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42章 星空诉情,无人像她(三更)

第642章 星空诉情,无人像她(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投桃报李,不用谢。”

    “先换鞋。”男人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双拖鞋,当面拆开包装,“新的,没穿过。”

    江扶月换好之后,谢定渊便一手拎着保温桶,一手牵着她往客厅走。

    “喂,我会走,不用你牵。”

    男人回头,对上她戏谑的目光,确定女孩儿没有生气之后,原本想要松开的手一顿,非但不松,反而握得更紧。

    “牵你不是因为你不会走。”

    “那是因为什么?”江扶月勾唇,灯光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折射出莹莹光芒,狡黠与灵动并存,天真与放肆交织。

    怎么看怎么招人稀罕。

    “因为怕你会走。”

    牵住,就走不掉了。

    江扶月抿唇,“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谢定渊立马站直:“我看上很不认真吗?那我再说一遍,我是怕你会走所以——”

    “我知道了!”江扶月打断他,“那个……你先吃,一会儿要糊了。”

    看似镇定,实则霞色早已遍布耳后。

    宛若白雪之上绽开粉色的小花。

    谢定渊揭开盖子的瞬间,热气夹杂着香味扑面而来,饶是他定力好,也忍不住生理性地咽了咽口水。

    他拿起筷子,蘸料,然后放进嘴里。

    江扶月问:“如何?”

    “好吃!”

    不是敷衍的夸赞,从男人骤然发亮的双眼不难看出这个评价的真实性。

    “你没吃晚饭?”

    “……今天家里阿姨正好请假。”

    钟子昂也被他爹叫回帝都去陪老太太了。

    所以,偌大的别墅,只有他一个人。

    听起来还挺可怜的……

    三十分钟后,保温桶见了底,里面饺子一个不剩。

    谢定渊这才满足地放下筷子。

    “谢谢。”

    江扶月:“桶还你,我回家了。”

    “等等——”男人站起来。

    “怎么?还有事?”

    “咳……来都来了,不多留会儿?”

    江扶月挑眉:“留下来做什么?”

    男人沉吟一瞬,“带你去看好东西。”

    说完,拉着她往楼上走。

    很快两人进到书房,刚才江扶月在别墅外面看到的灯光,就是从这个房间发出来的。

    地板锃亮,办公桌宽且大,但上面摆放的东西却丝毫不见凌乱,呈现出一种机械化流水线式的整齐。

    书架嵌进三面裸墙之中,架子上分门别类放置着专业书籍。

    从天文到地理,文学到艺术,国内至国外,江扶月粗略一扫,就发现了不下二十个学科的相关书籍。

    其中还有绝版收藏。

    要说“好东西”,这些书碰到对的人,的确价值连城。

    恰好江扶月就是其中一个。

    她被左边书架上一本探讨哲学的书皮吸引,下意识朝那边走过去,只是刚迈了两步,手臂就传来一阵拉扯的力道。

    原来是男人一直没松,还牵着她的手。

    江扶月一往前走,可不就扯住了?

    女孩儿眼神示意:“你还想抓多久?”

    谢定渊这才缓缓收手,看表情,似乎还有那么点意犹未尽,不太情愿。

    他先一步上前,抽出那本书:“是这个吗?”

    江扶月挑眉,从他手里接过来,小声嘟哝:“你怎么知道?”

    “最近才从一个收藏家手里买过来,我也在看。”男人说着,突然凑近,停在她耳边,“其实我们很像,你喜欢的,我也感兴趣,你看上的,我也不会走眼。”

    “所以呢?”江扶月突然侧头,鼻尖擦过鼻尖,与男人四目相对。

    谢定渊一怔。

    浑身骤僵,呼吸也随之迟缓。

    熟悉的香气钻进鼻孔,某个瞬间,令他目眩神晕,大脑也一片空白。

    女孩儿睫毛很长,随着双目开合,一眨一眨,像两把扑腾的小扇。

    瞳孔是极致的黑,聚着光,干净透亮,呈现出一种澄澈与纯粹。

    她在笑,红唇上扬,漂亮的眼睛也弯作弧形。

    每一次呼吸都牢牢抓住他心脏。

    谢定渊鬼使神差开口:“所以,我们天生一对。”

    女孩儿愣了一下,随即笑容绽开,“噗——”

    “……笑什么?”他不解。

    “笑你像个痴汉。”

    痴汉?

    又是一个新名词,可又他不能立马拿出手机或电脑检索。

    男人有点焦虑。

    江扶月却退开半步,转过身,兀自翻看起手里的书籍。

    谢定渊挠头,动作有点憨,表情带着迷。

    书是德文原版。

    江扶月眼睛扫过上面的单词,心却不在内容上。

    脑海里不断闪过方才的情形,他们离得很近,男人凝视她的时候,眼中是不加掩饰的爱慕与痴迷。

    什么时候开始的?

    去趟雪山,住个院,回来以后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江扶月想得太入神,直到谢定渊叫她才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

    “想看星星吗?原本天罗山的星空很美,可惜……不过,从这里看出去也不差……”

    男人话音刚落,顶板自动打开,朝外的整面墙壁开始变得透明,呈现出玻璃的质感。

    一眼望出去,星空就在眼前。

    江扶月一时看呆。

    “漂亮吗?”

    她怔怔点头。

    下一秒,被男人扣住手腕,往后一扯。

    两人同时倒在柔软的毛毯上,谢定渊递给她一个类似VR眼镜的东西,但又比真正的VR眼镜轻便许多。

    “戴上,望出去,会更美。”

    江扶月接过,在男人的帮助下戴好。

    期间温热的大掌撩起她柔软的长发,轻轻往后拨,指腹擦过脖颈,惊起一片战栗。

    江扶月呼吸加快。

    一种陌生的情绪在她胸口发酵,令心跳不自觉加快。

    不可控,难压制,这令她一时无措。

    “可以了。”男人开口,嗓音低沉,“看得清楚吗?”

    “……有点模糊。”

    “左边的按钮可以调焦,你试试。”

    江扶月依言,几秒种后:“……好美。”

    眼前是放大的星空,挂在漆黑的天幕中一闪一闪,光芒时强时弱。

    谢定渊:“右边的按钮可以移动方向。”

    江扶月双手一起调节,嘴角笑弧愈渐加深。

    “如何?”

    “……有点像4D全景,怎么做到的?”

    男人双手枕在脑后,肉眼凝望星空:“是TRQ技术,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4D技术的升级版,比VR带来的真实感更强,而且能让视力障碍人群大脑成像。”

    江扶月摘掉眼镜:“就算全盲也可以?!”

    “是。”

    “如果这项技术能够推广,那……”

    对盲人群体来说,将是天大的福音!

    谢定渊摇头:“设备造价太高,技术不够成熟,目前想大范围使用很难。”

    “可你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不是吗?”

    男人一顿。

    四目相对,他竟从江扶月眼中看见类似于“钦佩”的神情,又或者他可以厚颜地理解为一种“欣赏”或者……“崇拜”?

    谢定渊心口滚烫:“是,未来的世界属于科技,而科技应该属于人类。发展的意义,不在于改变自然,也不在于改变世界,而是改变我们自己。”

    江扶月轻轻抚过手里的书籍,莞尔抬眸:“你所说的改变是从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到主观世界的重塑,对吗?”

    男人看她的眼神瞬间变得滚烫而灼热,瞳孔深处燃起两簇火苗,大有燎原之势。

    她是懂他的!

    懂他说的话,懂他做的事,懂他这一生的追求与信念!

    那一刻,谢定渊惊喜若狂。

    何其有幸,上天安排他遇到江扶月。

    女孩儿看懂了他眼里的灼热与光芒,也明白了他话间深藏的抱负与志向。

    江扶月第一次觉得,他的倨傲、漠然,甚至目空一切都不是凭空而来,因为——

    他理所应当是那朵开在悬崖高处、不可攀折的花。

    崖下的人路过,只看到他的美丽与珍奇,却不懂他的曲高和寡、不胜孤寒。

    久而久之,它藏起了倾诉吐露的欲望,变成了一朵真正的、不近人情的高岭之花。

    所以,才会在最初两人相遇的时候,出于本能地刺伤她。

    谢定渊:“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是漫漫余生中,最懂我的那个人。

    更不知道,最懂我的这个人,会让我爱到心坎里。

    “江扶月,再也不会有人像你……”让我如此心动到心痛,但又如此确切与执着。

    ------题外话------

    三更三千字。

    成熟的爱情就是要三观相符,灵魂共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