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31章 是谢定渊,一起失踪(一二更)

第631章 是谢定渊,一起失踪(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侧头望去,只见男人身形颀长,脊背挺直,棱角分明的侧脸透出一丝冷峻,浑身沉淀着青山高远的落拓与稳重。

    在江扶月望向他的同时,对方也朝她看来。

    两人隔着一面透明的玻璃墙,目光相撞。

    “怎么是你?”江扶月挑眉,眸中流露惊讶。

    谢定渊平静颔首:“好巧。”

    这时,钟子昂拍门的声音传来:“我好了!十分钟不到,是不是超级快?”

    江扶月面色如常地和谢定渊打过招呼,然后转身进去房间,给钟子昂开门。

    谢定渊站在阳台上还能隐隐听见两人的说话声——

    钟子昂问她:“都收拾好了吗?”

    江扶月:“嗯。”

    “那走吧……等会儿,你是不是要再加件衣服,或者套个围巾什么的?外面很冷诶。”

    “我戴帽子就行了。”

    “也成,一会儿真冷就开个腔,我身上这件脱给你。”

    “谁要你脱?又不是没有,我回来拿就行了。”

    “回来一趟多麻烦?我乐意给,你爱穿不穿……”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伴随着关门的响动,说话声逐渐远去,最终消失。

    谢定渊站在原地,没动,直到看见两人并肩走出小楼,才转身进到房里。

    换鞋,换衣服,出门。

    嗯,他也有点饿了,去吃饭。

    餐厅建在东南角,虽然只有一层,但占地面积却不小。

    屋顶采用弧形结构,由一千八百八十二块环保玻璃组成,不仅能在视觉上带来震撼,还能利用太阳能电池板实现自动加热,令室内保持恒温状态。

    餐食全部采用自助模式,想吃什么,自己拿。

    江扶月和钟子昂到的时候,蒋涵、葛梦、柳丝思三人已经开吃了。

    “月姐,这边——”

    蒋涵胖手一招。

    钟子昂顿时头疼,就不能给他和江扶月留点独处的空间吗?!

    防火防盗防电灯泡,太难了。

    “钟同学,看你脸色不太对,是不是穿太少,给冻的?”

    “没有啊,我挺好……”这电灯泡眼睛还挺尖,草!

    “月姐坐这里。”柳丝思反应最快,当即往里面挪,给江扶月腾出一个空位。

    钟子昂就……大男生跟女孩子挤什么挤?只能乖乖坐到对面去。

    这下,钟小少爷内心更卧槽了。

    早知道就不答应江扶月带人来,可……不答应的话,江扶月也不来了。

    正当郁闷之际,突然一个熟悉的背影撞进眼里。

    钟子昂眨眼,再眨眼,脸上全是难以置信。

    “老舅?”他走过去,再三确认,才终于信了,“你怎么在这儿?”

    谢定渊:“度假。”

    “……之前怎么一点都没听你说过啊?”

    “临时决定。”

    “……哦。”

    钟子昂心头那点小九九这下彻底偃旗息鼓了。

    不仅有那么多锃光瓦亮的电灯泡,这下连老舅都来了,他想干点什么——难呐!

    原本以为这已经够糟了,没想到接下来还有更郁闷的一幕等着他。

    只见凌轩和易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端着餐盘径直朝江扶月走去,坐到她对面。

    易辞那丫还把他原本的位子给占了!

    钟子昂简直忍无可忍,雄赳赳气昂昂走过去,结果——

    “喏,旁边不是还有个位子吗?坐哪不是坐?”反正都挨不着江扶月。

    钟子昂:“……”擦!

    吃完饭,一行人结伴去领装备。

    江扶月要了滑雪板,把手杖放到一边,开始穿鞋。

    全场配备专业教练,一对一。

    不过江扶月谢绝了。

    教练一看她穿鞋握杖的动作就知道是个行家,照例说完一些安全事项后,便识趣地离开,不再打扰。

    没一会儿钟子昂又过来。

    他已经换好滑雪服,脖子上挂着护目镜,有模有样的。

    “我帮你。”

    江扶月直起腰,坐好。

    钟子昂这才发现她不仅穿好了鞋,连滑板上的固定器也调整完毕。

    “咳……你都弄好了啊。”他尴尬地摸摸鼻子。

    这时,凌轩和易辞也走过来,表示要帮忙。

    最终都陷入了和钟子昂同样的尴尬中。

    江扶月起身站定,目光扫过三人:“先管好你们自己吧。”

    她指了指凌轩手中单边裂开的防风镜。

    后者窘得耳根泛红。

    他一心想着快点过来找她,就没来得及仔细检查……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跟屁虫一样。”虽然早有所料,但并不妨碍钟少爷抱怨加吐槽。

    易辞和凌轩对视一眼,原本关系不怎么样、相互看不惯的两人在这一刻诡异地达成默契,掉转枪口一致对外。

    凌轩:“收到邀请的不止你一个。”

    易辞:“你能来,我们为什么不能来?”

    只是这姓钟的崽子格外奸诈,居然敢叫江扶月!他们都没叫呢……

    “啧,说来说去你们就是酸了,有本事也去约她啊,看她出不出来!”

    凌轩咬牙。

    易辞已经开始攥拳。

    听听这话,简直气死人!

    二对一,钟子昂又不是傻,警惕地后撤半步:“公众场合你们想干嘛?”

    易辞两步上前,伸手往他背后的墙壁上一咚,“有我在,你别想打江扶月的主意。”

    “手往哪儿搁?拿、拿开!”钟少爷不干了,手长了不起啊?乱咚个几把?

    凌轩比划了一下那个动作,当即对易辞点点头:“还挺帅。”

    钟子昂:“!”

    三只小的还在互咬,满嘴乱毛;那厢,老的已经先一步下手,占尽优势。

    江扶月和谢定渊一起停在山顶,双目平视望向前方。

    “比比?”

    男人勾唇,一抹浅笑漾开:“好啊。”

    三、二、一……

    两人一起从山顶滑下,刹那间,耳边只闻呼啸的风声,眼前一片铺开的白芒。

    斜坡陡而长,绵延至远处,反正从山顶往下看是看不到尽头的。

    江扶月好胜心起,一再加速,抢在谢定渊前面。

    男人也被激起了胜负欲,奋起直追。

    大多时候,两人齐头并进,不分轩轾。

    偶尔江扶月超过他,但谢定渊会很快追上来。

    两人棋逢对手,都不肯先低头。

    等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方向了。

    江扶月抬眼四望,周围静悄悄,白茫一片,别说人了,连只鸟都没有。

    她这才意识到:“我们……迷路了?”

    谢定渊抬腕看表,上面有指南针,“不算,至少还能辨别方向。”

    刚才一路运动量过大,江扶月浑身冒汗,脸上也湿漉漉的,她想摘掉护目镜。

    手刚扶上边框,就被谢定渊按住。

    男人的掌心宽厚、温热,相触的地方席卷起一丝灼人的滚烫。

    江扶月一顿。

    谢定渊:“别摘,当心雪盲。”

    “一小会儿应该不会吧?”

    “这片雪地太过空旷,周围也没有其他阻碍物,保险起见,不要冒险。”

    “可是我在流汗,戴着护目镜不舒服……”

    “我帮你擦。”

    说完,不等江扶月反应过来,男人已经摘掉手套,从滑雪服里摸出一张方巾,另一只手撩开女孩儿额前的碎发,然后一点一点替她擦汗。

    江扶月下意识后仰避开。

    被男人捉住臂弯,“别动,干净的。”

    “我不是嫌……”你帕子不干净。

    “我知道。”男人打断她,“……好了,现在有没有舒服点?”

    “嗯。谢谢。”

    “不客气。”他收起方巾,揣回口袋里。

    江扶月拿出手机,准备给钟子昂打电话。

    低头一看,居然没信号。

    “你的呢?”

    “……也没有。”

    男人环顾一周,语调微沉:“我们应该进入了未开发区。”

    江扶月皱眉:“按理说,未开发区通常都会悬挂警示牌,但这里没有。”

    谢定渊目光定在某处,摘掉滑板,一脚一个深坑,走到十米开外,刨开积雪,露出了被覆盖的警示牌,黄底红字,十分显眼——

    未开发区域,游客止步!

    江扶月:“……”

    两人隔着护目镜,对视一眼。

    江扶月:“怎么办?”

    谢定渊:“先等半个钟头,看会不会有人找过来。”

    “如果没有呢?”

    ------题外话------

    一二更,三千字。

    三更写完就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