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54章 所谓舔狗,棋艺绝了(一更)

第654章 所谓舔狗,棋艺绝了(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韩廷浑身一震。

    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可江扶月已经转身离开。

    “汪——”

    突然,趴在地上的罗威纳猛窜而起,朝江扶月后背扑去。

    “小莽!回来——”韩廷惊怒,面色大变。

    但狗子充耳不闻。

    就在他以为接下来必是一桩惨案的时候,罗威纳汪汪两声,后腿一叉,前脚一收,就这么趴在江扶月面前,嘴里还呜唧呜唧地叫。

    韩廷:“?”

    江扶月一愣,看着挡在面前,堵住去路的狗子,她抬步绕开。

    下一秒,罗威纳站起来,重新挪到她面前,屁墩儿着地,前脚收抱,大舌头扇啊扇,狗眼巴巴,像在做恭喜发财。

    江扶月又挪开,它又接着堵上来。

    “呜唧……”

    韩廷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骂了声草,这不要脸的傻狗!

    江扶月挑眉:“想让我摸你?”

    “汪!”尾巴摇起来。

    “万一你咬我怎么办?”

    “呜唧……”

    江扶月要走,它不让。

    最后直接蹭到她脚边打滚儿,露出软乎乎的肚皮。

    韩廷跑上前,气呼呼地扯绳子:“小莽!你给我起来!”

    “呜唧……”不要嘛。

    少年双颊涨红,耳根飞霞,根本不敢去看江扶月的表情:“你个傻狗!还要不要脸?气死我了!”

    “汪!”不要脸,要摸。

    韩廷想用力,又舍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狗子在“敌人”脚边撒娇卖萌求虎摸。

    嘤!好丢脸!

    “行了,再扯脖子都断了。”江扶月说完,蹲下来,抬手拍了拍狗头。

    韩廷见状,正想提醒她小莽最讨厌别人拍它狗头,平时连自己都只能摸,不可以拍。

    结果还没说出口,江扶月就已经拍完了。

    关键是!

    那傻狗居然还一、脸、享、受!

    小莽,你要是被魂穿了就眨眨眼,我给你请道士。

    “汪!”还要~

    江扶月又在它身上拍了拍。

    “呜唧……”开始打滚儿。

    江扶月捡起脚边的塑料玩具铲,先在狗子眼前晃了两下,然后猛地掷向远处。

    “汪——”罗威纳迅速蹿出,四肢有力,身形矫健。

    江扶月收回目光,转而落到少年身上:“狗不错。”

    言罢,大步进了室内。

    啥意思?

    狗不错,那人呢?

    拐着弯儿骂他不如狗?

    等小莽叼着玩具铲摇头晃回来,四处嗅了嗅,然后狗头一歪盯着韩廷。

    “汪——”人呢?

    “傻狗!人家把你支开就走了。”

    “汪汪——”要摸!

    “臭莽子,我给你吃最好的、住最好的,还逃课带你出去遛,零花钱三分之一都用来给你买玩具了,咋就没见你对我这么谄媚过?”

    “汪——”

    “她江扶月凭什么啊?凭她掐你狗头,还是拍你狗身?我怎么就养出你这种斯德哥尔摩狗?”

    “汪汪——”

    韩廷:“给我趴下!狗头伸过来!我也要拍!”

    “汪!”想得美!

    韩廷:“讨打是吧?”

    “汪汪!”打也不给!

    “嘿,我说你是不是欠?”韩廷抬起手,企图吓唬狗。

    结果它叼着铲子果断转身,屁颠屁颠跑进屋里。

    只留给少年一个丰满的狗屁股。

    那是他用零花钱买肉罐头一点一点给养出来的。

    “小莽——你丫给我滚回来——”韩廷撕心裂肺!

    可惜……

    哒哒哒,狗子已经没影儿了。

    晚上,江扶月在韩家住下。

    知道她今天要来,二楼最大的那间套房早早便打扫干净,还做了新布置。

    “走,带你去看看房间!”韩恒兴致勃勃。

    江扶月被扯离棋局,径直往楼上跑。

    老爷子巴不得,小姑娘一走正好给他充足的时间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前有追兵,后有悬崖的……

    可真是伤脑筋!

    正好韩慎路过——

    “诶!老大,你过来。”

    韩慎走过去:“怎么了?”

    “你帮我看看这棋,下一步该怎么走?”

    “请外援不好吧?一会儿月月要回来的。”

    “咳!这不是还没回来嘛,你帮我看看,她也不知道。”

    “行,那我看看啊……”

    一分钟过去。

    老爷子:“怎么样?”

    韩慎皱眉:“我再看看。”

    两分钟过去。

    “如何?”

    “还没看完。”

    ……

    整整五分钟过去。

    老爷子坐不住了:“你到底行不行?”

    韩慎目露无奈,诚实摇头:“不行。”

    “?”

    “咳……爸,给你个建议。”

    “嗯?”

    “认输吧,不丢脸。”

    老爷子虎目一瞪:“放屁——我是那种轻易言败的人吗?”

    “哦,那您等着被打输也行。”

    “?”

    “嘶!”韩启山摩挲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你说月月这一手棋到底跟谁学的?”

    他自问下棋几十年,还没人能把他赢得这么惨。

    韩慎:“反正小如不下棋,江达……应该也不会。难道是兴趣班?”

    韩启山摇头:“兴趣班可教不出这种水平。”

    “啧,您既然好奇,干嘛不直接问月月?这不是简单得多?”

    “不行不行……我要是问了不就等于承认我技不如人?这跟认输有什么区别?”

    韩慎嘴角一抽:“您也确实不如啊?”

    “……”养你还不如养个西瓜皮!

    “您慢慢研究吧,反正我是没辙。”说完,施施然走开。

    老爷子表情一黑。

    这时,韩恪抱着电脑路过。

    韩启山老眼骤亮:“老二老二,你来……”

    韩恪站在原地没动:“?”

    “你过来啊!”

    “呃……还是就保持这个距离比较好。”总感觉凑上去没什么好事。

    “不是……离那么远,你怎么看棋?”

    “什么棋?”

    “过来啊,我跟月月下的,帮我看看走哪里。”

    韩恪这才踱步过去,低头一扫:“这还有什么好琢磨的?”

    “你想到了?!”

    “嗯。”

    韩启山搓搓手,目露希冀:“快说,下哪步?”

    “随便。”

    “哈?”

    韩恪:“随便下啊,反正黑棋都输定了,这还有什么好挣扎的?”

    韩启山:“……”这还不如西瓜皮呢!

    “滚滚滚!一个两个都不顶用。”

    韩恪轻飘飘丢下一句:“您还不是一样……”

    说完,赶在老爷子发飙前,迅速开溜。

    韩启山望着眼前必败之局,叹息不断,如果上一步还有上上步、上上上步没这么下就好了……

    等等!

    他眼珠一转,有办法了!

    ……

    二楼。

    韩恒握着门把:“准备好了吗?我要推喽!你肯定会非常非常喜欢……”

    江扶月眨眼。

    “当当当当——”韩影帝自带配音音效。

    门打开的瞬间,一片粉嫩映入眼帘。

    粉色窗帘,粉色衣柜,还有粉色的床单被罩,以及粉色地毯,知道的以为是卧室,不知道的还以为误入糖果屋。

    除此之外,还在天花板四周嵌入了灯带,来段音乐,分分钟现场蹦迪。

    然而,这些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是墙角那一堆大大小小、五颜六色、外形各异的毛绒玩具!

    韩恒嗷叫一声,冲过去,把整个身体砸进公仔堆里,左手一个长毛兔,右手一只泰迪狗,疯狂开撸。

    脸还带噌,眼神陶醉。

    “怎么样,喜欢吗?这些都是我亲自挑选,亲自搬上来,再一个个摆好,是不是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江扶月:“……”她没感觉到拥有全世界,不过她觉得韩恒坐在毛绒堆里倒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太少?没关系,我还网购了五十个,明后天就送到,嘿嘿……”

    江扶月:“!”救命!

    “那个……我棋还没下完,先下去了。”

    “别啊,你再参观参观,不急。”

    江扶月嘴角一抽。

    只能把整个房间逛一遍,期间,韩恒一直黏在毛绒堆里。

    最后见江扶月实在要走,他才依依不舍起身。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二更九点半左右~

    顺便求个月票呀,爱你们~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