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82章 最强应援,疑似感染(一二更)

第682章 最强应援,疑似感染(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老爷子还有三个舅舅全员出动,送江扶月去机场。

    韩恪:“小月月,咱家只有你有这排场,其他人想都不要想。”

    江扶月提醒他:“舅舅,你还没梳头。”

    “梳什么梳?帅哥随便抓两下都是造型……”说着,手指插到头发中间,使劲儿扒拉两下——

    “嘿嘿,成了。”

    江扶月:“……”

    韩慎换好鞋,转头问:“老三,你也去?”

    韩恒:“那不然?”

    “挡好你那张脸,别让狗仔盯上。”

    “放心,我早有准备。”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奥特曼面具?

    往脸上一戴,妈都不认识。

    “快点!要迟了——”老爷子站在门口催促,一袭笔挺的燕尾服宛若中世纪油画里走出的老公爵。

    就这样,一个公爵、一个奥特曼,还有两个正常人,陪着江扶月出发了!

    ……

    机场。

    李昭抬腕看表:“怎么还不来?”

    袁本涛:“还有两个小时才登机,你慌什么?”

    “不是我慌,这万一路上有事耽搁……”

    “诶——来了来了!”

    李昭顺势望去,还真是江扶月,下一秒又忽地皱眉:“怎么还有个奥特曼?”

    袁本涛摇头,他哪知道。

    关键这个奥特曼还正朝他们靠近。

    “月姐——”陈程招手。

    谈嘉许上前,左看右看:“咦?月姐,你行李呢?”

    “在我这儿——”

    谈嘉许刷地抬头,下一秒跳开两步远:“奥、奥特曼?!”

    江扶月嘴角一抽,介绍道:“这是我小舅。”

    然后又分别介绍了韩慎、韩恪,以及老爷子。

    李昭恍然,上前和韩启山握手:“原来是江同学的姥爷,您好。”

    韩启山热情回握,平时不苟言笑的冷脸此刻如沐春风:“辛苦老师了,我家月月这一路就拜托你们照顾。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打给我,我一定竭尽所能。”

    李昭和袁本涛接过名片,轻轻一扫,韩氏集团董事长?!

    两人眼里闪过震惊。

    “好、好的。”

    老爷子笑眯眯,不疾不徐:“如果月月有什么要求,在合理范围之内,还请两位老师多担待了。”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先给名片,再提要求,不愧是修炼成精的商人。

    李昭和袁本涛自然连声应是。

    而另一边,韩慎和韩恪正给其他几个学生发颈枕和降噪耳机。

    “飞行时间太长,影响休息,用这个正好。”

    凌轩、陈程,还有谈嘉许,接过来,开口道谢。

    “来,同学,这是你的。”

    魏空觉和郭子栋没想到他俩也有。

    这……

    “不用不用,我……”

    韩恪直接塞到他手上:“客气什么?都是同学,别见外啊。希望大家能够和谐相处,团结一心,为国争光!”

    魏空觉:“……谢、谢谢。”

    郭子栋也没再推辞:“这个品牌的降噪耳机一个就要好几千,江扶月家是土豪吧?”

    魏空觉看了眼手里的东西:“不止。”这是顶配,至少五位数。

    “嘶——”

    等老爷子这边寒暄结束,韩慎和韩恪手里的东西也分发完毕。

    至于韩恒……

    全程戴着奥特曼面具,站在一旁充当吉祥物本物。

    等江扶月一行集体过安检,要进闸的时候,他变魔术似的从身上摸出两幅卷轴。

    手一抖,卷轴下坠,两幅字也随之出现。

    左边:满分夺金

    右边:凯旋而归

    很好,言简意赅,就是字丑了点。

    江扶月失笑,“谢谢小舅。”

    韩恒大喊:“月月,你是最胖的——”

    声音大到半个出发厅都能听见,不少人驻足打量,只见一个身材特好的奥特曼提着卷轴,站定不动,望着闸口,像个痴汉。

    陈程:“月姐好幸福啊……”

    谈嘉许:“想拥有同款。”

    魏空觉:“……牛X。”

    郭子栋看了眼远处的字,又低头瞅瞅手里的颈枕和耳机:“传说中的最强亲友团?”

    等等……

    江扶月刚叫他什么?

    小舅?

    《家有老男孩》这档综艺他一直在追,江扶月的小舅不就是……

    “草!”影帝韩恒啊!

    这应援,绝了!

    等江扶月一行彻底消失在通道拐角,韩家四父子才收回目光。

    韩慎:“老三,骚还是你最骚。”

    韩恪:“果然明星不是白当的,这整得有那么点儿意思哈。”

    老爷子:“回家给我练五篇大字!写不完不准睡觉!”

    韩恒:“?”

    ……

    航班准时起飞,江扶月的座位和魏空觉挨着。

    她一上飞机就开始闭眼睡觉。

    搞得魏空觉都没法儿搭话,只能摸摸鼻子,靠在椅背上,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飞机平稳前行,整个机舱安静无声,大部分乘客都在闭眼休息。

    这个时候颈枕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脖子轻松无压力,配合降噪耳机使用,沉睡体验不要太好。

    不知过了多久,江扶月被一阵嘈杂的喧闹惊醒。

    睁开眼就看见整个机舱陷入混乱,几位空乘正在努力维持秩序,但收效甚微。

    “什么情况?”江扶月猛地坐直。

    一觉醒来的魏空觉也有点懵:“不、不知道。”

    凌轩挤开人群,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后转头对江扶月说:“有一位乘客出现了申克沃病毒感染初期症状,现在整个机舱都乱了。”

    F洲未知病毒在昨天有了名字——申克沃病毒。

    魏空觉脸色发白,嘴唇哆嗦:“我……听说这种病毒传染性极强,被感染者二十四小时内就会发病!我们是不是都会被感染……”

    江扶月:“只是出现症状,不一定就是申克沃。”

    凌轩艰难开口:“……那人是从苏威坦过来,到帝都转机,准备去苏黎世务工的菲佣。”

    苏威坦,如今F洲发病率最高的地区!

    郭子栋声音发抖:“可能性百分之九十以上……”

    李昭和袁本涛也被吓傻了。

    只在新闻报道里听过的病毒怎么就被他们撞上了?

    这可怎么办?

    还有六个学生……

    这时,他们已经无暇顾及什么竞赛不竞赛,只求能够活命!

    混乱仍在持续,机舱内乱成一锅粥。

    江扶月迅速翻出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次性医用防护口罩,挨个发过去:“戴上!”

    众人讷讷接过,戴好。

    半晌才反应过来,江扶月提前准备了口罩。

    陈程问她。

    江扶月只说:“有备无患。”

    这时,广播里传来叮咚一声——

    “各位乘客,你们好,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程开武。目前由于一位乘客急性呕吐,伴随浑身抽搐,出现了疑似申克沃病毒感染症状。我已与地面取得联系,航班将于华夏时间中午十二点二十分降落突尼及利亚恩达非机场,介时全员将接受病毒检测,确定是否存在感染。”

    ……

    中午十二点二十分,航班降落恩达非机场。

    落地四十分钟后,舱门才被允许打开。

    然后,穿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进入机舱,开始给众人分发口罩等防护用具,并指导使用方法和提醒相关注意事项。

    期间,有两位前排乘客试图冲出舱门逃离,结果被守在外面全副武装的特警制服,并强行押送回飞机上。

    至此,蠢蠢欲动的乘客才终于歇了心思,开始听话配合。

    但众人焦躁的情绪却并未得到缓解,反而愈演愈烈。

    抱怨声不绝于耳——

    “我怎么这么倒霉?偏偏坐了这趟航班!”

    “知道自己是高危感染地区过来的就不要随便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啊!自己发病,祸害大家!”

    “呜呜呜……妈妈,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草!老子还没谈过恋爱,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说、说不定不是申克沃呢?”

    “都有症状了,不是申克沃是什么?!”

    “放我出去!我想回家!”

    “回家”两个字令机舱内部再度骚乱起来。

    陈程瘪了瘪嘴,压下眼底翻涌的惶恐和惊惧,小声对谈嘉许说:“其实我也想回家……”

    谈嘉许霎时红了眼眶。

    就连凌轩也下意识抿紧嘴角。

    十几岁的少年再怎么早熟,生死关头,也很难保持镇定。

    只有一个人例外。

    江扶月平静地穿上防护服,视线扫过几人,“想回家就听从指挥。”

    凌轩咬牙,开始穿戴。

    陈程和谈嘉许紧随其后,魏空觉和郭子栋也有样学样。

    李昭和袁本涛对视一眼,齐齐苦笑。

    他们竟然还不如一个学生冷静?

    这厢的从容与配合很快感染了其他乘客,怨声渐小。

    等所有人戴好防护用具,医务人员这才领着他们从特殊通道离开,去往机场后方临时划出的隔离区。

    先登记个人护照信息,再测量体温,出现发热状况的乘客会被单独隔离。

    然后,机场工作人员为大家送来餐食。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直到太阳落山,天色渐暗,外面又闹开了。

    “不是说要做病毒检测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检?”

    “我们到底有没有被感染总得给个准话吧?”

    “不然就这样被关在这里?我还要飞苏黎世签合同的!”

    “那边的学校最近这两天就要开始报名了,我家孩子耽误不起啊。”

    “对!立刻做检测,没有感染就放我们离开。”

    众人纷纷提出尽快检测的诉求,眼看声势越来越大,实在压不下去了,相关人员这才出面解释——

    “目前唯一可以检测病毒的试剂盒只有苏威坦地区的专家实验室才能制作。我们已经联系苏方,最快也要十二小时才能送达,期间还请各位安心待在隔离区,不要随意走动。”

    陈程:“还要十二小时?”

    谈嘉许:“是最快十二小时,可能会更久。”

    魏空觉:“就、只能等试剂盒送来吗?”

    凌轩:“或者有人发病,全军覆没。”

    “什么意思?”

    “根据目前北F地区的死亡人数来看,申克沃病毒的传染性和致死率比埃博拉病毒还高。一旦有人发病,很可能整个机舱范围内都会被感染。”

    不是全军覆没是什么?

    郭子栋两腿发软:“你、你别吓我……”

    李昭和袁本涛心里也一瞬凉透。

    其他人表情或惊慌,或恐惧,房间内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

    这时,“还没那么糟。”江扶月突然开口。

    几人希冀的目光齐齐朝她看来。

    “根据当时机组人员的说法,疑似感染者只出现了呕吐和抽搐的症状,并未出血,那就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他没有感染申克沃病毒,而是其他疾病导致疑似症状,当然,这是最好的。”

    “第二种情况,他是申克沃病毒携带者,但症状表现为初期,传染性还没那么强,距离较远的乘客很大可能不被感染。”

    “所以,”江扶月抬眼扫过众人,“等待的这十二小时内只要没人出现感染症状,就有可能是第一种情况。”

    否则……就只能祈祷第二种。

    而最糟的就是凌轩所说的——全军覆没。

    ……

    当夜晚降临,悲观的情绪随之放大。

    不知哪间隔离室传出了哭声,接着,勾起了一片。

    整个隔离区都被对死亡的恐惧所笼罩。

    角落里传来一声吸鼻子的声音,是魏空觉。

    接着郭子栋也开始抹眼睛。

    江扶月霍然抬头,凌厉的目光直击两人:“要哭滚出去哭,不要在这里影响其他人!”

    这句话相当不客气,一点面子都没给对方留。

    魏空觉傻住,连鼻涕泡都忘了吸,顺着人中滑进嘴里。

    嗯,咸的。

    郭子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顿发作吓到,浑身骤僵,马上就要滚落的眼泪倏然一凝,又重新缩回去。

    两人蹲在墙角,神态出奇一致。

    乍一看,像两只受惊的土拨鼠。

    “噗——”谈嘉许没忍住,“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接着陈程:“噗——你们的样子真的好搞笑诶。”

    凌轩弯了弯嘴角。

    李昭和袁本涛颓丧的情绪也一扫而空。

    郭子栋:“?”

    魏空觉:“?”

    小丑竟是我自己?

    ……

    突尼及利亚位于北F,常年炎热,少降雨。

    太阳刚落山的时候,隔离区就像一个巨大的桑拿房,由于临时搭建,还没来得及安装空调,江扶月热出一身汗。

    到了晚上,温度骤降,又开始冷起来。

    临睡前,江扶月提醒众人:“一冷一热容易感冒,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发烧,否则……”

    会被当做疑似感染者单独隔离,介时,就算试剂盒到了,为保险起见也不会轻易放人离开。

    “知道了。”

    大家十分警惕,躺下之后还相互检查棉被有没有盖严实。

    谁知,一夜过去,其他人没事,江扶月自己却发烧了……

    “舌下温度大于37.5℃,你在发烧。”当医务人员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人愣住。

    “怎、怎么会?昨天晚上还好好的!”陈程想上前,被医务人员厉声制止。

    他僵在原地不敢动,像只受惊的鹌鹑。

    谈嘉许:“医生,你再量一遍,会不会搞错了?!”

    江扶月站在角落里,远离众人,表情从始至终都很平静,甚至眼前的医生都是她自己叫过来的。

    “带我去单独的隔离病房吧。”

    医生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江扶月已经穿好防护服,戴上口罩,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

    “月姐——”陈程咬牙追上去,“你一定会没事的!”

    医生直接关上门。

    但通过透明的玻璃小窗,陈程还是看到江扶月转身对他点了点头。

    此时,距离航班降落,已经过去八个小时。

    谈嘉许攥拳:“还有四个小时试剂盒就到了……只要再等四个小时……”

    就在这时,凌轩突然拿起室内的座机,像之前江扶月拨通电话那样,“这里是311隔离室,我发烧了,请马上派医务人员过来。”

    魏空觉瞪大眼:“你疯了?!”

    李昭和袁本涛也斥道:“简直胡闹!”

    “你根本没发烧,为什么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会被单独隔壁的?!”

    凌轩神情一肃:“我发烧了。”

    很快,医务人员赶来,给他测了口腔温度,“39.6℃?!你现在需要单独隔离。”

    “嗯,”凌轩很平静,“带我过去吧。”

    等人走后,郭子栋轻喃出声:“他怎么弄的?”

    江扶月发烧,至少脸色看上去不对,可凌轩分明是正常的,什么症状都没有。

    魏空觉小声告诉他:“医生进来之前,我看见他喝了一口烫水。”

    “为什么啊?”凌轩为什么这么做?

    魏空觉:“还看不出来吗?他是为了陪江扶月一起。”

    郭子栋眼里闪过迷茫:“他为什么要陪江扶月啊?感染不是开玩笑的。”

    魏空觉:“……你是不是傻?”

    ……

    单人隔离区。

    正面墙板是透明的玻璃,方便医生随时观察病人的情况。

    置身其中就像一只被笼子关住的小白鼠。

    江扶月抬手贴上前额,她也在时刻关注自己的情况。

    好在,目前只是低热,也没有伴随呕吐的症状。

    她在床边坐下,却见又一个人被送进来。

    虽然有口罩和防护服的遮挡,但江扶月还是一眼认出,那人是凌轩!

    她眉心一拧,在对方经过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用眼神询问:你怎么回事?

    凌轩却移开视线,拒绝与她对视。

    江扶月心头一沉,他居然假装发烧,进入单人隔离区!

    这里全是疑似感染者,被传染的几率比外面高了不知多少倍!

    简直荒唐!

    江扶月立即叫来医生,说明情况。

    后者也震惊了:“你们这些小年轻脑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是能乱来的吗?!恋爱不是你们这么谈的!”

    江扶月低头不语。

    半小时后,凌轩被送出单人隔离区。

    这时,隔离区外,一辆军用直升机降落恩达非机场,机身上印着鲜艳的五星红旗。

    “试剂盒终于送来了!”

    舱门打开,一袭迷彩服的男人率先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戴着实验室专用的隔离防护面罩,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

    身姿挺拔,宛若劲松。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明天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