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92章 耍楼明深,谢狗回信(一二更)

第692章 耍楼明深,谢狗回信(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楼总……”

    助理眼睁睁看着自家老板目不斜视,从他身旁擦过。

    虽然面上看不出分毫,但就是感觉浑身上下都在呲火。

    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绝对不要往枪口上撞。

    上了车,楼明深闭眼假寐。

    助理大气不敢多喘。

    不知过了多久:“去查凌轻舟和易寒升……”

    第二天助理就带着调查报告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两人的基本资料和最近一个星期的行踪都在这里了。”

    楼明深拆开,一目十行。

    五天前,两人从临淮来到帝都,下榻希尔顿酒店。

    第二天便前往茶楼与方烨碰面。

    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酒店,偶尔出门逛逛,但时间都不长。

    这两人就像真情实感来度假,再顺便恐吓一下方烨。

    但真的有这么巧吗?

    他们一来临淮,就找上方烨,接着柳远德就出事了。

    要说这中间没有他们的手笔,楼明深绝对不信。

    “除了这些,没有别的?”

    助理一顿:“……您是指?”

    “见过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去过哪些地方?”

    助理:“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是,这两人很少出门,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瞎逛闲聊,他观察之后觉得不存在可疑的地方,就没有把这些琐碎的信息记录下来。”

    楼明深听罢,沉吟一瞬,接着从那沓资料里翻出两个手机号。

    助理眼皮猛跳,boss不会是想……

    “凌总,我是楼明深,来了帝都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好歹是故人。”

    凌轻舟:“楼总客气了,这故人故人,贵就贵在一个‘故’字上,见与不见区别不大。”

    “今晚我做东,叫上易总,正好替两位接风洗尘?”

    “哟,真是不赶巧。我们马上就要回临海,现在人已经在机场了。饭还是等下回再吃吧。”

    楼明深目光一暗:“好,那祝二位一路平安。”

    通话结束,楼明深握着手机,踱步行至落地窗前。

    助理知道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讨厌有人打扰,因此呼吸都小心翼翼收着。

    忽然——

    楼明深:“走,去机场!”

    单凭凌轻舟和易寒升两人之力,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扳倒柳远德,除非……

    他们背后还有人!

    而这个人才是扳倒柳远德的关键,甚至连他可能都在对方算计之中!

    ……

    机场,VIP休息室。

    “谁?”易寒升凑过来,看了眼凌轻舟手里的电话。

    后者径直望向江扶月,她猜得没错,“是楼明深。”

    江扶月勾唇,低头喝了口热拿铁。

    易寒升抓抓脸:“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刚才那通电话是楼明深打来的?他想干嘛?”

    凌轻舟:“请我和你吃饭。”

    “二十多年没见过了,怎么突然请吃饭?莫名其妙。”

    “因为——”江扶月淡淡开口,“他已经开始怀疑了。”

    易寒升:“不可能!我们做得天衣无缝,他找不到证据的。”

    凌轻舟:“怀疑不需要证据,只要他觉得是,就会来求证。”

    “那幸好我们跑得快。”

    凌轻舟下意识望向江扶月,今天走是她定的。

    好像早就料到楼明深会来这么一通电话。

    易寒升折回坐下,继续吃东西:“其实我不太懂他的心理。我们替他除去柳远德,好让他踩死方烨,从合作的角度来讲,是双赢局面。得了便宜就该偷着乐,他为什么还紧咬不放?”

    “因为,”江扶月双眸微眯,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有的人只许他算计别人,却断然不允许别人算计他。”

    “即便这种算计是有利的?”

    “没错,有利也不行。”

    “啧……”易寒升撇嘴,“什么毛病?话说凌轻舟,你也是这种人吧?”

    男人皱眉:“说话就说话,你扯到我身上做什么?”

    易寒升不以为然:“打个比方,生动形象。”

    凌轻舟:“……”形象你mb!

    “走吧,”江扶月起身,抬腕看表,“该登机了。”

    ……

    来的路上,助理已经查清楚两人的航班号:“楼总,是PT367。”

    “订一张机票。”

    “啊?现在?”

    “现在。”

    这个点,凌轻舟和易寒升估计已经过完安检,在候机了。

    他要进去才能看到自己想要求证的东西。

    “开快点。”

    “是,楼总。”

    一路疾驰,终于赶在航班起飞前二十分钟抵达。

    楼明深直接从VIP通道进入候机厅,PT367航班显示正在登机。

    他手持商务舱机票,轻轻松松就从贵宾专用廊桥完成登机。

    不出意外在商务舱见到凌轻舟和易寒升两人。

    只有这两人!

    “哟,这么巧啊,楼总?不久前刚通了电话,这会儿就在飞机上碰到了。你这也是……飞临淮?”

    楼明深整了整衣领,一派从容:“嗯。临时有事。”

    “看来注定是吃不上那顿饭的,就算我们不走,楼总也临时要忙。”

    他刻意咬重“临时”二字,似笑非笑,仿佛早就看穿他的意图。

    楼明深却面不改色,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半开玩笑半当真:“你们来帝都,我请;现在我要去临淮,是不是该你们请?”

    易寒升大手一挥:“没问题啊!”

    凌轻舟点头,以示附和。

    楼明深眼中闪过疑惑,很快又藏匿得干干净净。

    难道真的没有第三个人?

    直到航班起飞,商务舱都再无人踏足。

    换句话说,确实只有凌、易二人结伴,并无其他朋党。

    或许……

    那人在后面经济舱?

    他决定持续观望。

    三个半小时后,航班降落临淮机场。

    易寒升:“走啊,楼总,不是要吃饭?”

    楼明深从善如流。

    三人一起出了机场,凌轻舟已经让秘书订好餐厅。

    直到坐下来,开始上菜,楼明深才真的相信,没有第三个人。

    彼时,江扶月在另一趟航班上,刚刚落地。

    跟她斗?

    “阿深,看来你长进得还是不够啊……”

    一声嗤笑逸出唇畔,目光触及正朝自己扑过来的江小弟时,女孩儿眸中冷色瞬间染上了温度。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江扶月摸摸他的头,发现这小子好像又长高了。

    “爸爸妈妈也来了,在那边——”

    江扶月抬头,顺势望去,江达像座小黑山一样耸立在人群中,韩韵如站在他旁边,仿佛小鸟依人,此时眼中隐隐含着激动的泪光。

    “妈,”江扶月走过去,恰好夫妻俩也迎上来,“爸。”

    韩韵如伸手抱了抱女儿,摸到她单薄瘦削的肩背,心疼得差点哭出来:“又瘦了……”

    江达习惯了沉默,只一个劲点头,嘴上重复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姐姐,我们回家!”

    “好。”

    一家四口,欢欢喜喜回了御天华府。

    当晚,江扶月洗完澡,坐在卧室,对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十指如飞。

    她先抹掉了机场的监控录像,不用怀疑,楼明深在凌轻舟那边没有收获之后,肯定会想到查机场监控。

    做完这些,她又联系牛睿,“……抹干净点,别让他的人查到。”

    “放心,这个我最擅长,毁尸灭迹嘛,简单得很!”

    晚上十点,江扶月躺在床上,不由感慨:还是家里最舒服。

    很快,困意来袭,就在她快睡着的时候,微信跳出叮咚一声消息提醒。

    她伸手拿过来,准备关机,突然目光一顿。

    竟然是谢定渊!

    他先回了一句【不客气】,是针对她十天前在苏黎世给他发的那句“谢谢”。

    江扶月:【你那边能联系外界了?】

    谢定渊:【我看到新闻,恭喜IMO夺金】

    两人的消息几乎同时发送。

    谢定渊:【不在基地就可以使用手机】

    江扶月:【你的恭喜不是在出发去F洲前那晚就说过了吗?】

    ------题外话------

    两更,三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