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53章 天价豪礼,治熊孩子(三更)

第653章 天价豪礼,治熊孩子(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去韩家的路上。

    韩慎:“CMO规格不低,能入围的都是全国学生里的佼佼者。感觉考得如何?”

    家长好像都喜欢这么问。

    江扶月:“还可以。”

    “那就好。这次你二舅舅和三舅舅都在家,他们早就想见见你,一会儿别被吓到。”

    “放心,我不会。”

    “这么肯定啊?”韩慎觉得小外甥女说话真有意思。

    这沉稳的口气,还挺像个大人。

    江扶月:“……”

    四十分钟后,宾利驶入别墅,在地面车库停好。

    韩慎和江扶月下车。

    别墅内,早就听到引擎声的韩恪跟韩恒早就按捺不住,争先恐后往进门的方向跑去。

    原本还摊开报纸,装模作样看着的老爷子彻底坐不住了。

    报纸一丢,也跟着撵上去。

    韩恪:“……”您高冷威严的气质呢?

    韩恒:“……”早就知道淡定是装的,谁没事会拿着前天的报纸看得津津有味?

    老爷子:“……”都让开!我要当第一!冲!

    所以,江扶月一进门,就看到排排站,堵在玄关处的父子三人。

    呃……

    有点像洗浴中心大门口的迎宾接待。

    韩慎扶额,别过头,没眼看。

    老爷子毫无自觉,尽最大努力扬起一个巨和蔼的微笑,那满脸褶子每一条都有自己的想法。

    “月月到啦!别在门口站着,进来啊!”

    然后指挥韩恒:“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月月拿双新拖鞋?!”

    又示意韩恪:“赶紧给月月接一下包,女孩子怎么能提这么重的东西呢?!”

    一个瘪瘪的单肩包,里面只装了两把钥匙和三百块钱,外加一个手机——重?

    但韩恪和韩恒居然听了!

    只见韩恒不太熟练地拆掉拖鞋外包装,又使出吃奶的力气拽崩吊牌,最后笑眯眯蹲下,亲手将拖鞋放到江扶月面前,摆正。

    “月月,你穿啊。是不是不好脱鞋?你扶着舅舅,舅舅给你当撑杆借力~”

    然后韩恪又朝着她伸出手:“来,月月,包给我。”

    江扶月:“?”

    韩慎无奈:“爸,你让别瞎指挥,老二你推后,老三你起来,别吓着月月。”

    江扶月这才换了鞋,又放下包,被一路围着去到客厅,僵硬地坐在沙发上。

    韩启山笑眯眯,让家里阿姨又是倒果汁,又是拿零食。

    韩恪则时不时偷偷打量她。

    韩恒眨眨眼,干脆直接坐到她对面,双手托着下巴,怎么看都看不够。

    江扶月干笑,挨个叫人:“姥爷,二舅舅,三舅舅。”

    韩恒惊喜:“啊——月月叫我了!”

    韩恪相对比较稳重,“也叫我了。”但听声音还是能听出不甘示弱的意味。

    最后韩启山开口绝杀:“反正是先叫的我。”

    韩慎:“……”我说什么了吗?

    “老三,你有没有发现月月跟小如长得太像了!尤其是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还用你说?这简直就是小如的翻版好嘛?”

    “对了,你那儿有照片,拿出来看看!”

    韩恒撇嘴:“才不要!那是私藏,懂吗?只能我一个人看!”

    韩恪黑脸:“你就仗着你跟小如合影多,每次照相都没皮没脸求出境,烦死了!”

    “那是因为小如最喜欢拉我一起照相,我镜头感好,我上镜!”

    “放屁——每次都是你凑不要脸怼上去,害我跟小如的合照每张都有你,看着就想裁掉。”

    韩恒:“你裁啊,你裁啊……”

    韩恪:“信不信我找狗仔曝你绯闻!”

    韩恒:“你曝我绯闻,我就薅你头发,直接把你薅秃!”

    江扶月刚进门就看了场兄弟撕X的大戏。

    二舅舅韩恪乍一看成熟稳重,一身西装颇有几分都市精英的调调,但一开口就特逗。

    一点也不像运筹帷幄的基金经理。

    毕竟,网络上对他的评价都是什么“老舵手”、“24K金牛”、“公募稳哥”等等。

    私底下看,滤镜全掉,人设稀碎。

    三舅舅韩恒更不用说,碎得更彻底。

    当着媒体镜头,他是从不出错的当红影帝,出道二十多年愣是没让记者狗仔拍到过一张丑照。

    可眼前这个样子……

    江扶月沉默地咽了咽口水。

    虽然大逆不道,可她还是想说,真的很沙雕。

    “咳——”老爷子清了清嗓,“你们不是有见面礼要送给月月吗?”

    韩恒动作最快,噔噔噔跑上楼,又咚咚咚跑下来,怀里抱着一个比他本人还高的……Hello Kitty公仔?

    然后,直接塞到江扶月怀里:“是不是很可爱?很Q?很想rua?!”

    说着,他干脆rua了一把。

    “奈斯!”

    江扶月抱着凯蒂猫,公仔下半身还墩在地上,两眼发懵。

    韩恪上前,一把拽开韩恒:“你搞什么?月月被你整傻了,让开让开,该我了。”

    韩恒撇嘴,外加翻白眼儿。

    被江扶月抓个正着。

    他咧嘴一笑,“嘿嘿……”像个傻憨憨。

    江扶月瞬间有被辣到,匆忙移开视线。

    但转眼就被一沓有价证券给砸个正着。

    韩恪:“月月,这是二十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还有一些不动产权证,虽然少了点,但将就先收下,舅舅以后再给你补。”

    江扶月:“?”

    老爷子跳出来:“还有我的!这个小玩意你拿去戴,葫芦保平安。”

    江扶月一看就知道是满级帝王绿,不仅如此,雕工也十分精巧。

    放到拍卖行保守估计不少于八位数。

    “我……”就在她准备拒绝的时候。

    韩慎递过来一个小方盒:“这是我的。”

    江扶月无奈:“大舅舅,你怎么也来凑热闹?!”

    “打开看看。”

    江扶月揭开,两把车钥匙并排躺在里面,一个迈巴赫,一个法拉利。

    “……”

    至此,送礼环节告一段落。

    江扶月不敢说不要。

    你能想象四个男人,一老三少,都用那种幽幽的、怨怨的、惆怅又委屈的眼神把你盯着吗?

    所以,她只能把嘴闭得紧紧的——要,都要!

    然后……

    老爷子:“乖囡囡。”

    韩恪:“不愧是我的外甥女~”

    韩恒:“啊!我圆满了,发条微博,顺便上个热搜庆祝一下!”

    韩慎:“真的,你不收不行。”

    江扶月:“……”想回家。

    没一会儿,老爷子开始张罗着要开饭。

    韩慎在客厅找了两圈,问保姆:“小廷呢?”

    “哦,小少爷说他跟朋友出去踢球,不回来吃晚饭。”

    韩慎眉心一拧:“胡闹!他不知道今天月月要来吗?”

    “今天中午出门之前我还提醒过他的,小少爷说他知道了,然后就……”还是去打球了。

    韩慎咬牙:“这小子,皮又痒了!去,打电话叫他回来,不然下个月零花钱一分没有!”

    “是。”保姆赶紧低头走开。

    “怎么了,大哥?”韩恪走过去。

    “还不是韩廷那个臭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以前还算听话,上了高中狗都嫌,简直头疼!”

    “哟,那咱们小廷廷可以啊,”韩恒冷不丁插话,“能让大哥你束手无策。”

    韩慎这个老父亲只能无奈摇头,说多了都是泪。

    突然,他转眼望向落地窗边,正陪老爷子下象棋的江扶月,忍不住目露期盼:“如果韩廷哪天能跟月月一样乖巧懂事,那我睡着都要笑醒。”

    “啧,看来小廷廷杀伤力不一般。”居然能让老大说出这种话。

    不过嘛……

    “嘿嘿……”韩恒傻笑,“我要是有一个月月这样的女儿睡着了都能笑出鸡叫。”

    韩恪撇嘴:“想要女儿?你还是先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吧!奔五的老男人!”

    “草——老二你说话就说话,提年龄干什么?!”

    韩恪:“我拒绝跟大龄未婚男讲话。”

    韩恒瞬间气成企鹅,差点跳起来:“我还不想搭理你这个失婚老光棍呢!”

    两人同时:“F*k!”

    不远处,同样也在进行一场厮杀。

    江扶月落在最后一子,莞尔抬眸:“您又输了。”

    “不是……我?你?”老爷子已经输到失去语言,歪来歪去盯着棋盘就像研究什么天外来物,“你怎么又把我吃掉一大片啊?”

    江扶月:“不吃怎么赢?”理所当然。

    老爷子:“……”

    突然,他猛地伸手,薅乱棋盘:“这把不算,我大意了,重来!重来!”

    江扶月嘴角一抽。

    老爷子已经开始拣回黑白子。

    就在这时,一阵连续的狗叫声传来:“汪——汪汪——”

    下一秒,一道黑色残影猛地朝自己扑过来。

    江扶月眼神骤凛,没有躲开,而是下意识伸手一抓。

    一个狗头卡在虎口的位置,整个狗身拉长下坠,四条腿疯狂乱蹬。

    狗子似乎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掐住了头,企图用吠叫来恐吓对方——

    “汪汪汪!”

    大嘴长舌头,口水直往下淌,还呲呲哈着热气。

    一条纯种罗威纳!

    贼凶!

    如果是其他小姑娘只怕早就被这外表凶狠的恶犬吓哭,可惜,遇到了江扶月。

    单手掐住狗头,任凭狗子如何狂吠,她纹丝不动,无所畏惧。

    老爷子当场看呆。

    韩慎三兄弟则狠狠为宝贝外甥女捏了把汗。

    一人一狗的对峙持续了将近两分钟,最后,罗威纳狗头一歪,嘴里发出求饶的呜咽声。

    可江扶月却并未就此放手,仍然掐着狗头,把狗悬在半空。

    罗威纳挣扎的动作变缓,狗身也开始轻微抽搐。

    “住手——你放开它——它要死了——”

    江扶月缓缓抬眼,只见少年冲进来,英俊的脸上满是怒气,眼里急切与担忧交织。

    终于出来了。

    江扶月勾唇,松开手,罗威纳趴在地毯上,吐着舌头大口喘气。

    少年冲上来,心疼地安抚狗子,摸摸毛,又揉揉头,确定它无碍之后,突然抬头,愤怒的双眼直勾勾盯着江扶月。

    “你凭什么掐我的狗?!”

    “就凭它想咬我。”江扶月淡淡回应。

    “它没有想咬你!”

    “哦,那它扑我了,我以为它要咬我,在这种前提下,掐它不是理所应当吗?我不掐,它就要扑,如果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韩廷突然被问懵了。

    但很快反应过来,冷笑出声:“你来我家,掐我的狗,你好意思吗?”

    “好意思啊,因为这也是我家。”

    “你——”

    突然,老爷子眉开眼笑,兴奋溢于言表:“对对对,这就是月月的家!小廷怎么跟姐姐说话的?赶紧道歉!幸好小莽没伤到月月,不然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韩廷傻了。

    这还是那个把他当宝贝蛋,一口一口“乖孙砸”的爷爷吗?!

    “您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韩启山嘴角狂抽,抬手呼了他一脑瓜:“臭小子,瞎说什么呢?赶紧道歉!”

    “我不——明明是她差点把小莽掐死,要道歉也该是她道歉才对!”

    “还敢顶嘴?”韩慎走过来,表情泛冷。

    少年脖颈一缩,飞快躲到韩恪身后:“二叔救命,我爸要打我!”

    “别怕,二叔护着你,他不敢。”

    韩廷面露得意,转头就朝江扶月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熊孩子!

    不过下一秒,韩恪清了清嗓:“护着你没问题,但要先道歉。”

    韩廷:“?”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二叔了!

    最后他只能瘪瘪嘴,拿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朝韩恒投去求救的目光,“小叔……”

    韩恒:“咳!那个……小廷廷啊,其实道歉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证明你敢作敢当,对吧?”

    对个屁!

    韩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家里人全变了,以前他是二叔的“大宝贝”,小叔的“眼珠子”,爷爷的“心肝肉”,现在他就是一丝儿空气、一阵烟,毫无存在感!

    冷不丁对上江扶月意味深长的目光,他恍然大悟,——

    是了,就是因为她!

    小姑姑的女儿,全家的新宠!

    因为她,自己差点被停掉零花钱,还被所有人逼着道歉。

    韩廷觉得自己比小白菜还惨。

    韩慎开口,下最后通牒:“你道不道歉?不道歉可以,未来三个月零花钱全部扣光!”

    韩廷萎了,他不过是个在亲爹手底下讨饭吃的富二代,他有什么坏心思呢?

    不就是想要点零花钱而已吗?

    “哼!道歉就道歉!”

    为了钱,他忍!

    韩慎:“快点!”

    江扶月坐在原来的位子上没动,后背挺直,下颌稍仰,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在三个舅舅和老爷子看来,那是端庄、大气、有肚量。

    可落在中二少年韩廷眼里,就是嘲笑、讥讽、幸灾乐祸!

    “对不起……”

    韩慎:“听不见,大声点!”

    韩廷:“对不起!行了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

    “舅舅,”江扶月突然开口,“弟弟的道歉我接受了,感觉点饿了,是不是可以开饭了?”

    “饿了吗?那我们先去饭厅。”

    “好。”

    韩廷撇嘴,假惺惺!

    要接受干嘛不早点,非要等他说第二遍才接受,明显就是故意的!

    他狠狠盯着江扶月的背影,恨不得让视线化为一把刀,直接将那单薄的小身板儿戳穿。

    就在这时,江扶月突然回头,少年眼中的凶狠还来不及收敛,被撞个正着。

    韩廷一怔。

    江扶月却微微勾唇,只见她唇瓣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

    韩廷辨出了嘴型,她说:我就是故意的!

    擦——

    太鸡贼了!

    ……

    饭桌上,大盘小盘摆满。

    各种美食,里面绝大部分都是江扶月爱吃的!

    韩慎:“我问了一下小如你爱吃什么,就让家里的阿姨都做了点,尝尝合不合口味?”

    “谢谢舅舅。”

    “手艺肯定比不上你爸,但应该也不会太差……”说着,往她碗里夹了块排骨。

    韩廷看着老父亲一脸温柔和关爱,那是他上了初中之后就再也没得到过的东西,只存在于幼时遥远而零散的记忆中。

    突然之间,就酸得不行。

    怎么不给他夹菜?他也喜欢排骨啊!

    还是不是亲爹?

    对外甥女都这么好,对亲生儿子就懂不懂扣零花钱,简直双标到人神共愤!

    啪——

    韩廷放下筷子:“不吃了!”

    说完,猛地起身,拔腿跑出饭厅。

    “诶,小廷——就这么几口,你吃饱了吗?!”韩恒想要去追。

    “坐下!”韩慎冷冷开口,”不用管他,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韩恪:“大哥,这我得说你两句,别对小廷那么凶,你越凶,他就越和你对着干。偶尔也要适当照顾一下青春期男孩子的自尊心嘛!”

    韩慎:“他又不是小姑娘,照顾什么照顾?不严格一点,他能窜上天捅个大窟窿信不信?”

    ……

    花园,韩廷正蹲在草坪上,摸着罗威纳油光水滑的背毛。

    “小莽,有没有不舒服?她有没有把你掐疼啊?”

    狗子唔唧两声。

    “好了好了,知道你疼,一会儿给你开个零食罐头。”

    “汪——”

    “诶,一说罐头你就激动,你是吃货吗?”

    “汪汪——”狗继续叫。

    韩廷后知后觉回过头,发现江扶月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你想干嘛?!”他瞬间警惕,下意识把狗揽进怀里。

    “既然这么紧张你的狗,为什么要让它来扑我呢?”

    少年愣住。

    “你既然让它扑过来,就要做好它被人制住报复,严重一点甚至被弄死打杀的心理准备。”

    “这就是你让它扑人的代价。”

    韩廷:“我……”

    “如果它今天死了,那罪魁祸首就是你。它的生命是在为你的愚蠢买单!”

    ------题外话------

    三更,五千字。

    月姐不是虐狗哈,是为了让狗主人明白,他的草率很可能让宠物受到伤害,甚至失去生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