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87章 奥数夺金,遇楼明深(三更合一)

第687章 奥数夺金,遇楼明深(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店门不大,旁边摆着一块花花绿绿的牌子,牌子上写着——Rice fried with eggs。

    蛋炒饭。

    楼明深收回视线,“不用了,走吧。”

    “是。”

    宾利当即调头驶离。

    ……

    吃过晚餐,江扶月一行赶在天黑前回到酒店。

    刚进房间不到五分钟,袁本涛就匆匆忙忙找过来。

    “……面谈?”江扶月挑眉,“现在?”

    袁本涛正色:“是的。主试委员会代表已经在楼下了。”

    “有说是因为什么吗?”

    “具体情况对方不肯透露,只说跟第六题的解法有关。”

    江扶月想了想,似有所悟:“那走吧。”

    五分钟后,江扶月和袁本涛坐上主试委员会派来的车。

    陈程:“那边好像是月姐和袁教授?”

    谈嘉许定睛一看:“还真是……”

    两人跑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吗?”

    袁本涛大致把情况说了一遍。

    陈程:“解法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袁本涛:“现在还不清楚,去了才知道。”

    话音刚落,车就开走。

    陈程看着车屁股越走越远,眼中难掩焦虑:“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谈嘉许皱眉:“法治社会,应该没这么猖狂吧?”

    话虽如此,可一点底气都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

    陈程咬牙:“我上网找大使馆的电话,你联系徐老师,把情况向他说明。如果零点之后月姐和袁教授还没回来,我们就求救!”

    国外联系大使馆。

    国内让徐泾报警。

    双管齐下。

    谈嘉许点头:“好,我现在就打给徐老师,他要是知道月姐被带走了,肯定急得跳起来……”

    三十分钟后,车停在另一家酒店门前。

    江扶月和袁本涛被带到一间宴会厅外。

    门打开那一瞬间,明亮的灯光乍泄而出,主试委员会全体成员都在,也包括李昭。

    不用怀疑,此处正是本届IMO阅卷现场!

    江扶月被请进去,现场所有目光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

    主试委员会主席盖尔教授端坐正中,开口问道:“是江扶月吗?”

    江扶月点头,开门见山:“有事?”

    盖尔教授转头朝助手说了句什么,用的罗曼语。

    江扶月听到了,是让助手赶紧找个中文翻译过来。

    她当即开口:“不用翻译,英文或罗曼语都可以。”

    盖尔教授有些惊讶,似乎没料到她会说罗曼语,抬手挥退助理,然后用英文对江扶月道:“很抱歉,深夜把你叫来,我们对你第六题的解法有几个疑问,希望你当面解答。”

    “可以。”

    现场其他教授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竖起耳朵。

    盖尔:“能先说一说你的思路吗?”

    江扶月:“这道题是从代数角度对复微积分几何研究的初步探索……这里提到的方程,其实就是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

    盖尔听完一时恍惚。

    其他教授也有点懵。

    这道题还能跟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扯上关系?

    他们不约而同翻出试卷原题,又把第六题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有几个教授甚至直接动笔,开始当场演算起来。

    最终证明,确实是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简易变形!

    连这道题的提供者Y国领队,都是一脸后知后觉的表情。

    说明在这之前,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就……很尴尬了。

    他们一群教授还不如一个学生心明眼亮?

    江扶月对众人的表现状若未见,自顾自继续:“既然是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那我想,是不是可以从量子力学标准模型的角度来思考这道题的解法?”

    这个问号也打在了在场所有人心上。

    参考答案是常规解法,也是本次考试大家普遍采用的解题思路。

    即运用复杂代数计算,几次转换带入几何模型,最终求解,得出最后答案。

    不仅运算量庞大,中间错一步都可能直接影响到最后结果,还需要运用建模思想,对高中生来说,难度可以说已经超top级。

    再看江扶月的答题卷,清爽干净,解题思路多为逻辑推导,计算量非常小。

    但最终结果却与参考答案一般无二,这引起了阅卷老师的注意。

    当场把这张答题卷拎出来,众人凑在一起分析。

    却还是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甚至有些步骤他们看都没看懂,但也不能草率地说人家学生就是错!

    毕竟,正确答案摆着呢,蒙也不带这么准啊。

    所以才有了如今邀请江扶月本人前来面谈这一幕。

    盖尔:“那你能解释一下中间这几个步骤吗?”

    江扶月:“我需要一块白板,一只马克笔。”

    盖尔朝助手微微点头,后者很快准备好。

    江扶月揭开笔帽:“众所周知,复微分几何领域有两个方程至关重要,一个是成为量子力学标准模型的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另一个是和相对论紧密相关的凯勒-爱因斯坦方程。这两个方程都来自物理学。”

    “在稳定的前提下求解这两个方程,一直是复微分几何界的核心任务。[1]”

    1977年,丘成桐解出零曲率的凯勒-爱因斯坦方程。

    1985年,唐纳森、乌伦贝克和丘成桐在稳定的前提下解出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

    2012年,陈秀雄、唐纳森和孙崧合作,在稳定的前提下解出正曲率凯勒-爱因斯坦方程[1]。

    江扶月在刚写出来的解题步骤中间,用红色马克笔框出一个大圈,然后指着这个圈,一字一顿:“这些步骤就是在稳定的前提下,解出陈秀雄和唐纳森独立提出的J方程以及丘成桐等人提出的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在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和凯勒-爱因斯坦方程之间搭建了一个桥梁。”

    “这样一来,我们推导得出的方程式就能直接运用在这道题上,把这六个数字依次带入,然后得到结果。”

    难的是推导,代入这一步小学生都能做。

    这才是运算量少的根本原因。

    盖尔教授目露震惊。

    其他领队脸上的表情也复杂至极。

    因为江扶月这一系列推导求解下来,竟然解决了复微分几何领域两个最重要的方程!

    这完全可以当做一项重大研究成果发布在全球顶尖的数学杂志上!

    最后,江扶月:“我已经把详细的推导过程整理成论文,题目暂定为的《J方程和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2]准备投给《数学新进展》。”

    要知道《数学新进展》是国际数学界权威期刊之一,与《M国数学会杂志》、《数学学报》、《数学年刊》一起并列为世界四大顶尖数学期刊。

    可想而知,不久的将来当这篇论文面世,会给全球复微分几何领域带来怎样轰动和震撼!

    所以,有的人做题就是做题,可有的人做题做出了新理论!

    有时候,人和人真的没法比……

    面谈结束,江扶月和袁本涛被送回酒店。

    陈程和谈嘉许一直守在大厅,准备到时间就行动。

    “快看!是月姐和袁教授,他们回来了——”谈嘉许惊喜道。

    两人迅速迎上前。

    陈程:“没事吧?”

    说着,上下左右、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打量二人。

    袁本涛脸上喜色掩盖不住:“没事没事,都是正常流程。”

    谈嘉许松了口气,恰好这时徐泾的电话打过来:“喂,徐老师,回来了,刚回来……一点问题都没有,月姐好着呢!”

    说完,又嗯嗯地回了那头几句,才结束通话。

    江扶月挑眉:“你们告诉徐老师了?”

    “嗯……我们怕你出事,就想说让徐老师在国内报警,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江扶月:“谢谢。”

    “嘿嘿……”谈嘉许目露腼腆,“月姐,主试委员会这么晚了还叫你去干嘛呀?”

    “问我第六题的思路。”

    “……没了?”

    “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江扶月看他两眼放光,顿时失笑。

    “没……第六题怎么了?”

    袁本涛:“我知道!我跟你们说!”

    既然有人自告奋勇,江扶月干脆打了声招呼回房间整理论文了。

    所以,她完美错过两个小迷弟一声接着一声的赞叹——

    “牛哔啊!”

    “叼爆了!”

    “不愧是我月姐!”

    “那群领队是不是惊成了表情包?”

    “突然想看。”

    “可惜当时不在场。”

    ……

    转眼第二天,太阳暖而不炽地挂在天空,驱散了冬季的寒冷。

    各国代表队齐聚苏黎世大学礼堂,主试委员会包括主席在内全员到场。

    在翘首以盼中,成绩公布。

    江扶月、凌轩、郭子栋都是满分42,陈程40,谈嘉许41,魏空觉41。

    当之无愧的团体总分第一!

    R国在滨崎直原的带领下同样表现不俗,但还是以十二分的差距被华夏代表队远远甩开,只能老老实实待在第二。

    接下来,轮到个人奖项公布。

    华夏代表队六人全部夺金,几乎承包了本届IMO百分之九十的金牌,这在华夏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史上,从未有过!

    袁本涛激动地攥紧李昭衣袖,口中喃喃:“六枚金牌!这、不是在做梦吧?”

    李昭还算平静:“需要我给你一拳验证一下吗?”

    “来啊!快点!”

    “……”

    滨崎直原也拿到了金牌,可他看上去并不怎么高兴,眉头仍然紧锁着,眼神晦暗不明。

    但成败已定,不接受也是事实!

    公布完金银铜三种奖牌得主,最后还剩特别奖。

    按照规定,主试委员会可以对在某个试题作出漂亮解答,或在数学领域有重大发现的学生授予特别奖

    主持人:“本届IMO特别奖得主是——”

    “江扶月!恭喜!”

    话音还没落,陈程和谈嘉许就兴奋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月姐V587!(威武霸气)”

    魏空觉和郭子栋慢了半拍,紧随其后:“月姐,yyds!(永远滴神)”

    全场在一瞬死寂后,陡然炸开锅——

    “哗!华夏代表队要不要这么强?”

    “又是江扶月!她太厉害了!简直就是bug一样的存在!”

    “IMO、IPhO、IOI的满分、金牌、第一名,还有特别奖她都集齐了,不可思议。”

    “凭一己之力,怒刷三大学科竞赛高分记录,啧啧……”

    “今天之后,华夏的学科竞赛实力全球排名又将重新登顶了!”

    “……”

    李昭和袁本涛对视一眼,两个教授此刻眸中皆含泪水。

    李昭:“老袁,她真的做到了!”

    “有什么是江扶月不能做到的呢?”袁本涛失神轻喃。

    当天下午,随着闭幕式结束,记者离开后,这个消息就彻底传开了。

    国内媒体闻风而动,纷纷开始报道。

    不到半小时,一个名为#江扶月IMO夺金#的词条就悄悄爬上了热搜。

    然后,越来越靠前,最终凭实力登顶。

    【霸气我月姐,人美路子野!】

    【看看人家的十七八岁,再看看我的,嗯,破案了,我就是来凑数的。】

    【其实奥数也没那么难,我研究了很久,目前停留在能把题目读通顺而已[微笑]】

    【U1S1在今天之前,我以为天才全能少女只存在于我潇湘书院的收藏夹里。】

    【同样高中在读的我眼泪流下来】

    【月神成功让我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参差】

    【嗯,确认过眼神,是超出了我嫉妒范围的人】

    【我月姐人聪明,头发多,从来不会秃】

    【当一个人比你优秀太多,羡慕都不会了,只有崇拜】

    【月姐牛哔——妈妈看见也不会骂我系列】

    【看着月姐站在领奖台上的照片突然眼泪就下来了,还是那句话,少年强则国强!】

    ……

    徐泾得到消息的时候,正给三班学生上课。

    走廊上老远就传来教导主任赵铁军难掩兴奋地一嚎——

    “老徐,江扶月IMO拿金牌了!”

    然后整个走廊都回荡着他兴奋的声音,高三年级全都听见了。

    徐泾手一松,笔掉下来,哐当一声砸在讲台上,直接傻住。

    直到台下传来学生们的欢呼和掌声,他才反应过来。

    “我就知道!月姐一出马,金牌随便拿!”

    “怎么办,今天又是为月神疯狂的一天?”

    “呜呜……月姐,我心中永远的光,再也没有人比她更优秀了。”

    “如果学霸小说女主有原型,肯定就是她没错。”

    “我大一中又要上热搜了对吗?”

    “为今年想要报考一中的学弟学妹们深深担忧,会不会把脑壳削成铅笔?”

    “我怀疑铅笔都不一定能挤进来。”

    “幸好,我妈早两年生了我。”

    ……

    徐泾怎么结束这堂课,又是怎么飘飘然回到办公室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感觉脚像踩在云里,身体泡在蜜中。

    到了办公室,孟志坚、喻文州都在,两人对视一眼。

    “老徐怕不是激动傻了吧?”

    “有这个可能。”

    “啧啧,没点出息……”

    徐泾反应过来两人说他坏话,两眼一瞪:“你们就是嫉妒!哼!”

    孟志坚优哉游哉喝了口热茶:“我嫉妒什么?又不是没体验过,江扶月IPhO拿金牌的时候,IMO连初试都还没开始呢!”

    徐泾一噎:“别以为你有金牌,我现在也有,还有团体总分第一、特别奖!”

    孟志坚撇嘴:“不好意思,我也一样不缺。”

    喻文州看着幼稚的两人,翻了个白眼,无情戳破:“省省吧,什么‘你有我有’?咋怎么臭不要脸?那是江扶月有,谢谢。”

    徐泾+孟志坚:“闭嘴!”

    喻文州:“……”咋?这年头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另一边,闭幕式结束后,已是下午。

    没有回国的航班了,因此只能安排到第二天

    吃过晚饭,江扶月一行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礼物。

    “月姐,你买这么多,行李箱能装下吗?”

    江扶月:“我直接用快递寄回国内。”

    除了给家人的礼物随身带之外,给老师和同学的都用寄。

    当晚,江扶月收拾好行李之后,便早早躺下,准备休息。

    黑暗中,她睁着眼睛,想了想,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到枕边的手机。

    点开微信,找到谢定渊——

    【你的恭喜我可以名正言顺收下了。】

    十分钟过去,江扶月没等来回复。

    她也不觉得失望,放下手机,闭眼睡去。

    第二天八点,回国航班准时登机。

    江扶月坐下之后,就直接戴上眼罩,盖好毛毯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她身边坐下来,还有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抱歉boss,由于临时改签,已经没有商务舱了,只能……将就一下。”

    男人轻嗯一声,语气不算好,但也不坏。

    江扶月侧了侧身,好在两人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她再度陷入沉睡中。

    醒来的时候,飞机正平稳行驶,她把眼罩和毛毯放到一边。

    恰好空姐推着小车停在过道上,江扶月:“麻烦给我一杯水,谢谢。”

    “……您的水,请慢用。”

    江扶月伸手去接的时候,目光掠过身旁男人的侧脸,下一秒,瞳孔骤缩,手也跟着一抖。

    在空姐的惊呼声下,水无可避免地洒在男人身上,打湿他价值不菲的西装裤。

    楼明深眉头一紧。

    下意识侧头望向罪魁祸首,却意外捕捉到女孩儿眼中那一抹未及掩藏的冷色与犀利。

    他挑眉,这年头的小孩儿犯了错都这么理直气壮吗?

    江扶月撞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心头狠狠一跳,咬紧牙关才勉强压下眼中几欲翻涌的厉色与冷光。

    楼、明、深!

    任谁一觉醒来,发现坐在旁边的人是上辈子害死自己的凶手都无法淡定冷静。

    下一秒,江扶月遽然垂眸,避开男人打量的目光。

    这时,空姐终于找到干净纸巾,抽了两张,伸手准备替楼明深擦。

    可惜还没碰到,就被男人出言制止:“不用了。”

    “实在抱歉,是我的疏忽……”

    “该道歉的不是你。”楼明深打断她,语调微微泛着凉意。

    江扶月勾唇,低垂的眼中闪过一抹讽刺。

    如今的楼明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畏手畏脚、孤僻沉默的少年,时光赋予了他成熟的魅力,即便跨越二十年光阴,也不见丝毫老态。

    声音也是中气十足。

    这句话当然不是说给空姐听的,那就只有……

    江扶月却状若未闻,没有半点道歉的打算。

    男人皱眉,索性直接开口:“小姑娘,你手抖,洒了我一身水,不该说句抱歉吗?”

    江扶月没有看他,仍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哦,抱歉。”

    楼明深:“?”

    这下道歉是道了,可怎么感觉比她不道歉还憋屈?

    男人眼中掠过冷光,音调也随之一沉:“你的抱歉听起来毫无诚意。”

    江扶月缓缓抬眼,四目相对的瞬间,楼明深见她嘴角勾起一抹讽笑。

    他眉心骤拧。

    ------题外话------

    六千字,三更合一。

    注:[1][2]: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特任教授陈杲论文《J方程和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在数学期刊《数学新进展》中发布的真实研究成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