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13章 留她过夜,钟少撞见(三更合一)

第713章 留她过夜,钟少撞见(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千万到手,等于飞机有了燃油,吴前动力十足。

    连续几天出入御天华府,与江扶月商量转型细节。

    在询问过本人意愿和征得江达夫妻同意之后,他开始江沉星制定严格的暑期培训计划,什么声乐、舞蹈、形体……

    反正能安排的都一律安排上。

    韩韵如担心儿子吃不消,没少念叨,不过江小弟本人倒是乐在其中。

    什么舞蹈老师好酷,声乐老师夸他音准,形体老师带他去测骨龄,说他能长到一米八几等等。

    只要每天饭菜管够,他就能元气十足。

    对此,吴前激动得差点掉眼泪。

    这不就是一个自我管理满分的明星苗子吗?

    时值盛夏,阳光热辣。

    吴前开车驶入御天华府,保安询问后,抬杆放行。

    与此同时,旁边仅供人通行的小门,两个保姆打扮的中年女人正刷卡过门禁。

    “哟,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出来太急忘带卡了。”

    “没事儿,我帮你刷,都是给人做保姆的,谁还没个马虎的时候?能帮就帮嘛,而且我一见你就投缘,今后常约啊!”

    “欸,那我往这边走了。”

    “行行行,你在独栋别墅区,听说那两幢可是咱们小区的楼王!你雇主这么有钱,肯定很大方吧?”

    女人不知想起什么,脸上浮现一抹冷笑:“越有钱的人越抠门,那家可贱了!”

    “真的?!那下次你再跟我说说!”

    王芳和那个保姆分开后,随手丢掉菜篮,又把身上丑不拉几的花外套脱掉,塞进垃圾桶。

    整理好自己就朝独栋那边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好心情地哼着歌。

    临淮最高档的别墅小区又怎样?还不是被她轻轻松松混进来了?

    她倒要看看,那个能让吴前连女儿都不要,也心甘情愿当牛做马的“江沉星”究竟是何方神圣!

    ……

    夕阳西下,江沉星背着一把吉他从电瓶车上下来,“谢谢叔叔。”

    物管工作人员朝他摆摆手,“不客气哈。”

    江小弟一边走,一边回忆老师今天教的新乐谱,指尖轻动,练习指法。

    突然,他脚下一顿,看着站在自家门前东张西望的女人:“阿姨,你找谁?”

    王芳背影骤僵,顿了两秒才转过身。

    江小弟见她不说话,目露疑惑,想了想,又重新问了一遍。

    王芳:“……你是江沉星。”

    她看过视频,里面那个被千万粉丝喜欢的男孩儿此刻就站在她面前。

    目光干净,毫无防备。

    江小弟点点头,朝她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我是江沉星,阿姨你也看过我的短视频吗?”

    王芳硬着头皮嗯了声,干巴巴开口:“……你很能吃。”

    江小弟憨憨挠头:“我从小就这样,不过吴叔叔说,我在长身体,吃得多就长得高。”

    女人嘴角一紧:“吴叔叔?”

    “对,他是我的经纪人,负责运营工作,每天都超级辛苦。他说,他要赚钱养女儿,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吴叔叔的女儿……阿姨,你住这儿吗?我们是邻居?那太好了!”

    王芳却只听见那句“养女儿”。

    她猛地冲上前,眼神急切:“他真的这么说?”

    “啊?”江小弟被她的动作吓到,往后退了两步。

    “吴前说他要赚钱养女儿?!”

    江沉星看着面前眼眶泛红的阿姨,忽然明白了什么,认真地点点头:“是的,吴叔叔其实很爱他女儿,他那么努力赚钱,就是为了以能给他女儿更好的生活。但前段时间,他很伤心地说他女儿已经有了新爸爸,不认他了,他变成了孤家寡人,再也回不到从前……”

    女人听完,突然捂脸大哭。

    她知道,一直都知道,是她错了。

    从当初逼吴前离婚,到后来带着女儿再婚,再到如今一厢情愿找他复婚——

    一步错,步步错。

    早就无法回头。

    只是她不愿承认,自欺欺人罢了。

    “阿姨,你怎么哭了?我有纸巾,给你擦眼泪……”说着,从包里抽出一张递给她。

    女人颤抖着伸出手,却怎么也接不住。

    江沉星嘴角一抿,上前,轻轻替她擦掉。

    “吴叔叔说,他以前很幸福,因为他有世界上最好的妻子和女儿,她们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财富,只是后来被他弄丢了……”

    女人再次泪如雨下。

    “不过他现在也很幸福,虽然他没有家了,但他找到了梦想。他说,他想为自己努力一次,看看究竟能走多远。”

    谢定渊开车回来,路过江家别墅的时候,突然看到江小弟在和一个陌生女人说话。

    女人神情激动,甚至几次想要上手。

    他赶紧一脚刹停,下车走过去:“你们在做什么——”

    女人闻言,慌乱地丢下一句“对不起”和“谢谢”,大步离开。

    江沉星站在原地,目送她走远。

    然后抬头看向已经走过来停在他身旁的谢定渊,真诚道:“谢谢叔叔。”

    “谢我?”

    “嗯!你认识我姐姐,刚才看到陌生人和我讲话,是怕我被拐走对吗?”

    男人当即失笑,想要伸手摸摸他的头,结果被小家伙避开。

    他也不介意,说了句:“还挺聪明。”

    江小弟:“谢谢你夸我聪明,但你还是不能摸我的头哦。”

    “为什么?你姐姐都摸了。”

    “因为你不是我姐姐呀,我只给姐姐摸头的。”

    谢定渊很想问:那姐夫呢?

    “刚才没事吧?”

    小少年摇头:“没事,是一个阿姨,她好像很伤心。”

    “以后少跟陌生人讲话。”

    “我知道了,谢谢叔叔。”

    谢定渊沉默一瞬:“……你为什么总叫我叔叔?”

    江小弟头一歪,桃花眼里写满茫然:“不叫叔叔那叫什么?”

    “……哥哥。”

    他瞪大眼,好似受到惊吓:“可你长得就像叔叔啊。”

    “不像哥哥?”

    江小弟摇头:“不像。”

    谢教授来劲了,充分发挥学术精神:“哪里不像?”

    江小弟指了指眉心,又戳了戳脸颊:“这里,还有这里。”

    “能具体说说吗?”

    “哥哥是这样,还有这样的。”他两根食指把眉心往两边推,接着又把嘴角往上提。

    “叔叔是这样和这样的。”他手指把眉心一夹,又把嘴角往下拉。

    “哥哥”喜欢笑,眉眼飞扬。

    “叔叔”爱皱眉,表情严肃。

    一刻钟后,谢定渊回到家,一进门就开始对着全身镜提拉自己的嘴角。

    一二三,笑!

    嘴角成功上扬,但眼神貌似还不够到位,他又用手指拽了拽眼皮,嗯,也跟着扬起来了……

    钟子昂刚进门就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顿时目瞪狗呆。

    “老舅,你受什么刺激了?还是……在研究让人面部神经瘫痪的新药品?”

    谢定渊:“……”

    钟子昂回来换了身衣服,又风风火火走了。

    “去哪里?”

    “网吧!今晚跟朋友包夜,不回来住!”

    ……

    傍晚,江扶月过来的时候,谢定渊正准备给自己煮面。

    他去冰箱里找了一圈,发现还有韭菜。

    自打上回改了食谱以后,这东西就属于常备食材了。

    (哦,忘了说,韭菜壮阳……)

    江扶月进来的时候没敲门,直接刷的指纹。

    “你来啦!”男人放下筷子,走到玄关,动作熟练地从柜子里取出拖鞋。

    江扶月换上,饭盒递给他。

    谢定渊接过来,份量不轻,还带着温度。

    “谁做的?”

    “沉星。”

    哦,多才多艺的小舅子。

    隔壁,正练吉他的江小弟突然打了个喷嚏。

    “……吴叔叔,是不是有人在骂我啊?”

    “也可能是想你。”

    谢定渊: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江扶月走到厨房,看见灶上已经烧开的水,还有水槽边洗过的韭菜:“我不来,你就吃这个?”

    “咳……”

    “以前听钟子昂吐槽,说你吃东西又挑剔又讲究,”女孩儿狐疑的目光扫过略显凌乱的大理石台面,“就这?”

    谢定渊脸色一黑:“他胡说,你别信。”

    江扶月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挑眉。

    男人:“……”外甥克舅,果然不假。

    谢定渊吃东西的时候,江扶月就靠在阳台的躺椅上,如饥似渴地翻看那本《世界物理奥义》。

    期间,由于太过沉迷,以致于全程低头,一个眼神都没给到某人。

    法文原版果然比其他语言译本更加精准,有效避免了翻译带来的概念偏差,更具研究性。

    谢定渊:“……”嘴里的菜突然就不香了。

    江扶月这一看,思维沉浸其中,早就不知时间几何。

    直到头皮传来一阵扯痛感,她才猛地回神,下意识抬眼望去。

    只见男人局促地站在椅背后面,手里还握着一撮她的头发。

    “抱歉,是不是弄疼你了?”

    “你揪我头发做什么?”

    谢定渊脸上的局促变成了尴尬,“就……看看。”

    其实是他坐在里面,风吹过,撩动纱帘的同时,也撩起了女孩儿的长发。

    他忍不住想,摸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然后他就真的上手了……

    江扶月勾唇:“所以,你看出什么了?”

    “没、没有头皮屑。”

    江扶月:“??”

    男人喉结一滚:“还……很柔,很顺,好摸又好闻。”

    “哦。”这还勉强像句人话。

    ……

    江扶月想一口气把书看完,谢定渊先洗了碗,又给她泡了杯花茶,然后过来陪她。

    “你不忙吗?”

    他摇头:“不忙。”

    如果汉青生物的董事们听见可能会被当场气翻。

    办公室里大堆小堆等你签字的文件,部门总结会、季度财务会一拖再拖,实验室里排着队的未批立项报告……这叫“不忙”?!

    江扶月倒是不疑有他,谢定渊说不忙,她就真的当他不忙,继续看书。

    起初,男人坐在旁边躺椅上,手里还像模像样地拿着了本学术杂志在看。

    后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蹭过来,又开始弄江扶月的头发。

    这次谢定渊更小心,动作更轻,至少能保证不影响她看书。

    江扶月也就随他去了。

    男人就像发现新玩具的小朋友,对着女孩儿那头浓密的长发爱不释手。

    这样摸,那样梳,仔细打量,就差拿个放大镜研究了。

    江扶月差点怀疑他是不是有恋发癖?

    后来才发现,男人恋的不是发,而是任何与她有关的东西都能让谢定渊兴致勃勃。

    沈谦南就开玩笑说:“他是恋你!”

    这个逻辑……

    好像没毛病。

    等江扶月把整本书翻完,已经晚上十点,她一看时间,差点吓到。

    “你怎么不叫我?都这么晚了。”她赶紧放下书,穿好拖鞋,站起来。

    谢定渊把水杯递过去:“别急,先喝口花茶。”

    入口才发现温度刚好,江扶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其实别墅很大……”突然,男人没头没尾来这么一句。

    “所以?”

    “房间也很多。”

    江扶月:“然后?”

    谢定渊:“完全住得下一个你。”

    江扶月瞬间就笑了,她端着茶杯,倾身上前,冷不丁抬手,把男人抵在墙上:“怎么,想留我过夜啊?”

    轰——

    男人双颊爆红,表情紧张,眼神无处安放。

    “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别误会!我……你可以睡客房,不然主卧也行……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住客房……”语无伦次。

    “哦~”江扶月拖长音调,“你承认了,你就是想留我过夜。”

    谢定渊:“?”

    “留我过夜,然后呢?你想干什么?”女孩儿双眸微眯眼。

    “我……没、没有!”

    “没有什么?”

    “没、没有想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啊?我绝对不会的!我跟你保证!”

    江扶月若有所思,忽然生猛发问:“你不行?”

    啥?

    谢教授傻了。

    “你说‘你不能’,不就等于‘你不行’吗?”

    男人再迟钝、再纯情、再傻憨,也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然后,脸刷一下黑沉如墨。

    江扶月调戏完“恋爱小菜鸡”,笑得心满意足,正准备收回手退开,谁知这个时候身体一轻,措不及防被男人打横抱起。

    “谢定渊,你干什么?”

    他一本正经:“我觉得行不行这个问题需要通过实验才能得出结论,不如我们现在就深入探讨一下?”

    深入探讨……

    四个字,刺得江扶月两耳嗡嗡。

    谁说他不会的?!

    立刻站出来挨打!

    “那个……我觉得今天太晚了,不适合研究这么深奥的问题,不如改天?你先放我下来好不好?”

    谢定渊非但不放,反而将她抱得更紧:“晚吗?可我认为这个时间研究这种问题,天时地利人和刚——刚——好!”

    说完,抱着她往里走。

    江扶月:“其实我刚才开玩笑的,你当然行,特别行,必须行!”

    男人垂下眸子,轻飘飘看了她一眼:“没有实验的结论无异于空中楼阁,不具有效性。所以,为了确保研究的真实与严谨,我觉得有必要进行实操,你认为呢?”

    实操……

    两个字,成功让江扶月对他刮目相看。

    小菜鸡可还好?

    这他妈分明是大野狼啊!

    江扶月:“我认为,不太行,俗话说得好,做人做事不可……操之过急。”

    说着,谢定渊已经把她抱到沙发上,手却没松。

    江扶月眨眼:“你来真的?”

    “实验不能造假。”那叫一个正经八百。

    “行。”江扶月点点头,动手扒他衬衫领扣。

    谢定渊:“!”

    “你那么惊讶干嘛?别愣着啊,自己脱。”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江扶月:“不脱?好吧,那我帮你。不过你这个扣子系到最后一颗的习惯要改,多不方便我下手啊?”

    一颗……

    两颗……

    三颗……

    这下换男人慌了。

    嗖一下从沙发弹开,望向江扶月的眼神透着那么一丝震惊和羞赧。

    “你、你……”

    江扶月:“我怎么了?我在配合你呀,谢教授!是哪个步骤做得不对吗?你教教我呀?”

    娇甜软语,眉眼含俏,是个男人都招架不住。

    谢定渊也不例外。

    刹那间,只觉一股火从腹部直烧到胸口,又从胸口燎到双颊。

    他整个人像刚从沸水锅里捞起来,热量无处散发。

    “月月,别闹了。”男人开始服软。

    目光也强行移到别处。

    不看,就不乱。

    江扶月站在沙发上,忍不住笑出声,那叫一个得意洋洋。

    “教授,那咱们不做实验了?”

    “不、不做了。”

    “可结论怎么下呢?行,还是不行?”

    男人腮帮僵硬,肌肉绷紧,明显是在忍耐。

    江扶月并未见好就收,还想逗他:“报告要交的,你不——唔!”

    下一秒,就被堵了嘴。

    男人两眼光火,动作也透着粗鲁,想来是气狠了,恼羞成怒。

    他说:“你这个坏人——”

    江扶月双手推他,头向后仰:“说我坏,那不给你亲。”

    “你现在更坏了!”他凑上来。

    由于之前被解开了部分纽扣,男人衣襟大敞,江扶月又笑又躲,跳下沙发就往楼上跑。

    可惜,男人腿长,不等她迈上台阶就被堵了去路。

    谢定渊:“这下看你怎么跑。”

    “谢教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看上去像个拦路打劫的土匪。”

    他说,“那我劫色!”

    江扶月:“……”

    你是教授啊喂!能不能顾及一点个人形象?

    眼珠一转,江扶月又转身往反方向跑开。

    谢定渊第一次觉得房子太大也不是什么好事,妨碍他逮人。

    最后,江扶月跑累了,两人开始饶着沙发打圈。

    “休战,行吗?”

    谢定渊将信将疑:“真的?”她那么狡猾,不知道又要耍什么花招?

    忽然,男人目光一顿,落在旁边某处,“你等一下。”

    说完,走过去把江扶月落下的拖鞋捡起来,“你把鞋穿上,地板凉。”

    说着递过去。

    江扶月看了眼鞋,又看看他。

    谢定渊失笑:“我不动,你先把鞋穿好再跑。”

    “……哦。”她默默接过来,穿上。

    期间,男人果然没动。

    太憨了。

    如果滑头一点,就该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来个突然袭击。

    可江扶月却莫名喜欢他这副呆呆板板、木木讷讷,却又可可爱爱的样子。

    但很快,江扶月就笑不出来了。

    她发现穿上拖鞋,影响逃跑速度,降低反应灵敏度,结果就是被男人捉进怀里,一顿猛亲。

    “谢定渊,我怀疑你是故意的!太阴险了!”

    “故意就故意吧。”爱怎么说怎么说,喜欢就好,不解释,不狡辩,这就是他的态度。

    “唔——你现在会换气了?”

    “不太熟,要多练。”

    “……”我信你个鬼!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开门声,下一秒,门被打开,钟子昂气愤地冲进来,“老舅,我跟你讲,现在这些网吧老板也太黑了,说好了包夜包夜,结果——”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客厅里的两人。

    “江扶月,你怎么来了?”

    “你跟我老舅……为什么抱在一起啊?”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修罗场警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