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90章 他来善后,双标狗舅(一二更)

第590章 他来善后,双标狗舅(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过无声,四下皆静。

    两方人都呆住了。

    大哥是傻的,小弟是懵的,而钟子昂和林书墨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与滞讷。

    她干嘛?

    疯了吧?

    只有江扶月一如既往的平静,只见她从容收手,虎口紧圈着瓶颈,前端缺口上还沾着鲜红的血迹。

    啪嗒——

    血珠落地,仿佛砸在所有人心尖上。

    大哥两眼一翻,轰然倒地。

    小弟们围上前,手忙脚乱。

    “飞哥?飞哥?!”

    “快!赶紧叫救护车!”

    “别叫了,直接送过去更快。”

    “……”

    好不容易把人弄上车,小弟们也一窝蜂跟着走掉,最后一人行至江扶月面前,对上她毫无惧色、有恃无恐的眼睛,原本凶狠的表情冷不丁凝住,气势也随之一短——

    “你、给我等着!”

    说完,钻上车,飞速离去。

    江扶月丢掉手中半截酒瓶,扯了张餐巾纸,认真擦过每一根手指,不放过任何细微之处。

    老板和老板娘上前,向她连声道谢。

    “这群人肯定还会再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们打算怎么办?”

    老板一默。

    半晌,叹了口气:“对方不依不饶,就算报警也是治标不治本,看来这生意是没法做了。”

    老板娘苦笑:“这样也好,干了几十年,整天炝锅炒菜肺都弄坏了,咱们趁这次把摊收了,你好好养段时间也好。”

    钟子昂和林书墨把倒下的桌椅挨个扶起来,闻言,拍着胸脯:“你们想继续做生意也行,几个混混流氓而已,让我舅跟这边派出所打声招呼,吓一吓就脚软了。”

    江扶月挑眉,含笑看他表演。

    林书墨嘴角一抽,视线扫过江扶月,最后落到钟子昂身上,这丫不会是在挣表现吧?

    啧,秀儿!

    这时,一辆黑色奔驰飞速驶来,急刹停在档摊招牌前,接着驾驶座车门打开。

    谢定渊躬身而出,站定,抬眼朝几人看来,黑眸如墨,幽邃深沉。

    江扶月:“他怎么来了?”

    钟子昂挠头:“那个……我刚才一着急就打了电话……”

    打给谁,答案此刻就摆在眼前。

    江扶月:“……”

    谢定渊根本不需要细问,只凭老板夫妻的只言片语以及这满地狼藉就能猜到大概。

    他看了钟子昂一眼,什么也没说,开始着手善后。

    男人行事很有条理。

    先报警备案。

    接着,让人调查那群流氓混混什么来头,确保事态在可控范围内。

    最后安抚老板夫妻。

    等做完这一切,他才走到钟子昂面前,余光扫过林书墨:“先上车。”

    两人缩着头,听话照做。

    他又转眼看向江扶月,踢了踢脚边碎掉的半个啤酒瓶:“有没有受伤?”

    江扶月原本半敛着眸,闻言,稍稍抬起,措不及防撞进男人深邃的眼中。

    她轻轻摇头:“……没有。”

    “嗯。”仿佛松了口气,“上车。”

    “哦。”

    一路无话,车内安静。

    起初,钟子昂和林书墨还算清醒,彼此还能眼神交流,但过了十几分钟,酒劲慢慢上来,就开始歪在后座呼呼大睡了。

    彼时,真正清醒的就只有江扶月和谢定渊二人。

    “怎么突然想起跟他俩喝酒?”

    江扶月想了想,回他四个字:“盛情难却。”

    不用说,就知道是钟子昂那臭小子的手笔。

    谢定渊:“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在外面不安全。”

    江扶月知道他说得对,虽然自己不怕,但这份好意还是领情的。

    “嗯,以后会注意。”

    男人嘴角稍紧,抿作一道锐利的弧度。

    车内又恢复之前的安静,彼此无话。

    突然,后座传来一阵咕哝:“好晕……呃……想吐……”

    是睡得昏昏沉沉的钟子昂。

    江扶月:“他说他想吐。”

    谢定渊眉心一拧,当即靠边停车,下去之后绕到后座,把一滩烂泥似的钟子昂扶出来。

    江扶月本想上前帮忙,却见男人动作生疏却不失条理地先把钟子昂放到灯柱旁靠好,应该是警告了两句,钟子昂半眯着眼,软哒哒地勉强站住。

    然后谢定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薄膜,是之前在大排档摊问老板要的。

    抖开,递给钟子昂,让他接呕吐物。

    看钟少爷那表情,还有点小嫌弃,结果被谢定渊两记冷眼一警告,乖乖牵着塑料薄膜,背过身去,开始对袋吐。

    江扶月:“……”

    期间,谢定渊站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眼角眉梢尽是冷意。

    终于,钟子昂吐完,按谢定渊的指示,委屈巴巴又不得不乖乖听话地把袋子打结封好,又在外面套了一个塑料袋才扔进垃圾箱。

    每个步骤,显然都是设计好的。

    凭钟子昂那个脑袋,可能只会哇的一声,当街呕吐,绝不可能做到如此细致。

    所以,设计师只有一个——

    谢定渊!

    把直男的严谨与计划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绝了!

    钟子昂吐完,谢定渊把事先准备好的餐巾纸递过去,沉声道:“擦干净。”

    不难听出,里面还有几分嫌弃的意味。

    钟子昂瘪瘪嘴,小媳妇一样听话地接过来。

    突然,一瓶拧掉瓶盖的矿泉水出现在眼前,他缓缓抬头,下一秒笑得憨憨傻傻——

    “月月,你要请我喝奶茶吗?”

    “……”

    “易辞不会也有吧?那不行!只能我有!他不能有!你去拿回来,不准给他!”

    “……”

    “你不说话是不同意吗?为什么不同意?我还没KT无人机呢,他凭什么就有奶茶?”

    钟小少爷噌一下站起来,单手指天,逐字逐句:“我——不——服——”

    江扶月实在无言以对,作势将手收回来:“你还是别喝了。”

    下一秒,却被钟子昂抓住,他像条小奶狗一样贴上来。

    嘴上叽里咕噜:“别啊……我跟你说,你不要生气,我的奶茶要喝的!不然……嗝……易辞有,我没有,多丢脸?”

    谢定渊在钟子昂开始胡言乱语的时候,眉心皱褶就再一次加深,直到他抓住江扶月的手,整个人蹭上去,褶皱变成了疙瘩,挂在眉间,肉眼可见的不虞。

    只见他两步上前,伸手拽过钟子昂,让他靠在自己肩上:“闭嘴!站好!”

    深刻在灵魂的畏惧让醉酒少年本能地听话。

    谢定渊把他重新丢回车后座,正准备绕回副驾驶的时候,却听见江扶月干呕了两声。

    女孩儿站在灯柱旁,一只手拿着矿泉水,另一只手捂住胸口,脸色略显苍白。

    江扶月很肯定自己没醉,也不想吐,可钟子昂刚才那一阵狂呕让她胃里也不自觉翻涌。

    原本已经压下去了,可风一吹,酒气飘来,她还是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下一秒,单薄的后背袭上温热的触感,男人低沉的嗓音随之在耳畔响起——

    “很难受吗?要不要买点药?”

    旁边就有一家药房。

    不等江扶月回答,男人便抬步往里去了。

    不到两分钟,就拿着药片、端着热水从里面出来,双手一齐送到她面前。

    “吃了。”

    江扶月没有拒绝,“……谢谢。”

    男人丢了一次性纸杯,拿上剩下的药片,准备上车。

    “不用喂他们?”

    谢定渊朝后座扫了眼,“回去再喂。”

    江扶月:“……哦。”

    幸好这个时候钟子昂和林书墨都昏昏欲睡、混沌不清,避免了看到如此扎心的一幕。

    双标狗舅!见色忘甥!

    这次黑色奔驰一路开进小区,中途未再停留。

    江扶月迎着夜风,有些醺醺然,后知后觉发现车已经停在自家别墅门口。

    “……我到了。”

    她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谁知,谢定渊也跟着下来。

    ------题外话------

    两更三千字。

    上一章在末尾补了一些情节,让过程更详细、符合逻辑一点,大家可以倒回去看看哈~

    十二点四十还有一更,不要提前来hhhh~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