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00章 惊呆众人,信送到了(两更合一)

第700章 惊呆众人,信送到了(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在群里愤然指责虚假消息大肆传播的同时,一中年级办公室已经炸了。

    徐泾:“谁录了明大?你再说一遍?!”

    赵铁军脖颈一缩,年级主任的气势瞬间被压了一头,说话都没那么顺畅了:“江、江扶月啊……”

    “放屁!她七百五!七百五!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全国高校任意专业随便挑!”

    “所以她挑了明大……”弱声弱气。

    徐泾突然哈哈大笑,“老赵啊老赵,你怎么也学坏了?想诓我?那不能够!你看我信不信!”

    说着,拧开茶杯,翘起jiojio,还悠哉悠哉摇了两下,低头呷上一口。

    赵铁军顿时心情复杂,眼神也不自觉染上同情。

    恰好这时孟志坚从外面进来,见状哟了声:“怎么了这是?气氛怪紧张的……”

    赵铁军走到他身旁,沉痛道:“江扶月被明大录了。”

    “网上又出新段子了?这回玩的什么梗?”

    赵铁军:“……”

    孟志坚:“怎么这么看我?不会是明大出的软广,蹭江扶月热度吧?”

    “……”

    “那绝对不行啊!江扶月现在就是咱们一中的活招牌,明大那种野鸡院校沾都不能沾。”

    “……”

    “老赵?”孟志坚笑容一顿,“你差不多行了,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再说,这梗一点都不好笑,现在的网友忒无聊!”

    “……”

    孟志坚咽了咽口水:“你……不会说真的吧?”

    赵铁军:“我像在开玩笑吗?一个你,一个老徐,说什么都不信。”

    “江扶月录了明大?!”孟志坚瞳孔巨震,音调也陡然拔高,“帝都那个齐明大学?!”

    “是。”

    “不、不可能……”孟志坚摇头,后退两步险些站不住。

    他求证的目光下意识投向徐泾,却见原本还笑容满面、轻松逍遥的老徐此刻浑身发颤,一张脸能黑得滴出墨水。

    “真的是明大?”这声音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赵铁军点头:“其实我也想不明白,怎么就落到明大去了……”

    国内大学那么多,江扶月闭着眼睛选,也不至于是明大啊!

    喻文州刚踏进办公室就听到“明大”两个字,忍不住好奇:“明大怎么了?咱们学校不会有学生填了它吧?”

    “……”无人开口。

    喻文州眨眨眼:“还真有学生填啊?!”

    “……”依旧沉默,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默认。

    “谁填了明大?”

    赵铁军:“……江扶月。”

    “噗——”喻文州一口茶水喷出来,“谁?!”

    “江扶月!”

    “不是……你们在这儿搞笑呢?她一个满分七百五放着B大、Q大不要,去填明大?!”

    赵铁军:“事实如此。”

    “不可能!肯定搞错了!”喻文州当即否认,“会不会有人悄悄把她志愿改了?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

    这个猜测让徐泾和孟志坚忍不住眼前一亮——

    “对啊,以她的分数不可能去报明大,除非有人捣乱!”

    “而且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高!快,现在打给江扶月问问具体情况,看她有没有怀疑对象,必要时候只能报警处理了!总之,用尽一切办法,也要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否则……”

    江扶月这个高考满分算是彻底毁了!

    ……

    江扶月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登录网站查看过录取结果。

    齐明大学,她曾经一手创立的学校,本该一路光明、前程大好,却因为她的离开,而失去了应有的荣誉。

    沉寂了二十年,不该再颓废下去。

    所以,她把萧山送去当校长。

    如今带着满分光环填报,便是她带领明大重回一流高校之列的第一枪!

    只有足够响亮,才能吸引外界瞩目。

    四年,这是江扶月给自己定的期限。

    如果一味低调,稳中求进,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能让明大摆脱“野鸡大学”的刻板印象。

    所以,只能下猛料。

    “确实够猛的。”萧山在电话那头嗓音含笑,不知是高兴居多,还是调侃更浓。

    没有人知道当招生办主任行色匆匆、面色惊惶地找到他,全程用几乎颤抖的嗓音磕磕绊绊说完今年全国卷高考满分学生报考明大时,萧山内心的那种震撼。

    他知道是谁。

    除了那个人不会再有人敢做出如此疯狂的事。

    作为B大数学和心理学双硕士,萧山自诩天才,可即便是他也无法做到摒弃名校光环,用全国第一的成绩去报一所世人眼中的“野鸡大学”。

    这就像……天鹅低头去吃屎,凤凰狂饮洗脚水。

    不是谁都有这个勇气,哪怕萧山自己。

    但江扶月做了。

    而她的目的其他人或许不知,但萧山却一清二楚——

    她想向所有人证明“屎”不是“屎”,而“水”也不是“洗脚水”。

    即便会让所有人误解:天鹅不再纯洁,而凤凰也并非想象中那么高贵。

    她这是不惜自身,来给明大抬轿!

    如果说萧山以前对这个神秘莫测的女孩儿是忌惮与好奇,那么此刻就只剩敬佩和崇拜。

    “想好怎么跟你父母、老师、亲戚、朋友,还有网上那些粉丝交待了吗?”

    那头轻描淡写:“我做决定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萧山:“……”你牛。

    这边刚结束通话,江扶月还没放下手机,徐泾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喂。”

    “你现在还好吗?”徐泾小心翼翼。

    他想,如果是被人篡改了志愿,被坑进一所野鸡大学,那江扶月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坏,说不定还会偷偷哭鼻子。

    然而,事实却是:“还好。”

    徐泾稍顿,欲言又止:“你……知道录取结果了吗?”

    “嗯,刚查到。”

    她的语气太过平静,平静到让徐泾有些害怕。

    一个荒谬的猜测从他脑海闪过……

    不!不可能!

    “江扶月,你听我说,你的高考志愿被人篡改了,现在你好好回想一下可能是什么人?学校这边的建议是,立刻报警,交给警——”

    “徐老师,”女孩儿打断他,清泠的嗓音透出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沉静,“首先,谢谢您的关心,但明大是我自己报的,没有人篡改志愿。”

    哐当——

    徐泾力道一松,手机砸在桌面上。

    孟志坚和喻文州立即围上前——

    “老徐?没事吧?”

    “什么情况?你倒是说句话啊!”

    却见徐泾像根木桩一样,僵在原地,所有神态表情都离他远去,只剩满脸木然与呆滞。

    “老徐——”赵铁军伸手推了推他。

    终于不再是木头桩子了,可眼中惊愕与痛心交织的神色还是吓住了三人。

    孟志坚怎么叫他都不应,干脆捡起手机,通话还没结束,他直接放到耳边,开口便问:“你们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老徐现在跟丢了魂儿一样!”

    江扶月:“……我主动报了明大。”

    哐当!

    可怜的手机又被砸了一次,这回傻掉的人换成了孟志坚。

    喻文州:“?”

    赵铁军:“?”

    这一傻还带傻一窝啊?

    喻文州不信邪,他又去捡手机,结果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听那边讲了几个字,他也光荣“阵亡”。

    顿时赵铁军看那部手机的眼神就变了。

    ……

    不到半天,江扶月被齐明大学录取的消息就传遍一中上下。

    不仅高三应届毕业的那批学生知道了,连其他年级还留在学校上课的学弟学妹们也的有所耳闻。

    “天哪!江学姐是手抖了吗?”

    “抖也不能抖成这样吧?B大、Q大和明大,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这究竟得多抖?”

    “谣言吧?满分七百五读明大?确定不是网络玩梗?”

    “我怀疑月姐是喝醉了填的。”

    “我感觉被下降头更靠谱。”

    “难道只有我觉得她是随手输了个学校代码,然后闭着眼睛就提交了?”

    “本年度疑惑行为之最!”

    “不愧是我月姐,不动就不动,一动就天崩地裂、排山倒海。”

    “感觉高三的老师要哭晕在厕所了。”

    “好不容易出个全科满分,结果配了野鸡,是我我也晕!”

    “这真的不是恶作剧吗?”

    “江沉星,你姐姐为什么呀?你知道吗?”

    江小弟两眼发懵:“?”

    ……

    高三三班,班级群里。

    聊天页面还停留在刘博文那条:【月姐上明大?可能吗?彗星撞地球的可能性都比这个大!要是真的,我把头拧下来当板凳】

    一阵诡异的安静之后,一条消息打破了沉寂——

    【刘博文,你准备什么时候拧头?】

    【是亲自动手,还是我们帮忙?】

    【那这个板凳我可以坐吗?】

    【我也有点想……】

    【人呢?@刘博文】

    接下来就是一堆@他的。

    可惜,半晌没动静。

    【哦,遁了。】

    彼时,刘博文正拿着手机,看着满屏让他拧头的消息,瑟瑟发抖。

    同时内心遭受的冲击巨大。

    江扶月居然报了明大?!

    那个明大啊!

    靠——

    他百思不得其解。

    图什么?

    图它名声臭?寝室烂?师资弱?

    他点开微信,找到江扶月的头像,打算亲自求证——

    【月姐,你真的报了明大?】

    过了半分钟,那头回:【哦。】

    居然是真的!

    刘博文顿时傻眼。

    【为什么啊?】

    【我乐意。】

    这个回答,很江扶月。

    任性到让人发酸。

    多少高考生求而不得的满分七百五,在江扶月眼中可能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数字。

    ……

    凌家别墅。

    周沁像以往那样送走去公司上班的丈夫,折回客厅,问佣人:“阿轩起了吗?”

    “小少爷早就起了,现在应该是在负一层健身房。”

    “一大早健身?”周沁拧眉。

    佣人点头:“这段时间除了吃饭,小少爷几乎都待在健身房。”

    周沁想到确实有几所国外高校需要进行体能测试,才能最终给到offer,心中不免又有些欣慰。

    她想过了,等儿子一出国,她就腾出手来专心料理和凌轻舟的那点事。

    “把厨房兑好的淡盐水送去,提醒阿轩注意休息。”

    “好的,太太。”

    地下室,负一层。

    这里被单独辟出来,当做运动健身的地方。

    不仅器械齐全,甚至还配有乒乓球台。

    凌轩一次次将跑步机速度调高,少年两条腿也迈得越来越快。

    当身体达到极限,汗水滑进眼珠,他才慢慢降速,直至最后停住。

    只见他下了跑步机,双手撑在膝盖上,后背躬起,大口喘气。

    汗水一滴接一滴砸到地板上。

    凌轩已经坚持了十多天。

    好像只有运动带来的极限生理挑战,才能让他暂时忘记失恋的苦楚。

    可当一切平息,身体状态渐渐恢复,那种蜇人心口的痛又再度席卷。

    势不可挡!

    凌轩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他在不甘郁闷,甚至耿耿于怀!

    江扶月毫不留情的拒绝就像一把早有端倪的尖刀狠狠插入他心脏。

    求而不得,辗转反侧。

    所以,念之如渴,思之如狂。

    他必须承认,自己不太能接受失败。

    “少爷,这是太太让送的淡盐水。”

    凌轩直起身,淡淡道:“放着吧。”

    佣人依言,转身离开。

    凌轩走过去,拿起瓶子,突然看到手机屏幕一直在亮,不断有群消息提醒跳出来。

    他开了静音,所以之前也没注意。

    喝水的同时,他解锁手机,点开班级群……

    下一秒,哐当——

    瓶子落地,放出巨响。

    里面的淡盐水涌出来,淌了一地。

    可凌轩毫无所觉,他所有感官都被群里讨论的消息攥取。

    ……

    “你打算报哪所大学?”

    “明大。”

    “齐明大学?”

    “对。”

    “你开什么玩笑?!”

    ……

    两人之前的对话,声声回荡在耳边。

    凌轩没想到江扶月竟然真的报了明大!

    他整个人又怔又傻,木在原地无法动弹。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反应过来,当即翻出江扶月的手机号,拨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两分钟后,他继续拨,但还是正在通话中。

    直到第六次,那头才终于接了——

    “江扶月,你真的要报明大?!”

    “不是要报,是已经报了。”江扶月纠正,“现在录取结果都出来了。”

    “为什么?”凌轩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了解过她。

    这个问题江扶月已经回答了无数遍,而答案始终如一:“因为,我乐意。”

    “你知道明大是什么样的学校吗?”

    “知道。”

    “你了解过它的口碑、评价,以及在国内高校中的排名吗?”

    “当然。”

    凌轩张了张嘴,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江扶月等了他五秒,“……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挂了。”

    “……好。”

    通话结束。

    她就一点不好奇他报了哪个学校吗?

    竟连问都不问。

    凌轩垂眸,敛下其中的黯淡。

    ……

    “靠!”蒋涵丢开手机,惊跳起来。

    对面蒋老爹正拿着计算器在盘点这个月租金,闻言,忍不住撩起眼皮看了女儿一眼。

    “什么情况?”

    “爸,”蒋涵咽了咽口水,平复心情,“你猜月姐被哪个学校录了?”

    “哪个学校?”

    “我怕说出来你要晕。”

    “呵……反正不是B大就是Q大,我晕个毛?!”

    “错!都不是!”

    蒋老爹皱眉:“……那H大?或者直接出国?”

    “No!”

    “要说赶紧说,不说滚蛋!”耐心告罄。

    蒋涵咽了咽口水,双目有些失神,“月姐去了明大……”

    “啥?”

    “明大——齐明大学!”

    “嘶——她怎么去那儿啊?”

    蒋涵摇头,关于这个问题,群里一直在讨论,但始终没有一个官方答案。

    别问,问就是“我乐意”。

    这时葛梦突然打电话过来,火急火燎。

    果然还是为了江扶月被明大录取的事。

    “……涵姐,你知道吗,丝思她也报了明大?踩线录取。”

    “你的意思是……她提前猜到月姐也会报?”

    葛梦:“反正我也不大清楚,但就是感觉怪怪的。”

    尤其是那句“因为有月光”。

    ……

    江达和韩韵如是在接到徐泾电话后才知道这件事的。

    两人当即从店里赶回家中,江达头上的厨师帽都还没来得及摘掉。

    “月月,你是不是填错了啊?”韩韵如声音有些发抖。

    江达也紧张地望着女儿,想说什么,但又害怕说错。

    江扶月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幕,她把事先准备好的水递过去,一人一杯:“累了吧?喝一口,是凉的,消消暑。”

    夫妻俩对视一眼,然后接过来。

    喝完,内心却仍然无法平静。

    “月月,你……”

    “妈,不是填错,是我主动选的明大。”

    韩韵如一愣。

    江达却坐不住了:“为什么是明大呢?这个学校……”他都不好意思说下去。

    江扶月:“学校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直在朝目标前进。”

    “所以,去明大也是你前进中的一步吗?”韩韵如语气温柔。

    “对。”江扶月点头。

    “好,那妈妈支持你。”

    江达:“?”怎、怎么就支持了?

    江扶月笑了。

    这时,家里座机突然响起。

    一般物业有什么事才会通过这个电话联系。

    韩韵如正和女儿说话,示意江达去接。

    “喂?对,是姓江……信?什么信?还是从国外来的?我们也不认识国外什么人啊……你说收件人是江扶月?”

    此话一出,江扶月刷一下朝他看去。

    ------题外话------

    两更,五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