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05章 谢教授啊,你脸红了(一二更)

第705章 谢教授啊,你脸红了(一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女孩儿的脚背白皙骨感,厚度单薄,能够看见皮下淡青色的血管。

    趾甲圆润,带着浅粉的光泽。

    跟他的截然不同。

    谢定渊垂放在身侧的手指贴着裤缝,无意识轻动,喉结也来回乱滚。

    “你在看什么?”

    他猛地回神,烫到一样收回目光。

    “没……没有……”

    “我的脚有这么好看吗?”

    男人讷讷轻喃:“好、好看的。”

    江扶月嘴角一抽,越过他径直往里走。

    谢定渊关了门,跟在后面,眼中懊恼之色一闪而过。

    都怪这嘴……

    江扶月走到饭厅,发现桌上有碗泡面,叉子是干净的,说明还没开吃。

    谢定渊干巴巴解释:“刘妈不在,没人做饭……”

    江扶月把袋子放到桌上,取出里面的饭盒。

    男人眼前一亮:“给我的?”

    “不然还有谁?”说着,将饭盒打开,几个隔层抽出来,每一层都是不同的菜。

    最底那层是饭。

    “有筷子吗?”

    谢定渊:“有。我去拿。”

    说完,朝厨房走去。

    很快,男人回来,手里有两双筷子,一双递给江扶月:“你也吃点?”

    江扶月接过筷子,放到一边,几乎没怎么动,都是看他吃。

    “味道怎么样?”

    谢定渊点头,“……好吃。”

    “我弟做的。”

    男人动作一顿,难怪……

    小舅子做的就是香!

    吃完,谢定渊去厨房把饭盒洗干净,出来的时候,削了一盘苹果,每块大小匀称,牙签高度齐平。

    两人坐在沙发上,嗯……看新闻。

    里面正在报道F洲疫情新进展,据说已经有8个国家决定购买华夏专家团队研发的一期疫苗。

    航拍镜头带到一处类似军营的地方,江扶月:“这是哪里?”

    谢定渊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那么多画面偏偏问到这一个……

    好在,没什么不可说的。

    “苏威坦军事基地。”

    “你们实验室就建在这里吧?”

    男人嗓音低沉,眼神染上几分郁闷:“……你怎么知道?”

    他可以告诉江扶月这是苏威坦。

    却不能透露实验室在这里。

    没想到她自己猜出来了。

    “上次在突尼及利亚,我听机场工作人员说航班是从苏威坦飞过来的,你又在上面……”

    答案已经很明显。

    说起那次在突尼及利亚,江扶月突然想起还有个问题一直没问,“你当时怎么找到我的?”

    被隔离的乘客那么多,偏偏谢定渊进入单人隔离区后,第一个来看的就是她。

    绝对不只是巧合那么简单。

    “发热名单上有你的名字。”

    “当时你是不是抱我了?”

    “……”

    江扶月用手肘捅他,“说话呀。”

    “……嗯。”

    不仅抱过,还亲过。

    “谢教授,你脸红了。”

    男人腮帮一紧,正色:“因为室内太热。”

    热吗?

    江扶月看了眼正幽幽吐着冷气的风管机,没有戳破。

    ……

    夜色渐浓,时针指向九点。

    江扶月:“差不多了,”说着,起身,拎上饭盒袋子,“我回去了。”

    谢定渊拉着她不放,只觉时间过得太快。

    “那……明天还过来吗?”

    江扶月眨眼:“你想我过来吗?”

    “想!”毫不犹豫,脱口而出。

    “好啊。”她也干脆利落,一口答应。

    ……

    第二天江扶月上午过去的。

    没有敲门,直接用指纹开锁。

    进去之后换了鞋,客厅没人。

    她坐在沙发上等了十来分钟,给谢定渊发消息,刚点发送,就听到叮咚一声——

    他手机就在不远处放着。

    那至少说明人是在家的。

    江扶月想了想,上去二楼,果然主卧有声音传出来。

    进去之后才发现,是浴室的水声。

    呃!

    谢定渊在洗澡。

    正准备怎么来的就怎么退出去,不料浴室门突然从里面拉开,男人走出来,赤着上半身,胸膛到脖颈这一片还有未干的水渍。

    目光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你来了。”

    “你在洗澡啊?”

    尴尬中透着一丝暧昧。

    江扶月背过身去:“你先穿衣服,我到客厅等你。”

    “江扶月……”

    “?”

    谢定渊:“就在这里等。”

    “你疯了?”

    “想什么呢?就这样背对,反正你又不会偷看。”说到最后一句,他好像还有点遗憾。

    江扶月嘴角一抽:“谁说我不会偷看?你不知道色狼不分男女吗?”

    “好啊,那你转过来,我给你看全身。”

    “!”听听,这是教授该说的话吗?!

    “怎么不转?”

    “……”算了,惹不起。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后,谢定渊:“好了,转过来。”

    江扶月回头,只见男人穿着全套睡衣,黑色衬得他愈发挺阔俊美。

    只是,刚才惊鸿一瞥的画面,此刻在脑海中不自觉回放。

    她知道,那层黑色布料下,是匀称的肌理线条。

    脉络清晰。

    肤色虽白,却不显文弱和娘气。

    反而透出如玉般温润的质感。

    大掌在眼前轻轻一晃,江扶月猛地回神,谢定渊已经站在面前。

    一股清冽的松木香钻进鼻孔,男人眉眼含笑:“在想什么?”

    “没有。”矢口否认。

    “我知道了,你在想我。”

    江扶月轻哼:“……无聊。”

    说完,转身就走。

    谢定渊追过去,一直到楼下客厅:“你就是在想我。”

    “你好烦……”

    “而且还是在想我没穿衣服的样子。”

    江扶月:“……”

    谢定渊见好就收,不敢逗她逗得太狠。

    “你头发就这样?”

    男人抬头摸了摸:“头发怎么了?”

    “不用吹干吗?”

    “应该……不用吧?”在苏威坦的时候,为了方便,他跟基地的士兵一起推了板寸。

    谢定渊:“很快就干了。”

    “你当这里是F洲?”

    “……”

    “吹风机呢?有吗?”

    “有。”

    “找出来。”

    “哦。”男人乖乖去找吹风,找到之后,递给她。

    江扶月:“?”我让你找吹风吹头发,你递给我干什么?

    谢定渊保持递出去的姿势,不动。

    眼神可怜巴巴。

    最终,江扶月认命地接过来,拍拍他后背,示意:“转过去,坐下。”

    男人顿时笑开,坐下之后,腰板儿挺得笔直。

    江扶月试了试温度,二档有点热,一档刚好合适。

    谢定渊发质本就偏硬,再加上剃了板寸,摸起来相当扎手。

    江扶月只能慢慢地顺,指尖偶尔会擦到他头皮。

    每每这时,男人身体便猛地一僵,肌肉紧绷。

    “你抖什么?放松。”

    “……哦。”他也不想抖,但忍不住。

    谢定渊:“明天去实验室,要不要一起?”

    “你说汗青那边?”

    “嗯。”

    江扶月:“你去工作,我去干什么?”

    “高考都结束了,不准备回去看看老白他们?”

    江扶月眉眼轻动,确实很久没见了:“不会耽误他们做事吗?”

    “上个星期刚结项,都闲着。”

    “行,那明天一起。”正好她有几个关于空气力学的问题想请教丁羽。

    ……

    “好了。”江扶月关掉吹风,拔了插头。

    “这么快?”男人满眼遗憾。

    江扶月不疑有他:“你头发短,用不着吹太久。”

    谢定渊默默思考自己留长发的可能性。

    江扶月待到中午,准备回家做饭,男朋友住隔壁就是这点便利。

    想来就来,想回家就回家。

    江小弟一早就被吴前接走参加活动了,所以今天她得自食其力。

    谢定渊:“要不在我这里煮?”

    江扶月目露怀疑。

    “咳……锅碗瓢盆刘妈平时在用,都是现成的,冰箱里还有小馄饨和调好的蘸料。我也可以帮忙。”

    “好。”

    东西都是现成的,馄饨下水,煮好捞起来放进蘸料里,简单容易。

    江扶月烧水的时候,谢定渊就洗菜。

    男人卷起袖子,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臂。

    每一片青菜叶都被他翻来覆去,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整整齐齐码在一旁。

    ------题外话------

    两更,三千字。

    十二点前还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