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94章 她应战了,乐器一出(一更)

第594章 她应战了,乐器一出(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谁高谁低、谁优谁劣。

    此话一出,全场骤然死寂。

    如果说前一瞬大家还以为这只是单纯的交流切磋,那么此刻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八个字背后所代表的挑衅与侮辱。

    更何况,滨崎直原还是用中文说的!

    针对意味不要太强。

    连R国代表也被他如此大胆的发言惊到,旋即眼底划过一抹兴奋,转头朝华夏代表笑道:“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阁下以为呢?”

    华夏代表深深看了他一眼:“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三思而后行。我劝松本大使考虑清楚再做决定也不迟。”

    松本却把劝说听成了警告,面色微沉,皮笑肉不笑地开口:“交流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哪里用得着这么严肃?还是说,你们的学生——不敢?”

    华夏代表眉头遽然一拧。

    而台下很多学生已经坐不住了——

    “那个R国小崽子什么意思?还敢用中文讲出来,简直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虽然来者是客,但这个客人也太没礼貌,那我们也不用客气了。”

    “弹丸之地就是弹丸之地,一点风范都没有,比不上我们泱泱华夏。”

    “月姐不虚!搞他!”

    “必须跪下来唱征服那种。”

    “支持月姐,让小X崽子体验一下被大魔王支配的恐惧!”

    “……月神的学科竞赛确实厉害,考试也从来不虚,可对方要求比‘琴棋书画’,这……能行吗?”

    如果让江扶月现场考试做题、写试卷,他们一点也不担心——月姐简直就是满分它亲妈、考试的祖宗。

    可现在问题是人家不比分数,要比才艺,还美其名曰“文化”。

    这不是直击月姐的软肋吗?

    他们都知道,月姐家是卖煎饼的,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这样的条件怎么可能花大量金钱去培养孩子兴趣爱好?

    而且还必须是从小培养,只有这样才可能有所造诣。

    “这个滨崎直原太奸诈!明明知道……还提议比什么琴棋书画,四样啊,他咋不上天呢?!”

    “明显就是故意的,欺负月姐不会这些东西。”

    “那现在怎么办?战书已经下了,月姐不应战的话,R国代表肯定觉得我们怕了。”

    “草——现场还有谁会这些?”

    没人接话。

    若是其中两样还好说,可如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就太难为人了。

    包括家境优越、从小按贵族模式培养的凌轩都不敢拍着胸脯说一句:我都擅长,我来。

    “完了,这次丢脸丢到国际上了。”

    “……”

    眼看士气逐渐低落,台上滨崎直原嘴角漾开一记得逞的微笑。

    然而,就在这时——

    “好啊。”江扶月微笑开口,明明声音不大,却仿佛惊雷乍起,“你想怎么比?”

    “天!月姐应战了!”

    “不愧是我月神,关键时刻魄力满分!”

    “月姐牛X,我要给你生猴子——”

    “呃……这就不必了吧?”

    “可真的行吗?这些东西月姐都会?”

    “怕什么?月姐既然敢开这个口,就一定有这个底气。你什么时候看她怯过场?”

    “没错——信月姐,得永生!”

    “你们是不是太乐观了?我承认江扶月很牛,但也只是考试和成绩,琴棋书画这些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

    “月姐智商高,学这些还不是小菜一碟?”

    “你怎么确保她学过?而且还要是赛级水平?”

    “赛级?”

    “台上那个,叫滨崎直原,这是他的个人百科,你看完就知道了。”

    五分钟后——

    “国际象棋最高纪录保持者?擅长多种棋类游戏,精通六国语言,被誉为本世界R国最全能的天才少年……”

    “这、这么牛?”

    “闭嘴!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如果仔细分辨,就能听出语气隐隐发虚。

    “我不管,反正我绝对相信月姐。”

    这厢,华夏学生或支持,或唱衰,各有各的想法。

    那厢,其他国家的交换生们也忍不住议论纷纷。

    “噢!她竟然答应了,实在难以置信。”

    “要比下棋吗?她肯定赢不了滨崎直原。”

    “我看过滨崎直原的比赛,他的棋路非常刁钻,眼神十分毒辣,对手曾被他逼得当场呕吐,无力招架。”

    “这个华夏女孩子肯定是疯了。”

    “……”

    艾德蒙听着耳边各色议论,平时话篓子一样的他竟然罕见地没有表态。

    “你觉得呢?”有人顺口问了句。

    “我觉得啊——”艾德蒙用两根手指摩挲着下巴,“她不会输。”

    “噢,你也疯了。”

    “……”

    台上,滨崎直原见江扶月一口答应下来,不由双眸半眯,目光陡然犀利。

    “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江扶月勾唇:“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问你。”

    滨崎直原笑了,深褐色的瞳孔却不见半分暖意:“琴棋书画四项,先说琴——我们各自选取自己国家的乐器同时演奏不同曲目,谁被干扰,先弹错,那就算谁输。”

    江扶月:“如果都没错呢?”

    “那就以曲目难度来分高低。”

    “好。”

    华夏与R国双方代表听完并由大使团讨论商议之后,也认同了这个规则。

    接下来就是江扶月和滨崎直原的准备时间,乐器由校方提供。

    但滨崎直原并未接受,因为他自己带了。

    “擦——这丫明显就是有备而来!也不知道酝酿了多久,太阴险了!”

    饶是胡永围端得住,作为一中校长,此刻脸色也不大好看。

    我请你来做客,提供交流学习的机会,还组织参观、提供食宿,你倒好,不仅不知感恩,还故意找事,为难我的学生。

    换谁都不会高兴。

    而华夏代表则欲言又止:“这位同学,她……”

    显然对江扶月的实力心存犹疑。

    毕竟少年热血,如果只是因为一时冲动答应下来,并没有与之一战的实力,到最后丢脸的还是华夏。

    胡永围正色:“不瞒您说,我也不太清楚她会不会这些东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所知的江扶月,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代表看向台上,轻声一叹:“但愿吧……”

    准备时间三十分钟,期间双方需要选择出战的乐器。

    江扶月走到台下对校长耳语一番,之后便见胡永围拿起电话,背过身去朝那头交代什么。

    二十分钟后,音乐老师气喘吁吁赶到,怀里捧着一个红木匣,看上去颇有份量。

    “月姐选的什么乐器啊?”

    “看这大小不是笛子就是箫。”

    “同意,反正不可能是琴。”

    “那啥……月姐真会乐器啊?不会上台一通乱整吧?”

    “就算乱整,R国小崽子也听不出来。”

    “傻啊你,有裁判的!”

    使团里正好有一位M国籍的音乐家,对华夏古典乐器和R国乐器都有研究,在国际上地位非凡,由他担任评委,再合适不过。

    滨崎直原:“既然准备好了,那开始吧。”

    江扶月从音乐老师手里接过红木匣。

    “加油!”

    “谢谢。”

    她莞尔一笑,而后缓缓上台,当着众人的面取出匣子里她即将用到的乐器。

    哗——

    “居然是这个东西!”

    “月姐叼爆!”

    “牛批了。”

    “光看乐器咱们就赢了好嘛。”

    “……”

    其他国家的交换生们却面面相觑——

    “那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华夏学生的反应会如此强烈?”

    “端头喇叭形状,连着一根管子——噢!这是什么乐器?我从来没见过。”

    “华夏古典乐器不是那种有几条线、可以按下去又能拨起来的琴吗?”

    “我知道!那叫古筝!但这个显然不是啊。”

    艾德蒙轻哼一声,听够了愚蠢发言,才终于舍得开口为众人解惑……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二更,十二点。

    今天有三更哦,求个月票票呀~

    另外,大家猜到月姐要用的是什么乐器了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