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88章 似曾相识,土嗨迎接(一二更)

第688章 似曾相识,土嗨迎接(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气氛一瞬僵滞。

    江扶月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视线。

    男人心中疑惑更甚。

    恰好这时,飞机穿破云层,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女孩儿侧脸上,高挺的鼻,垂敛的眸,颤动的睫羽,整个人沐浴在金辉中,如玉如瓷,剔透明净。

    楼明深双眼微眯。

    江扶月察觉到身旁投来的目光,心头厌恶,面上却不动声色。

    突然,她起身:“凌轩。”

    被点到名的少年怔愣一瞬:“……什么?”

    江扶月:“换个位置。”

    凌轩第一时间朝她旁边的男人望去,目露警惕。

    “好。”他起身,从斜后方走上来。

    两人当场换了位置。

    楼明深嗤笑,一群小屁孩儿……

    华夏时间,第二天上午九点,航班准时降落帝都机场。

    江扶月一出关闸,便见陈程、谈嘉许、郭子栋几人像堵墙似的挡在前面。

    “你们干什么?”

    陈程回头,咽了咽口水:“月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郭子栋眼神微妙:“hold住。”

    江扶月:“?”

    几人让开,她顺势望去,下一秒——

    “月月!是月月!”韩启山老眼放光,还是那身体面的燕尾服,白发梳得一丝不苟,发胶定型那叫一个稳。

    见到外孙女,他本想立马上前,可不知想到什么,脚下一顿,接着转过身对老大、老二一抬手。

    韩慎和韩恪得到指令,刷一声,拉开横幅。

    上书:【热烈庆贺我家小公主IMO满分夺金】

    红底白字,还描金边,高调得没朋友。

    顿时吸引了来往旅客的注意。

    “那里在做什么?”

    “旅行团接客吗?还带拉横幅的。”

    “话说这横幅也太闪了叭?”

    “关键拉横幅那俩大叔还挺帅,有木有?”

    “身材也好好。”

    “什么是IMO?”

    “你没看新闻吗?IMO,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啊,华夏代表队团体第一,江扶月既是满分,又是金牌和特别奖双奖得主。”

    “哦哦哦!我知道!那个天才少女!”

    “等等……这上面说的小公主不会就是我月神吧?!”

    “天——那不是我们公司的韩总吗?他怎么来机场拉横幅了?谁这么大面子啊?”

    “我的妈,真是韩总,完了完了,高冷总裁的人设崩得稀里哗啦。”

    “要不要通知公关部一声啊?”

    “……”

    就在一片议论声中,老爷子再次抬手,只见漫天彩带和亮片从顶上倾撒而下,纷纷扬扬。

    “哇——这排场绝了!”

    “是哪家土豪在搞浪漫?”

    “快看!真是我月神——”

    “她值得!”

    老爷子接过韩慎递来的花,抱在怀里,朝江扶月走去。

    “月月,欢迎回国——”

    呃!

    “谢谢姥爷。”

    “乖~”

    然后是两位领队,李昭和袁本涛。

    “我们也有啊?”

    韩启山:“当然!这群孩子多亏你们照顾,辛苦了。”

    “应该的。”

    接下来轮到其他几个队员。

    陈程接了花,抱在怀里,小声和谈嘉许说:“突然觉得出国有人送、回国有人接是件很幸福的事。”

    谈嘉许轻叹:“月姐,人生赢家。我们也跟着沾光了。”

    他包里还放着出国时老爷子送的颈枕和耳机呢!

    时青栀和秦远琛不过就晚到那么十来分钟,却不料一进来就看见如此土味又惊悚的场景。

    老太太震惊了:“他在干嘛?”

    秦远琛也有些错愕,这可是韩启山,帝都“死要面子第一人”,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干出这种……事?

    “接、月月?”

    “这横幅、彩带、亮片?”

    “咳!青栀,镇定!”

    这时,韩恒从人群挤过来,又是口罩又是帽子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妈,你来啦!”

    时青栀差点没认出小儿子,她咽了咽口水:“这些……你爸搞的?”

    “嘿嘿,怎么样,还不错吧?”他满意地看了眼全场飞舞的亮片。

    时青栀:“别告诉我你也有份。”

    “嘿嘿……不仅我,还有老大和老二。”

    时青栀:“……”不,我绝不承认,我的儿子是土狗。

    韩启山:“走吧月月,咱们回家。”

    江扶月等的就是这句话,顿时健步如飞。

    只要我走得够快,尴尬就与我无关。

    当天中午,#江扶月回国#就上了热搜,随之被津津乐道的还有发生在机场里的“霸总式迎接”。

    韩氏集团总裁韩慎和TNW金融国际CEO韩恪亲自下场拉横幅,董事长韩启山抱花相赠,小的老的,三个霸道总裁齐上阵,这排面也是没谁了。

    【两个舅舅好帅啊!一直看着月姐在笑,温柔得一匹】

    【这一家子的基因绝了】

    【要是我恒哥也来,那场面就更劲爆了】

    【谁说恒哥没来?[截图][截图]】

    【靠!原来藏在人群里】

    【我怀疑彩带和亮片就是哥搞的,还记得当年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哥拿了影帝奖杯,记者问他还有什么遗憾吗,他说如果能在宣布他获奖的时候搞点彩带和亮闪闪就好了】

    【真土味爱好者——我恒!】

    【所以全家都被他一个人带偏了?】

    【现实版《我有三个大佬舅舅》,月姐这开挂的人生啊,慕了慕了……】

    【机场允许这么搞吗?不会影响到其他旅客出行?还是说她江扶月因为家里有钱就要特殊对待?】

    【同意楼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撒得到处都是,只能说清洁工真倒霉。】

    【不知道一群人在瞎捧什么?一口一个月姐、月神,喊亲妈的时候都没这么真情实感过吧?可笑又可悲。】

    【江扶月再厉害,也不过是个高中生,真正的科学家也没她这么大脸】

    【黑子滚粗!月家军何在!】

    【拜托那些黑子要喷也请先搞清楚状况,不要张嘴就是屎[图片][图片]】

    【看见没?六个钟点工阿姨直接从韩总的超长林肯上下来,自带毛巾水桶扫帚拖把,不到五分钟就把整个大厅捯饬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啊!有钱真好!】

    【难得的是有钱还有素质,活该这样的家庭养出月姐这么优秀的女孩纸!】

    ……

    下了飞机,楼明深直接走vip通道。

    在过廊桥的时候,碰到江扶月一行,看着女孩儿高挑的背影,脑海中不自觉闪过那双清泠带霜的桃花眼。

    看他的时候仿佛蒙着一层寒光。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

    可记忆不会出错,他很确定在这之前并未见过这个女孩儿。

    “……楼总?”

    楼明深猛地回过神,“说。”

    “方烨最近好像出了点事。”

    “什么事?”

    “他女儿被拘留了,据说是因为诽谤,受害者正在走法律程序。”

    楼明深挑眉:“凭他方烨的手段,没把这事压下去?”

    “对方有点来头,上面施压,要求重判,并且拒绝保释。”

    “这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啊……”

    助理点头,“他为了找关系把女儿弄出来,忙前跑后,又是花钱又是请客吃饭,所以最近这半个月都没怎么去公司。”

    “结果弄出来了吗?”

    “没有。他找的人要么是段位不够,手伸不到那个位置;要么就是有能力,但不愿意帮忙。”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给他添一把火。”

    助理心领神会。

    楼明深走出机场大厅,弯腰坐进车里的时候,只见厅内乌泱泱围了一群人,又喊又叫。

    助理回头看了眼,解释说:“估计是哪个明星安排了粉丝接机。”

    “嗯。”

    助理替他关好车门,自己绕到副驾驶坐好,吩咐司机,“走吧。”

    引擎发动前,半降的车窗泄露了少许谈话声:“……方烨他女儿惹了谁?”

    “据说是一个学生,在冬令营集训的时候……”

    车离,声止。

    ……

    江扶月还要在帝都待两天,陈程和谈嘉许便先行返回临淮。

    “月姐还有事?”

    “嗯,小事。”

    回到韩家,佣人已经把午餐准备好。

    时青栀和秦远琛见过江扶月、道完恭喜之后就离开了,韩启山站在远处静静看着,眼里是说不出的复杂与纠结。

    二十多年过去,时青栀已经走出来,有了新生活,只有他还在原地踏步,没有一刻释怀。

    “爸,别看了,走吧。”

    “阿慎,你妈刚才有问起我吗?”

    “问了。”

    老爷子眼前一亮:“问了什么?”

    “她问,这是不是你的主意。”土嗨得一匹。

    后半句韩慎艺术性地省略掉。

    果然——

    韩启山嘴角止不住上扬:“那你怎么回答的?”

    韩慎:“我当然说这是您的主意,为此还提前两天准备,光横幅就做了十二回。”

    “嘿嘿……说得好!走吧走吧,回家了。”

    老爷子重新高兴起来,蹦蹦跳跳去追江扶月。

    韩慎叹了口气,虽然有些错要用一辈子去弥补,但作为儿子,他还是希望老父亲能过得高兴一点。

    “欸,哥,你有没有发现月月住到家里之后,老爷子身上肉眼可见地添了人气儿,也不怎么乱发脾气了?”

    韩慎白了他一眼:“还用你说?”

    “咳!”韩恒推了推墨镜:“如果月月能一直住家里就好了。”

    “你是想给老爷子找个随身灭火器,平时少对你喷火吧?”

    意图被戳破,韩恒也不狡赖:“难道你跟老二不是这么想的?你仔细算算,老爷子多久没对咱们发过脾气了?”

    韩恪凑过来,精准报数:“十二天零七小时二十五分。”

    “……”

    汪汪汪——

    听到开门声,小莽连冻干都不吃了,嘴角沾了圈羊奶就朝江扶月飞奔而去。

    正给它梳毛的韩廷:“?”

    臭狗!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都在,其乐融融。

    “月月啊,你出国几天,人都瘦了,来,多吃点。”老爷子拿起公筷给她夹菜,说话的时候一脸心疼。

    韩恒不甘落后,嗖一下,两块肋排就到了江扶月碗里:“我专门打电话问了你爸,他说最喜欢吃这个。”

    然后是韩慎、韩恪……

    最后韩廷看着桌上的菜几乎都被夹了一轮塞到江扶月碗里,他想了想,起身:“我再给你拿个碗。”

    江扶月:“……”

    这晚,她还是住在那间粉粉的卧室。

    打开窗,凉风吹进来,贝壳做成的风铃叮叮咚咚,下方绑着两根粉色羽毛,遇风乱飘,随处招摇。

    江扶月伸出手指拨了拨,突然觉得粉色也挺好看。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陪老爷子在花园打完整套太极之后,进屋吃早餐。

    快吃完了韩慎和韩恪才从楼上下来。

    “月月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韩恪点头:“懒觉它不香吗?”

    老爷子狂翻白眼儿,给俩儿子一人砸了一个人过去,谁都别想逃。

    “真以为月月跟你们一个狗样儿啊?”

    韩慎:“?”

    韩恪:“……”

    虽然月月来了,老爷子脾气好了,可哥儿几个家庭地位也直线下降啊!

    江扶月:“睡醒就起了,一会儿出去一趟。”

    老爷子和韩家舅舅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那就是从不过问她的行踪。

    临出门前,只叮嘱:“早点回来。”

    “注意安全。”

    “钱够用吗?我这儿有卡,拿去随便刷。”

    等韩廷睡醒下来,四处张望:“咦?我姐呢?”

    老爷子啜了口大红袍,极品啊:“早出门了。”

    “……哦。”

    “等等,你什么时候喊她姐了?之前不是直接连名带姓地叫吗?”

    韩廷耳根一红:“想叫就叫了啊!我吃早饭去,王妈帮我做个三明治——”

    说完,哒哒哒往饭厅跑。

    韩启山轻哼:“臭小子,总算有人治你了!”

    ……

    文苑茶楼。

    柳开颜坐在包间里,看着眼前清澈的茶汤,面无表情。

    比起半个月前,女人憔悴不少。

    原本白里透红的脸蛋儿被苍白覆盖,眼下有了乌青,眼尾爬上几缕皱纹。

    突然,敲门声传来——

    叩叩!

    柳开颜霍然抬头,眼中闪过厉色,却又在转瞬间低垂眉眼,蹙眉含愁,婉声道——

    “请进。”

    江扶月推门而入。

    女人站起来,苍白的脸上勉强挂着一抹笑:“是江同学吗?我是方柳柳的妈妈,很冒昧就这样约你出来,请坐,千万别客气!”

    说着,亲手给她倒茶。

    姿态放得不是一般的低。

    江扶月走到女人对面坐下,微微一笑:“你好,阿姨,找我有事吗?”

    “听说你拿了IMO金牌,还有特别奖,恭喜!”

    “谢谢。”

    女人抿唇,“我知道,之前冬令营的时候,柳柳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误会你,是她不对,错得离谱!我现在代她向你说句对不起,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说完,站起来,作势要对江扶月鞠躬。

    “阿姨,你有个地方说错了。”

    女人动作一顿,抬眼望去:“什么?”

    “方柳柳她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误会我,这个说法太文雅,也太好听了。事实是,她污蔑我,诽谤我,用不堪入耳的话往我身上泼脏水。”

    柳开颜表情骤僵:“是是是,我知道是她不对……”

    “嗯,您明白就好。”

    “……”

    “道歉我收下了,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诶,你等等——”

    江扶月挑眉。

    “既然你已经原谅柳柳,那能不能去警局说一声,把她放出来?”

    “为什么?”江扶月目露疑惑。

    女人瞪大眼:“你不是已经原谅了吗?!”

    “我原谅她和她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两者之间并不影响啊。”

    言下之意,我虽然原谅她了,但拘还是要拘,告也还是要告。

    “什么叫不影响?!你是故意逗我吗?!”

    江扶月微诧:“阿姨这说的什么话?你道歉,我原谅,这怎么能叫逗你?”

    “好,那你现在就跟我去警局说清楚!”

    江扶月后退半步,避开她伸过来的手:“抱歉。”

    “为什么?你都拿金牌了,柳柳没有给你造成任何损失,为什么不可以放过她?!”

    “假如你被一个杀人狂盯上,对方还没来得及下死手,你就报警了,难道你会因为对方没有要了你的命,就大发善心不追究他的责任?”

    “你——”

    “不能吧?既然你都不能做到的事,又凭什么要求我做呢?你说对不对,阿姨?”

    柳开颜差点被气炸,她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

    然后从包里取出一张支票,拿在手上:“这是一千万,只要你答应不追究柳柳的责任,它就是你的。”

    “不打感情牌了?”江扶月点头,“真是难为阿姨你没化妆、扮憔悴、博同情,现在这样多好?明码标价,也不必唱念做打,你轻松,我看着也不累。”

    柳开颜表情一凛,彻底卸下伪装,眼中凶光大盛。

    “你想清楚,这可是一千万。”

    “所以呢?”江扶月扫过她手里的支票,轻描淡写反问:“很多吗?”

    女人冷笑:“你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

    “这话说得……”江扶月遗憾摇头,状若叹息,“可真没意思。阿姨打电话约我之前,难道没好好调查过我的身份和背景?”

    “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柳开颜目光一闪,为了今天的见面,她确实做了功课,查过江扶月的底。

    知道她父母是开网红餐厅的,也知道她是韩家的外孙女,柳柳不能保释,多半是韩家在暗中施压。

    柳开颜:“知道又如何?”

    江扶月:“既然知道,又何必玩掏支票这种老掉牙的把戏?你觉得我缺那点钱吗?”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是的,我月姐缺啥都不缺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