果被她发现……

    他以为自己会紧张到手足无措、言语滞塞。

    事实上,真正到了这一刻,他反而平静下来,

    江扶月挑眉:“那是为什么?”

    “因为,”男人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我被你吸引,所以不由自主想要靠近。”

    这下怔愣的人换成了江扶月。

    “没听明白?”她的茫然点亮了男人眼中的笑意,犹如春水泛起涟漪,层层漾开,“要我重复一遍吗?”

    “不、不用。”

    “那这么说,你听懂了?”

    江扶月:“……”

    谢定渊:“不说话就等于默认。”

    江扶月确实有点懵。

    在这之前,她完全没想过谢定渊会对自己抱着这种心思。

    毕竟,两人相识的经过非常糟糕,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又让这种糟糕上升到“相互讨厌”、“势同水火”。

    虽然后面误会解除,谢定渊也诚恳地道了歉,两人还合作了这次研究课题,但……

    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呢?

    江扶月忍不住想,自己有给他什么暗示或联想吗?

    没有。

    两人正常相处,正常交流,正常工作,要说稍微走得近一点,就是几次出去吃火锅和谢定渊接送她往返于实验室和小区之间。

    其他就没了啊!

    “怎么?觉得不可思议?”他直接的替她说出来。

    女孩儿侧枕着,眨眨眼,阳光下睫羽颤动,犹如振翅的蝶翼。

    无辜,美丽,干净得像天使。

    “谢定渊,”她叫他名字,“我哪点吸引你?”

    “说不上来,就是一种感觉。”

    江扶月:“那你想我怎么做?”

    男人一顿:“我没有权利要求你怎么做,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你发现了,我不想撒谎,所以选择坦白。”

    “抱歉啊,”女孩儿语气轻轻,“我不能接受。”

    他轻嗯一声,“我知道。”

    显然对于这个回应并不意外,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

    江扶月突然好奇:“那你准备怎么办?”

    “这次被拒绝了,那就下次再问。现在不接受,不代表以后也不接受。”

    女孩儿讶然,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

    “你不相信吗?”

    “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像你。”

    谢定渊低笑两声,胸腔发出磁性的共鸣音:“那在你心目中,我应该像什么样?”

    “心高气傲,被拒绝之后转身就走,毫不留恋。你的自尊比喜欢昂贵,骄傲比心动值钱。可能恼羞成怒,或者拂袖而去,抑或当场黑脸,修养让你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会觉得这个女人不识好歹。”

    男人听罢,一时哑然。

    半晌:“……江扶月,你小看了我,也小看你了你自己。”

    对此,女孩儿不予置评,漆黑的瞳孔望着他,好似要将灵魂也一并看穿。

    “是,我承认,我性格孤僻,有时甚至过于自我,但那是对别人,不是对你。”

    “不,我对我有过这个阶段。”

    谢定渊一怔。

    “刚认识的时候,我对你来说也只是‘别人’,所以你冷傲孤孑、高高在上。”

    江扶月勾唇,似笑非笑:“当初在学校门口那一摔,我可没忘。”

    男人目露懊恼:“我……”

    “做过就是做过,没得辩解。”

    谢定渊摇头:“我不是想辩解。”

    “那是什么?”

    “我后悔了,想弥补。”

    还有当初说过的那些蠢话,他也想一字不落通通收回来。

    “可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更不想接受你的弥补。”江扶月坐直,笑容不变,目光却紧盯男人的表情,看他作何反应。

    “没关系,”他不恼不怒,“那我下次再问。”

    “下次也不接受。”

    “嗯,那就下下次。”从善如流。

    “你——”江扶月有被气到,可气着气着又觉得好笑。

    男人黑眸一定:“我原本不想说这些,即便要说,也应该等你高考结束之后。今天……是个意外,抱歉。”

    说完,眼皮一敛,仿佛等待审判的信徒。

    却并不卑微。

    相反,他后背绷得笔直,嘴角抿作一道锋利却克制的弧度。

    他愿意低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出于尊重。

    也为以前的狂傲致歉,为今天的剖白表诚。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

    “喂,如果我不睁眼,你是不是真的亲下来了?”

    “不会。”男人没有半点犹豫。

    江扶月挑眉,起身,站直。

    男人因她这个动作下意识后退半步,在两人中间留出一段距离。

    是忐忑,也是谨慎。

    他不想江扶月因为今天的事,觉得他是个“下流孟浪”的人。

    “数据补充得差不多了吧?”

    谢定渊一顿,旋即点头:“嗯,第三部 分已经结束。”

    “好,那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我打车。”

    “……江扶月。”

    刚走出两步,男人突然开口,叫住她。

    江扶月回头,目露询问。

    男人喉结轻滚:“我不想你因为今天的事和我疏远,我不会逼你,也不要你给出任何回应,你想怎样都好,我都接受。即便……做不成恋人,至少也还是朋友,可以吗?”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男人眼神清明,表情理智。

    他仍是那个骄傲的谢定渊。

    即使表白被拒,也傲骨犹存。

    不卑微乞怜,也不沮丧失落。

    江扶月勾唇:“不让你送是我需要独处的空间和时间,好好捋一捋思路,并非你以为的拉开距离,或者划清界限。”

    谢定渊蓦地轻舒口气。

    “好。”

    江扶月出了实验楼,打车回家。

    一进别墅就换鞋上楼,回到房间,往床上一躺,滚两下,再滚两下。

    “嗯~”舒服得双眼微眯。

    接着又秀气地打了个呵欠,扯过棉被往身上一裹,闭眼睡去。

    至于什么“独处的空间和时间捋一捋思路”,并没有。

    江扶月一点也不纠结,反正她都拒绝了啊。

    态度明确,立场坚定——

    很好!

    困了,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这晚,有人好梦酣眠,而有人注定辗转反侧。

    黑夜不知又装下多少叹息……

    总归江扶月是不知道的。

    第二天一早,假期用完,她乖乖回学校上学去了。

    数学课后,徐泾从讲台走下来,打算自后门离开。

    路过江扶月身边,二话不说,直接撂下一沓试卷。

    “?”

    万秀彤和刘博文看得有点懵。

    “江江,这是徐老师给你的吗?”

    江扶月扫了一眼:“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

    刘博文凑过去,看了两眼,“原来是奥数试卷。”

    说着,还伸手摸了摸,下一秒,却猛地僵住——

    “卧槽!居然这么厚?一二三……整整十六张,老徐这是拿你当牲口啊?这得做多久才能做完?”

    江扶月:“最多两天。”

    刘博文:“?”

    “快的话一个晚上吧。”

    “……”有的人活该当牲口。

    下午,文娱委员突然站到讲台上:“有个好消息告诉大家,马上就是校庆一百周年,原本我们高三是不需要参加的,可今年实在太特殊了,一百年纪念,一个世纪才这么一次,就这么幸运地被我们赶上了,你们说是不是很难得?”

    “确实挺难得的。”

    “一百年啊,比我曾爷爷年纪都大。”

    “没想到我读的高中这么有历史底蕴啊?”

    “那当然!咱们一中可出过不少名人,那个明星XX,还有那个畅销书作家XXX……这些人都是咱们一中毕业的!”

    “天哪!光听着都忍不住骄傲了。”

    “那是!”

    “……”

    众人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文娱委员见铺垫得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压下大家的讨论声:“所以,这次校庆要求整个高三年级必须参加,你们看咱们班出个什么节目……”

    ------题外话------

    两更三千字。

    真香虽迟,但到。

    十二点半还有一更,到时候来看,不要提前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