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26章 高手过招,甩出证据(二三更)

第626章 高手过招,甩出证据(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通风报信”四个字宛若惊雷乍响。

    秦临愣了。

    关艺玲先是一呆,接着眼中迅速涌上泪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通什么风、报什么信?就因为之前说话得罪了你,你就这么污蔑我?”

    说完,靠到秦临怀中,哽咽抽泣。

    江扶月把玩着手机,“我什么都没说,只说了‘通风报信’四个字,阿姨就好像知道了全部,言之凿凿说我污蔑,是不是……反应太大了点?”

    女人身体一僵,抬起头,含泪控诉:“听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现在能把手机还我了吗?”

    “关阿姨这么紧张,不会手机里藏着什么秘密吧?”

    “你简直越说越离谱,我能有什么秘密?”

    “是嘛?那不如拨过去看看?”

    女人目光一闪,“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可以拨过去,但如果什么都没有,证明一切都是误会,那你必须向我道歉,并且不准再插手老爷子的事,我们做儿子、儿媳的自然会处理!”

    这番动静很快引来了老太太、韩韵如和江达。

    “怎么了这是?”

    “月月?”韩韵如第一时间看向女儿。

    秦临大致把情况说了一遍。

    在听到“通风报信”四个字的时候,老太太明显怔住。

    韩韵如和江达也惊疑不定地望向关艺玲。

    显然,他们都下意识选择相信江扶月。

    尤其江达和韩韵如,自己的女儿他们再了解不过,既然月月敢这么说,就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绝对不会空口无凭、随意污蔑。

    “……我知道,对于韩姐姐他们一家来说,我是个外人,”关艺玲半敛双眸,语气黯淡,“在自己的女儿和外人之间,肯定选择相信前者,人之常情,无可厚非,这我理解。”

    “但阿姨和阿临……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你们应该了解我,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好还是坏,善还是恶,相信你们心中自有判断。”

    她深呼吸,缓缓抬眼:“事情闹成这样,绝非我本意,我比任何都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只有这样才能打消你们对我的怀疑和顾虑……”

    一番话俨然将自己变成备受压迫的小可怜,而他们则是联合起来将她逼至绝境的大反派。

    啪啪啪——

    江扶月抬手鼓掌。

    “关阿姨这样的口才不去辩论队可惜了。”

    “月月……”秦临皱眉,“她到底也是你的长辈。”

    江扶月冷笑:“我当然知道,如果没把她当长辈,那这会儿她人已经不在这里。”

    秦临眉心一紧。

    关艺玲痛心疾首:“我念在你是老太太的亲外孙女,本来不想计较,可你得寸进尺,实在叫人厌恶,我不想再忍了!你不是说我在通风报信吗?好,现在手机在你那儿,就照刚才我们约定的那样,你直接拨过去,看看那头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好啊。”江扶月微微勾唇。

    关艺玲迎上她的目光,不闪不躲,没有半点心虚。

    就在江扶月作势按下通话键,关艺玲目光也愈渐灼热犀利的时候,她突然收回手,又不拨了。

    关艺玲原本提到嗓子眼儿的一颗心就这么冷不丁卡住,上不来,也下不去,憋得她双颊涨红。

    老太太目露疑惑:“月月,怎么不打了?”

    韩韵如和江达也同样摸不着头脑。

    关艺玲额上青筋猛跳,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戏弄了!

    她是故意的!

    故意抛饵,诱她去咬。

    却在她张口的瞬间,提起鱼线,让她咬了个寂寞。

    “你——”女人双目圆瞪,若非场合不对,估计会冲上去,挠花江扶月那张脸!

    “你什么意思?”

    江扶月:“电话要打,但不是现在。”

    时青栀:“为什么?”

    “这个时候打过去,如果真有什么,不是打草惊蛇?”

    关艺玲目光一闪,咬紧牙关:“那你到底想怎样?说打过去的是你,现在不打的也是你,好的坏的都被你一个人说尽了,一点余地都不留给其他人,这是要逼我去死吗?!”

    说完,双手捂脸,泪水从指缝间渗出来。

    看得老太太都有些不忍心了。

    秦临抿着唇,不说话,拍了拍妻子的肩膀以作安慰。

    隐忍道:“月月,适可而止。”

    江扶月状若未闻,双眼直视关艺玲:“既然你到现在还死不承认,企图把自己摘出去,那就让大家看看,你都做过些什么。沉星——”

    “来了姐姐!”江小弟从楼上跑下来,一只手提着笔记本,另一只手抱着微单相机。

    在众人疑惑的注视下,他把电脑和微单放到茶几上,拿出数据线,链接相机和电脑,一番操作之后,一段视频出现在屏幕上。

    是关艺玲两次借口去洗手间的画面,在她进到里面关上门以后,画面消失,变成一片漆黑,但声音却没断。

    “是我。”

    “你们藏在沙浦?”

    “……我怎么知道?!蠢货!当然是你们被发现了!”

    “暂时还没报警,他们自己想了办法在查,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总之,你们现在已经不安全了,赶紧转移……什么叫走不出沙浦区?!”

    “好,就算时间不够,那也必须从现在待的地方撤离,换到别处!”

    “最后提醒你一遍,如果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千万别打过来。还有,如果是我另一个号码打到你手机上,那就说明情况有变,小心回话,别露了马脚!”

    期间伴随着马桶冲水的哗哗声,却也无法掩盖女人的嗓音,一字一句相当清晰。

    接着就是关艺玲开门出来,到客厅与众人会合。

    画面一转,视频时间显示四十分钟前,关艺玲又去了洗手间。

    还是和之前那段一样,进去之后就看不见画面了,只能听到声音。

    有什么东西被咔哒一声折断,然后冲水的声音响起。

    五秒之后,关艺玲从里面出来,到客厅让秦临给她所谓的大学同学打电话。

    到此,全部结束。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突然,秦临推开怀里的女人,咬着牙,一字一顿,“你怎么解释?”

    关艺玲目瞪口呆,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怎么可能?!

    “阿临,你听我解释,这些都是假的!是恶意剪辑!有人想要陷害我!”

    “谁要陷害你?小如?月月?还是老太太?又或者我?”

    “你别这样……我真的没做过!你要相信我啊——”

    “好,”秦临目光冷沉,“我只问一句,视频里那些话是不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那是恶意剪辑!你想想,谁会在洗手间门口安摄像头,在里面装收音话筒?如果不是故意的,怎么会恰好录到这些?又恰好在这个时候被人拿出来?你不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吗?”

    江小弟自告奋勇:“这些我可以解释哦~摄像头是装在洗手间对面的影音室里,用来给我拍视频的。因为吴叔叔忘了关,恰好门又是开着的,才会录到洗手间门口的画面。”

    “至于里面的收音设备,是一个星期前,在里面收一段声音的时候,他们忙着回公司剪片,就忘了把设备撤走。想着平时我们都会用自己房里的洗手间,客厅这个反而没人用,加上设备装卸很麻烦,下次还要用到,就一直没弄走。”

    所以,还真有这么巧。

    “胡说——”关艺玲慌了,“你们都在污蔑我!我什么都没做!难道就凭这两段来历不明的视频和录音就要给我定罪吗?”

    “阿临,我们做了几十年的夫妻,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了解吗?别人两三句话就想挑拨我们的关系,你千万不要上当啊!”

    “是啊,几十年的夫妻,”秦临拂开她伸过来的手,“你究竟藏得有多深,才会让我毫无察觉,没有半点防备?”

    “你什么意思?”女人浑身颤抖,“难道你也不信我吗?”

    ------题外话------

    二三更,三千字。

    十二点四十还有一更,大家不要提前刷哦~到点再来,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