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12章 赠卿玫瑰,愿留余香(三更)

第612章 赠卿玫瑰,愿留余香(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吧。”涵姐发话。

    章镇豪浑身一抖,在王玮和江沉星惊讶的注视下,走到两人面前,大声开口:“对不起!我错了!以后都不敢了。”

    蒋涵:“听说你想当一中扛把子?”

    “不不不,我不配!”

    “那谁配?”

    “当然是您!”

    “嗯?”蒋涵音调一变。

    章镇豪反应过来,立马改口:“月姐最配!”

    “这还差不多。醒目点,别惹到不该惹的人头上。”

    “是……”

    “还有,”蒋涵上下扫了他两眼,语气稍缓:“多读书,少闯祸,这样才能少犯错,未来日子才好过。”

    章镇豪:“?”他也要来一段freestyle回应吗?

    “听见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他立马点头。

    “还有你们——”蒋涵扫过他那俩哥们儿。

    两人瞬间绷紧头皮:“听见了!”

    “月姐?”蒋涵询问的目光投向江扶月。

    见后者轻轻点头,她才清了清嗓,大手一挥:“还不赶紧回家?!”

    三人如蒙大赦,屁滚尿流走掉。

    江沉星:“姐姐,我们也回家吧?”

    “好。”

    刚走出校门,江扶月面前突然出现两支红玫瑰。

    她抬眼望去,对上小姐姐含笑的目光:“同学,你运气真好,最后两支了,都送你吧!”

    江扶月一脸莫名。

    江小弟直接“啊”了声,“你为什么要送玫瑰给我姐姐?”

    “不只是你姐姐哦,我们总共运了三百二十支玫瑰,前面已经送出去三百一十八支,就剩这最后两支了。”

    江扶月挑眉,学校门口免费送玫瑰?

    而且看这花茎和花朵,分明是最好的品种,放在店里,每支单价能卖到几十上百不等。

    就这么白送?

    还送出去三百多支?

    开什么玩笑?

    江小弟显然也有同样的疑问,直接问出口:“这些不要钱吗?”

    “当然,都是免费的。”

    “为什么要免费送给大家?”

    “这……其实我也不清楚,老板娘让我们运过来送给大家,然后我们就过来啦。”

    “这样啊……但是好奇怪,这些花明明可以卖钱的。”

    店员小姐姐两手一摊,耸耸肩,表示她也很迷惑。

    江小弟想了想:“那能送我一支吗?”

    “不行哦,老板娘说了,只送女孩子。不过,你可以让你姐姐收下这两支玫瑰,然后送你一支。”

    “好,我收下。”江扶月突然开口。

    店员目露惊喜:“喏,都给你!我们也可以下班啦~”

    江扶月拿在手上,低头打量,只见玫瑰花瓣非常新鲜,上面还沾着露水,颜色是最正的那种玫瑰红,浓郁中透着丝丝妩媚的诱惑,宛若恋人心口的红痣。

    茎干带了小刺,店家还体贴地在外面裹了层银色的包装纸。

    突然,她目光一顿,落在包装纸内某处。

    接着伸手从里面掏出一张……小纸条?

    江扶月让江小弟帮忙拿着花,然后将纸条展开——

    赠卿玫瑰,愿留余香。

    八个字,钢笔写成,笔锋有劲,力透纸背。

    江扶月心中下意识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

    谢、定、渊!

    “请问,你们花店具体在哪个位置?”

    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店员冷不防被叫住,“往前五百米,右手边第三家店就是,名字叫馨月花房。”

    “好的,谢谢。”

    “不客气。”

    江扶月带着江沉星往花店走去。

    途中,“姐姐,我们要去花店吗?”

    “嗯。”

    “去做什么?”

    “问点事,顺便买花。”

    ……

    店门被推开,老板娘拿着一束还未打点完毕的百合转身,微笑道:“欢迎光临,想买什么花?”

    江扶月把两支玫瑰放到柜台上:“这是谁送的?”

    老板娘微微惊讶,旋即莞尔一笑:“我送的,怎么了?”

    江扶月摇头:“不是你。我问的是买下这些玫瑰的那个人。”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又何必问我呢?”

    江扶月挑眉:“你知道我会来?”

    老板娘摇头:“不是我知道,是送花的那个人知道。”

    “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三百多支玫瑰送出去,只有一个人会上门来问。如果她来了,那他的花就没白送。”

    江扶月微怔,旋即轻笑出声:“倒是费心……”

    江小弟却看得一头雾水,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巨巨的疑惑。

    姐姐为什么愣了一下,然后又笑起来?

    还说什么费心?

    谁费心?

    最后江扶月不仅拿走了那两支玫瑰,还买了百合、乒乓菊、满天星,准备拿回家插瓶。

    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那人说你不喜欢白跑一趟、空手而归,多半会买其他花,所以提前付了钱,让你随便挑。”

    江扶月又忍不住轻啧一声。

    终是没有拒绝,拿了花,转身离开。

    然后,江小弟又迷茫了:“姐姐,我们买花不用给钱吗?”

    “不用。”

    “为什么?”

    “因为,有个傻子送的。”

    直到进了家门,换好拖鞋,江小弟还在思考那个“傻子”到底是谁。

    直觉告诉他,应该是个男生。

    可姐姐分明不喜欢他们啊,那为什么会收下花?

    疑惑小弟在线挠头,可挠完还是想不出来,这比奥数题难多了!

    ……

    入夜,韩韵如和江达回家,见到客厅花瓶里插好的香水百合。

    “谁买的?”

    江达摇头:“不是我。”

    “知道不是你!”韩韵如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哪天要是插出这么漂亮的花,太阳都能打西边出来。”

    江达也不生气,憨憨嘿笑。

    江小弟:“是姐姐买的。我们一起去的花店。”

    跟韩韵如猜的差不多,她又问了几句江沉星学习上的事,然后催他早点洗漱睡觉。

    “那我上楼了。”

    “去吧。”

    儿子上去之后,韩韵如再次打量那些百合,突然皱眉。

    接着又往周围扫了一圈:“诶,老公,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花瓶变大了?”

    江达看了眼,肯定道:“比之前那个大一号,应该是被月月换过。”

    “我就说嘛,虽然花纹相同,但就是感觉哪里不一样了……这样一看,还是大的更合适,摆在客厅端庄大气。”

    “嘿嘿……我媳妇儿的审美就是不一般。”

    韩韵如嗔道:“少来,不过那个小号的花瓶去哪了?我们拿到卧室去用吧?”

    二楼,江扶月房间。

    韩韵如正在寻找的小号花瓶此刻就摆在窗台上,两支玫瑰交颈而缠,仿佛一对亲密爱人。

    月光下,花瓣儿愈显娇艳,红得冷清迷离。

    江扶月翻过最后一张奥数试卷,写完最后一题,突然抬眼,花瓶连带玫瑰就这么措不及防闯进眼中。

    她收起试卷,起身,走到窗前。

    玫瑰近在咫尺,突然,她伸出手去,碰了碰花瓣儿,柔软中带着几分湿润的气息,让人不由联想到三月里软绵的春雨。

    就在这时,手机传出微信提示音。

    这个时候,通常只有刘尽忠会发消息,多半为了公事。

    江扶月收回手,转身捞起电话,解锁,点开微信。

    便见谢定渊头像右上角出现了红色的圆圈1。

    接着又是两声叮咚。

    圆圈1变成了圆圈3。

    【我今天去过一中大礼堂,很精彩】

    【如果方便,玫瑰拿回去之后用瓶子装点水,插起来,会开得更久】

    【晚安。】

    三句话,他说得干脆,再无下文。

    从一开始他就不期望能得到回复,所以,讲完就走。

    江扶月猜他现在肯定已经放下手机,干别的事去了。

    “啧……”女孩儿原本想打字的手顿住。

    然后耸耸肩,按熄屏幕,丢到床上,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漱去了。

    泡澡的时候,江扶月想起男人在纸条上留下的那八个字——

    赠卿玫瑰,愿留余香。

    他想留的怕不是余香,而是他自己吧?

    一点点加深他在她心目中的印象,然后再一点点变得重要。

    这个男人还真是……

    江扶月摇头轻叹,眉眼却舒展开,嘴角隐隐含了笑。

    ------题外话------

    三更,三千字。

    谢99出息了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