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58章 楼下等她,摔钟云益(一二更)

第658章 楼下等她,摔钟云益(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刚才不是说了,合作伙伴兼拍档吗?”

    “原来我还在做五三的时候,月姐就已经和科研大牛成拍档了,呜……高中生何苦为难高中生?”

    “感觉谢教授像月姐长辈,刚才那一揽,简直就是老母鸡护崽崽嘛!”

    “长辈……好像也说得过去哈,毕竟大了快十岁嘛!”

    “我比较好奇私底下月姐是叫他哥,还是叔,嘿嘿……”

    “叔吧,学术地位在那儿摆着呢。”

    “偷偷问一句,有嗑CP的吗?”

    人群中寂静两秒。

    “想,但不敢。”

    “我在悄咪咪进行。”

    “嘤!终于找到组织了,我还以为就我一个狗胆包天。”

    “集美们,我刚才有拍到谢教授揽月姐腰的视频,要不要看?”

    “发给我!”

    “我也要!”

    “还有我!还有我!”

    “要不我们建个群吧?群名就叫……渊月糖精加工厂?”

    “可以可以!”

    “姐妹们!从今往后给我往死里嗑!”

    “视频发了吗?”

    “发了发了……”

    “卧槽!腰!揽了腰!”

    “瞳孔地震!”

    “谢教授男友力爆炸!还有我月姐的小蛮腰,呜呜呜,配一脸!”

    “原来言情小说里‘他的大掌揽上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是真的!啊啊啊——要死了!”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要嗑到牙断!”

    “渊月女孩儿——冲鸭!”

    由于太过兴奋,鸡叫……哦不,是尖叫传开,引得周围男生纷纷侧目。

    “喂,你们在说什么?”

    “秘密!嘻嘻……”

    国家集训队名单照旧,不做改动,江扶月满分第一,板上钉钉。

    ……

    喜讯第一时间传回临淮,老校长胡永围放下手机,笑得满脸褶子。

    “老胡,什么事这么开心啊?”坐在旁边的二中校长见状,随口一问。

    “哦,刚看了条微信消息。”

    前面三中校长转过身,笑眯眯:“是好消息吧?”

    胡永围点头,笑容掩盖不住:“确实是好消息,为孩子们高兴。”

    二中校长和三中校长对视一眼。

    “关于学生的啊?具体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咳!”胡永围清了清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CMO成绩出来了,几个孩子考得还可以。”

    由于本届联考试题过于变态,以致于今年临淮入围CMO的学生寥寥无几,也就一中出了几根独苗而已。

    为此,二中校长还怄了好几天,接连找下面负责培训的老师谈话。

    眼下胡永围冷不丁提起CMO,当场戳中他心头那块疤。

    表情一瞬微妙。

    三中校长不动声色看在眼里,乐得旁观。

    反正三中从来比不过一中和二中,没有竞争关系,反倒坦然。

    “出成绩了啊,”二中校长语气一定,下巴微抬,“怎么样?有入选国家集训队的吗?”

    胡永围点头:“有。”

    “哦,那恭喜了。一中的奥数向来出色,我记得成绩最好那年是有两个学生进了国家集训队吧?”

    “嗯。”

    “可惜,最后还是无缘IMO。”二中校长轻叹摇头,“希望今年能好一点吧。”

    胡永围笑意不改:“今年按理说应该是比之前要好,毕竟,以前进两个,这次进的是四个。”

    “几个?”二中校长一愣。

    “四个。”胡永围回说。

    “如果我没记错,今年临淮入围CMO的总共也才只有四个学生吧?”三中校长笑着补上一刀。

    “全都进了国家队?!”

    胡永围点头。

    二中校长当场郁闷。

    三中校长:“能进国家队那排名得靠前才行啊,五十还是三十来着?”

    胡永围:“三十。”

    “唷,那确实不错,”三中校长发自肺腑,如果不是笑得太幸灾乐祸的话,“对了,四个孩子具体名次多少?里面不是还有个联考满分第一的江扶月嘛?这次是不是又考了满分?”

    最后一句不过随口一说,三中校长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一次是运气,哪能次次都有这种运气?

    但——

    胡永围点了点头:“碰上数理化,她就没有低于满分的时候,也算意料之中吧。”

    三中校长:“?”

    “反而另外三个更让人惊喜。”

    “怎、怎么惊喜了?”

    胡永围:“一个第二,还有两个并列第五。”

    三中校长瞪大眼,难以置信:“意思是,他们几个都考进前五了?江扶月还拿下满分第一?!”

    “是这样的,没错。”

    三中校长:“……”嘴有点贱,所以脸非常疼。

    二中校长:“……”我是应该吐血,还是应该晕倒?这是个问题。

    中场休息结束,下半场会议开始。

    几位教育局领导重新入座,不过在会议议程接上半场继续之前,他们当着在座三十六位中学校长的面,亲口向胡永围说了恭喜。

    然后,消息就彻底传开——

    “一中实力又强了。”

    “如果IMO再得奖,加上之前的IPhO、IOI,那一中可就大满贯了!”

    “以前也没见一中这么强啊?最近这一年才起来的吧?”

    “据说是因为有个天才学生。”

    “我知道!江扶月嘛!都上过好几回热搜了。”

    “看老胡笑得……羡慕呀!什么时候我十八中也能出个这样的学生就好喽!”

    ……

    CMO圆满闭幕,没能进入国家集训队的考生可以返回当地,麻溜地准备开学了。

    而入围的学生则放假三天。

    三天之后,国家队集训才正式开始。

    徐泾当天下午就收拾东西回了临淮,一来是集训不再需要地方领队,会有更专业的领队老师接手,直至IMO结束。

    二来,马上就要开学了,他作为班主任,还有很多事要忙,不可能为了四个学生丢下整个班级。

    陈程也一起的。

    “我妈明天生日,想回去陪陪她。”

    谈嘉许则报了一个两天两晚的本地旅行团,“我还没来过帝都呢,正好到处走走看看,拍点照片带回去。”

    凌轩在帝都有亲戚,闭幕式结束后,就被一辆迈巴赫接走了。

    所以,到了傍晚,就只剩江扶月还留守酒店,没有离开。

    凌轩走之前邀请过她的——

    “我姨妈在郊外有套别墅,这次就我一个人过去,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反正房间那么多,郊外又安静,不会有人打扰你。”

    “谢谢,不过我已经答应去舅舅家住了。”

    “……哦。”少年失望地离开。

    矿泉水早就喝完了,江扶月下楼去买,回来的时候在走廊上碰到一个女孩儿,两人在同一考场,前后桌,说过几次话。

    “月姐!你不回家吗?”

    “要回。”

    “那怎么现在还在这里?天都快黑了。”

    江扶月微微一笑:“等人。”

    “哦,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两人错身而过,女孩儿兴奋地比了个耶,拿出手机,开始噼里啪啦打字——

    【猜我看见谁了?】

    【谁啊?】

    【月姐!啊啊啊——她跟我说再见了,还对我笑,嘤嘤嘤,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这么有礼貌,还这么聪明高智商的女孩子呢?】

    ……

    天色渐暗,华灯初上。

    江扶月正在房间处理集团这段时间堆积下来的文件。

    突然,一条微信提示音响起。

    她点开,只有两个字——

    【下来。】

    十分钟后。

    江扶月走出酒店,突然,脚下一顿。

    马路对面,男人斜靠在车旁,闭幕式上笔挺的西装此时已经换成了灰色风衣,拉链敞开,领口稍立。

    乍一看,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一丝潇洒。

    江扶月挑眉。

    男人见到她后,下意识站直,双手有些紧张地插进风衣口袋里。

    江扶月走过去,“等很久了?”

    谢定渊摇头:“不算久。”

    说话的同时,亲手为她拉开副驾驶车门。

    江扶月躬身坐进去。

    谢定渊则绕到另一边,坐好,发动引擎:“先去吃饭。”

    半小时后,黑色路虎停在一家火锅店门口。

    江扶月刚下车,一股霸道的香味钻进鼻孔,她已经忍不住开始咽口水了。

    谢定渊停好车,两人进去。

    服务员直接领他们去包间。

    点菜的时候,谢定渊已经轻车熟路。

    江扶月在旁边看了几眼,基本都是她爱吃的。

    “怎么了?”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后,谢定渊侧头看她,恰好将女孩儿打量的目光抓个正着。

    “没事。”江扶月摇头。

    锅,是鸳鸯锅,上得很快。

    菜也陆陆续续送进来。

    接下来江扶月只需要吃,烫和夹都省了,因为……

    有人代劳。

    谢定渊:“这个是五秒,这个是十五秒,还有这个……”

    他都记得。

    “我自己来,你也吃吧。”

    “嗯,我在吃。”

    然而事实是,谢定渊吃一口,就要给她夹一堆。

    江扶月:“……”

    这人是不是太殷勤了?

    谢定渊却感觉良好,因为书上说,体贴周到的男人更容易加分。

    所以,他现在加多少分了?

    到及格线没有?

    吃完,谢定渊到外面结账,江扶月在包间多留了会儿,上了个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冷不丁撞见一个男人推门进来。

    他应该是喝醉了,双腮酡红,两眼迷瞪,走路歪歪斜斜。

    看到江扶月,男人一愣,停止了扯拽领口的动作。

    “不好意思,你走错了。”

    男人略显茫然地扫过四周,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抱歉。”

    “嗯。”江扶月没动,她在等对方离开。

    突然:“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江扶月语气冷淡:“抱歉,我没见过你。”

    “不对,我肯定见过你!”男人作势上前。

    “站住——”

    他停下来,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无可奉告。”

    女孩儿不加掩饰的冷漠与防备,男人看得一清二楚。

    钟云益低声一笑,突然觉得很有意思,“你,”他顿了一下,“知道我是谁吗?”

    同样的台词,不久前江扶月还在方柳柳口中听过。

    她问,“你是人民币吗?”

    “什么?”

    “人人都要知道你是谁。”

    钟云益有点懵,可能是喝了酒,也可能是久居上位的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被人这样当面讽刺过。

    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新奇。

    “我不是人民币,”他摇头,接着话锋一转,“但我有人民币。”

    “请你出去。”

    男人充耳不闻,突然上前:“你是哪个大学的,我——”

    下一秒,闷哼乍起。

    钟云益身体前倾,双手捂住腹部,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向正收回腿的女孩儿。

    “你、踹我?”他震惊了。

    “再不滚出去,我不仅踹你,还能摔你,信不信?”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做!

    “你他妈——”

    话还没说完,只听砰的一声,眼前天旋地转。

    等钟云益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倒在地上,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后背传来一阵闷疼。

    江扶月退开两步,拿上包和大衣,转身出门。

    那淡定的背影,从容的脚步,好像前一秒摔人的不是她。

    “你站住——”钟云益追上去。

    却在走廊上碰到结完账回来的谢定渊。

    姐夫和小舅子当场打了照面,双双一愣。

    “小九?你怎么在这儿?”

    他记得谢定渊从来不吃火锅啊?

    谢定渊先喊了声姐夫,接着问:“你为什么会从我们包间里出来?”

    我们?

    钟云益这时才发现那个女孩儿已经站到谢定渊身边,正和他一起望着自己,目露审视。

    大脑登时一个激灵,钟云益突然不胜酒力地按在太阳穴上,脚步也跟着一跄。

    “不好意思,我……可能……嗝!喝得有点多,所以走错包间,闹出了误会。”

    绝口不提他挨了江扶月一踹一摔。

    谢定渊皱眉:“我给大姐打电话,让她来接你。”

    “嗯。”钟云益靠在墙上,恍惚地点了点头,“也好,不然我还真找不到借口开溜。”

    谢定渊转身打电话去了。

    钟云益看向女孩儿:“刚才抱歉,我脑子不太清醒,认错人了。”

    “嗯。”不咸不淡。

    也不知道信了没有。

    男人眼里划过一丝兴味,转瞬即逝。

    谢定渊很快打完电话。

    钟云益好像清醒了点,站直,无比坦荡地朝江扶月望去:“阿渊,这位是?”

    “……我朋友。”

    说完低头,停在江扶月耳边,小声介绍:“这是我姐夫,也是钟子昂的父亲。”

    江扶月挑眉,这才正眼打量起眼前这个半醉半装的男人。

    面部轮廓确实和钟子昂有那么几分相似。

    而且完全看不出年龄,晃眼一看,还以为三十出头,没想到儿子都这么大了。

    不过据她所知,钟子昂和他爸的关系可不怎么好。

    谢定渊:“大姐应该很快赶到,那我们先走了。”

    “好。”

    两人转身离开。

    钟云益站在原地,望着二人离开的方向,双眸微眯。

    朋友?

    阿渊什么时候也有女性朋友了?

    呵,有意思!

    谢云藻是在二十分钟后到的。

    一下车,就看见男人站在火锅店门口抽烟,外套搭在臂弯里,衬衣领口扯得乱七八糟。

    指尖一点猩红迎着夜风忽明忽暗,整个人靠在柱子上,长腿劲腰,平添邪魅。

    谢云藻走过去,停在他面前:“醉还是没醉?”

    “没有。”

    “那喊我来干什么?”

    钟云益长臂一伸,揽住妻子肩头:“这不是小九打的电话吗?你也没拒绝啊。”

    谢云藻推他:“一身酒气,臭死了。”

    “嗯,还好我老婆够香。”

    女人嘴角一抽:“你怎么碰上小九了?”

    “我也正奇怪,怎么就碰上他……”

    “听你这口气,是不想碰到他?”

    钟云益抵在女人肩窝,轻笑出声:“我哪敢?只是……火锅店,你不觉得奇怪吗?”

    谢云藻皱眉,“小九不吃火锅……”

    “是啊,不吃火锅,不交女朋友,今天倒是两样都占全了……”

    “什么意思?你站好!别乱蹭,烦不烦?”

    谢云藻把他推开。

    “嘶,”钟云益倒抽一口凉气,“别碰我肚子啊,疼着呢!”

    “怎么?被人打了?”

    “嘿,还真是……”

    谢云藻最烦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没空跟你开玩笑,刚才你说小九怎么了?什么女朋友?”

    ------题外话------

    两更一起,五千字。

    明天中午三更。

    今天是穿风衣的谢狗~

    钟子昂: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不仅是我、我老舅,还有我亲爹都被江扶月摔过,厉害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