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09章 公主抱了,闪瞎众眼(三四更)

第709章 公主抱了,闪瞎众眼(三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定渊:“你,把丁羽叫过来。”

    刘关哦了声,正准备过去,突然脚下一顿:“您刚才不是说他负责的部分完全正确吗?”

    那还把人叫过来干嘛?

    谢定渊淡淡抬眸。

    刘关头皮发麻:“我马上去……”

    然后,丁羽就在和江扶月聊得正起劲的时候,被叫走了。

    “我负责的部分没错啊?叫我干嘛?”

    刘关:“那我就不知道了,让你去就去,这么多废话干嘛?”

    丁羽:“……哦。”

    他转头对江扶月说:“都解决得差不多了,剩下几个都是类似的小问题,不难排查,你自己也可以操作。”

    “好,我试试。”

    丁羽走了。

    刘关继承了他的位子,开始和江扶月聊天:“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

    “我有几个空气力学的问题请教丁羽。”

    “那你问我啊,我读研的时候顺便拿了一个力学硕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就是包括空气动力学在内的流体力学。”

    江扶月:“……”所以,你们这一个个不是辅修,就是双学位吗?!

    还都跟现在从事的生化研究工作无关!

    “那你帮我看看这里……”江扶月指着屏幕上一个运行步骤。

    刘关只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虽然我对编程了解不深,但是你这几个基本公式要这样用就必须先换算单位……”

    两人聊得渐入佳境,突然,老白过来:“老刘,教授喊你。”

    “啊?我刚才谈过了。”

    “知道你谈过了,但是教授又在喊,你还是快点吧,怎么这次报告的问题这么多啊……我和老金也被叫过去了……你快点!”

    “哦哦。”

    这下,四人都聚集到实验台那边,这一片就只剩江扶月。

    她没有想太多,继续整理思路。

    中午十二点,谢定渊那边差不多审完了,老白和老金几个被反问得哑口无言。

    包括实验完成度较高的丁羽,也在细节上被挑出毛病。

    “姜还是老的辣。”

    “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教授这种水准啊?一眼过去,再小的错误都能发现。”

    “就你?再练个几十年吧!”

    “呵!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

    谢定渊洗了手,从实验台下来,走到江扶月身边,“去吃饭?”

    女孩儿视线粘在电脑屏幕上,十指飞速敲击键盘,闻言,动作也没慢,“再等我五分钟。”

    “好。”

    谢定渊拉开椅子坐下,安静等候在侧。

    老金和丁羽正忙着讨论实验步骤怎么改进,刘关在看自己那部分,只有老白开小差,眼珠子乱转。

    突然,他视线落到江扶月那边,眼底逐渐流露出疑惑。

    教授为什么坐到江扶月旁边去了?

    他在等她吗?

    不是……

    凭什么等她啊?

    教授都没等过他呢!

    “老白——”

    “啊?”他猛然回神,“你叫我?”

    “看什么呢?让你想想怎么改进,你倒好,神游天外,能不能靠谱点?”

    “不是,我跟你讲,我有大发现!”

    那边,江扶月已经结束,退出程序,关好电脑。

    “好了,走吧。”

    谢定渊跟她一起出去。

    老白:“你看你看!教授就是在等她!不然为什么江扶月一弄完,教授也跟着走了?我跟你讲,绝对有问题!”

    刘关嘴角一抽:“我看你才有问题!”

    “不是……你们怎么不信呢?我用我的第六感发誓!”

    丁羽轻飘飘来了一句:“第六感?那不是女人才有的东西吗?”

    老白:“……”草啊!

    午饭是在食堂解决的,江扶月这边还有一点收尾工作,想借实验室的内网一口气弄完。

    所以,吃饭的时候还在规划进度。

    如此一来,就无可避免忽视了谢定渊。

    “这个还可以,你多吃点。”男人把一根鸡中翅夹到她餐盘里。

    “谢谢。”

    然后就没什么话了。

    吃完,两人离开食堂,准备回实验室。

    中途有一段路,由于谢定渊回头率实在太高,连带江扶月也收到不少打量。

    “那是谁呀?跟谢教授走在一起,两人离得好近。”

    “不知道,应该是实验区那边新来的研究生吧?”

    “谢教授不带研究生啊!再说,能进实验区的几乎都是博士学历。”

    “那女的看着也太年轻了,穿衣打扮都不像搞学术的。”

    哪里只是穿衣打扮不像,其实长得也不像。

    学术女大多不修边幅,样貌也不够好看,可这个女的不仅身材好、脸蛋美,气质还特别出众。

    怎么看都不像那种埋首书本、一心钻研的女书呆。

    “诶,你看她停下来,谢教授会等她。”

    “OMG!从来都只有别人等谢教授的份儿吧?”

    “不得了,不得了。”

    “会不会是亲戚家的孩子啊?谢教授单身多少年了都,网友们操碎了心也没见有点动静,以前没有,现在更不可能有,死心吧。”

    “挺好,帅哥和天才都上交国家了。”

    ……

    进到实验区,这边人少,且管控严格,再也没有那些好奇打量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江扶月没有身份卡,走到门口停下来,等谢定渊来刷。

    等了一会儿,发现没动静。

    她这才回过神来,转头望去。

    “怎么了?”

    只见男人停在旁边,薄唇紧抿,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一眨不眨,隐约透出几分……控诉的味道?

    江扶月:“?”我做了什么?

    谢定渊:“我今天吃了糖醋排骨……”

    “?”有糖醋排骨吗?为什么她没吃到?

    “没有糖,也没有排骨。”

    江扶月:“那不是只剩醋……”

    呃!

    她冷不丁反应过来,眨眨眼:“你……吃醋了?”

    男人下颌稍抬,不说话,只幽幽朝她望过去。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江扶月:“等一下,我捋捋你这醋是从哪儿来的……”

    她今天接触的异性好像只有老白、老金、丁羽和刘关他们的几个。

    “你该不会……”

    谢定渊飞快打断她,眼中掠过一抹赧然:“以后你有问题可以问我,我比他们都厉害!”

    说完,嘀一声,刷卡开门,越过她走在前面,脚步飞快。

    江扶月失笑,立马追上去,一把牵住他的手。

    男人脚步慢下来,反客为主地扣紧女孩儿五根手指,但嘴上还是不说话。

    能让他主动承认吃醋已经是破天荒了,哪里还经得起江扶月抽丝剥茧地分析?

    所以他落荒而逃。

    但幸好,江扶月追上来了。

    男人嘴角重新扬起笑容。

    江扶月:“好啊,那以后我都问你。”

    “嗯。”

    “那万一你没空怎么办?”

    “发消息,我看到立马就回!”

    “真的?可我听说谢教授的时间很宝贵啊,既要为国做贡献,还要为民谋福祉,被我耽误了那多不好?”

    谢定渊沉吟一瞬,好像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

    终于,“……攘外先安内,你是内,不算耽误。”

    看他表情顶顶认真。

    “噗——”江扶月没忍住,笑出声。

    谢定渊:“?”

    他急了。

    “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我有那么笨,需要问那么多问题吗?”

    男人憨憨挠头,半晌憋出一句:“……你很聪明。”

    江扶月:“哈哈哈哈哈哈……”

    进到实验室。

    老金:“小江,什么事这么好笑啊?老远就听到你的笑声了。”

    “没,就是看到一块木头,泡进了醋缸里。”

    “嗯?这是什么原理?有化学或物理方面的讲究吗?”

    酸木头谢定渊:“……你们改进方案出来了?”

    老金低头,默默走开。

    老白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傍晚,江扶月做完事,谢定渊带着他们四个也修改得差不多了。

    丁羽:“教授,一起去吃饭吧?”

    谢定渊合上新版实验报告,抬眼扫过众人。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毕竟,谢教授很少参加他们的聚餐,突然——

    “好啊。”

    答、答应了?!

    四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接着一致扭头看向窗外。

    太阳是从西边落下去的啊?

    老金:“小江也一起吧?”

    江扶月点头说好。

    就这样,一行六人换完衣服,离开实验室。

    老白几个都有车,丁羽原本是想邀请江扶月坐他的,结果人家直接上了谢教授的副驾驶。

    丁羽眨眨眼,有点反应不过来。

    老金招呼他:“走啊,去开车,你愣着干什么?”

    “不是……江扶月她……”

    老金:“小江怎么了”

    “她上了谢教授的车。”

    老金顺势望去:“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江本来就跟教授比较熟,当初还是教授把她带进来跟我们一起做项目,多半是朋友家的小孩儿。”

    丁羽:“这样吗?”

    可他总觉得刚才江扶月上车的动作太自然,而谢教授给她开车门的姿势也不要太熟练。

    两个人的相处也太过默契。

    说通俗点,就是太不见外了。

    若是别人,丁羽可能还比较容易接受,可对方是谢定渊,出了名的严厉苛刻、不近人情,还有强迫症加轻微洁癖。

    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之前他还从来没见过谁可以坐上谢教授的副驾驶。

    老金:“别琢磨了,赶紧的,教授他们已经走了。”

    “……哦!”

    丁羽甩甩头,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猜测,应该是他想多了。

    ……

    为了最大程度照顾大家的口味,晚餐地点定在一家地方菜馆。

    主营家常菜,大家平时都在吃的那种,自然也就不存在吃不惯的情况。

    刘关:“老规矩,菜单挨个传过去,每人点一到两个菜。”

    江扶月点完,轮到谢定渊。

    菜单递过去,他没接,只说:“你点吧。”

    江扶月也没客气,选了另一个自己喜欢的菜,没了。

    然后越过他,把菜单递给老白。

    后者视线飞快逡巡在江扶月和谢定渊之间,想看出点什么,却一无所获,但总感觉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害他浑身难受,点菜都兴致不高。

    要知道,平时他可非要点满两个才罢手,今天就只点了一道。

    “啧……”老金看在眼里,像见到什么奇观似的。

    很快,菜上桌。

    有谢定渊在,他们也不敢喝酒,一个个乖乖夹菜吃饭,聊的话题也正经得不行。

    什么生化领域最新研究成果,某某国家又在试验生化武器,F洲申克沃病毒毒株……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学术讨论会。

    服务员送饭进来的时候,听了一耳朵,顿时看这群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江扶月还好,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说。

    不愧是业内顶级的研究员,就连吃饭闲聊中提及的东西也能让人受益匪浅。

    吃完,丁羽主动去结账,却被收银员告知已经买过单了:“是那位先生结的。”

    丁羽一看,除了谢教授还有谁?

    一群人离开餐厅,准备到对面停车场取车。

    江扶月今天穿了双低跟凉鞋,刚下了一级台阶,跟就被卡住,害她重心不稳,差点往前倒。

    幸好谢定渊出手及时,手臂缠住她的腰,把人稳住。

    “慢点。”

    江扶月轻舒口气:“好险。”

    这时,走在前面的几人听到动静,纷纷转头看过来。

    瞬间表情微妙。

    只见谢教授和江扶月站在店门口的台阶上,前者有力的手臂圈住后者纤细的腰肢,两人之间早就突破了普通朋友的安全距离,甚至可以称得上“亲密”。

    不过下一秒就听江扶月说,她鞋跟卡住,差点摔了一跤。

    众人这才目露了然。

    老金:“幸好谢教授离得近。”

    刘关:“前面全是台阶,真摔了可不得了。”

    只有老白和丁羽没说话,前者两眼放光,宛若雷达;后者若有所思,眉心稍蹙。

    江扶月手搭在谢定渊肩上,几次借力,但鞋跟却怎么都拔不出来。

    “嘶……”

    不仅没用,还磨破了脚趾。

    老金:“要帮忙吗?”说着,两腿一迈,作势上前。

    可惜没等他出手,谢定渊就已经蹲下来,拍拍江扶月脚踝:“拖了。”

    “哦。”女孩儿把脚脱出来,白净又秀气,像件艺术品。

    周围路过的人也不由看过来。

    谢定渊皱眉,双手用力,把鞋拔了出来,但……跟还卡在缝隙里。

    江扶月:“……”

    谢定渊:“?”

    这下鞋是彻底没法穿了。

    江扶月已经准备把另一只脱下来,掰断鞋跟,以求对称。

    谁知转眼间,她就被男人打横抱起,越过目瞪口呆的四人,径直朝对面停车场走去。

    江扶月:“诶,我的鞋……”

    “不要了,给你买新的。”

    好吧。

    本来也没法再穿了,她只是想将就着穿回家再扔,现在有人抱她,不用走路,鞋自然可有可无。

    江扶月从善如流地伸手,圈住男人脖颈,头枕到他胸前。

    嗯,抱得还挺稳。

    殊不知,被丢在后面的四个人早就傻成狗——

    老金:“他他他……他们?什什什……什么意思?”

    刘关:“我不知道啊!还有,请你捋直舌头再说话。”

    老金:“不是……谢教授为什么要抱小江啊?”

    刘关默默合上张大的嘴:“她不是鞋坏了,没得穿吗?”

    “可这个抱法……”也太暧昧了吧?

    “快看!小江搂住教授了!我草——”

    “他俩这是在……谈恋爱吧?”

    此话一出,几人像被雷劈中,外焦里嫩,还带冒烟。

    老白跳出来,叉腰大叫:“我早就说过他们有情况,是你们非不信,还质疑我的第六感,现在傻了吧?哼!”

    丁羽恍然有所悟,轻声低喃:“原来如此……”

    老金还是有点接受无能:“他、他们怎么就在一起了?是不是我们想多了,里面有什么误会啊?”

    老白撇嘴:“这还不够明显?误会个鬼!”

    “不是……谢教授怎么可能呢?他身边就没看到过女的……”

    “现在你不是看到了?正经八百的女朋友!不过话说回来,”老白摩挲着下巴,嘿笑两声,略显猥琐,“你们不觉得教授刚才那个公主抱超级man吗?!小月月太幸福了叭!”

    刘关:“突然发现谢教授和小江很配,不管颜值,还是智商。嗯,广大网友可以放鞭炮庆祝了。”

    丁羽:“等消息爆出去那天,估计网络会瘫。”

    老金双目失焦,风中轻喃:“谢教授都有女朋友了,那我的呢?”

    老白:“守财奴,注孤生。”

    说完,望着教授和江扶月离开的方向,目露艳羡。

    唉,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啊?

    ……

    却说江扶月被谢定渊抱着上了车,放到副驾驶位。

    男人发动引擎,打方向盘调头。

    “走错了,御天华府不是这个方向。”江扶月开口提醒。

    谢定渊看了她一眼:“先不急着回去。”

    “?”

    一刻钟后,车停在商贸中心门口。

    谢定渊先下了车,然后绕到副驾驶,躬身将她抱出来,往商场一楼走去。

    人山人海,回头率不要太高。

    尤其是两人外貌都相当出色,引来打量不少。

    江扶月这才知道,他是想带她买鞋。

    顺手接了一个免费派发的口罩,江扶月默默替他戴上,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愈显深邃。

    对上男人疑惑的目光,她轻咳一声,解释道:“你这张脸太有辨识度,我们还是低调点好。”

    而谢定渊这样的身份,在公共场合抱着女孩子本就不利于他的个人形象。

    他倒是不在乎,大摇大摆就抱着她扎进人堆儿了,但江扶月却不能不管。

    她的男朋友可是无双国士、民族之傲。

    不该承受任何质疑!

    ------题外话------

    三四更合在一起,五千字。

    明天继续加更~最近真的超级甜哦!

    万更鱼求个票砸,嘻嘻,比心比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