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39章 甥舅撞粥,互道晚安(一二更)

第639章 甥舅撞粥,互道晚安(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嗯?”

    谢定渊:“家里保姆做的。”

    与此同时,御天华府别墅。

    “刘妈——”钟子昂从二楼下来,开始到处找人。

    “怎么了,小少爷?”刘妈系着围裙,匆匆忙忙从厨房出来,手都没来得及擦干。

    “粥好了吗?”

    “好了好了,你最喜欢的海鲜粥,现在吃?”

    “怎么是海鲜粥?”

    刘妈一愣:“你昨天不是说今早要吗?”

    “不是我要,是给一个住院的同学,海鲜她不能吃……”

    “这样啊……那鱼片粥吧?灶上还剩大半锅。”

    “嘿嘿,那就要鱼片粥。”

    “行,我现在去打包……”

    “记得用保温桶哈,不然带去医院都冷了。”

    “唷,那我得去储藏室拿个新的,小少爷你要多等会儿了。”

    钟子昂一顿:“咱家不是有保温桶吗?前几天我还在橱柜里看见的。”

    “那个今儿一大早被先生拿走了。”

    “我舅?他拿保温桶干嘛?”公司食堂不是有早饭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带的也是鱼片粥,昨晚特地打电话回来说今早要要。”

    钟子昂也没多想,“那刘妈,你动作快点儿,还挺急的,早知道就不赖床了……”

    刘妈打包的时候,钟子昂大口吃完早餐。

    那边一好,他就立马拎上,转眼便冲出家门。

    刘妈在后面追:“勺子!忘了拿勺子!”

    可惜,风风火火的少年早就跑得没影儿了。

    去到医院,病房门推开,江扶月坐在病床上,手里拿着笔,面前摊开试卷。

    “还刷题呢?”钟子昂走进去,撇了撇嘴,“一刻也不得闲,你累不累?”

    江扶月心平气和回他:“生命在于学习。”

    “……”对不起,打扰了。

    “喏,”少年把保温桶一放,“早饭,给你带的。”

    “我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这么早?我这可是鱼片粥,今天早上家里刚熬的,又鲜又香,还健康,你确定不要?”

    “鱼片粥?”江扶月眼神微妙。

    “对啊。”

    她勾唇:“巧了,我刚才喝的也是鱼片粥。”

    “啥?”

    突然,钟子昂眼神一顿,落在另一边床头柜上,那里放着个保温桶,莫名眼熟。

    “这不是家里的桶吗?”他小声嘀咕。

    忽地,耳边响起刘妈说的话,钟子昂恍然大悟——

    “我舅来给你送的早饭啊?!”

    江扶月点头:“刚走没几分钟。”

    “嘶……不对啊……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呃……和蔼可亲了?”

    不是钟子昂喜欢妄自菲薄,说真的,就算住院的是他,倘若没有生命危险,老舅都未必抽空过来看一眼,却给江扶月送早饭?还特意昨晚就打电话让刘妈准备了?

    这……有点玄幻啊?

    莫非……

    钟子昂突然两眼放光:“你说,我舅刚走?”

    “对啊。”江扶月点头。

    “往哪个方向?”

    “他说他去公司。”

    “这粥你再喝点儿,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说完,一阵龙卷风似的刮走了。

    江扶月:“?”

    ……

    医院正门,马路边。

    钟子昂跑得气喘吁吁,终于追上自家老舅。

    谢定渊降下车窗,“你怎么来了?”

    “老舅,谢了!我为之前的误解向你道歉,今天才知道你对我是多么用心良苦。”

    谢定渊皱眉:“你到底在说什么?”

    “谢谢啊!我在道谢,听不出来吗?”

    “为什么谢我?”

    “嘿嘿……”少年耳根泛红,“别装了,我都知道了。”

    男人眸色微沉,声音不自觉染上一丝冷肃:“你知道什么?”

    “你是不是从家里给江扶月带早饭了?”

    谢定渊心头又是一坠,但很快恢复如常,目光坚定,显然已经做好某种心理准备。

    “我做这些,是因为我对江……”

    “我知道,都是为了我。老舅,你太好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在正月剃头,保证让您老人家长命百岁!”

    谢定渊一愕:“什么?”

    “嘿嘿,你对江扶月这么好,一再破例,连早饭都亲自送来了,还不都是因为我?”

    “你?!”男人表情诡异。

    “对啊,你不是在帮我追江扶月吗?谢你啊,老舅!本来嘛像嘘寒问暖这种事,应该我妈出面比较好,可她不是没在临淮嘛,没办法亲自对未来儿媳表达关心与问候。幸好有你,都帮她考虑到了。”

    谢定渊:“?”

    钟子昂一阵傻笑:“我猜江扶月现在肯定特别感动,觉得咱们家人超级好,这样以后她嫁过来,才会没有压力。所以老舅,还是你考虑周到,这下我在江扶月心目中的印象肯定又加分了。”

    “你说,我要不要趁热打铁,再表白一次?没准儿她一感动,就接受我了也不是没可能。”

    “唷,那我得抓紧时间去买玫瑰花,不过……这附近有花店吗?”

    钟子昂思维越跑越偏,想法越奔越远,丝毫没有察觉自家老舅的脸已经比煤炭还黑。

    不仅如此,他还找死地问:“舅,我说我是应该送上花,什么都不说,直接把她搂在怀里一通霸总强吻;还是应该先开口表白,说得她直泛眼泪花花儿了,才再更进一步深入接触啊?”

    “你想怎么……深、入、接、触?”男人压制住额上暴跳的青筋,一字一顿。

    “嘿嘿,当然是亲亲抱抱举高高啊!现在年轻人谈恋爱都这样,你没谈过所以不知道。”

    无形鄙视,最为致命。

    谢定渊脸色更黑了,他定定看了钟子昂两秒:“你要是敢,腿给你打断。”

    钟子昂:“欸?”

    怎么又变了?

    不是才为了他的终身大事来给江扶月送早餐,怎么转眼又是另一种态度?

    “老舅,我觉得你……”

    “不用你觉得,只要我觉得!另外,你找个时间去看看脑外科。”

    “我没生病啊?”钟子昂有点懵。

    谢定渊丢下一声冷哼,接着合上车窗,无情驶离。

    半晌,车屁股已经看不见了,钟子昂才反应过来,谢定渊是在说他……脑子有病?

    “草——”

    都说女人善变,他舅更善变!

    钟子昂一脸郁闷地折回医院,由于心情不爽,还按错了楼层,电梯正好停在脑外科。

    我去——

    真他妈见鬼了!

    ……

    下午,刘博文、林巧、万秀彤三人结伴来探望。

    钟子昂还没走,正坐在椅子上情绪激动地跟江扶月说什么。

    “钟同学,你也在啊!”

    “你们怎么来了?”钟子昂正跟江扶月吐槽他舅,冷不丁被打断,他还有点意犹未尽。

    刘博文:“来看月姐。”

    林巧把花放下,万秀彤提了水果。

    除此之外,还带来了期末考试成绩——

    “昨天出来的。”

    “月姐,你猜你多少分?”

    江扶月勾唇。

    万秀彤小声嘀咕:“这还用猜嘛?反正每次都一样……”

    满分,第一。

    这还有什么悬念?

    刘博文轻咳一声,摸摸鼻子:“也是哈。”

    三人留了将近一个钟头,走的时候把钟子昂也捎上了——

    “钟同学,你还不走啊?一起呗?”

    钟子昂:“……”不,我不想。

    但最后,他还是随三人离开了,临走前,不忘回头对江扶月说——

    “我明天还来给你送吃的!”

    门合上,终于清静了。

    暮色四合,还是昨天的那个时间点,谢定渊准时报到。

    “别告诉我,你今天还要住这里?”

    男人拿饭菜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她:“不可以吗?”

    那叫一个无辜无害,理直气壮。

    所以,这晚又是谢定渊陪她一起在病房度过。

    临睡前,江扶月听见男人翻身的窸窣声。

    他侧面朝她,轻轻开口:“晚安,月月。”

    嗓音低沉又好听。

    江扶月耳朵不受控制地动了一下,酥酥麻麻,有点痒。

    “谢定渊,晚安。”

    ------题外话------

    两更一起,三千字。

    十二点四十还有一更,到时来看,不要提前哦~

    月姐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心动了,大家发现了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