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12章 子昂返临,星月转型(三四更)

第712章 子昂返临,星月转型(三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男人不能用可爱来形容。”脸被一通蹂躏后,男人忽地正色。

    江扶月:“那用什么?”

    “英俊,帅气,有魅力,都可以。”

    “但我就觉得你可爱,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那……可爱就可爱吧。”

    也挺好。

    江扶月一路笑到回家,车停在别墅门口,嘴角的弧度也没见放平。

    男人好似被传染,同样心情愉悦。

    “我回去了。”江扶月松开安全带,作势推门。

    下一秒,男人长臂一横,把门扣住,不让她开。

    江扶月转头,措不及防对上男人深邃的双眼,他已经摘掉口罩,一个带着侵略气息的吻倾覆而下,落到她唇上。

    “唔——”

    这次,男人明显熟练不少,还会玩花样了。

    江扶月瞪大眼,惊讶地看着他。

    这人居然会伸……那啥了。

    啧!

    一吻毕,男人神色餍足,江扶月靠在椅背上,微微喘息,目光透过车窗,有些心虚地朝二楼望去。

    幸好,江小弟不在。

    “谢教授,你搞偷袭,不讲武德。”

    “谈恋爱又不是打架,讲什么武德?”

    “……我回家了。”

    这次,谢定渊没再阻拦。

    目送江扶月进去之后,他才开回隔壁。

    ……

    是夜,月色皎洁,万籁俱寂。

    二楼主卧,谢定渊洗过澡,靠坐在床头,拿出手机。

    点开千度,在搜索框输入——

    【龙傲天是谁】

    上万词条蹦出来,谢定渊随手点开一个——

    网络用语,英文名Dragon Proud Sky……用于讽刺小说、漫画和动画中刚出场就非常强,做事毫无常理、不用头脑却可以轻松干掉强大对手的人物……

    谢教授:“……”

    第二天烈日如火,明亮晃眼。

    谢定渊起床洗漱,收拾好自己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江扶月发消息——

    【月月,过来。】

    江扶月五分钟后才回复:【干嘛?】

    【我有艾宾斯的《世界物理奥义》法文版孤本】

    【马上到!】

    谢定渊摇头失笑,放下手机,走到全身镜前开始整理仪容仪表。

    衬衫领口不够周正,前襟有褶皱,扣子方向不一致……

    打理好自己,确认无误后,下楼。

    坐在沙发上等了两分钟,没有听到敲门声,他想了想,决定去厨房弄个果盘。

    江扶月喜欢吃苹果、橘子、草莓……

    最后给每块水果都插上牙签,高度保持一致,才算大功告成。

    他端到茶几上,放好,刚坐下就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

    谢定渊眼前一亮,大步朝玄关走去:“月——”

    门打开,钟子昂风风火火冲进来。

    “老舅,我想死你啦!”说着,张开双臂就是一个熊抱,“是不是看到我妈发的消息了?不过你能迈开尊贵的腿到门口接我那么一下下,我已经很感动了。诶,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谢定渊两眼稍懵,甚至忘了把钟子昂从身上扒拉下去。

    “我听到个‘越’字,越啥?我告诉你,你可别说我越来越不像话啊,来之前,我让我妈跟你打过招呼了,有提前报备的。”

    说着,钟子昂已经换上拖鞋,熟门熟路往客厅走,“咦?刘妈呢?怎么没看到人?”

    见谢定渊还站在门口,杵着没动,他回头叫了声:“老舅?”

    “……嗯?”男人回神。

    “你发什么呆啊?我问刘妈呢?以前我一到家,她都会过来跟我说今天准备了什么好吃的,今天怎么没见到她人?在阳台吗?我去看……哇塞!有果盘!”

    钟子昂两眼放光,饿狼一样扑上去,左一口,右一口,边吃边点头:“嗯!好甜!”

    谢定渊:“……”

    钟子昂:“卖相也比之前好看多了,刘妈弄果盘的手艺简直突飞猛进啊,点赞!”

    谢定渊:“……”

    教授不想说话,只想把亲外甥扫地出门。

    他走到沙发旁,拿起手机,屏幕显示有两条未读消息。

    一条来自谢云藻:【昂昂要去你那边,我跟老太太劝都劝不住,你帮我看着点,别让他闯祸】

    还有一条来自江扶月:【突然想起还有事做,先不过去了】

    谢定渊回复:【好。】

    心情却低落下来,倒也不至于沮丧,就是有点闷闷的。

    突然,叮咚一声。

    江扶月:[咪啾]JPG

    男人心情瞬间多云转晴,嘴角也漾开一抹笑。

    他看了眼已经干掉大半个果盘的钟子昂,目光多了一丝慎重:“刘妈休假,回乡下了。”

    “哦。”钟子昂点头,“那老舅,你这几天都是一个人住吗?吃饭怎么办?”

    谢定渊坐到他对面,忽地正色:“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钟子昂看了他一眼,嘴巴没停:“什么事啊,老舅?整得怪隆重的……”

    “我和江——”

    “等一下!我手机在震,先接个电话。喂?对,我已经到了,你在哪?”

    谢定渊嘴角一紧。

    钟子昂:“不是吧?这么晒打露天篮球?脑子坏了……我说就我说!去网吧开黑它不香吗?行,马上到!”

    说完,他收起手机,“老舅,我出去玩会儿,今晚估计通宵,不用给我留饭,拜拜——”

    来去如风,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谢定渊没说完的话只能咽回肚子里。

    他想,等明天,一定找钟子昂好好谈一次,他和江扶月的事不能瞒,也没必要瞒。

    ……

    却说江扶月这头,原本衣服都换好了,准备出门,结果吴前来了。

    她这才想起前天让江小弟带话,请吴前过来一趟。

    “书房聊。”

    说完,转身上楼,顺便给谢定渊发了条微信,告诉他暂时不过去了。

    江小弟听到脚步声,打开卧室门,从缝隙里探出脑袋,看看吴叔叔,又看看姐姐。

    书房。

    江扶月指着对面:“坐。”

    吴前有些拘谨地坐下,面对比自己小了二十几岁的江扶月,他生不出半点轻忽之心,反倒不自觉上紧发条、严阵以待。

    “说说你对星月的看法。”

    吴前斟酌一瞬:“……目前星月旗下有三名签约主播,除了沉星之外,还有卓步凡和喻文州。现在我们的主营业务大多集中在短视频直播,盈利模式主要通过流量变现,对于个人经营主体是完全足够了,但对一家公司来说还是太过单薄。”

    “而且,老话说得好,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星月现在主要依傍颤音、慢手两大短视频平台。”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我们现在盖出来的房子其实就是以这两大短视频平台为地基,如果哪天人家要把这块宅基地收回去,那我们建在上面的房屋,再精致华美,也躲不过被推倒的命运。”

    “我在想,与其依靠视频圈粉,让大量粉丝聚集在平台上,还不如把重心转移到打造主播上。一旦成功,那主播就不仅是主播,还可能成为明星!”

    说到后面,吴前逻辑越来越清晰,语速也逐渐流畅。

    “而明星的号召力就不再局限于某个平台了,而是他本身作为一个行走的容器,他去到哪里,哪里就是粉丝的集聚地。如此一来,我们就能彻底摆脱被平台吃定的尴尬局面,相反,平台为了吸引流量,甚至还会反过来邀请我们入驻。”

    吴前把明星和主播的区别已经看得相当清楚。

    连江扶月也不由赞同地点了点头。

    “你继续说。”

    吴前:“如今市面上很多网红经纪公司不敢迈出这一步无非两个原因。一是主播素质不高,拿不出手;二是娱乐圈资源够不上,入圈艰难。”

    江扶月反问:“难道我们不存在这两个问题吗?”

    “当然也存在,但很容易克服。”

    “说来听听。”

    “首先是个人素质方面,这是我请专业的表演系教授来对沉星做的一个能力测试,里面包括相貌、身高、智商、才艺、情商、观众缘等二十几个细分项目,对沉星的综合潜力进行了一个全面的评估。这是最终报告结果,你可以看看。”

    吴前从公文包里,抽出事先准备好的资料递过去。

    江扶月粗略扫过,目光落在右下角综合评分栏:“95?”

    “是的,满分100,沉星得到评估结果是95,就连那位教授都说他是个入圈的好苗子,如果能趁现在年纪小,有意识地往这方面培养,那他的事业生涯将比普通明星更长,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他未来取得成就的可能性更高。”

    这些话是吴前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思考过很多遍以后,一直憋在心里没说出来的。

    作为星月经纪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几乎公司上下都是他说了算,到手的年薪加分红,一年到头也有个百来万。

    该知足了。

    如果中庸一点,他大可遵照现在的运营模式,继续安安稳稳地赚钱。

    可他相信混吃等死并不是当初江扶月给他那五十万支票的本意。

    更何况,江扶月本身就是一个敢闯敢拼、勇于打破常规的人。

    不说远了,就从她以满分报明大这件事,谁能有这个魄力和决心?

    吴前犹如当头棒喝,他决定不再等待,而是主动出击。

    让江小弟自己产生当明星的兴趣,便是他计划的第一步。

    果然,今天就有机会和江扶月坐下来面对面讨论公司的未来了。

    哪怕最后结果不尽如意,他也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江扶月放下手里的资料,表情意味不明:“还有呢?”

    吴前两眼放光:“再说喻文州,他那张嘴真的太能说了,而且他有一个非常宝贵的特点,那就是幽默!”

    “尤其在经过专业脱口秀老师的训练下,他的语气拿捏和措辞方式都有了明显进步。如今通过《吐槽说》已经积累了相当可观的人气。从这点也不难看出如今综艺、网剧、电视剧的吸粉能力有多强。”

    “还有就是卓步凡。他是个很努力的小伙子,加上外貌、身高这些方面都不错,而且他非常上镜,能扛死亡镜头的那种!”

    “用专业老师的话,就是适合银幕!现在有好几部网剧都在跟我接洽想用他。”

    “资源都是现成的,咱们家三个主播也都属不同类型,且个个拿得出手,现在天时地利都有了,就看咱们公司要不要转型走娱乐圈经纪这条路。”

    江扶月:“……说完了?”

    呃!

    吴前:“差不多就是这些。”

    “能条理分明地说出这些,你应该很早之前就有这个想法了吧?”

    “也不算早,大概半年前,有几个儿童剧向沉星发来试镜邀约的时候,我就开始收集娱乐圈相关资讯了。”

    除此之外,他甚至还想方设法结识了几个编剧和小导演。

    虽然都没什么名气,但至少能混一些入门经验。

    也算是一种人脉积累,谁知道未来会不会通过这几个人接触到这个圈子更大的咖呢?

    吴前时时刻刻都做好了进军娱乐圈的打算,只不过涉及钱的问题,决定权还是在江扶月手上。

    而他今天来,就是想尝试一下,能不能说动这位掌握着财权资金的大佬。

    突然,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传来。

    “姐姐,是我。”

    江扶月叫他进来。

    江小弟推开门,手里还端着两杯水,“我给你们送茶来了。”

    江扶月挑眉,“嗯,放下吧。”

    吴前也伸手接过。

    江小弟没有理由多待:“那……我走了……”

    话虽如此,可那磨磨蹭蹭的小碎步,一看就知道送水是假,探听消息是真。

    “不是要走吗?”

    “姐姐……”他期期艾艾,“我能不能留下来啊?”

    江扶月不置可否。

    “我现在已经上初中,是大孩子了,能听懂你们说话!”

    就在江小弟以为请求失败,准备乖乖离开的时候,江扶月突然开口——

    “也好,毕竟和你有关。”

    江沉星顿时眉开眼笑:“谢谢姐姐!”

    江扶月喝了口茶,谈话继续:“你要多少?”

    吴前一愣:“啊?”

    “多少预算!”

    “第一阶段投入,粗略计算大概需要两千万……”吴前心跳噗通,他当然听出江扶月话里的松动,可又担心金额太大,会被拒绝。

    “好。你打这个电话,联系一个叫刘尽忠的人,他会准备好支票。”江扶月把名片递过去。

    吴前半晌没能反应过来,还是江小弟接了卡片塞到他手里,才猛地回神。

    这、这就成了?!

    直到离开别墅,出了御天华府小区大门,他脑子才彻底恢复运转。

    他也没耽误,马不停蹄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过去,成功从刘尽忠手上拿到两千万支票。

    吴前只觉走路都是飘着的。

    他纠结煎熬,无数次挣扎,拖到今天才终于鼓足勇气开口的事,居然就这么顺利推进、大功告成?

    他开始佩服江扶月的魄力,同时也无比感激她对自己的信任。

    两千万不是小数目,说拿就拿,交到他手里也没有诸多要求与限制。

    吴前顿时热血澎湃。

    他发誓,一定要把星月做大做强,成为娱乐圈新晋“造星神话”!

    这才对得起江扶月的赏识和信任!

    吴前干劲十足地回到公司,准备着手转型事宜,各种安排计划都要提上日程,并且还要兼顾日常事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很忙。

    “小张,通知各部门三十分钟后开会,我有重要决定宣布!”

    “好的,吴总。不过……”

    “有话就说。”

    “那位女士又来了,我把她安排在小会议室,您……要见吗?”

    吴前动作一顿。

    小张忍不住偷偷看他脸色。

    据说那位女士是吴总前妻,长得嘛……说实话,比他们公司同年龄的行政阿姨差多了。

    更不要说跟业内的网红主播相比。

    吴前:“你先整理一下开会要用的资料,我过去看看。”

    “哦,好的!”

    吴前过去的时候,女人正局促地端起水杯准备喝水,看到他出现又立刻紧张地放下。

    “阿前,我……”

    “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或者跟大家一样喊声吴总。”

    女人讪讪一笑:“你现在发达了,还跟我摆起架子来了……”

    “找我有事吗?”

    “阿……吴前,我们复婚吧!一切还是跟原来一样,你就算不顾念我跟你的情分,也该为囡囡想一想啊!你难道忍心看她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敏感自卑地长大吗?”

    吴前目光一厉:“需要我提醒你吗,王女士,你已经再婚了!以后请不要再说这种不切实际的话!女儿我会养,但与你无关!”

    “我知道你怨我当初在你最不顺的时候选择离婚,还让你净身出户,可、我都是为了女儿啊!我不希望她再被你拖累了……”

    “是你不想再被我拖累吧?”吴前面无表情,“好了,你回去吧,不用再来公司找我,我不会再见你了。”

    “吴前——你好狠!是,你现在有钱了,可以养更年轻漂亮的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被那些花啊草啊迷了眼、蒙了心!才看不到我和女儿……”

    吴前:“让保安把她带出去。”

    “是。”

    女人被拽出去的时候还在骂骂咧咧、撒泼打滚。

    有几个清洁阿姨围在一旁指指点点:“这个女的搞什么啊?大吵大闹,出口成脏,简直泼妇一个!”

    “听说是星月吴总的前妻,见人发达了想用女儿要挟吴总重修旧好呢!真是不要脸!”

    “吴总不会因为女儿就真的答应了吧?”

    “当然不可能!离婚的时候女儿就是判给母亲这边的,吴总也按月给了抚养费,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吴总现在可是一心一意扑在江沉星身上,对他比亲儿子还好,我看他俩才更像父子!”

    “对对对,像沉星那么可爱的孩子,谁不喜欢呢?我可是每天都看他视频和直播的,太乖了!”

    女人被拖进电梯的时候,冷眼微眯,记住了那个名字——

    江、沉、星!

    ------题外话------

    两更一起,五千字。

    万更鱼表演个在线打滚+飞吻,请小仙女们投投票哦~么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