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63章 被撞上了,真双标狗(三更)

第663章 被撞上了,真双标狗(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孩儿,男人也是一愣。

    等反应过来,迅速扣好皮带:“我……”

    “月月,没事吧?”韩恒突然开口,脚步声越来越近。

    谢定渊浑身一僵。

    哐!

    江扶月带上门,反身挡住,看着迎面走来的韩恒微微一笑。

    “什么情况?乒乒乓乓的,不会有老鼠吧?”说着,还歪头朝紧闭的次卧门看了一眼。

    江扶月:“水管出了点问题,已经跟前台说过了。”

    韩恒不疑有他:“别管了,反正马上就要回家住,对了,你行李收拾好没有?”

    “还差一点。”

    “行,那你收拾吧,我随便逛逛……”说着,已经搭上次卧门把。

    江扶月眼皮猛跳,赶紧挽住他的手。

    韩恒一怔,随即暖意上涌,月月这是和他亲近呢!

    “小舅,辛苦你跑一趟,去沙发上坐会儿吧,我很快就好。”

    说话的同时,把人往客厅带。

    韩恒一边走,一边笑:“不着急,你慢慢收拾,我又不赶时间。”

    “这样啊?可我怎么听说明星都很忙,不是赶通告,就是在赶通告的路上?”

    “嗐,那是其他人,你小舅我早就过了累死累活的阶段,现在该享受生活了。”

    江扶月带他来到沙发前,把人按下去,再把水杯塞到他手里。

    “等我,马上收拾好。”

    “都说了不急,不急,你慢慢收拾啊!”

    “好——”江扶月回头莞尔,接着钻进次卧,反手关门。

    房间里,谢定渊已经穿戴整齐,只是头发些许凌乱。

    风衣衬得他身材颀长,随随便便往那儿一站,就是芝兰玉树,笔直挺拔。

    “我还以为你走了!”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不太好出去?”

    两人同时开口。

    江扶月一瞬哑然:“……我小舅来了。”

    谢定渊讷讷:“……哦。”

    “如果你不想挨打,就乖乖待在房间,等我们走了再出去。”

    “……好。”

    江扶月交代完,正准备离开,突然脚下一顿:“保险起见,你记得反锁。”

    然后,她就安心回主卧收拾行李去了。

    期间出来看过一次,韩恒正坐在沙发上rua那两只毛绒玩具。

    左手哈士奇,右手小兔叽。

    笑得一脸满足。

    “月月——”

    “怎么?”江扶月动作一顿。

    “次卧好像打不开啊!”

    “小舅,你等等——”江扶月迅速合上行李箱,拉着冲出房间。

    韩恒:“这个次卧怎么锁死了?”

    呃……

    “不知道,应该是锁坏了吧。”

    “这酒店搞什么鬼?先是水管坏,再是锁坏,就这条件,还顶层套房?不行!我得打电话去反映一下……”

    说着就要掏手机。

    江扶月赶紧制止:“可能酒店也不想发生这种事,但意外无法避免,我们将心比心,不要太计较。”

    韩恒突然直勾勾盯着她。

    江扶月目光一闪:“小舅,你怎么这么看我?”

    “月月!你太让我失望了!

    “?”

    韩恒:“你怎么能这样?”

    “?”

    “这样善良、体贴、宽容、大度!”

    “……”

    “以后面对社会残酷、人心险恶可怎么办?我倒宁愿你狡猾奸诈一点,起码不会受欺负!”

    韩恒看着眼前天真无害的小姑娘,一种不是老父亲却胜似老父亲的担心油然而生。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家姑娘是最纯洁的小花花、最单纯的小鹊鹊,脆得一碰就碎,弱得不禁风雨。

    必须疼在掌心,护在胸口,好好珍视。

    “额……小舅,我收拾好了,走吧。”

    “这么快?好好好,那赶紧走。下次我给你订酒店,再也不住这家了……”

    两人声音渐行渐远,谢定渊这才打开门,从房间里出来。

    等电梯的时候,韩恒执意要接过行李箱。

    “不重,我自己可以……”

    “这跟重不重没关系,有我在旁边,怎么能让你动手?老爷子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当然,我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最后,江扶月只能把行李箱给他。

    “嘿嘿……”韩恒十分满意。

    叮——

    电梯到了。

    江扶月率先进去,韩恒跨了两步,半个身子还在外面,突然脚下一顿,“糟糕!玫瑰忘了!”

    说完,拔腿就往回跑。

    江扶月面色微变,立马追上去。

    可惜还是晚了,狂奔的韩小舅和正出门的谢定渊撞个正着。

    两两相望,空气骤僵。

    追过来的江扶月见状,当即缓了脚步,没再上前。

    这种时候,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不知过了多久,韩恒:“……你谁啊?”

    谢定渊低头垂眸,敛声道:“修水管的。”

    “啧,不是我说,你们酒店的效率也太低了,这都过了多久才派人上来,口碑还要不要了?”

    “……抱歉。”

    “算了,反正以后我是不会再让我家孩子住这种地方了。记住,你们酒店永远失去了我!”

    谢定渊:“……”

    “哼!看你这木头木脑的样子,算了……也不是你的错。”

    说完,韩恒径直往里走,与谢定渊擦肩而过。

    进去房间,找到玫瑰花,他笑眯眯出来:“喏,拿好,差点就忘了……”

    江扶月接过来,抱在怀里:“谢谢。”

    “咦?刚才那个人呢?”

    “走了。”

    “这么快?”

    “嗯。”

    “你别说,那修理工长得还挺帅,总感觉在哪里见过,怪眼熟的。”

    江扶月不接话。

    韩恒也没继续深究。

    两人又重新回去等电梯,这次没再出什么幺蛾子。

    江扶月顺利退房,上了韩恒的车。

    与此同时,街对面镜头反光一闪而过,伴随着快门的咔嚓声。

    ……

    到了韩家,刚进门,只听一声狗叫乍起——

    “汪!”

    下一秒,只见一道黑色影子从里面冲出来,转眼就来到江扶月面前。

    “汪汪——”

    罗威纳体型本就不小,加上韩廷“过分溺爱”,把小莽养得又肥又壮,此时坐在江扶月面前,就像一个肉墩子杵在那儿。

    韩恒:“小莽,咱能不能斯文点?你差点吓到月月。”

    “汪~”狗头一耷,好吧。

    江扶月弯腰,轻轻拍了拍它狗头,正准备收回来,没想到小莽居然不让,对着女孩儿小腿就是一阵狂蹭。

    “呜唧~”你敢不敢再摸一下?

    韩恒目露惊讶:“小莽今天怎么了?平时狗头碰都不给人碰的,一碰就龇牙,怎么你……”

    话还没说完,便见江扶月又拍了拍,关键那狗子还一脸享受。

    韩恒:“?”

    “呜唧……”好舒服~

    “草!狗也会玩双标?”

    “汪——”你才双标!

    韩恒赶紧跳开两步远,小莽撒腿要追,结果江扶月一招手,这狗又回去了?

    韩恒满目惊诧:“月月,你对小莽做了什么?”

    “你不是知道吗?”

    “啊?我、我怎么知道?”

    “上次我掐它,你不是也在场?”

    “……”就这?

    “月月回来啦!”韩启山左等右等,终于听到外面有动静,赶紧丢开报纸就出来,一见江扶月就笑得满脸褶子。

    “姥爷。”

    “来来来,我让家里阿姨炖了燕窝,你太辛苦了,学习是件多费脑的事儿啊?必须补一补!”

    老爷子带着江扶月径直入内。

    小莽摇着尾巴,屁颠屁颠跟在后头。

    韩恒这个亲生仔连老爷子一个眼角都没得到,只能跟狗子一个待遇。

    “臭小莽,你个马屁狗!知道月月受宠就黏上去,谄媚讨好,你你你……也太没志气了!”

    “汪——”你才没志气!再说咬你哦!

    韩恒想哭,连家里的狗都能随便欺负他了,敲!

    当天下午,韩慎和韩恪都赶回来吃晚饭,就连韩廷也被亲爹用零花钱威胁着到场。

    一家人也算其乐融融。

    韩启山:“月月,你吃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也好吃……这盘也不错……喝点汤吧?要不再让厨房做几道甜的……”

    江扶月看着面前已经装满的碗碟,汗滴滴:“真的够了,已经装不下……”

    “装不下?没关系!”老爷子大手一挥,“王妈,再拿一副碗碟!不,两副!”

    众人:“……”

    ------题外话------

    昨天的三更,三千字!大家久等了

    谢狗,我的卡文源泉,让你谈个恋爱老母亲可真难,头发都秃了一大片(叹气)

    十二点半还有一更~到点来刷,不要提前哈~么哒!

    PS:昨天的问题答案是A,撞上了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