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598章 唢定乾坤,永远滴神(一更)

第598章 唢定乾坤,永远滴神(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一次危险发言,引起全场震动。

    众人都被滨崎直原的“虎”惊到了——

    “他在质疑评委吗?”

    “从‘高低优劣’到‘你说是就是吗’,这人讲话都不过脑子的?”

    “我很好奇,他究竟哪来的自信?”

    “梁静茹?”

    “那是勇气,谢谢。”

    “……哦。”

    “看——怀特先生脸已经黑了。”

    “通常质疑裁判的球员都会被罚出场。”

    “嘿嘿,小板凳放好,坐等。”

    “话说,月姐用的演奏方法真的是那个已经失传的什么Magical…啥啥的。”

    “千手菩提。”

    “对!就这玩意儿,到底什么意思啊?怀特先生说了那么多,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霍繁锦:“不需要懂,你只要知道很牛X,独一无二的那种牛X就可以了。”

    “对哈!”

    那人终于不纠结了,可霍繁锦自己却悄咪咪拿出手机,打开千度,一眼扫过去,内心就只有两个字在无限循环——

    卧槽卧槽卧槽……

    江扶月是百科全书变的吧?什么都懂,什么都会。

    不仅会,还精。

    这就很打击人了。

    ……

    怀特被质疑,眉头一紧,表情稍显凝重。

    R国代表见状,深知怀特在国际乐坛的地位,万万不可得罪,便朝滨崎直原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可惜,后者初生牛犊,并未领会,眼里只看得到胜负,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

    他只是在合理的情况下,合理地提出质疑。

    难道不对?

    “怀特先生,如果您无法证明,那就说明江扶月错音——她输了!”

    R国代表差点被他的无礼和鲁莽气晕,当即带上笑容,开口解释:“怀特先生,您见谅,他不是有意——”

    刚开了个头就被怀特抬手制止,他并未理会R国代表,严肃的目光径直落到滨崎直原身上。

    “证明是吗?”他点头,“可以。”

    说完,拿出手机,一番点按,在全场注视下,将话筒对对准手机,一段演奏录音缓缓播放,穿过话筒,再透过音响,最终响彻大厅。

    “咦?好像也是唢呐,但演奏曲目不是《百鸟朝凤》。”

    “这是《六字开门》,跟《百鸟朝凤》一样是唢呐演奏经典曲目。”

    “还怪好听的……”

    “怀特先生放这个做什么?”

    “嘘!仔细听。《六字开门》和《百鸟朝凤》属于情绪欢快、表现生动的曲目,且都有拟声,在氛围烘托和演奏技法上存在不少相似之处。”

    凌轩:“如果我没猜错,这段音频应该就是怀特先生口中那位奇谭映月的演奏作品。”

    易辞摩挲着下巴:“所以,他是想……”

    “只要找到江扶月的《百鸟朝凤》和这首《六字开门》在演奏技巧上的共同点,也就是‘千手菩提’的指法,那就可以证明她并未错音,相反还运用了一种十分了不起的、失传已久的演奏方式!”钟子昂快速接话,“我这样理解没问题吧?”

    凌轩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意思。”

    易辞:“……”擦!抢我台词!

    钟子昂:“嘿嘿。”就抢了,咋地?

    “!”丫是真的狗。

    音频时间并不长,只有两三分钟。

    前半段运用模拟人笑声的“气拱音”,以及“气顶音”,这里就出现了临时变化半音或半音阶的效果,旋律优美;后半段是单、双吐技巧,奏出类似三弦声,短促、富有弹性,此处便是做高半音的移调乐器使用。

    前后两段,将“千手菩提”的两个演奏特点完整展现。

    不难听出,其间所涉及的技巧、指法与江扶月的《百鸟朝凤》异曲同工!

    滨崎直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也是“懂行”的人,自然第一时间听出了两首曲目的共同点。

    “好一个‘千手菩提’,”他后退半步,“我认输。”

    江扶月笑容不变,丝毫不为到来的胜利乍惊乍喜。

    原来,从始至终,她才是台上最平心静气的那个!

    好像在她眼中,输赢并无区别。

    怀特拿起话筒,当场宣布:“江扶月获胜,恭喜华夏!她是个天才,是吹管乐器演奏领域最耀眼的新星、华夏民族之光!”

    啪啪啪——

    现场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伴随着欢呼与喝彩,不少人甚至直接从位子上站起来,大声呼喊。

    “月姐最牛!”

    “天才新星!民族之光!”

    “月姐勇敢飞,我们永相随!”

    “月姐不老,崇拜到老!”

    “江扶月yyds(永远滴神)!”

    “月姐等我从T国回来,我就嫁……不是我就娶你。”

    “什么叫啪啪打脸?这就是。”

    “那个滨崎跳啊?怎么不跳了?再蹦跶一个试试?我月姐摁死你!”

    台上,江扶月朝滨崎直原伸出手,微微一笑:“承让。”

    属于胜利者的镇定与从容在她身上凸显无疑。

    滨崎直原笑了,抬手回握:“恭喜。不过,这才只是开始,后面还有三项。”

    “多谢提醒,”江扶月扫过他怀中的三味弦,“没想到你不仅是象棋高手,还是一位演奏家,想必应该知道三味弦的来历吧?”

    他眉心骤拧:“你想说什么?”

    江扶月收回手:“1560年,华夏的三弦经绳岛传到R国,经过R国艺人不断改造,才有了今天的三味弦。你所谓的R国民族乐器也是由华夏古典乐器脱身而来,那你说孰高孰低?谁优谁劣呢?”

    滨崎直原目光骤沉,却无法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三味弦的确由华夏三弦演变而成。

    江扶月:“看你中文说得不错,应该也对华夏历史有所了解。《左传》里有个词叫——数典忘祖,送给你好好参透吧。”

    说完,径直走下台,笑着迎接掌声与喝彩。

    留滨崎直原木愣地站在台上,浑身僵硬,笑难为继。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很难再进行“棋艺”交流,因此华夏与R国代表双方约定,明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比试剩下“棋书画”三项。

    恰好代表团里就有精通此三道的专家可做评委,简直就是为这场“华夏与R国文化交流盛宴”专门准备的。

    “比什么棋?”

    江扶月:“都可以。”

    此话一出,滨崎直原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众人惊讶——

    “不行啊!这个滨崎直原是象棋高手,月姐放弃主动权,万一对方选象棋怎么办?”

    “他是国际象棋世界第一记录保持者,本来就占据绝对优势,那我们也太吃亏了。”

    “可月姐话都已经说出去,总不能再收回来吧?”

    “月姐这么说肯定有她的原因,大家不要慌,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最终,滨崎直原并没有选择象棋,而是选了围棋。

    江扶月对此并不意外,十分爽快地接受。

    “我总觉得月姐手里要是再多把扇子,能当场cos诸葛亮,你们信不信?”

    “确实,感觉什么都在她计算中。”

    “话说回来,滨崎直原为什么不选象棋啊?”

    “怕别人说他以大欺小?”

    “他大个毛!”

    “咳……说话就说话,开什么车啊……那不然是为什么?”

    刘博文想了想:“假如他赢了别人只会觉得理所应当,毕竟世界第一嘛,对月姐也不会太失望,毕竟她又不是世界第一。如此一来,就无法从根本上达到给月姐惨痛一击的目的。所以滨崎直原选围棋,是为了告诉大家他和月姐是在一条起跑线上,如果最后月姐输了,也是她棋艺不精,而非滨崎直原仗着自身优势欺负人。”

    “嘶……这也太奸诈了!”

    凌轩:“还有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R国代表不会同意他选象棋。”

    “啊?为什么?”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二更十二点半。

    今天还是三更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