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699章 打脸江家,录取爆雷(三更合一)

第699章 打脸江家,录取爆雷(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高考满分的消息传到帝都,差点没把韩启山给高兴坏。

    立马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有史以来第一个高考满分,姥爷没什么可送的,就发个红包,不多,是个心意,希望乖囡一直优秀、不断向前!】

    配图三张。

    第一张是江扶月高考成绩截图。

    第二张是微信转账记录:9999999。

    第三张是祖孙二人的合照。

    评论区秒炸——

    【可以啊老韩,原来这是你家孩子!】

    【划重点:不多,是个心意。】

    【我也想要这样的心意[微笑]】

    【高考满分,这个真厉害了。】

    【我家那个也是今年高考,刚过重本线,本来还挺高兴,看了你这条朋友圈现在笑不出来】

    【老韩,承认吧,你就是在炫!】

    【一出手,九百万,不知道是在炫外孙女,还是炫有钱】

    ……

    时青栀也看到了。

    顿时忍不住吐槽:“你看看他那嘚瑟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考了满分,幼稚!”

    秦远琛目露无奈:“他就是高兴……”

    “我看虚荣还差不多。拿月月的努力给自己做脸,也好意思。”

    秦远琛摸摸鼻子,有些话不好接。

    谁知,老太太转头也发了条朋友圈——

    【给最棒的月月。】

    配图只有一张,是FKT旗下高定珠宝“天骄”系列,主打青春活力,吊坠背面刻了字母“J”,看上去低调却不失华丽,比韩启山简单粗暴的转账高雅多了。

    至于什么成绩单、合照之类,根本不用晒,一声“月月”足以让有心人知道她想表达的一切。

    韩启山刷到时,嘴角收紧:“你妈以前就嫌我土……”现在好像更嫌了。

    韩恒:“……”要说实话吗?确实挺土的。

    不过很快老爷子唇畔又浮现出微笑,眼里尽是满足。

    一想到他和时青栀还有共同的血脉,而月月又成长得那么优秀,老爷子心里就跟灌了蜜糖一样。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你不在我身边,任何与你有关的东西都能让我不胜欢喜”。

    韩恒已经见怪不怪。

    他掏出手机,默默给江扶月转账。

    虽然土了点,但好使啊!

    韩慎那边也送了,出手就是一套公寓,距离B大和Q大贼近,美其名曰:给月月落脚用。

    韩恪原本也想送房子的,可大哥已经送过,他要是再送,也太没诚意了。

    咳!主要是找不到比那套公寓更好的,礼物相同最怕被拎出来比较,他韩老二绝不认输!

    所以,他送了价值两百多万的有价证券,不仅保本,还能浮利,坐着都能钱生钱。

    江扶月收到这些东西,第一时间跑去问韩韵如:“收吗?”

    韩韵如倒是没什么负担:“既然你舅给了,那就收着吧。”

    “哦。”

    江扶月转头点了收款。

    【谢谢小舅。】

    【不客气~等你来帝都,带你吃好吃的!】

    【我也有件礼物要送小舅,放在客厅博古架最上面那层,和明青釉瓷瓶摆在一起。】

    韩恒:【?】

    他放下手机,从沙发上窜起来,噌一下冲到博古架旁,翻来找去。

    韩慎皱眉:“干嘛呢?摔一个试试,看你今天屁股开不开花。”

    老爷子凉飕飕的目光已经落到他身上。

    韩恒充耳不闻:“我找月月送我的礼物呢……”

    一听“月月”两个字,老爷子和韩慎瞬间就不淡定了——

    韩慎:“有我的吗?”

    老爷子:“什么礼物?”

    父子俩同时凑过来,韩恒已经成功摸到,摊开手。

    “钥匙?”

    韩恒眸光微闪,倏地合拢掌心,拔腿就往楼上跑,“月月给我的!你们想都别想!”

    韩慎:“……爸,老三皮痒了。”

    老爷子:“我的拐杖呢?!”

    韩恪默默送上:“在这。”

    却说韩恒一口气冲到二楼,停在江扶月房间外,深呼吸,心跳噗通。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钥匙,插进锁孔,再轻轻一转……

    只听咔哒一声!

    门果然开了!

    韩恒缓步而入,不紧不慢地关上门,又故作淡定地落了锁,然后——

    乳燕投怀般扎进那堆毛绒玩具里。

    啊!好幸福~

    知他者月月也!

    ……

    成绩出来的第二天,江达在众多名校致电中,有些惊讶地接到了妹妹江琴的电话。

    “大哥,明天有空吗?”

    “怎么?”

    江琴话里带笑,心情不错:“是这样的呀,我们家巍巍今年考了632分呢!七中前五,全市前三百,已经报了帝都财经大学。”

    “明天我们在丹枫酒店办升学宴,你是大舅,一定要来!对了,把大嫂和月月也叫上,自从上次妈寿宴之后,我们兄妹几个也好长时间没聚了。”

    江达听完,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妻子。

    打从上回老太太赖在他们家作威作福、刻薄韩韵如之后,江达仅剩的那点孝顺和容忍也被消磨干净了。

    如今,在他心目中老婆第一位,孩子第二位,其他人通通靠边站。

    韩韵如皱眉,她不想见到江华。

    杨金秋因为谋杀未遂被判了刑,如今还在监狱里待着。

    庭审期间,老太太三番四次找到她闹,命令她不准告杨金秋。

    没有恢复记忆的韩韵如尚且不怵她,恢复记忆后的韩韵如就更不可能妥协。

    她又不是圣母。

    杨金秋分明想杀她,就因为江华那点不可告人的心思!

    倘若不是江达及时赶到,她估计已经被这对夫妻坑死。

    可老太太根本不问前因后果,就要她放过杨金秋,甚至还说出是她不要脸勾引江华这种可笑的言论。

    韩韵如把心一横,任凭她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追责到底,把杨金秋送进监狱。

    江达从始至终都站在妻子这边,非常支持。

    自然也跟那边彻底交恶了。

    对于他们和江华一家的恩怨,平时嘴碎无极限的江琴居然罕见地保持沉默,并没有跟老太太一起偏帮杨金秋,指责韩韵如。

    眼下她又特地打电话来邀请江达,言语措辞客客气气,倒叫人愈发看不明白了。

    “恭喜巍巍,不过……”江达正准备拒绝。

    那头好似知道他的顾虑,压着嗓子,小声道:“大哥,你放心,二哥去外地出差要下个星期才回来。妈那边我已经做过思想工作,她现在也想通了,不会再为难大嫂。”

    江达开的免提,韩韵如也听到了。

    她沉吟一瞬,终是点头。

    江达便说:“好。”

    江琴顿时眉开眼笑:“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上午十一点,丹枫酒店二楼。”

    ……

    第二天,阳光明媚。

    他们一家到的时候,江琴带着刘瑞洲亲自出来迎接——

    “大哥,大嫂,你们来啦!”

    殷勤得有点不像她。

    “巍巍,叫人啊?”

    刘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还是那个呆呆木木、反应迟钝的样子,“……舅舅,舅妈。”

    韩韵如笑了笑,恭喜他考出好成绩。

    江达则递上事先准备好的红包,“不多,是个心意。”

    江琴见到红包,笑容愈发灿烂:“还不快谢谢舅舅、舅妈?”

    刘巍:“谢谢舅舅舅妈。”

    “大哥,大嫂,里面请,已经留好了座位……”刘瑞洲引着一家四口入内。

    中途,绞尽脑汁想找话聊:“沉星又长高了,现在读高几?”

    呃!

    江沉星:“……小姑父,我才初一。”

    “哦哦,不好意思,姑父记性不大好。”说着,讪笑着摸了摸鼻子。

    江达一家被安排到主桌。

    彼时,江腾也在,正跟老太太亲亲热热地说话,后者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一张老脸皱纹尽显,像朵褪去光泽的金丝残菊。

    “妈。”江达开口喊她。

    谁知老太太笑容一收,原本慈爱带笑的眉眼霎时凌厉起来:“你们怎么来了?”

    江达皱眉。

    这时,江琴迅速上前,“妈——我请大哥大嫂来的。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你也答应了。”

    江老太冷哼,她哪是答应,明明说的随便!

    谁曾想江琴还真把他给请来了。

    “妈,你好歹给我点面子啊,今天是巍巍的升学宴,你也不想被大伙儿看笑话吧?”江琴压着嗓子,小声劝说。

    江老太这才敛下眸中冷色,别过头不再看江达一家。

    韩韵如也始终保持沉默,只微微抬起的下颌泄露出一丝倨傲。

    以前,她能忍则忍,一方面考虑到老太太毕竟为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不让婆媳关系影响她和江达的感情。

    如今,江达已经彻底站到自己这边,韩韵如不再有顾虑,自然也就不怕对方。

    刘书婷眼珠一转,利落笑道:“大哥大嫂真是稀客,平时想见一面都难,还是小妹面子大。”

    江达:“店里忙,走不开。”

    一句话堵回去。

    刘书婷笑容一讪。

    江扶月从进来以后就没开过口,这一家子说话跟宫斗似的,听着神烦。

    她想尽快吃完,尽快离开,可架不住有些人就是要把话头往她身上引——

    “月月跟巍巍一样,也是今年高考吧?多少分呀?”

    这个问题一出口,刘巍便嗖一下抬头,飞快看了眼三舅妈,那种疑惑又惊诧,还带点一言难尽的眼神,竟让他看上去机灵不少,没那么呆板了。

    一旁刘书婷和江腾的亲儿子江凯也尴尬地揪了揪亲妈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说。

    天呐!居然还有人不知道江扶月高考成绩满分?!

    热搜都爆了,他妈是怎么用奚落的语气问出这种问题来的?

    可惜,刘书婷根本没有领会儿子的意思,见江达和韩韵如都没说话,估计是考得太差,不好意思说出口,那就不能怪她了……

    “之前听说月月参加了那个什么学科竞赛,想来成绩应该是很好的呀?怎么会考差了?”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江凯惊呆了:谁告诉他妈江扶月考差了?!

    刘巍:三舅妈怕是要疯哦。

    刘书婷目露惋惜,摇摇头:“让我说啊,什么竞赛都是虚的,真正保送的又有几个?也就大哥大嫂惯着孩子,要什么给什么,白花那冤枉钱,结果全便宜培训老师了!”

    “还不如踏踏实实学好课本知识,像巍巍这样高考考个好成绩,名牌大学自然就能上了,你们说对吧?”

    “反正以后我家江凯是不能这么本末倒置的……”

    “妈!”江凯烦躁地撸了把头发,忍无可忍,“你够了!”

    刘书婷一懵:“你这孩子,说话就说话,吼什么吼啊?吓我一跳……”

    “能不能别说了?!”真的太太太丢脸了,他都不敢去看大伯和大伯母的表情。

    更没有勇气直视江扶月此刻的反应。

    刘书婷却不以为然:“你这孩子,当妈的还说不得啦?反正成绩是第一位的,多跟你巍巍哥哥学习!明年高考你也给我考个六百多分,我就心满意足了。”

    被点到名的刘巍霎时浑身一震,余光悄悄掠过江扶月,当即摆手:“三舅妈别开玩笑了,我这个分数……勉强只能算过得去,跟上游那些高分没法比的。”

    尤其是跟坐在对面那位!

    满分神话,以前没有,想来今后也不会再有。

    他算个屁啊!

    刘书婷却只当他谦虚,转头继续教育儿子:“看见没有?你巍巍哥哥不仅成绩好,还不骄不躁。可千万别学有的人,拿个奖就飘得找不着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被内涵的江扶月:“……”

    她实在不想跟脑残说话。

    刘巍则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余光不停瞄向对面。

    江凯双颊涨红,腮帮僵硬:“妈,让你别说了!别说了!你怎么讲不听?!知不知道你很丢脸啊?!”

    刘书婷瞬间被惹毛,直接在他手臂拍了一巴掌,力气还不小:“你怎么跟我说话的?!我不过就是让你好好跟巍巍学,考出好成绩,怎么就丢脸了?”

    江琴也不由皱眉:“是啊小凯,你妈也是为了你好。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题就问你巍巍哥哥,尤其是数学,他这次考了148,差2分就是满分了!”

    刘书婷夸她儿子,江琴听得浑身舒畅,自然要开口帮两句腔。

    刘巍没想到一个不注意,他妈居然也掺和进去了,立马开口:“妈,你吃菜,这个粉蒸排骨味道挺好——”

    江琴果然被转移了注意。

    味道好吗?

    一口咬下去全是粉,排骨又肥又腻。

    江凯见刘书婷还要喋喋不休,暴躁地示意江腾:“爸,你管管妈啊!”

    别再让她说蠢话,继续给咱家丢脸了!

    江腾目露严厉:“少来这套,我觉得你妈说得没错,向优秀的人学习又不丢脸!再说,巍巍是你正经八百的哥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江凯差点绝望。

    刘巍朝他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好惨。

    这些长辈都不看新闻、不刷微博吗?

    突然——

    “如果要向优秀的人学习,那我也是跟月姐学!”绝望到一定程度,江凯反而平静下来。

    刘书婷眉头狠狠收紧:“你在说什么鬼话?要气死我是不是?!我让你跟巍巍学,你偏要向那些不入流的看齐!江凯,你简直——”

    “三舅妈,”一向沉默的刘巍冷不丁开口打断,只见他伸手推了推眼镜,一字一顿,“其实我也要跟月姐学。”

    刘书婷:“?”

    江琴呵斥:“巍巍,别捣乱!”

    “我没捣乱,我是认真的。”

    “?”

    “因为——”这时,刘巍和江凯极有默契地对视一眼,两个少年眼底都生出一股恶趣。

    是叛逆,也是反抗。

    刘巍:“月姐高考满分七百五。”

    江凯:“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全国几十万考生踮起脚尖、伸长手都够不到的天花板而已。”

    全员死寂。

    隔壁几桌传来的说笑声愈发衬得主桌这边安静无匹。

    刘书婷张大嘴,眼珠也不会转了,直接傻掉。

    江琴瞪大眼,一副听到雷炸的模样。

    哐——

    老太太手中筷子掉下来,砸在骨碟上,发出清脆一声响。

    江腾茫然地看着两个孩子,又唰一下将目光投向大哥大嫂,咕咚,是咽口水的声音。

    “满、满分?”

    江琴看着儿子:“巍巍,你别、别开玩笑了。”

    刘巍就知道会是这样。

    他平静开口,还是有点呆呆讷讷的样子,但口齿清晰,逻辑通顺:“我没开玩笑,这是月姐的高考成绩截图,我发群里……”

    江琴点开的手在颤抖,然后一看就看到“总分750”。

    老太太直接从小儿子那里抢过手机,眯着老眼望去,下一秒,整个人好像卡住。

    最后反应过来的是刘书婷。

    看着江琴递过来的截图,她瞳孔一缩再缩。

    “怎、怎么可能是满分呢?高考有人考满分吗?这不可能的啊……”

    刘巍小声:“以前不可能,但现在有了。”

    网上都说,江扶月生来就是打破规则,创造神话的。

    就目前这架势,那效果杠杠滴啊!

    江凯看着亲妈这副样子,十分解气。

    让你别说别说,那嘴非要叭叭的,现在知道脸疼了?!

    该!

    一顿饭,吃得无比沉闷。

    老太太默默吃菜,不敢开腔,偶尔投向江扶月的目光像看什么奇怪生物一样。

    有打量,有观察,还有那么一丝丝……畏惧?

    江腾和刘书婷两口子平时废话不断,这会儿却安静如鸡。

    尤其是刘书婷,盯着饭碗,头就没再抬起来过。

    江琴还好,毕竟,她脸没刘书婷那么肿。

    但面对一桌好菜却食之无味。

    她以为自己儿子已经足够优秀,六百三十多分呐,说出去谁不夸她养了个高材生?

    可在满分七百五面前,根本不够看。

    原本想在已经发达的大哥大嫂面前炫炫儿子,殊不知她唱念做打折腾一场,到头来演的却是个丑角儿。

    这打击不是一般大。

    只有刘巍和江凯望着江扶月两眼放光,跟粉丝看她的眼神如出一辙。

    江凯轻咳一声:“月姐,能加你个微信嘛?”

    江扶月看了他一眼,少年头发乱得像鸡窝,眉眼之间还有暴躁未褪,但不得不承认,有点痞帅范儿。

    刘巍:“还有我!我也要加!”

    离开前,江扶月还是同意了两人的好友申请。

    江凯:“Yes!”

    刘巍:“有点晕,感觉像做梦……”

    慕强是天性,他们也不例外。

    ……

    吃完刘巍那顿升学宴回来之后,江达就在考虑要不要给女儿也办一场?

    江扶月直接拒绝:“不办。”

    “啊?为什么?”

    怕你们看到录取结果会晕。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一个普通的上午,平静的班级群里,突然爆出一颗响雷——

    【卧槽!江扶月被明大录取了?!】

    一分钟过去,无人回应。

    十分钟过去,还是没人。

    发消息的那个同学差点以为发错群了,就在他准备上图的时候,突然跳出系统提示:[您已被移出群聊]

    “?”

    群里——

    管理员:【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请大家不要造谣、传谣,一经发现,直接送走!】

    万秀彤:【班长干得漂亮[鼓掌],居然还有人发这种一看就假到不行的消息】

    刘博文:【月姐上明大?可能吗?彗星撞地球的可能性都比这个大!要是真的,我把头拧下来当板凳】

    ------题外话------

    三更一起,六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