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57章 尽得人心,为她而证(两更合一)

第657章 尽得人心,为她而证(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完,方柳柳拿出手机,点开相册,用现场多媒体蓝牙功能直接把照片投映到身后的幕墙上。

    第一张照片背景是K大校门,左上角拍摄时间显示昨天上午,也就是第二场考试当天。

    江扶月正躬身坐进一辆黑色奔驰中,透过半降的车窗,依稀能看到一个男人模糊的侧脸。

    方柳柳:“江扶月是临淮人,这点相信大家都知道。试问一个从临淮来帝都参加考试的学生,为什么会有豪车接送?”

    台下回怼:“万一是月姐自己家里的车呢?”

    方柳柳冷笑,把照片放大:“看清楚,京A开头,这是帝都的车牌!”

    “我知道你们不会轻易相信,所以我还留了另一份证据……”说着,指尖一划。

    又一张照片出现在幕墙上。

    背景换成了春风酒店门口,拍摄时间还是昨天,黑色奔驰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辆银灰色宾利。

    江扶月同样坐进了副驾驶,但接她的却换成了另一个男人。

    方柳柳:“还是京牌,我查过这辆车,最新限量款,整个帝都不超过三辆。”

    “以上这些难道还不够明显吗?江扶月表面是来帝都参加CMO,实则却在背地里钓凯子、傍大款,辗转周旋于多个男人之间,道德败坏,影响恶劣!”

    “我在这里倒想问问主办方,还有在座的竞委会领导们,这种学生还配入围国家集训队吗?还有资格代表华夏去参加IMO吗?如果她真的去了,那才是对我们国家、对学科竞赛最大的侮辱和诋毁!”

    方柳柳言之凿凿,义愤填膺。

    像个正义使者。

    刹那间,不少好奇探寻的目光纷纷朝台下端坐的江扶月投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好家伙!人都站到台上声情并茂地揭发她,就差指着鼻子开骂了,江扶月竟然也还坐得住!

    坐姿悠闲,嘴角含笑,淡定得像个局外人。

    “突然感受到一种王之蔑视。”

    “你讲你的,我听我的,敌动我不动,敌怒我就笑——牛哔!”

    “不愧是月姐,这定力绝了。”

    “所以,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P的?错位?”

    “感觉不像。”

    “我觉得,就算月姐分别上了两辆豪车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单凭开局两张图就往傍大款和钓凯子上扯,也太无脑了。”

    “无脑还是其次,就怕有人居心不良,故意往月姐身上泼脏水,好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

    “有人是指方柳柳吧,就差把她身份证号码念出来了。”

    两人当即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懂的都懂。”

    “你说她图什么啊?把月姐从第一的宝座上拽下来,她自己也上不去啊?何苦来哉?”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女人嫉妒起来有多可怕,就算损人不利己,也在所不惜。”

    方柳柳自己得不到,但并不妨碍她让江扶月得不到。

    这种心理类似于:我很惨,所以我也要让你很惨,虽然你的惨并不能缓解我的惨,可我就是想看你跟我一样惨。

    “妈呀,女人太恐怖了。”

    一个男生抱住手臂:“鸡皮疙瘩已经冒出来了。”

    “那现在怎么办?就让方柳柳像个疯狗一样在台上乱咬?”

    “慌什么?月姐都还没表态呢!”

    “嘶……月神是不是太淡定了?”

    “我总感觉她在憋大招。”

    “……”

    方柳柳站在台上,见台下议论四起,众人交头接耳,还以为自己说的这些奏效了,大家已经开始质疑江扶月。

    殊不知,小丑是她。

    “我在此实名举报,要求竞委会取消江扶月的成绩和排名,并作禁考处理!”

    “嘶——这女的也太恶毒了吧?”

    “且不说事情还没弄清楚,在场领导一个都没发话,就算弄清楚了,该怎么处理也不是她能干涉的,这吃相不要太难看。”

    “我还以为她能装久一点,没想到自己就把自己暴露了,就这段位……连我都看不下去了,更别说在场的领导。还真当他们是吃素的啊?”

    方柳柳说完,好似结束了一场正义秀,满心欢喜地以为能够收获鲜花和掌声。

    然而事实却是,众人看她的眼神逐渐微妙。

    台下也没有表现出支持与附和。

    她茫然地站在台上,还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

    “……你、们没看见这些证据吗?江扶月她勾引富豪,玩弄美色,其实就是为了钱啊!这种表里不一、没有道德的人,大家为什么不攻击她?”

    这时,台下有个男生站起来:“你知道江记吗?”

    “什么?”方柳柳一愣。

    “月姐家的私房菜馆。你知道这家店生意有多火爆,日流水能达多少吗?那你又知不知道月姐自己家里就有一辆库里南?最大的用途就是当面包车接送后厨几个姓曹的师傅往返私房菜馆和煎饼店之间,当然,偶尔也装装干货,运点面粉什么。”

    方柳柳目露疑惑,不知道他说这些做什么。

    男生:“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作为江记铁粉告诉你——私房菜一位难求,排队至少都是一个钟头起,日流水进账达六位数,如果遇到节假日,七位数也不是没有过。”

    “综上所述,你觉得月姐缺钱花?”

    方柳柳眉头一紧:“谁会嫌钱多?她有,不代表不想要更多。”

    “这跟你拿出来的那两张照片一样,都是主观臆测,根本算不上实质性的证据,没有半点可信度。”

    “没错!”又一个男生站起来,“我们不是脑残,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不是你说什么就信什么。况且,你也夹着私心,想把大伙儿当枪使,那也要问问我们同意不同意!”

    第三个男生站起来:“当然不同意!我们没那么傻!”

    然后第四个、第五个……

    到最后竟如雨后春笋,一茬接一茬往外冒。

    方柳柳被眼前出乎预料的事态发展打得措手不及。

    她愣在台上,表情愕然。

    这些人不仅没对江扶月产生质疑,竟然还联合起来维护她?

    “还说江扶月没有勾引男人,现在站起来的这些不都是男生吗?!”

    “谁说的?!”两个女生一前一后,异口同声,“我们也支持月姐!”

    “还有我们——”齐刷刷。

    刹那间,全体起立,振声齐呼。

    竟莫名庄严。

    方柳柳傻了,竞委会的领导们也不由看呆。

    第一次深刻且直观地意识到“江扶月”三个字在这些学生心目中的地位和份量。

    这个时候,江扶月自然不能再沉默。

    只见她在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台上,拿起另一只话筒,对着方柳柳一字一顿:“根据我国《刑法》第246条中对侮辱罪、诽谤罪的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方柳柳是吧?”只见她红唇轻勾,“我要告你。并且十五分钟前,我已经报警了。”

    哗——

    台下一片轰动。

    “月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小丑还在蹦跶的时候,我月神就已经捏住了她命门。”

    “快准狠,一出手就是绝杀!”

    “硬核月姐!想嫁!”

    “不愧是光伟正的代名词,这种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报警。”

    “又跟月姐学到一招……那句话怎么说的?根据《刑法》第二百几十条?”

    “根据《刑法》第246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

    台上,方柳柳脑子一懵,眼神迟滞,半晌才找回声音:“……你、说什么?”

    江扶月抬腕看表:“不出意外,十分钟内警察就会赶到。”

    “你报警了?!”

    “是啊,法律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武器。”

    “不……我没有诽谤,这些都是事实!照片是真的,你勾三搭四也是真的!”方柳柳摇头,难以置信:“做了这种事,你怎么还有脸报警?!”

    突然,报告厅大门从外面推开,两道颀长的身形走进来。

    众人回头望去,下一秒倒抽凉气——

    “哇!这是谁?好帅啊!”

    “看上去有点像韩影帝,越看越像……”

    “是挺眼熟的。卧槽!这不是第二张照片里那个开宾利的‘大款’吗?!”

    “来了来了!主角现身!感觉接下来还有大戏上演!”

    “啧啧,每一步都透着杀气。”

    “欸?后面还有一个男的,是谁?”

    “我看看……靠!比前面那个还帅!”

    “我怎么还是觉得眼熟啊?太眼熟了!在哪里见过来着?!”

    “我的老天爷,这这这这……不是谢、谢——”

    “好好的,你谢什么啊?傻了吧唧!”

    “不是!那个人是——谢、谢——”

    “谢谢啥?谢我?谢他?”

    “哎呀!是谢教授!谢定渊谢教授!”

    “哈?”

    傻掉一片。

    这时,韩慎已经走到台上,站到江扶月身旁。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突然伸手揽住女孩儿肩头,另一只手顺势抽走话筒。

    “对!就是他——”方柳柳指着韩慎,告诉台下:“他就是江扶月的金主!现在人来了,江扶月没办法狡辩了。”

    韩慎却看都没看她一眼,举起话筒:“很抱歉,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下,以如此不体面的方式和各位祖国的小花朵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韩,是江扶月的亲、舅、舅。”

    最后三个字,他咬得又重又沉。

    台下再度炸锅——

    “舅舅?!居然是舅舅?!”

    “方柳柳眼睛到底怎么长的,居然能把舅舅看成金主?”

    “我的脚趾已经忍不住为她抠出三室一厅。”

    “举报吗?一通胡诌那种。”

    “没错,韩阿姨也姓韩,是亲舅舅。”

    方柳柳两眼圆瞪:“舅舅?”

    “不……”她摇头,“不可能!你是为了帮她,才这么说的!”

    韩慎下颌微抬,眼神睥睨:“我不需要向你解释,等警察来了,自然会分辨真假。我相信,是非黑白,没有谁能逃过执法人员的火眼金睛,包括我,也包括你!”

    方柳柳浑身一震。

    突然,她想起什么,仿佛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你是他舅舅,那另一个人呢?!那个开黑色奔驰的,总不能也是她舅舅吧?对,那个人才是江扶月真正的金主!”

    “可笑——”一声冷斥传来。

    又一个男人走到江扶月身旁

    待他正面站定,台下忽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竞委会主任臧先勇颤巍巍开口:“是……谢、谢教授吗?”

    众人眼都不敢多眨一下,显然,这也是他们此刻心中亟待求证的疑问。

    韩慎主动把话筒递过去。

    谢定渊抬手接过:“大家好,我是谢定渊,江扶月的……合伙人,也是拍档。”

    轰——

    全场骚动,议论如同点燃的炮仗,瞬间爆开。

    “妈呀!究竟还有多少惊喜和反转,请一次来个痛快吧,我滴个老天爷!”

    “有生之年居然在电视屏幕以外看到活的谢教授,嘤!这辈子圆满了,真的。”

    “所以那个开奔驰的是谢教授吗?”

    “难怪我说那个侧脸怎么这么眼熟!就是他!”

    “羡慕的泪水从嘴角留下来,谢教授居然亲自开车来接月姐。”

    “慕了慕了!我不求坐上谢教授亲自开的车,只求能开一遍他们那天开过的那条路就好。”

    “原本以为方柳柳造谣月姐和她亲舅舅已经够离谱了,没想到居然还敢造谣月姐和谢教授?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吗?太莽了。”

    “这是不是就叫踢到的铁板一块比一块硬?”

    “呃!只有我觉得她很惨吗?”

    “方柳柳此刻内心是不是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敢诋毁谢教授,那就要做好被全国人民怼到妈都不认识的准备。”

    “还别说,确实挺惨的。”

    方柳柳看着韩慎,又扫过谢定渊,惊疑的目光来回逡巡,最后一点一点从里面涌现出崩溃。

    “不……我明明看到她上了金主的车!一定是金主!一定是!”

    怎么变成亲舅舅和谢定渊了?

    “江扶月!肯定是你搞的鬼!你赶紧承认啊!现在就给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说着,猛冲过来。

    谢定渊带着江扶月往后一避。

    韩慎用身体挡在发疯的方柳柳面前,“你想做什么?!”

    “卧槽!我刚刚看到了什么?谢教授是英雄救美了吗?!”

    “啊?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韩舅舅好帅啊,那么一挺身,一挡住,man爆了。”

    “月姐明明可以靠自己,但还是像小公主一样被两个长辈保护得严严实实,呜……又是羡慕月姐的一天呢!”

    方柳柳即使被挡,也还是顽强地伸出头,朝江扶月咆哮:“你为什么不说话?敢做不敢当吗?!你说,你的金主是谁!”

    江扶月抬眼,脸上没什么表情,“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说再多,也只是浪费口舌。”

    就在这时,警察赶到。

    一袭制服,鱼贯而入。

    “是谁报的警?”

    江扶月上前:“有人对我造谣污蔑,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并且……”她拿出兜里的录音笔,电源显示正在使用中,“我还录了音。不接受任何调解,直接走诉讼程序。”

    为首警察一听,对方态度坚决,没有再促成和解的必要。

    当即扫视一圈:“是谁造谣?”

    江扶月直指方柳柳:“她。”

    “带回去接受调查!”

    “是!”

    两名警察上前。

    方柳柳面色大变,“不要抓我!我没有造谣!我不去警局!”

    逃是逃不掉的,最终还是被强行押走。

    一场闹剧落幕,方柳柳成最大输家,现场没有一个人可怜她。

    “活该!”

    “心术不正,害人害己!”

    “造谣一张嘴,以后辟谣就跟月姐学,直接报警,一波送走。”

    “信月姐,撕X稳~”

    “嘿嘿,我已经录下来了,建议反复观看,模仿学习~”

    但恶人被抓并不是热议程度最高的话题,热度最高的是——

    “你们不好奇谢教授和江扶月是什么关系吗?”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今天没三更了哈~

    终于虐完了!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