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56章 卑微如他,满分而已(三更)

第656章 卑微如他,满分而已(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书。”

    韩慎一怔:“你说什么?”

    “我跟书上学的,再根据实际情况改良了一下。”

    韩慎:“……”

    韩恪:“……”

    江扶月:“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老三,接电话!”

    “啊?哦!”韩恒反应过来,从沙发上捞起手机,“喂……什么?爆了?!不是……我哪来的女儿?我他妈隐没隐婚你这个经纪人不知道吗?!”

    “赶紧处理啊,都是谣传!算了,我还是自己澄清吧……”

    通话结束,韩恒心虚地点开微博。

    韩慎:“怎么了?”

    韩恒:“小事,小事,我马上处理!”

    韩恪默默把手机递给大哥,韩慎看了眼,顿时大为光火:“老三,你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发这种东西,赶紧删掉!”

    女孩子家的房间是能乱发的吗?

    简直胡闹!

    韩恒自知理亏:“我现在就删,现在就删……”

    删完,他又发了条只有文字的微博,言简意赅:

    【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可可爱爱的外甥女,房间是给她准备的,谢谢。】

    然后,又上热搜了。

    韩恒:“……”没办法,谁让哥的人气旺?

    “时间不早了,月月上楼休息吧。”

    “好。”

    江扶月离开之后,韩慎开始收拾棋盘。

    视线从每一颗棋子上划过,实则是在脑海中回想江扶月每一次落子。

    韩恪靠在吧台边,抱臂环胸:“大哥,看出来了吗?”

    “看出来什么?”

    “咱们月月是个天才。”

    韩恒正发消息让经纪人适当控评,并且杜绝一切想要深挖“他外甥女是谁”的苗头。

    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用得着你说?月月如果不天才,怎么竞赛夺金,还次次满分?更不可能以联赛第一的好成绩来帝都参加CMO了。”

    韩恪一惊:“这么厉害吗?”

    “你居然不知道?!”韩恒无语死了,噼里啪啦在手机上捣鼓一通,然后递过去,“自己看吧!”

    韩恪接过来,一目十行。

    “啧,咱们月月连微博粉丝后援会都有了?”

    韩恒:“不止呢!还有粉丝群,超话,单独的贴吧。”

    韩恪摸摸鼻子。

    在这之前,他确实没了解过小外甥女。

    只知道妹妹被找回来了,早就结婚生子,有了一双儿女。

    “突然好奇月月的智商。”

    韩恒:“肯定比你高。”

    韩慎收好棋盘,意味深长:“咱们月月的天才之处可不止智商。”

    说完,上楼去了。

    韩恒没听懂,问老二:“啥意思?”

    韩恪回想起她徒手掐住小莽狗头的样子,“嗯,确实不止。”

    韩恒:“?”

    草!欺负人!

    ……

    水声骤停,江扶月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门打开的瞬间,涌出一团白色水雾。

    她吹干头发,正准备关灯睡下,突然门的方向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呲呲啦啦的响动。

    她走过去,打开,一道黑影窜进来。

    “呜唧……”

    罗威纳进门之后也不乱跑,就趴在那张粉色地毯上,狗耳耷拉,狗眼乱飘。

    江扶月朝门外看了眼,走廊空空,没有狗主人的身影。

    她耸耸肩,关上门,然后……

    开始撸狗!

    “呜唧……呜唧……”

    小莽在地上疯狂打滚:再撸!再撸!

    江扶月蹲在它面前,先rua狗头,再揉狗身,接着拍狗腿,最后还尝试了一把狗屁股的手感。

    肉真多……

    “你是偷偷跑来的?”

    “呜唧……”

    “不怕你主人知道,捶爆你狗头啊?”

    “呜唧——”他才不会!

    江扶月还挺喜欢这狗。

    耳厚且立,皮毛光滑,后背略微呈现出拱形,一看就是纯种。

    关键还识时务,知道谁能惹,谁惹不起。

    就是……狗主人有点烦。

    “去,帮我把毛巾叼过来。”

    小莽瞬间起立,脑袋一歪,然后屁颠屁颠按照江扶月指的方向去叼毛巾,尾巴甩啊甩。

    “好狗。”江扶月摸摸它狗头。

    这尾巴就甩得更厉害了。

    “呜唧……”

    身体一倒,露出软乎乎的肚皮,示意江扶月摸摸。

    江扶月觉得这狗真有意思,不轻不重地摸了两把。

    “呜唧……”

    突然,手机响了,她走到床边,拿起来。

    来电显示……谢定渊?

    “喂?”她接通。

    “睡了吗?”

    “还没有。找我有事?”江扶月在床边坐下。

    “没有,就想跟你说说话……”

    受到冷落的小莽狗眼一瞄,瞅准时机把前爪跳到江扶月腿上。

    江扶月吓了一跳。

    狗子立马收回爪,后退两步站好,狗头一耷,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儿。

    可怜巴巴的。

    谢定渊:“怎么了?!”

    “没事,有条小狗在房间。”说着,招招手,把狗子叫过来。

    小莽哒哒哒上前,不要太积极。

    江扶月摸摸狗头,小莽主动蹭蹭,她忍不住笑出声。

    那头,男人心神一荡:“就这么高兴?”

    “挺乖的。”

    “你喜欢狗?”

    “仅限于听话的狗。”

    谢定渊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江扶月——小莽是不是在你房间?!”

    虽然隔着一扇门,中间还有一段距离,但韩廷嗓门儿全开,不出意外传进电话里,落到那头男人耳中。

    江扶月说了一声,便匆忙挂断。

    谢定渊握着手机,眉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拢。

    如果他没听错,对面是个男人的声音?

    找狗找到江扶月房间来了?

    心下骤然一沉。

    ……

    却说这边,江扶月打开门,韩廷挤进来,不出意料看到了自家傻狗。

    “小莽,谁让你上楼的?回你的狗窝去!”

    它不动,坐在床边摇尾巴,嗯……对着江扶月。

    韩廷觉得脑壳要炸。

    既然狗子不过来,那就只有……他过去。

    一把拎起它肥实的后颈:“让你乱跑!让你不听话!看我怎么教训你。”

    “汪——”

    “还敢凶我?下下个月零食扣光!加餐取消!”

    少年一边走,一边数落。

    狗和狗主人离开之后,江扶月去洗了手,躺下睡觉。

    完全没想过要给谢定渊回个电话。

    那头,男人等了将近半个小时,见她还没打过来,幽幽一叹……

    算了,还是他打过去吧。

    然后——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谢定渊:“……”

    卑微如我。

    一夜好梦,江扶月睡到八点自然醒,起来吃早餐。

    吃过早餐,韩慎送她去酒店。

    今天上午就要公布成绩了。

    韩慎:“结束之后我来接你?”

    “舅舅,我今天想住酒店。”

    韩慎以为她是想跟老师和同学一起,点点头:“也行,那明天我再来。”

    “好。”

    从CMO结束到国家队集训开始,中间有三天时间,江扶月答应住到韩家。

    为此时青栀还挺不乐意。

    “凭什么去陪他韩启山?哦,他是亲姥爷,那我还是亲姥姥呢!”

    秦远琛劝她:“你想月月随时都可以让她到家里住,何必争这几天?以后等月月来帝都上大学,有的是机会。”

    老太太嘟哝:“可我现在就想……”

    “行,那我给阿慎打电话,让他把月月接过来。”

    “算了……还是让她陪陪韩启山吧,别让小如为难……”

    毕竟,血缘割不断。

    秦远琛:“你啊,刀子嘴,豆腐心。”

    “我那叫大度。”

    ……

    上午十一点,K大学术报告厅。

    之前举办开幕式的地方,今天闭幕式也将在此举行。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环节——

    公布成绩!

    两天考试,总共六个题,每题21分,总分126分。

    设全国一、二、三等奖,分数从高到低,选前30名进入国家队集训,再从这30人里选出综合实力拔尖的6人参加IMO。

    陈程一直在搓手。

    谈嘉许:“你紧张啊?”

    陈程看了他一眼:“废话,难道你不紧张?”

    谈嘉许嘴角稍紧,没接话,但心跳却噗通——噗通——

    越跳越快!

    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哦,也有不紧张的,比如这位……

    他瞄了眼斜前方的江扶月,人家正低头刷微博呢。

    人和人真的不能比,因为一比就容易吐血。

    江扶月已经看到昨天韩恒在微博上闹出的“有女”风波。

    虽然他本人已就此事做出澄清,但仍然有一批营销号一口咬定他隐婚生女,各种细节图、证据链,言之凿凿,连江扶月都差点信了。

    “月姐——”陈程叫她。

    江扶月回头:“怎么?”

    “徐老师呢?”

    “应该拿成绩单去了。”

    CMO成绩采取部分公布制度,大屏幕上只会显示前三十名,也就是国家集训队名单,至于个人成绩,则发放到领队手中。

    由领队老师告知学生。

    突然——

    “来了!老师回来了!”

    不知是谁吼了这么一句,接着所有目光齐刷刷投向大门。

    果然,一群领队结伴而归,几乎人手一张A4纸。

    不用说,肯定是成绩单。

    陈程咽了咽口水,搓手搓得更厉害了。

    谈嘉许强装镇定,实则偷偷擦汗。

    相较而言,凌轩就淡定得多,不过目光还是不自觉放到徐泾身上。

    至于江扶月……

    她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因为有微信消息进来。

    直到徐泾拿着成绩单走到面前,她的目光都还没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徐泾:“……咳!”感觉自己有被冷落到。

    不过还好,陈程和谈嘉许正眼巴巴盯着,瞬间又令他满足了。

    “徐老师,怎、怎么样啊?”

    “我们多少分?”

    徐泾表情一肃,“你们这次发挥……”

    他顿住。

    两人心也跟着收紧,这语气……感觉不太妙啊?

    “发挥得还挺好,嘿嘿。”

    陈程长舒口气。

    谈嘉许松开手,低头一看,裤子已经被他揪出了褶皱。

    徐泾恶趣得逞,眉开眼笑。

    江扶月嘴角一抽,您是真的狗。

    最后,成绩单摆出来,江扶月赫然排在第一个——

    126,满分,第一!

    然后是凌轩,124,第二。

    陈程和谈嘉许都是121,并列第五。

    换句话说,CMO前五名,他们临淮一下就占了四个!

    这是临南一中自开设奥数班以来,考得最好的一次。

    同时,也是首次拿到满分第一!

    别看徐泾现在镇定自若,其实拿到成绩单那一刻,他双手根本止不住颤抖。

    江扶月和凌轩考得好,这是意料之中。

    却没想到谈嘉许和陈程也能拿这么高的分!

    徐泾觉得自己就像辛勤耕耘的农夫,突然收获了远超想象的成果。

    如何不兴奋?

    不惊喜?

    从会议室一路走到报告厅,他整个人都是飘的。

    范世光踱步过来:“咳!老徐,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成绩啊,装什么傻?”范世光两眼直勾勾,恨不得一把抢过徐泾手里的成绩单。

    “……还行,一般般。”

    范世光轻啧出声,按徐泾以前的尿性,他的学生要是考得好,那还不早就嘚瑟开了?

    哪里还用他主动来问?

    所以,多半是考砸了。

    范世光不由目露同情,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多大点事儿啊?今年砸了,还有明年,正所谓越挫越勇,说不定明年你带的学生能考进前五呢?一切皆有可能嘛!”

    徐泾看着他,没说话。

    范世光语重心长:“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好受,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的肩膀借给你靠。”

    徐泾还是盯着他,保持沉默。

    “你看你,都伤心傻了。其实我非常理解,毕竟你有个学生是联考第一,还满分。这俗话说得好,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等明年……”

    “不用。”徐泾开口,打断他。

    范世光:“啊?”

    “不用等明年。”

    “什、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的学生今年就考进了前五。”

    范世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干笑两声:“你看你这……大白天的,都开始说梦话了。”

    徐泾微微一笑:“你看我像没睡醒的样子吗?”

    范世光眨眼:“真有前五?谁?是不是江扶月?多少分?”

    “不是江扶月……”徐泾摇头。

    “我就说嘛……”

    “是全部。”

    “啥?”

    徐泾:“我的四个学生,全部考进了前五。至于江扶月,算是正常发挥吧,不多,也就126分而已。”

    也就126分……

    而已……

    这他妈都满分了,还不多?!

    范世光大脑一瞬当机,傻愣在原地。

    半晌,才反应过来:“你你你你——再说一遍!几个前五?谁126?!”

    徐泾直接把成绩单塞到他手上,“喏,白纸黑字,自己看。”

    范世光颤巍巍打开,半分钟后,讷讷抬头——

    “老徐,你不会随便P了张成绩单来蒙我吧?”

    四个学生,都是前五,还有一个满分第一!

    草!

    他瞎了。

    被闪瞎的。

    恰好这时,竞委会主任臧先勇上台,在全场瞩目之下,公布了本次国家集训队入选名单——

    “分数从高到低,分别有:江扶月、凌轩……”

    他每念过一个名字,那个学生的名字连同分数和排名就会出现在身后的多媒体幕墙上。

    所以,当江扶月三个字出口,一个硕大的“126分”和“第1名”也随之浮现。

    然后——

    全场轰动!

    “卧槽!月姐又是满分!”

    “虽然意料之中,但我还是震惊了!”

    “就一个问题:满分是大白菜吗?”

    “对月姐来说,是大白菜;我们来说,是玉白菜。都是白菜,但……懂的都懂。”

    “我的九尾狐奶奶额!白菜何苦为难白菜?”

    “怎么办?我感觉今年IMO月姐又要slay全场。”

    “啊!我的辣条,没白赌!”

    “呜呜……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哭,明明考满分第一的又不是我。”

    “我也想哭,看着月姐就好像看到了最想成为的那个自己。”

    “……”

    方柳柳坐在台下,瞪大眼,见鬼一样盯着巨大的幕墙。

    上面“江扶月”三个字就像一根针,毫无预兆地刺进她眼球。

    痛到想哭!

    而周围或惊叹、或赞美的议论,落在她耳朵里,无异于伤口撒盐。

    大家都怎么了?

    为什么对她赞不绝口?

    一个被有钱人包养的小贱货,凭什么考满分?拿第一?

    这让她们努力学习,又认真考试的人,情何以堪?

    难道说,她方柳柳还不如一个道德败坏的恶臭外地妹?

    “不……”

    她绝不允许!

    只见一个人影冲到台上,在众人惊愣还没反应过来的当口,一把夺过臧先勇手里的话筒。

    对着台下所有人,一字一顿:“我要实名揭发江扶月!她不配参加CMO,更不配入围国家集训队!”

    轰——

    全场哗然。

    “这人是谁?”

    “她疯了吧?”

    “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知道她!方柳柳,帝都本地考生,据说家里超级有钱,酒店都是住的套房!本来应该由她在开幕式上发言的,后来臧主任钦定了月姐,就被刷下来了!”

    “我刚才瞄到她的成绩了,才42分,倒数第二名。”

    “不是吧?居然没及格?这种资质还敢让她上台发言?”

    “她凭什么这么说月姐?”

    “滚下来——”

    “对!滚下来!”

    全场整齐高呼。

    方柳柳站在台上,看着所有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对江扶月无条件拥护的样子,心中愤恨达到极致,面部表情也随之狰狞——

    “蠢货!你们这一群蠢货!都被江扶月骗得团团转!知道她有多恶心吗?表面上看比谁都清高,其实背地里傍大款、钓凯子、当小三!”

    “胡说!”台下有人激动地站起来。

    “别急,”方柳柳冷笑,“我会让你们亲眼看到证据……”

    ------题外话------

    三更,五千字。

    原本想这章虐完渣,但是这个方柳柳实在太欠了,简单虐完不是我的风格,所以下一章继续吧……(捂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