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03章 谢狗表白,她答应了(一二更)

第703章 谢狗表白,她答应了(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开了铁栅门,花园里有自动浇灌系统,只需要把开关打开,简单设定程序,十几个喷头就能同时工作。

    突然,她目光一顿,落在程序面板上的远程设置按钮。

    绿灯表示……开启状态?

    既然能够远程操控,那谢定渊还让她来浇什么花?

    就在这时,微信提示音再次响起。

    她点开——

    谢定渊:【外面花园有自动浇灌系统,操作面板在入户门右侧,但室内盆栽没办法浇到,所以还要麻烦你去室内看看。】

    谢定渊:【如果我没记错,客厅有三盆,生活阳台有三盆,主卧有六盆,顶楼阳光房搭了花棚,里面自动灌溉系统没有开启远程操作模式,所以需要手动设置。大概就是这样,辛苦了~】

    江扶月看着结尾那条小波浪线,忍不住挑眉。

    回:【不客气。】

    她先弄完花园,然后用钥匙打开入户门,摸了双鞋套出来穿好。

    接着,按谢定渊的指示,在杂物间找到浇花用的水壶,装水,兑营养液。

    客厅的三处绿植根茎粗大,由于缺水,叶片黯淡,蔫了吧唧。

    江扶月浇完,还顺手摘掉枯叶。

    别说,这么一弄,还真有点“眉清目秀”的味道。

    相较而言,生活阳台那三盆就没这么幸运了。

    由于阳光直射,导致长时间缺水,其中两盆已经枯死,剩下那盆也奄奄一息,不大能活的样子。

    江扶月把它搬到里面阴凉处,看了下根部,发现还有救。

    也没敢浇太多水,就找了块布,打湿之后盖在土壤表层,希望有用。

    楼下处理完毕,江扶月拍照给谢定渊发过去。

    那头不知道在忙什么,半晌没回消息。

    江扶月也没在意,提了水壶直接上去顶楼。

    绿色的藤蔓几乎覆盖大半个花棚,里面的花显然经过精心打理,虽然因为缺水颜色有些黯淡,可根茎笔直,骨朵饱满。

    江扶月找到控制面板,先设定浇灌程序,再打开远程控制按钮。

    做完这些,她一一拍照,发给谢定渊。

    那边依然没动静。

    花棚搞定,剩下的就只有二楼那间主卧了。

    江扶月往水壶里加了水,又滴了半管营养液,然后提着下楼。

    主卧并不难找,谢定渊家和她家户型一样,再加上……咳……她曾经翻墙进来过,也算熟门熟路。

    拧开门把的瞬间,骤然袭来的昏暗令她些许不适,下意识半眯双眸。

    只见室内窗帘紧闭,恍若黑夜。

    江扶月伸手去找开关,摸了半天才摸到,就在她准备摁下的瞬间,室内突然亮了起来。

    她猛地回头,只见地板中间用蜡烛摆出一个心形。

    光亮便来源于此。

    而此刻本该身处F洲的男人却抱着一束玫瑰就这样措不及防出现在她眼前。

    皮肤好像黑了点,头发剃成了板寸,只留一层浅浅的发桩,平添几分硬汉气质。

    冷淡的眉眼此刻被蜡烛橘红的光芒笼罩,连带凌厉的下颌线条也被柔化不少。

    他朝江扶月露出一个浅笑,长腿越过摆成心形的蜡烛,径直走到女孩儿面前。

    英俊的男人,娇艳的玫瑰,还有这一室浮动的柔光,令江扶月呼吸一滞,心跳加快。

    “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还让我过来浇水?”

    “说了你不敢来怎么办?”

    江扶月抿唇:“你家又不是龙潭虎穴,我为什么不敢来?”

    “因为有些人逃不掉了。”

    江扶月别开视线:“既然你已经回来了,花自己浇吧。”

    说完,放下水壶,转身就走。

    下一秒,被男人扣住手腕:“去哪里?”

    她没转头,只道:“回家。”

    “江扶月,你是不是怕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

    谢定渊:“你就是怕了。”

    “……”

    “之前,你用没毕业当借口,现在高考已经结束,你也满了十八,还打算用什么理由?嗯?”

    “……”

    男人轻轻用力,把她扯过来,与自己面对面:“你看着我的眼睛。”

    江扶月抬眼,她是镇定的,这种从容仿佛已经刻到骨子里。

    但水光盈盈的眼神,以及眸底深处那一丝青涩的闪躲,还是泄露了她此刻的紧张。

    谢定渊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的心脏在高频率跳动,呼吸也渐渐困难,口干舌燥,手心冒汗。

    甚至拿玫瑰花的那只手还在轻轻颤抖。

    四目相对,各自心头怦怦乱撞的小鹿仿佛要破体而出,见面相会。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两秒,也可能两分钟,甚至更长。

    男人目光骤定,一字一顿:“江扶月,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吧?好不好?”

    “好啊。”

    “……什么?”谢定渊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你、答应了?!”

    江扶月勾唇:“怎么,你不满意啊?行,那我不答……”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单手扣进怀里。

    力道那么重,动作却又那么小心。

    玫瑰娇艳的花瓣擦过江扶月脸颊,一边是男人身上熟悉的松木清香,一边是鲜花带来的馥郁甜美。

    “满意!我太满意了!”他有些激动,又有些慌张,什么成熟稳重、矜持淡漠通通消失不见,此刻的他不像高高在上的教授,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

    连扣在女孩儿背后的掌心都带着几分无措的力道,是该轻一点,还是重一点?扣实,或者虚扶?

    江扶月觉得有趣,顿时什么紧张的情绪都没了,只剩嘴角一记浅笑。

    其实这一刻她是有心理准备的。

    不知道是因为男人口中那句“等你高考完”,还是信笺上所写“等我回来”,谢定渊把自己的意图暗示得如此明显,她又不傻,怎么可能不明白?

    之前,或许还想逃。

    但现在,她觉得开心最重要。

    既然不讨厌,那就试试在一起。

    如果以后不喜欢了,也可以选择分开。

    这个男人在恰好的时间点,以恰好的方式,在她恰好有所准备、想要给予回应的时候,恰好给了她一场表白。

    而她恰好也想答应。

    一切刚刚好。

    “喂,你还想抱多久?”

    谢定渊像被烫到一样,倏地收回手,眼中飞快掠过一抹赧然。

    只见他喉结一滚,耳根早已漫上绯色:“……花。”

    他双手捧着,递过去。

    想了想,又认真补充:“以后我会送你很多!只要你喜欢!”

    “你这么喜欢送人玫瑰啊?”临行去F洲的前一晚,他也是这样突然出现,突然塞给她一束玫瑰。

    男人连忙解释:“我只给你送过。”

    “真的?”

    “真的!哦,还有……”他牵起江扶月的手,把她带到床边,让她坐下,然后打开一旁的保险柜。

    在女孩儿疑惑的注视下,取出一沓类似文件的东西,因为是用牛皮袋装着的,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他就这样一股脑全堆给她。

    江扶月:“?”

    “这些,送你。”

    她随手拿起一份,打开,只是一眼便愣住。

    然后拆了第二份、第三份……

    居然全是不记名的股债,光她拆开那几份票面价值加起来就不下九位数,更何况还有一堆没拆的。

    不记名,就是不需要通过实名认证来确定资产归属,谁拿到就归谁,可以直接兑换现金。

    因此才需要用保险柜存放。

    而现在的谢定渊这个憨憨居然全部给她?

    “你……”江扶月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好笑又无奈,“这是……用钱砸我呢?”

    “没有……我不是……”男人有些着急地抓了抓他那头板寸,嘴角稍紧,“我只是想把我有的东西送给你,但又不知道送什么……”

    他去问谢云藻。

    谢云藻说,钱是硬通货,喜欢什么买什么。

    谢定渊觉得有道理,正好他也不缺钱,然后……

    就成现在这样了。

    “我不要。”江扶月装好,还给他。

    “是……不喜欢吗?”

    “我有。”

    “……哦。”男人低头,看表情还挺失望。

    突然,他抓起江扶月的手,拎出食指,放到保险柜指纹感应区,咔咔一通操作。

    “你干嘛?”

    “我把你的指纹录进去,如果要用,可以随时来拿。”

    江扶月:“?”

    她像很缺钱的样子吗?

    ------题外话------

    两更,三千字。

    谢99:喜欢她就是要和她共享保险柜~

    今天是从头到脚都写着“爷很有钱”的狗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