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84章 在她身边,IMO开赛(一二更)

第684章 在她身边,IMO开赛(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唇与唇贴合,没有半点情和欲的味道,有的只是两颗灵魂的无限靠近。

    “谢教授,真的该走了!”一位医务人员目露难色,几番犹豫之下还是忍不住探头朝里面望去。

    刚好看见他们冷淡自持的谢教授正从女孩儿唇上移开,虽然看不到表情,可那捧着人家脸庞不舍得收回来的手已经说明太多太多。

    医务人员当场震惊。

    直到上了飞机,缓缓升空,还没反应过来。

    谢定渊:“……两个确诊病例的采样报告?”

    “啊?!哦!在这儿……”他赶紧递过去。

    谢定渊接了,视线却没从他脸上移开:“你什么情况?”

    “啊?”医务人员傻瞪着两眼,一片茫然。

    身旁同事小声提醒:“刚才谢教授叫了你三遍都没反应。”

    “对不起!我……刚才在想事情。以后不会了!”

    谢定渊这才收回目光,淡声道:“下不为例。”

    “……是。”

    那名医务人员忍不住扫过教授的嘴巴,啧,刚才亲人家姑娘的时候还是软的热的,这会儿对着他们就又硬又冷。

    ……

    “你怎么睡着了?!”医生一进来就看见输液袋空了,血被倒吸,半条输液管都是红的,赶紧叫醒江扶月,动作利落地拔了针。

    江扶月咂咂嘴,“不好意思,我睡得太熟。”

    好梦总是惹人贪恋。

    她刚才做梦梦到自己在吃棉花糖,又软又绵,最神奇的是还带着温度,热的。

    “好了。直接去机场吧,你的同伴已经过去了,航班预计一小时后起飞。”

    “我们可以走了?!”

    医生点头:“当然。所有人都已经做过试剂检测,且平安度过24小时发病期。”

    “做过了?”江扶月一愣,“什么时候?”

    “你那时正在昏迷中,谢教授亲自过来给你抽的血,这待遇也算头一份儿了。”

    之后都是下面的医务人员在操作,谢定渊没再上手。

    “谢教授?”江扶月心跳迟滞一瞬,眼中闪过惊诧,“谢定渊?”

    “不然还有哪个谢教授?这次是他们实验室那边亲自运送试剂盒,还现场教导我们如何使用,没想到谢教授比新闻里看到的还要年轻英俊。”

    这医生应该是谢定渊的粉丝,一开口就滔滔不绝:“这次申克沃病毒席卷北F,死了那么多人,危险系数甚至超过埃博拉,没想到谢教授居然亲自来了……”

    江扶月一时怔忡,原来朦胧间她听到的声音不是幻觉。

    他就在她身边!

    ……

    一小时后,航班载着劫后余生的乘客从恩达非机场启程,飞往原本的目的地——苏黎世!

    当地时间下午三点,航班准时降落。

    江扶月一行遵照东道国的安排,前往凯丽酒店。

    由于在突尼及利亚耽搁了一天一夜,他们到的时候,绝大部分参赛国已经入住,甚至还举行了两场联谊交流会。

    “今年真是奇怪了,华夏的队伍居然还没到?往年他们可都要提前个一两天的。”

    “据说今年华夏队里有个天才少女,已经拿过IPhO和IOI金牌,IMO夺金的呼声也非常高。”

    “江扶月嘛,我知道。”

    “你认识啊?”

    那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学生摸摸鼻子:“我参加过IPhO……”见识过江扶月的凶残程度,那可真是……现在想起来都还有阴影。

    “咦?那是华夏队伍吗?”

    在众人不加掩饰的打量下,江扶月一行淡定地用房卡刷开房间,走进去,然后关门。

    魏空觉:“我怎么觉得那些人在看咱们?”

    郭子栋:“不是看咱们,是看江扶月。”

    “……哦。”天才真的了不起。

    几人收拾好,已经是傍晚,江扶月一个人住,没有下楼去餐厅吃晚饭,而是直接叫了客房服务。

    吃过晚餐,就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等略微消食后,便洗澡睡下了。

    她的水土不服算比较严重那一类,离开突尼及利亚之前,医生还特地开了药。

    一觉醒来,眼前漆黑不见五指,江扶月打开床头灯,捞过手机看时间。

    凌晨三点。

    可能是睡得太多,过于饱和,江扶月再怎么酝酿,也没能再睡着。

    她看着被无意间点开的联系人名单,表情一顿。

    想了想,找到谢定渊的电话,指尖轻轻一触,便拨了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江扶月并不意外,通常建在军事基地里的实验室,都有严格的信号管控和限制。

    更何况谢定渊现在研究的东西,事关重大,不能出现任何差错,苏方自然要谨慎行事。

    江扶月打开微信,找到谢定渊的头像,点进对话框,犹豫半晌,最终只打下两个字——

    【谢谢】

    点击发送。

    不出意料,没有收到回复。

    她放下手机,关了灯,平躺好。

    十分钟后,再次沉入梦乡。

    第二天参赛国全体集合,在苏黎世大学礼堂参加本届IMO开幕仪式。

    仪式上,主持人首先介绍了主试委员会成员,即各国领队;主席一职则由东道国指定,今年这位便是苏黎世赫赫有名的数学权威盖尔教授。

    接下来主办国代表上台致辞,宣读比赛规则。

    最后再来点激励加鼓舞的话作结尾,整个开幕仪式就圆满结束。

    下午则组织各国队员参观苏黎世大学、苏黎世博物馆等等。

    而这个时候也是赛前各国队员碰头交流的最佳时机。

    好比,江扶月就遇到了滨崎直原。

    那么也意味着华夏队撞上R国队。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曾经IPhO好像也出现过。

    不过那时和江扶月狭路相逢的是滨崎直原他哥滨崎千叶。

    结果被怼得哑口无言,丢脸丢到全世界。

    可能是前车之鉴过于惨烈,这次R国代表队没有轻举妄动。

    华夏这边也暂时持观望状态。

    倒是为首的江扶月和滨崎直原最为放松——

    滨崎直原:“又见面了。还记得之前对你发起的挑战吗?”

    江扶月:“不敢忘。”

    滨崎直原笑了,原本灰扑扑的瞳孔涌现出几分亮色:“那我们赛场上见。”

    说完,带着R国队伍转身走远。

    魏空觉和郭子栋对视一眼:“啥意思?下战书吗?”

    谈嘉许:“有硝烟味。”

    陈程:“什么都不用说,干就是了!”

    江扶月却根本没当回事儿,轻描淡写招呼大家:“走,去前面逛逛……”

    同一时间,作为领队的李昭和其他国家领队被一起接到另一家酒店,他们需要选出六个试题,并翻译成自己国家的语言。

    从这一刻起到后天考试结束,期间都不能与外界联系。

    袁本涛作为副领队则跟参赛队员待在一起,负责管理他们的日常生活。

    夜幕降临,明天就要正式开考,陈程和谈嘉许过来找她。

    江扶月以为又是来让她押题的,然而并没有。

    两人仅仅只是拿着不会的题目过来请教而已。

    陈程:“我知道怎么做了!”

    谈嘉许:“先用柯西不等式……”

    两人茅塞顿开,准备回房间做出来。

    江扶月叫住两人,玩笑道:“怎么,不准备让我押题?”

    两人眼中分明闪过一瞬狂热,但转眼就被强压下去。

    陈程:“虽然我很想,但这次还是不要了。”

    谈嘉许点头,小鸡啄米。

    “为什么?”江扶月挑眉,转性了?

    陈程:“我们想凭自己的实力,看究竟能考多少分,能拿什么奖。”

    谈嘉许:“押一次两次可以,但三次四次就不太好了。”

    说完,两人拿过试卷飞速离开。

    每个人都在不断的竞技实践中,慢慢进步,渐渐成熟。

    也许,这就是学科竞赛带给学生最重要的意义——成长!

    第三天IMO正式开考。

    总共6道题,每题7分,满分42。

    分两天进行,每天考三道,时间从上午9:00到下午13:30。

    4.5小时江扶月只花了50分钟就全部完成。

    然后——

    举手,交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