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77章 公布成绩,被举报了(两更合一)

第677章 公布成绩,被举报了(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一顿。

    接着拿出手机,点开头条新闻。

    #F洲未知病毒#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据悉,我国政府已派遣专家团队前往F洲支援……后续将提供技术支持……负责相关疫苗研发……】

    谈嘉许:“也不知道这个病毒有没有传染性,可千万别像当年诺瓦病毒一样全球大爆发。”

    陈程:“放心吧,有谢教授在,当年诺瓦病毒都能被他攻克,这个未知病毒又算什么?”

    “对哈……”

    两人说话的时候,袁本涛和李昭一前一后走进教室。

    闲聊声戛然而止,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袁本涛站到讲台上,清了清嗓:“相信大家都迫不及待想知道成绩,我也不多说,自己看吧”

    话音刚落,李昭已经打开投影,成绩和排名就这样措不及防映入眼帘。

    第一名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江扶月稳居榜首。

    满分的成绩更是惹眼。

    好像从第一天小考开始,她就没从这个位置下来过。

    满分也像不要钱一样疯狂输出。

    “这么难的题,还能考满分,服了服了。”

    “考试机器不是白叫的。”

    “好像除了满分之外,她就没考过其他分数吧?”

    “不是‘好像’,是‘肯定’。”

    “我有个同学,参加过物竞夏令营,据说每天都被大魔王虐,以致于他现在抗压能力成倍增长。”

    “咱们这届不管物理竞赛、信息学竞赛,还是数学竞赛,都太难了,真的。”

    “然而最可怕的还不是她满分第一,而是跟她一个学校的小伙伴都入选了。”

    没错,凌轩以三分之差屈居第二,陈程和谈嘉许则分别排在第五和第六。

    都成功入选国家队!

    郭子栋第三,魏空觉第四。

    这六人便是今年IMO国家队正式成员。

    “进、进了?”谈嘉许表情一怔,随即眼中爆发出惊喜,“进了!我们进了!”

    陈程一个劲点头,激动到不知如何开口,只眸中有水光一闪而逝,终于……

    付出得到了回报,汗水结成果实。

    “看网上说月姐是欧皇,组队必躺赢的那种。”

    “嘤!只恨我没生在临淮,不能跟月姐当校友。”

    “求奶,求带飞。”

    “月神还缺腿部挂件吗?我第一个报名,不收钱,倒贴。”

    “是不是临淮风水特别好?所以养出来的人才这么优秀?”

    “……”

    袁本涛等大家议论够了,逐渐安静下来,他才缓缓开口——

    “竞赛是残酷的,但也正因如此它才拥有了竞技的魅力。入围国家队的同学,恭喜你们,即将承担起更重的责任;没有入围的同学也请不要灰心,虽然错过了学科竞赛,但我希望你们能在人生的竞赛中走得更长更远!”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话音刚落,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好多同学都低下头,悄悄抹眼角。

    中途折戟,他们心里并不好受,谁走到今天不是付出了汗水与努力?

    但结果却未必尽如人意。

    这就是生活。

    终究要学会面对。

    这一场他们输了,却为下一场积攒了赢的资本。

    ……

    国家队名单确定后,六人被叫到办公室。

    李昭:“这次由我和袁教授带队,后天早上八点校门口集合,出发去苏黎世,大家有问题吗?”

    六人纷纷表示:“没有。”

    “好,那回去准备吧。江扶月留下。”

    待五人走后,江扶月对上李昭打量的目光,微微挑眉:“李教授,您找我有事?”

    他点头:“有事。”

    说着,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沓A4纸。

    江扶月不动声色扫过最上面那页,是一道奥数题,下方空白的地方写满了解题步骤,公式加数字密密麻麻。

    嗯……有点眼熟。

    李昭直接推往她面前一推:“看看,知道这是什么吗?”

    江扶月不用看,因为她已经想起来了:“知道。”

    李昭见她坦然自若、毫不心虚的样子,不由拧眉:“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试题。”

    “什么试题?”

    “奥数练习题。”

    李昭:“我们并没有出过这样的题目。”

    “所以呢?你们没出过的题,难道学生不能做?”

    李昭眉心越收越紧:“现在有人举报你偷题泄题!私设培训班!要求取消你国家队资格,并且永久禁赛!”

    又是举报,跟CMO冬令营那场由方柳柳一手主导的当众揭发何其相似?

    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方柳柳更冲动,选择和江扶月面对面硬刚,而这次举报的人显然吸取了前者的教训,改用背后告状的策略,利用老师对江扶月施压。

    呵……

    “我能冒昧问一句,这个人是谁吗?”

    李昭摇头:“抱歉,按照规定,我们不能泄露举报者的个人信息。”

    江扶月也不恼,好像早就猜到:“抱歉李教授,对方这两条指控,我一条都不接受。”

    “首先,关于偷题泄题,请问偷了谁的,泄了谁的?”

    李昭一愣,视线落在那沓A4纸上:“这里面确实有一些题目和几次小考的题目类似。”

    江扶月:“您确定?”

    “确定。”

    “所以仅仅只是类似,而非原题,既然如此,又何来泄露?”

    被反将一军的李昭:“……”

    江扶月捡起那沓A4纸,每一张都有一道奥数题,是她拿给陈程和谈嘉许练习用的。

    用完之后就留在那间空教室里,也不知道怎么到了李昭手上,还成为她露题泄题的关键证据。

    江扶月:“退一万步讲,假如我真有这个本事,那为什么只泄露几次小考题目?而不是泄露最后那场直接关系到国家队人选的题?这不是舍近求远吗?”

    “哦,对了,如果我能提前知道考题,那究竟是你们几位教授中的谁口风不严,甚至徇私包庇,给了我窃题的机会?”

    李昭表情一黑,她这是做了个套子,把自己装进去的同时,也随时准备把岸上的人拉下水。

    “你、胡说!”

    “是吗?”江扶月挑眉,语调平静,“可我觉得自己以科学为依据、逻辑为主导、严谨的态度为原则,在基于现有证据和罪名的前提下,进行全面的合理性分析,这怎么能叫胡说?”

    李昭:“……”我信你个鬼!

    “其次,有关私设培训班,我一没收钱,二没招生,这叫什么培训班?”

    李昭:“难道你不是私底下在给陈程和谈嘉许补课?”

    “同学之间,互帮互助,有什么问题?”

    “……”

    “还是说集训有规定不许队员之间沟通交流?答疑解惑?”

    “……”好的坏的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江扶月双手撑在桌沿,身体前倾,双眸微眯:“以上就是我的解释,李教授还满意吗?”

    李昭讷讷:“还、还行。接下来我们会以事实为依据,秉持严谨公正的态度,认真调查这件事。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江扶月没动。

    李昭目露疑惑:“还有事吗?”

    “有。我要举报。”

    “哈?”李昭傻眼。

    “怎么,不可以吗?”女孩儿似笑非笑。

    “当、当然可以!你要举报谁?举报原因?还有相关证据,需要一一说明。”

    江扶月:“我要举报举报我的那个人,原因是造谣污蔑,至于证据……”

    她把手里的A4纸放下,推回到李昭面前。

    这就是证据!

    “?”

    “希望李教授也能像调查我一样,认真地调查那个人,在结果出来之前,我觉得我应该先暂停一切有关IMO的活动,包括前往苏黎世。毕竟,我的入选资格还有待确认。”

    “当然,这也是对李教授您作为调查人员的尊重,像我这样的戴罪之身正常活动,恐怕会引来非议。防火防盗防小人,万一……又被举报怎么办?”

    李昭一听江扶月不去了,顿时傻成呆鸟,木在原地。

    “别啊!现在只是调查阶段,还什么都不清楚,你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

    他慌了:“IMO是多大的事啊?一年的选拔准备就为最后这一战,你!”

    江扶月垂眸,低声一叹:“李教授,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清白大于天,总不能别人往我身上吐口水,周围人都嫌我臭,我还巴巴地贴上去,那我成什么了?”

    “谁、谁嫌你臭了?”

    “你啊。”

    李昭震惊:“我什么时候嫌你臭了?你怎么乱说?!”

    “从您决定盘问我那一刻起,我在您心目中就已经臭了。”

    她的犀利让李昭措手不及。

    “我……”他试图解释,却发现任何言语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因为,对方没有说错。

    他确实先入为主了。

    江扶月微微一笑,好像根本不在意,从神态表情,到肢体动作都在诠释什么叫云淡风轻。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距离后天早上八点还有45个小时,如果还不能清查原委,那我就只能求助警察叔叔了……”

    毕竟,她只是一个单纯无害、一心想要帮助同学最后却被破了脏水的好人。

    说完,江扶月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突然脚下一顿,回头对李昭笑了笑:“时间不多,您可抓紧了。”

    李昭:“……”好气!好气!

    等江扶月走后,一直竖起耳朵正大光明偷听的袁本涛、向鹏义、何龙昌几人迅速围上来。

    “老李,丫遇到对手了。”

    “咱们这位江同学,确实不同凡响。”

    “你说一句,她有三句在等着,还义正辞严,光风霁月。”

    “比泥鳅还滑不溜手啊……”

    李昭原本就憋了一肚子气,又听完几人的风凉话,彻底绷不住了——

    “有完没完?!现在的问题是江扶月反举报,打算撂挑子不考了,你们想过后果没有?还在这里嘻嘻哈哈!”

    “咳!老李,我现在非常理解你的心情。可着急也没用啊,还不如跟我一样,坦然点。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儿顶balabala……”

    李昭头上青筋一跳:“够了!你给我闭嘴!”

    “……哦。”闭嘴就闭嘴。

    向鹏义:“这个江扶月还真把她的小伙伴们全搞进来了,六个人的团队,他们就占四席,厉害得很呐!”

    “时间确实不多了,赶紧解决处理吧,别耽误后天飞苏黎世。”最后袁本涛站出来,一锤定音。

    何龙昌咂咂嘴,“这下那个举报的人要倒霉喽……”

    ……

    食堂,江扶月到的时候,三人已经为她打好饭,坐下来等着了。

    “月姐,这里——”谈嘉许挥手。

    江扶月抬步走过去,期间明显察觉到身后有一道目光紧追不放,困惑中带点惊愕,忐忑里藏着不安。

    她没回头,径直走到座位坐下。

    陈程:“月姐,李教授单独找你有什么事吗?”

    江扶月把目前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表情平静,语气淡淡。

    “靠——他们什么意思啊?就凭几张破纸就想给月姐定罪,这么牛X咋不上天?”

    凌轩放下筷子,作势起身:“我去找教授说清楚……”

    结果被江扶月阻止:“坐下,先吃饭。”

    少年一顿,最终还是听话地坐下来。

    陈程:“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江扶月:“等。”

    教授们没有一个是傻的,自然知道在她和那个举报者之间,砝码应该偏重谁。

    见她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三人不约而同轻舒口气。

    吃完饭,正准备离开,江扶月却突然起身,丢下一句“等我两分钟”,然后朝背对的方向走去。

    最终停在一张餐桌前,坐在对面的人缓缓抬头,露出一张热情含笑的脸:“江同学,要一起坐吗?”

    “不用了,吴娉婷吴同学。”她嘴角轻勾,一字一顿。

    女孩儿脸上瞬间闪过迷茫,好像在问:不是一起坐,那你找我干什么?

    两人交集并不多,在这之前说话甚至没超过五句。

    她留给江扶月的唯一印象就是坐在前排埋头刷题的背影,肩膀缩在一起,腰杆微塌,好像永远也挺不直。

    “江同学,你……有事吗?”

    “有。”

    “?”

    “举报好玩吗?没有证据的恶意举报是不是更刺激?”

    女孩儿目露茫然,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举报?你被举报了吗?”

    “是啊,我被你举报了。”江扶月莞尔勾唇,脸上看不出丁点儿愤怒的情绪。

    不是强装,她是真的在笑,连带眉眼都舒展开。

    “我?”女孩儿震惊又无措,“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我怎么会举报你?”

    “因为作为第七名要想入选国家队,前六名就势必要出局一个,你才能顺理成章补位。”

    “江同学,你是不是想太多?我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总之,问就是不知道,知道也不承认。

    江扶月仿佛没有脾气,脸上依然保持微笑:“是不是你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都不可能成功。”

    女孩儿眼神飞快一闪。

    “抱歉,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江扶月没再多说,施施然转身离开。

    吴娉婷看着她走远的背影,眼中迷茫渐渐退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凛冽与冷沉。

    还有一丝隐而不显的忧虑。

    她在想江扶月最后那句话,什么叫“反正都不可能成功”?

    呵……她未免也太过狂妄!

    “娉婷,原来你在这儿啊,找你半天了……”

    女孩儿微微一笑,语气轻柔:“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是我找你,是李教授。”

    吴娉婷心跳漏了一拍,瞳孔收紧:“李教授?”

    “对。”

    “有说具体什么事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负责传话,其他的也没多问,不过看李教授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难道……已经剔除了江扶月,找她去谈补位的事?

    “好,我现在就过去,谢谢你呀。”

    “不客气。”

    吴娉婷竭力压抑雀跃的心情,可嘴角还是不自觉上扬。

    现在回想起江扶月那一番狠话,未必不是恼羞成怒。

    脸上装得云淡风轻,其实心里比谁都在乎。

    不过,她为什么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这点吴娉婷始终想不明白。

    难道就因为她是第七名?

    暂且压下心中猜测,吴娉婷脚步轻快地进了办公室。

    一刻钟后,她红着眼眶跑出来。

    走廊尽头,江扶月斜靠在柱子上,俨然恭候多时。

    吴娉婷看到她,脚下一滞,咬牙憋回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脸颊却不堪重负,因此涨得通红。

    江扶月:“果然是你。”

    “是我又如何?”吴娉婷冷笑,再也不是之前那副无辜小白兔的嘴脸,目光发狠,咬牙切齿。

    “不如何,只是突然有点感慨,人不可貌相。”

    “江扶月,你大可不必阴阳怪气。没错,是我举报的你,但你不该被举报吗?!偷偷给陈程和谈嘉许补课,自己考第一不够,还要让其他学生来占名额,你知不知道我为这场集训准备了多久?下了多少苦功?”

    “你不知道!你只会仗着自己智商高、做题快,轻而易举抹杀别人所以努力。不仅如此,你还想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让你的狗腿子也进入国家队,整整四个名额被你们占了,总共也才只有六个!”

    “你跟那些徇私枉法、利用裙带关系提拔自己人的蛀虫有什么区别?江扶月,你可真让人恶心!”

    “说完了?”江扶月语调清淡,好像被指着鼻子骂的不是自己,“好,那轮到我了。”

    ------题外话------

    两章合一,五千字,就没有三更了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